美景一现——送给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个情人节 或者还有一些伤心和惦念的朋友。。。 (旧作,见笑)

amber (琥珀)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阴雨连绵了几天之后,满街的人都换上了冬衣,我以为,多伦多漫长的冬天就这么来到了。没想到,好像是突然之间的雨过天晴,迎来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来了多伦多几年的朋友都说,千万别错过这个好季节,赶快去郊区走走,因为,这是枫叶之国最美丽的时候。
正赶上朋友杰要开车去Niagara Fall(尼亚加拉瀑布),于是我兴致勃勃的搭车同行。
沿着盘旋在安大略湖畔的QEW高速公路,2个小时就可以从多伦多行驶到著名的大瀑布Niagara Fall。大多数到多伦多的游客,一定要到大瀑布游览,可是,听说杰已经在多伦多住了快20年的时间,很奇怪为什么他还要往这个旅游胜地跑,没想到他说,“我几乎每年都要到这里来。”
杰外表看起来像个北方人,高高大大,而且有着北方人开朗爽直的个性,但其实他出生在香港,难得的是普通话讲得格外好。
“为什么每年都来?是不是这里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地方?” 意外的,我的问话却引起了他的沉默。我想,是不是触到了什么敏感话题?果真,引起杰讲述起一段往事。
“你知道吗?我到加拿大的那一年,刚刚17岁。那时正是秋天,至今我还能记得从飞机场出来的那条路,路边的树林绿色、黄色、红色一片一片,重重叠叠,真美啊!在香港,哪里见过秋天的景色,那么美,却也有点萧瑟和凄凉。
“我在多伦多没有亲戚朋友,我租了house里的一间房,房东是个耳聋的老太太,见到我只会打手势,这样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真孤独啊!
“直到我在英语学校,认识了一个女孩子。
“她很美,有很漂亮的睫毛,有时候,我都会忘记了那时候她的样子,只记得她的睫毛好长好密,翘翘的,显得那么温柔。她也很瘦弱,总是生病,病了的时候,就象一朵鲜花要凋谢。
“她和父母、一个弟弟从大陆来,讲着一口好听的国语。她不喜欢听广东话,我就和她学说国语,你看,我的国语讲得不错吧!
“我们开始要好了。我住的地方离她家不远,我每天早晨先去接她,然后两个人一起上学。回想起来,那真是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每天早晨醒来,都觉得那么快乐,那么幸福,那么多的期待。
“又到了秋天,枫叶红了,大家都知道,漫长的冬天马上就要来,于是周末都去郊游,好尽情享受一下美好的天气。那时候,我开始考虑买一辆车,因为我知道她的身体不好,不能走很多的路,到了天气寒冷、下雪的时候,我可以让她在车里暖和一点,不会生病。我计划,赶快去考驾驶执照,然后用最后的积蓄买一辆旧车,这样,还可以在冬天到来之前开车带她去玩玩。
“那个时候要参加驾驶考试,必须先在驾驶学校学习10个小时以上,可是我的钱已经不够我学习那么长时间,于是,我只学了3个小时,就壮着胆子去考试,告诉考官说已经练了10个小时,考官也没计较就让我考了,可是考试的时候,我的手握着方向盘直哆嗦,因为当时好像根本还不知道怎么开车,没想到居然胡里胡涂的就通过了。
“一拿到驾驶证,我就买了一辆旧车,兴冲冲的开着车到女孩的家。她的家平常总是收拾得干净整齐,可是那天屋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箱子。她不在家,她的妈妈告诉我,因为她的爸爸在温哥华找到了工作,所以她家马上就要搬到那里去了。
“我听到这里消息,一下了就懵了,呆呆的站了好一会,才告辞出来。我坐在新买的旧车里,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那好象是我到了加拿大以后,第一次哭。也是唯一一次那么出声的痛哭吧!
“那天晚上,她跑到我家来找我。我问她,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我她要离开,她说几次想说都说不出口,因为怕看见我伤心的样子。她还说周末想邀请我一起去Niagara Fall玩。
“我很想告诉她我买了一辆车,可是也几次想说都没有说出,也许因为,我也害怕看到她伤心和内疚的样子。
“那个周末,我们坐着旅行社的Bus去了Niagara Fall,我和她都是第一次见到大瀑布,可是却一点兴奋也没有,就那么默默的趴在瀑布前的栏杆上,呆呆的看。那一整天,我们几乎都默然无语,只是一直拉着手。
“那是最后一次见面。当时我并不知道,她第二天就要随父母离开多伦多。周一早晨,我去她家接她上学,才发现他们已经离开。
“她就这样离开了,连一次也没有坐过我的汽车。”
杰说到这里时,我们已经离开了大瀑布,驶往安大略湖边的一个名叫Niagara-on-the-lake的小城镇,杰熟练的驾驶着车在曲折的乡间穿行,我和他都沉默着,这时候,窗外的路上披撒着温暖的阳光,车里弥漫着轻柔的音乐。我忽然感受到秋天的伤感,随着他的声音,他的故事,在空气中荡漾。
“后来呢?你再也没有见过她?”很久之后,我不禁好奇的问。
“她的离开让我非常的伤心,尤其在那个年龄,独自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特别的脆弱。好像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办法从这件事里恢复,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在恨她,有时候,又禁不住的想念。
“大概几年以后,我有机会去大陆旅行,我特别去了她出生和长大的城市——青岛。我在那个城市几乎没有玩什么地方,总是坐在酒店的咖啡厅,看街上过往的人,希望能看到一个身影和我记忆里的她相似。
“后来,我感到自己终于能够把这段感情放下了,我又交了女朋友,又过了几年,我们准备结婚。
“在决定结婚以后,我忽然非常相联系到她,看看她现在到底过的怎么样,于是,我设法和她以前的一个要好的女友联系,果真,她们之间一直保持着音讯。我问她的女友,她好吗?她的女友说,你自己给她电话吧!我得到了她的电话号码,她还住在温哥华。
“那天我是在办公室拨通了她的电话,几乎铃声一响,就有一个声音传来,‘Hello?’那时她的声音,还是那样的轻言细语,那样温柔。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她Hello了好几次,我才说出话,我报了自己的名字,她那边又是长久的沉默,然后,传来了呜咽声。
“我说,你还好吗?她说,不好,我一直在生病。我问,什么病?她说,很严重的病,可能,好不了了。我再问她,她说,去年查出来,是癌症,先在胃里,现在别的地方也有了。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像有什么堵着我的嗓子。她说完了这些,反而好像轻松了,话多起来,她说,‘我每天都在练气功呢,我有好几个病友,他们和我一样的病,有的都已经查出来5、6年了,现在还挺高兴的活着呢!所以,我也不太担心,每天早晨醒来,我都觉得,这是我多赚的一天,挺开心的。’
“她说了很多,说她久病成医,还学会了针灸,每周在一个诊所给病人针灸,她说她还和父母住在一起。接着她问我现在好不好?结婚了没有?
“我说,我很好,我可能快结婚了。
“她在电话的那边大声的祝贺我,问我未婚妻什么样,问我婚礼的安排。然后她说,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我问她什么,她说,你先答应我。
“好吧,我答应你。她说,‘你答应我,不再打电话给我,不再和我联系,也不向任何人打听我的消息,永远不!把我忘记,你自己好好的生活!’
“我没想到她提出这样的要求,我说我不能这样,我要去温哥华看她。她说,‘你已经答应我了,你从来都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对吗?你只要知道,我现在生活的很开心,比很多身体健康的人都开心。你知道这个就可以了。记住你答应我的话!’
“她说完这些,还没等我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话筒,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就这么呆呆的,很久。
“从那以后,我实现了我的承诺,我再也没有设法去联系她。
“而这个电话,也改变了我的一生。那天回家后,我告诉我的未婚妻说我不能马上和她结婚,她先是痛哭,然后把我骂了一顿,就收拾东西离开我了。
那以后,几乎每一个秋天,我都要到大瀑布来看一看。“
杰讲到这里时,我们已经到了Niagara-on-the-Lake,这个湖边的小城,繁花似锦,欧洲格调的房屋,在绿树和鲜花的簇拥下,有一种慵懒的味道,连街上的游人,也是喝着咖啡,吃着冰激淋,格外悠闲的步调,好像时间在这里停顿了一下。
我们坐在露天的咖啡座上,这时已是黄昏,夕阳下的小镇变的模糊起来。我想象着多年前的那个男孩,充满期待着驾驶着一辆旧车,去找一个女孩的情景,好像就在这个季节里发生。
美丽,却总是短暂,象昙花一现。然而,也许因为短暂,才会让人感到分外的美。犹如加国短暂的秋天,意料之外的美丽天气,也许明天,就又会有风雨降临。但至少,这份美丽的体验,会是漫长冬季里,一份宽慰的记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9357@0)
2002-2-14 -05:00

回到话题: 美景一现——送给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个情人节 或者还有一些伤心和惦念的朋友。。。 (旧作,见笑)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9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