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公式

zhangfandi (柔情似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黑夜。黑发。黑眼睛。
黑色就是你的所有。绵绵黑夜才能让你复活过来,你黑色的灵魂会用你的眼睛狂笑,用你的长发怒吼。每一次纤细的神经跳动,都由颤抖的睫毛来记录下次数,计算出跳动频率和跳动振幅。你利用自己的公式计算出痛苦的数量,并把它描画成类似正弦曲线的曲线。尽管你面对着的是二维曲线,所有的大脑细胞却早已去了四维世界里寻找来世的爱情和验证前生的誓言。它们早已经抛弃了你的今生,你的每一个表情换来的是嘲笑和微乎其微的同情。
你还在计算明天的痛苦量。你不明白为什么曲线在接近X轴的时候,痛苦量为零,但痛苦感却越重。这个问题你想了很多很多年,在思考的过程中,你丢掉了很多乌黑发亮的头发,抠掉了三个指甲。潜意识的憎恨比毒药更可怕,头发和指甲憎恨你,你的思考。它们在和你斗争。只要你一天找不到答案,它们就跟你斗争下去。没有导火线的战争往往持续更久。你的自信在黑色的头发面前透出狰狞的微笑,残忍这个词早已经不复存在。
  其实,她已经告诉你寻找答案的地方了,并好心的在你的桌上放下几本黄色的小册子。你不敢翻,心里咒骂着:让那些该死的小册子在那里发霉腐烂吧。阴暗的角落里小册子越发黄得刺眼,此时你相信坚强和懦弱根本不是矛盾,你可以同时都选择。坚强下的痛苦量和懦弱下的痛苦量相当,几乎相等。
你怀疑你的公式了,是不是缺少一个相关系数。心骤然紧缩起来,空气里氧的含量突然不足。难道要一切重来?推翻所有的,重新建立新的公式?归纳法,演绎法纠缠在一起,极限,没有极限。你低头,低头看见脚底下的线。电脑上的电源线,网线,主机和显示器的连接线,纠缠在一起,象是电脑裸露在外面的肠子。像章鱼一般的纠缠,像乞丐一般的乞求,你觉得那就是你。放弃却不是你的本性。
你很想听她的话,去问问佛祖,也许真的会有答案,哪怕是一点思路。可又想到佛祖面前,那掩藏很深的罪恶感就会浮出水面。你害怕面对的是佛祖,是罪恶感,是痛苦,是爱情。又都不是。墙壁上斑斑驳驳的裂纹扭动着,在欢迎你的视线。
至今你没有想出答案。


树下的鸟
你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说话。红色的嘴唇特别象是火烧的天空,就在眼前却遥不可及。人们知道太阳总是在火烧的天空下躲到山后去,却没有人关心你的嘴唇后面要藏起什么。太阳是很伟大的艺术家,可以在天空描绘永不相同的油彩画,可以在高山上展示它潇洒的线条,可以透过小小的镜子让你看到装置艺术。而你连艺术都不懂,你只是想藏起一点自己认为很隐私的东西,这比艺术难很多吧,反正你很失败。他那紧锁的眉告诉你,你暴露了你自己,却让他藏起了他很重要的东西。他吝啬到连一点也不愿意送给你。所以你尽量掩盖你自己,让自己不要沦落到乞丐那样,哪怕脸上有过暴风雨的袭击。
你开始羡慕他的痛苦。痛苦就象是他的影子,时刻跟随着他。是不是没有了痛苦公式,就没有了痛苦?你能做的就是阻止他发现痛苦公式,即使做不成他的影子,也不要让痛苦做他的影子。没有痛苦公式,一样会有痛苦,聪明的你很明白这一点,就像明白快乐永远成不了他的重心一样。但笨拙的你最终学会了怎么骗自己,用笨拙的理由。早晨的香肠还放在餐桌上,上面没有蚂蚁,没有苍蝇,没有任何要腐烂的痕迹。可是香肠最终要腐烂的,要么腐烂在空气里,要么烂在你的肚子里。也许烂在你的肚子里,比腐烂在空气里要好,这和形式主义无关,只是你自身的感受。没有痛苦公式和有了痛苦公式,痛苦还是像空气那样无所不在。但你认为痛苦还是在模糊混沌状态下更好,你就是要阻止他发现痛苦公式,这是你唯一能做的。因为这比你变成空气一样的物质容易多了——成为空气一样的物质你就可以和他形影不离,可那真的太难了!
说话,是唯一的阻止方式。你不停地说话,丝毫不去理会说话的内容。爱情的语言偷偷地探出头来,越来越任意,越来越肆虐。来不及了,当你意识到爱情的语言比洪水还可怕时,当你意识到你需要控制一下的时候,你已经不能控制。控制这个词很个性化,就象是重金属摇滚乐在敲击碰撞中寻找自我,就像是街头将头发高高盘起的灰色女人的高跟鞋。幸运的是你找到了自我。你发现还有一点点控制权可以支配,同时你却丧失了选择权。你相信了选择和控制是矛盾,选择下的痛苦量和控制下的痛苦量相当,几乎相等。
红色的胳膊下流动的不是岩浆,却像是火烧的天空。

黑夜。黑发。黑眼睛。
在她离开你以后,你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曲线在接近X轴的时候,痛苦量为零,但痛苦感却越重。痛苦就象是章鱼,象是你脚底下电脑的肠子,纠缠着你。你发现公式对于痛苦来说,就是一支轻飘飘的羽毛,就是炎夏的微风,一点儿也不起作用。你终于分不清是你酝酿了痛苦,还是你就是痛苦的一部分。苍白的阳光努力地照着你,妄图照射进你的内心,而你的内心里藏着的很多东西早已长了薄薄的青苔,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阳光了。能够顺畅的呼吸对你来说,都是奢侈。
放弃却不是你的本性。但你却可以做到抛弃。抛弃爱情,抛弃痛苦,抛弃心情,抛弃你自己。

树下的鸟
你真的像鸟了,在离开他以后。你没有阻止他去寻找那个古怪的痛苦公式,而是帮助他找到了痛苦公式中最关键的线索,用生命换一个系数,一个极大又极小的系数。你曾经以为自己只是一只树下的鸟,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飞上枝头。那棵树依然在,唯一的变化是冬天里落叶再也不去亲吻大地,因为再也没有落叶。那棵树静止如一幅画,没有了春夏秋冬的画。你曾经以为你和别人一样,是仅有一只翅膀的鸟,需要和别人拥抱着才能飞翔。你依然是你,唯一的变化是你可以飞,因为痛苦变成了你的另一只翅膀。
温柔离你并不远,伸开翅膀去够它,你却拥抱了温暖,拥抱了自由,拥抱了心情,拥抱你自己。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73963@0)
2002-2-19 -05:00

回到话题: 痛苦公式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73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