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你真傻》(81-85)原创。----老言

frombeijing (SanLiTu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第八十一回 做香饵静候钓金龟 受诱惑失身成噩梦


第二天,老言十点多就起来了。他匆忙梳洗完毕,就拿着头天打印好
的名片纸样去了附近的名片社。老言过去注册过两家公司,虽然都已
经注销了,但家里公司印章,财务章,合同章等还保存着。龙华公司
跟吴宇的公司业务内容正巧大致相像,都是做分析仪器类的产品。老
言头天向吴宇做了些咨询,今天准备过去拿些资料回来研究一下。因
此在名片社看好图样后,又风风火火地去了吴宇的公司。

老言盘算着,必须设计成金额达到三百万左右的生意,大叉子肯定会
出面应酬的。现在生意这么难做,这个金额就足以让公司头面人物露
头了。

到了吴宇的公司,见吴宇正站在门口指挥手下员工往店里搬运货物。
老言嘻嘻笑道,看来你生意兴隆啊。吴宇摆摆手说,不行,现在利润
太低,这些货倒下手,赚不了几个钱。行情随时在变,出手稍晚点可
能还赔钱呢。拿不到大订单,也就勉强糊口。俩人边说着话,边走进
吴宇的办公室。

吴宇从桌上拿起一个大信封递给老言,资料都准备好了。你去龙华谈
时就说外地一家石化企业委托你帮忙进货,千万别把我牵扯进去。都
是在一条街上做生意,以后还相互有用得着的时候。老言从信封里抽
出资料点着头应道,那是当然,肯定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吴宇在资料上指指点点,给老言介绍了仪器的大致用途和配套方式,
老言稀里糊涂地好不容易才稍微明白了点。吴宇最后说,你最主要就
是记住这些仪器的名称型号就行了,别说太多外行话。你最终目的无
非是见到老板,不用完全搞明白。老言点头说,行了,回家我再慢慢
消化去。中午俩人随便吃了点饭,老言就回家了。

到了家门口,老言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劈头盖脸地赶上了一场雷阵雨。
老言抱着信口袋,站在马路边等着过马路,可川流不息的车辆阻住了
老言。附近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老言只好站在树下,弯着腰护住
信封口袋,不一会儿就成了落汤鸡。好不容易看到车辆少了些,老言
赶紧飞跑过马路。刚过了马路,正好一辆汽车飞驰而过,溅了老言一
身雨水,老言扭过头冲着汽车大叫,我操你妈!可那辆车一转眼就消
失在蒙蒙雾雨中了。

进了家门,老言三下两下脱光了衣服。最让老言心疼的就是那双从香
港新买的皮鞋,一千多快,完全皮底,最怕雨水浸泡。老言脱下来一
看,皮鞋里面已经湿透。老言掉过来一倒,还倒出些水来。这都是刚
才那辆汽车的杰作。老言心里骂着,我日他娘的,这双鞋算完了。

老言去卫生间冲洗了一下,便光着屁股趴在床上翻看资料。看着看着
瞌睡虫钻了进来,老言不知不觉迷糊过去了。

虞姝又出现在老言的白日梦中。最近老言似乎总是做着相同的梦,醒
来后总要怔怔地发呆。迟速不仅占有了虞姝的肉体,现在他还要利用
虞姝的肉体进行交易,老言感到愤愤不平。难道虞姝会俯首听命吗?
老言根据自己对人性的深刻理解,想不出虞姝有何理由不去进行这种
交易。人和人之间,难道不是每天在进行种种交易吗?

老言的感觉是对的。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虞姝虽然没有意识到自己面
临的问题,但已经开始走进迟速设下的陷阱。

齐红已经应承迟速把虞姝拉下水的要求,这么诱人的条件,有什么理
由拒绝呢?跟男人睡一觉可以得到这么巨大的回报,齐红有些为自己
的身价感到自豪。一些影视明星恐怕都没这么高的身价吧?

这些天,齐红虞姝白天借口跟那俩负责审核的男人谈工作每天见面,
实际上工作谈得不多,基本都用在了四处观光上。这座南方滨海城市
有不少名胜景观,在齐红的要求下,俩个热心的男人当然求之不得地
愿意为俩名淑女做导游。每天齐红用迟速留下的钱大肆宴请两个男人,
同时也一饱自己跟虞姝的口福。没几天,四个人已经彼此相处得很融
洽了。

每天晚上,齐红的主要工作就是对虞姝进行洗脑。所用的方式无非就
是姊妹家常,不时暗示虞姝要考虑今后的一些长远问题。虞姝渐渐明
白了迟速的用心。一天虞姝不客气地问齐红,你明说吧,这次到底是
什么打算?我们能得到多大回报?齐红一看虞姝这么单刀直入,反而
有些傻眼,不禁语塞起来。

虞姝这样也不是没有道理。其实从第一次跟迟速睡觉,虞姝就知道自
己已经做了一笔交易。开始虞姝还幻想过,通过这种交易,也许可以
换取迟速对自己的爱,能够征服一个男人的心对女人而言,还是可以
令人满足的。但是从到这个南方城市的第一夜起,虞姝这种幻想就破
碎了。那天虞姝认为迟速晚上肯定会到自己房间里过夜,结果她等了
一整夜,迟速并没有来。第二天,迟速忙忙叨叨办完事后,甚至跟自
己连一些亲密些的举动都没有,就那样匆匆回北京了。虞姝心里终于
明白了,跟迟速之间的交易,根本没有换来迟速对自己的爱,自己不
过是迟速手里的一件玩偶而已。

对此虞姝已经不感觉痛苦,生活的重压和对未来的恐惧,已经麻痹了
虞姝对痛苦的感觉。想让自己摆脱对未来生活的恐惧,无非是继续进
行一次又一次的交易。生活还是美好的,关键问题是自己能否把握住
每次交易的主动权。

虞姝就这样成熟了,少女时期美好的梦再也不会出现了。今后的道路
更加漫长,甚至布满荆棘,怎样才能找到一条光明坦途呢?虞姝在静
寂的长夜中,翻来覆去难以成梦时这样问着自己。
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



第八十二回 舍身躯踏上不归路 弃破履迎来财神爷


这是虞姝自己做出的决断:用自己青春肉体换取下半生的安宁。

那个夜晚,虞姝喝了很多酒,但非常奇怪,头脑越喝越清醒。酒精的
力量似乎对身体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她还清晰地记得,自己是怎样跟
那个男人上床的。

那个男人似乎非常激动,他好像不相信发生的一切。在接吻时,那个
男人嘴唇哆嗦着,好像得了伤寒似的不停打着摆子。

那天虞姝月经是最后一天,还没完全干净。那个男人惊奇地看着床单
上的殷红,喃喃语道,我会给你补偿的,我会永远爱你的,今后你要
什么我都会给你。虞姝躺在床上,一言不发。晶莹的泪珠顺着面颊滚
动,那个男人呆呆望着,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各种誓言。虞姝相信他说
的每一句话,因为通过几天的接触,虞姝已经了解到这个男人实际上
很老实,很单纯。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在政府机关里工作,恐
怕还没见过很多世面。这种人没什么心计,一旦下水,会比一般人更
疯狂。他还不是那种老奸巨猾,吃人不吐骨头的人。直觉这样告诉了
虞姝,让虞姝知道自己没有白白付出。

那个男人困乏地睡去了,一只手却恋恋不舍地搭在虞姝胸脯上。虞姝
睁着两只眼,瞪着黑暗中的虚空。

纯洁的爱情已经永远跟自己无缘了。虞姝的眼泪已经流干,她现在头
脑明白,思维清晰。自己付出的代价是纯洁的感情和青春肉体,身边
这个男人付出的代价是从此告别了清白。获得最大利益的人只有迟速!
为什么有些人不用付出却可以获得巨大利益呢?虞姝一时还想不明白
这些问题。虞姝现在也懒得去多想,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还想那么
多干什么呢?迟速也不会反悔他自己开出的价钱的,对这点,虞姝深
信不疑。因为通过这几天对工程情况的了解,虞姝明白迟速可以获得
天文数字一样可观的巨额利润。

朦胧中,虞姝感觉到一个男人悄悄爬上了自己的身体。那个男人沉重
地喘着粗气,不停在自己身体上扭动。虞姝木然迎合着,因为自己心
里明白,这是一种交易。沉沉的睡意和身体的疲乏,让虞姝一点感觉
不出身体的愉悦。但虞姝还是尽量努力迎合着,这是齐红告诉她的。
齐红还教过她很多取悦男人的方法,但虞姝没有使用。虞姝明白,靠
自己的青春肉体就足以取悦男人了,那些下三烂的手法,还是以后再
说吧。特别是现在趴在身上的这个男人,看来也没有太多的女人经验,
一个女人应有的直觉这样告诉了虞姝。

凌晨时分,这个男人似乎异常亢奋。虞姝感觉过去很长时间了,可是
这个男人还是没完没了。虞姝已经觉得身体麻木了,她只是机械地进
行迎合。不知怎么回事?老言的面容突然映入虞姝的脑海。

虞姝似乎感受到老言犀利的目光在责备自己,她不禁使劲搂住上面的
身体,想把自己躲藏起来。可是没用,老言好像如影随形般追着自己,
突然伸出双手紧紧扣住了自己的喉咙。虞姝感觉有些窒息,神志开始
有些迷乱,她张大着嘴,梦呓般胡乱叫唤起来。上面那个身体是谁的?
虞姝一时分辨不清了。忽而是迟速狰狞的面孔,忽而是老言蔑视的目
光。但不管是谁,虞姝好像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抱住上面的身
体,失神狂叫起来......

工程已经开始了,迟速再次飞临这个南方城市。他自己住在市区高档
宾馆里,很少去郊区别墅。那两个负责审核的男人,已经彻底被齐红
虞姝拿下,安全按照迟速的旨意帮忙进行工程款追加的预算起草。四
个人白天在别墅里工作,晚上自然就双栖双宿。第一步迈出去了,想
伸回来已经不可能了。美女之外,迟速也让两个男人得到了可观的经
济收入。两个男人心里明白,自己的上头也得到了同样好处,因此也
就心安理得起来,何况还有两个妙龄美女不时吹着枕边风。

虞姝也彻底看清了迟速的真面目,知道迟速今后再也没兴趣跟自己上
床了。在迟速眼里,虞姝也不过如此而已。迟速从来就不相信,有哪
个女人对钱会不动心?迟速终于用钱彻底剥开了虞姝的清醇外貌,他
有一种喜悦欢快的心情。迟速现在对待虞姝已经完全是命令吩咐的口
吻,虞姝虽然倍感屈辱,但也不得不听从命运的安排。

迟速的确如约已经把一百万交给了齐红虞姝姐俩,但同时还抛出了更
大的诱饵,让她们暂时还要接受更进一步的诱惑。虞姝本打算拿到这
笔钱就离开迟速的公司,但齐红反复劝诱说,这点钱够干什么?如果
稍微不留神,做生意很快就会赔光的。现在我们有这么好的机会,你
千万可别犯傻!到底还是姊妹情长。虞姝对社会还有些懵懂无知,突
然得到一笔巨款也不清楚如何支配才好,听齐红说得有理,也就只好
一条道走到黑了。

迟速觉得齐红虞姝还有一些利用价值,至少虞姝还能做一些文书工作。
养活俩人没多大开销,她们俩已经俯首帖耳,这可不是一般女职员可
以做得到的。最初对虞姝没有太大把握,现在看到虞姝已经如此就范,
迟速有一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感觉。在虞姝面前,迟速故意端出
老板的架势,看见虞姝谨小慎微的样子,迟速心里就好笑。原来淑女
都是可以被金钱改变的,开始那一付清傲的劲头去哪儿了?迟速有时
鄙夷地看着虞姝,心想一个穷乡僻壤的丫头片子,竟然花费我那么多
功夫,真他妈看走眼了。今后一定要让她给我加倍补偿回来!

迟速这些日子飞来飞去,前期工程把他忙得焦头烂额。托付给老言追
款的事情也丢到脑后了。这天刚回到北京,突然接到龙华老板邹勇军
打来的电话,说是有要事相商,迟速约好明天见面。挂了电话迟速心
里琢磨开了,难道老言已经找到龙华老板,经过威胁这家伙扛不住了,
想找自己还钱?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

第八十三回 生意兴隆似真实假 机缘巧合温故知新


老言的确已经跟龙华公司老板邹勇军接触上了。这些日子,老言跑了
好几趟龙华公司,已经跟销售部门负责人谈过几个回合。销售部门负
责人经过分析,判断老言不是那种刺探成交价格的二道贩子后,终于
向邹勇军做了汇报,决定约老言进行实质性价格谈判。

这天老言八点多就起来了,洗完澡,老言对着镜子在脸上涂了一层大
宝护肤霜。北京已经开始进入秋季,空气有些干燥,不在脸上涂点什
么会感觉皮肤发紧。老言在镜子前做了几个健美动作,勉强在干瘪的
胳膊上看见一个鼓起的小包。老言自嘲地对镜子中的自己苦笑了笑,
打小营养不良,父母也没遗传给自己强壮的基因,再加上这些年让女
人掏空了身子,胸部看不见发达的肌肉,一排显眼的肋骨看起来像个
非洲难民。

老言把雪白的衬衣铺在床上,拿着在机场免税店买的香水,冲衬衣胳
肢窝部位喷了两下。这实际上是女用香水,本打算送给虞姝的,没想
到回来后虞姝已经被迟速占有,只好自己享用香水了。穿好衬衣,老
言仔细打着领带。好几年没带过这东西了,老言差不多快忘记怎样打
领带了。那身西服是前年买的,现在还很合身,说明这两年体形没发
生什么变化。春秋乱穿衣,这话一定不假。再早几天如果穿戴这么整
齐出门,老言自己都会感觉很不舒适。

大鸟和廷坚头天又去外地了,老言只好自己唱这台独角戏。前两次商
谈都是大鸟在公司外面等,老言和廷坚进去谈。始终还没发现龙华公
司的老板,因此还需要细心打探,一定想办法把大叉子引出来。老言
打开精致的小公文箱,这也是很早前在外企工作时买的。皮箱里整齐
码放着资料,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可以看见红色的公司章。这些都是
准备在商谈时故意给龙华公司的人看的。老言看看没忘记带什么,便
合上箱子,又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了片刻。脸色还比较红润,这几天
没出去花天酒地,休息得很好。从泰国回来后,除了虞姝的事情给老
言一次沉重打击外,基本上一切都还顺心。打牌赢多输少,又碰上迟
速这件追款的事情。老言心想,情场失意,赌场得意这话看来千真万
确。迟速虽然搞了虞姝,但无意中让我敲他七十万,难道冥冥之中真
的有因果报应?想到这里,老言不由打了个寒战。

十点钟,老言准时赶到了龙华公司。销售部负责人带着老言进了邹勇
军的办公室。大班台后面一个头发半秃的肥胖男人正举着电话大声嚷
嚷着。他抬头看了眼门口,挥挥手示意老言二人先坐下来。销售部负
责人拿个一次性纸杯到饮水机前接了杯纯净水放在老言面前。老言点
上一支烟,吸了一口,透过缭绕的烟雾,看着邹勇军。二十多年前老
言见过几次大叉子,但从没说过话。几乎都是在冰场上相互叫横,已
经没什么印象。后来大叉子被打跑了,再也不敢去那个冰场了。现在
老言怎么也无法把这个半秃的肥胖男人跟大叉子联系到一起。

邹勇军不耐烦地冲着电话喊道,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来客户了。说
着啪的一下把听筒砸在座机上。不好意思,邹勇军朝老言笑了笑,生
意做大了,烦事也就多了。老言心想,看来真是大叉子,吹牛的毛病
还没改过来。当年大叉子要不是因为在冰场上假装牛逼烘烘的,也不
会挨打的。

邹勇军端起自己的茶杯,也过来坐在沙发上。他也不客套,开门见山
地问,你到底是帮哪家定购这套机器?老言看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
回答,邹勇军又接着说,你别误会,如果真是你的关系客户,也不用
担心跑掉。老言缓缓地说,咱们还是先确定好配套报价,我也是货比
三家,如果跟你们谈拢了,我自然会把客户带过来。邹勇军满脸堆笑
地点头说,那是,那是。尤其是配套方案,不跟直接用户谈,有些困
难。老言点点头,然后打开箱子,故意把半边露出来个给邹勇军看,
从里面拿出资料说,我这也是按照用户的配套要求进行咨询。如果大
体上符合用户要求,价钱合理,我就可以带用户过来直接商谈了。现
在你们给我的价格似乎还缺乏诚意。

就这样,老言跟邹勇军虚与周旋了一个上午,已经十二点多了。邹勇
军看看表说,咱们一块吃顿便饭吧?老言刚要推辞一下,邹勇军马上
笑道,买卖不成仁义在,别客气,咱边吃边聊。老言也正想借机探查
邹勇军底细,便不再推辞。邹勇军带着老言,销售部负责人,还有两
名年轻女职员进了公司门口附近的一家餐厅。

酒足饭饱后,老言跟邹勇军分了手。站在路边,老言给吴宇打了个电
话,吴宇正巧还在公司,老言说过去一下,便挂断了电话。

进了吴宇的办公室,吴宇问道,怎么?跟龙华老板见面了?老言笑了
笑,多亏你资料准备得不错,底细我已经基本摸清楚了,事成后好好
请你一顿。下午要没事,组织打牌吧?吴宇忙道,今天不行,一会儿
有个客户过来,不然我也不会在公司了。老言抽完一支烟说,那你先
忙吧,我回去了。

老言走到路边打车,远远看见龙华公司门口过来一辆红色跑车,心里
不禁咯噔一下。好像是金姬的跑车?这种跑车路上很少见。老言迎着
那辆红色跑车走过去,由于是在附路上行驶,车速不快。跑车已经开
到身边,猛然煞住,老言也停了下来。电动车窗缓缓落下,果然是金
姬!她探出脑袋冲老言笑笑,一努嘴,上车吧。

老言坐在金姬身边,摸了摸金姬的小手问,你怎么跑这来了?刚才看
你好像从龙华公司出来,跟他们有业务?金姬妩媚地笑笑说,那公司
就是我的。老言听了当时就目瞪口呆起来。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


第八十四回 听家史金屋重叙旧 戏娇躯淫海再品鲜


自从上次红螺寺回来分手后,老言没几天就去了福建,其间俩人通过
几次电话,但一直没有见面。老言回北京后一直忙于各种杂事,也没
怎么上网聊天,跟金姬连电话都没想起打一个。今天的巧遇让老言感
觉似乎是上天的一种安排。更为巧合的是,金姬竟然跟龙华公司有关
联。让老言惊诧的是,金姬自称是龙华公司的老板。老言这一下更是
如坠五里雾中,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金姬驱车出附路上了主道,猛踩油门,跑车风驰电掣般飞了出去。金
姬熟练地来回扭动着方向盘,在车流中钻来钻去。老言双手紧张地按
着车座,双脚紧紧蹬住脚前的挡板,身子向后仰着,生怕来个紧急刹
车自己撞到挡风玻璃上。金姬扭头看了老言一眼,嘲讽问道,怎么你
害怕坐我的车?老言稍微放松一下坦然答道,我一把老骨头了还怕什
么?我是担心你这么标致的小娘们儿,万一弄个血了糊碴的,怎么跟
我们男人交待呀?金姬扑哧笑了起来,我就是喜欢你这样,胡说八道
的,可还让人挺爱听的。老言哈哈笑道,待会儿咱上了床,我给你说
点更够味儿的。金姬冲老言使劲呸了一下,做梦吧!谁跟你上床呀!
老言嘻嘻哈哈道,小妞子,你别嘴硬!回头你可别求我干你。金姬腾
出一只手,照老言大腿上使劲拧了一下。

跑车驶上了京顺公路,老言惊异地喊道,怎么你又要把我拐到怀柔荒
山野岭里强奸我?金姬冲老言妩媚地微笑一下,今天不去那么远,我
在温榆河边新买了一栋别墅,带你过去参观一下。老言故作严肃地说,
咱可说好了,只参观别墅,可不许引诱我干别的。金姬温柔地说,那
我给你做一顿晚饭吃,你不会拒绝吧?老言点点头,我可以考虑,如
果一发现你另有企图,我可要打报警电话。金姬嘻嘻笑道,等我把你
灌晕了,再把你绑起来,软禁你十年。老言嘿嘿笑了起来,姐姐你对
我太好了。说着把手伸到金姬大腿之间抚摸起来。金姬攥住老言的手,
车速迟缓下来。

温榆河呈东南西北走向,水源来自于西北方的官厅水库和东北方的密
云怀柔水库,下游在通县杨庄附近跟北运河沟通。经过近些年的城市
发展,耕地面积迅速缩小,成片的住宅小区如雨后春笋般钻出了地面。
老言看着河边掩映在翠绿中的点点别墅,心中顿时茫然一片。按照过
去的套话,老言曾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战斗过。

七十年代中,老言还是个不大懂事的孩子,中学毕业后,被迫来到这
个北京近郊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老言看了眼河岸沙土地带,
回忆起曾经跟几个知青在这里偷挖过花生。看青的农民发现了他们,
站在堤坝上对他们怒目而视。知青们也手握镰刀,准备随时血溅堤岸。
农民势单力孤,最后只好眼睁睁看着知青们挖走还没熟透的花生。当
年老言一伙知青没少干偷鸡摸狗的事情,知青宿舍门前一片试验田栽
种的玉米,到了收获季节时,只剩下光秃秃的玉米杆儿了,鲜嫩的玉
米早被一伙知青吃光了。老言唯一没敢干的事情就是偷农民家的大姑
娘,当时机会不是没有,但老言有贼心没贼胆儿。想起一些陈旧的往
事,老言不禁笑了起来。

跑车在一幢二层小楼前停了下来。金姬把老言的手从自己大腿上拿开
说,发生么呆呢?下车吧。老言嘿嘿笑道,说实话,我们村儿离这里
不远了。金姬惊异地看着老言,什么?你们村?老言下了车,指着偏
北方向说,我过去就在前面那个村插过队。金姬嘻嘻笑了起来,幸亏
你后来回城了,不然多少农村丫头要被你糟踏了。老言过去拦腰抱起
金姬,今天我要好好糟踏你一下。金姬哈哈笑着,别闹,别闹!你先
让我把门打开。老言放下金姬说,干脆咱就在蓝天下野合算了。金姬
推了老言一把,去一边去!找农村丫头野合去。

俩人胡闹着进了屋,门刚关上,老言就抱住金姬解裤腰带。金姬揪着
老言的领带笑道,今天穿戴这么整齐,一看就是衣冠禽兽。老言也不
答话,手头一通忙活,三下两下就把金姬剥光了。然后一口就叼住金
姬的乳头,不一会儿金姬就蹙着眉头喘息起来。

一通忙乱过后,老言叼着烟卷说,带我参观一下别墅吧。金姬靠在沙
发上有气无力地说,你把人家搞成这样,哪儿还有力气带你参观?你
自己上楼看吧。老言奸笑两声,就你这样的要是被敌人俘虏了,三下
两下你就得招供。金姬踹了老言一脚,撒着娇道,我还想要,我还想
要。老言嘿嘿笑道,那我回村给你找几个农民兄弟过来?金姬一下子
扑到老言身上,你今天不给我找来我跟你没完。老言哈哈笑着说,我
投降,我投降。

金姬躺在老言怀里,俩人又温存了片刻。老言抚摸着金姬的头发若无
其事地问,你说龙华公司是你的,这是怎么回事?金姬闭着眼睛回答
说,我老公的公司不就是我的公司?老言脱口问道,邹勇军是你老公?
金姬挣开双眼,注视着老言问,怎么?你跟他认识?老言马上矢口否
认,不认识,不认识。不过我的一个朋友也在那条街上开公司,跟他
有业务往来,所以我知道他。金姬点点头,算了,别再跟我提他了。
老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便又轻轻抚摸起金姬来。

过了会儿,老言还是忍不住问道,一会儿你老公不回这里?金姬轻声
说,他不知道我在这里买的别墅,是我自己买的。老言趁机刺探道,
这么说你掌握着经济大权喽?金姬不以为然地说,本来钱就是靠我挣
的,凭他那点本事,还不天天喝西北风?现在我要跟他离婚,可他就
是不肯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今天上午打电话还吵了半天,中午我去公
司想堵住他,结果又让他溜掉了。老言想起来,上午进邹勇军办公室
的时候,恐怕正在跟金姬通话吧?于是又好奇地问,那他是怎么把你
骗到手的?金姬叹口气说,这就说来话长了。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

第八十五回 淫幼女方知是淫贼 敛钱财只为要敛家


原来金姬跟邹勇军两家打小是邻居,金姬小邹勇军八九岁,一次金姬
受一群孩子欺负,邹勇军曾出面帮忙解围。另外邹勇军特别会给大人
拍马屁,所以金姬父母对他留有深刻的印象。即使如此,俩人本来也
不可能结为夫妻。后来金姬家搬走了,俩人更是没了联系。

金姬成年后,通过父母关系进了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后来结婚,但丈
夫不幸死于车祸,给她留下一个两岁女儿,金姬成了一个年轻寡妇。

正在这时,邹勇军通过另外一个邻居了解到金姬的父亲在物资部门掌
管大权,便三绕两绕地找上金姬的家门。邹勇军嘴甜再加上能吹牛,
大人面前很会来事,结果把金姬父母煽惑晕了。听说邹勇军一直还未
婚,便三撮合两撮合地把女儿嫁给他了。

金姬一家因为后来搬走了,并不知道邹勇军的种种劣迹,再加上邹勇
军不知从哪儿搞了一张伪造的大学文凭,金姬虽然心里不是很愿意,
但禁不住父母的劝诱,心想已经寡妇一个了,最后就屈尊下嫁了。

开始几年过得还可以,金姬依靠自己在外贸公司积累的经验再加上父
亲在物资部门的权力,很快就进入富人行列了。结婚后金姬才发现邹
勇军以前说的都是假话,他本身屁本事没有不说,还喜欢游手好闲,
沾花惹草。后来金姬也听闻到一些关于邹勇军过去的劣迹,但家丑不
可外扬,而且金姬也没有真正抓住过邹勇军的把柄,因此一直隐忍不
发。不过她早就开始收紧财权,一些灰色收入根本不让邹勇军知道。

后来金姬注册了龙华公司,一来好歹夫妻一场,二来也想让邹勇军有
个事做,第三也是为了更好的赚钱。开始金姬亲自打理公司一切业务,
那年头正好也赶上经济蓬勃发展,公司赚了不少钱。邹勇军那段时期
还比较卖力,东跑西颠儿的,业务能力也有所提高。正当金姬满怀喜
悦地对未来抱有一些美好希望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给她心灵造成重大
创伤的事情,结果金姬就开始跟邹勇军分居,并开始了艰难的离婚旅
程。

这件令人不堪回首的事情发生在三年前。那年夏天,邹勇军因为车祸
腿部骨折在家里修养。正好八岁的女儿放暑假,金姬忙于生意没时间
照顾,便雇了一个小时工到点去家里做饭,同时也让邹勇军照顾一下
女儿。那段时间生意好的不得了,金姬赚了大笔钱财。

一天金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吃过晚饭,看会儿电视,就早早上床歇
息了。金姬一家三口各自有自己的卧室,通常都是分开在自己卧室睡
觉。金姬去自己卧室时,邹勇军继续在客厅里看电视。那天很奇怪的
是,女儿竟然纠缠着要跟自己一起睡。金姬也好长时间没跟女儿亲近
了,心中有些愧疚感,便搂着女儿进了自己的卧室。

躺下后,金姬搂着女儿聊天,发觉女儿一声不吭,金姬感到有些怪异,
便看了眼女儿。这一看,金姬更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女儿满眼
都是晶莹的泪花。金姬赶忙侧过身来,抱紧女儿问身体哪里不舒服。
女儿噙着眼泪也不回答,金姬在女儿额头上摸了摸,也没感觉是发烧。
金姬用手帮女儿抹去眼泪又反复追问到底哪里不舒服,女儿终于告诉
金姬说自己下面特别疼,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

金姬赶忙坐起来说,让妈看看。金姬一点点褪下女儿的内裤,发现女
儿稚嫩的下体竟然一片红肿。金姬当时脑袋轰然一下,差点失去知觉。
金姬闭着眼睛静了片刻,缓缓问道,你这是怎么弄的?可女儿只是流
着眼泪不回答。金姬在红肿部位轻轻按了几下问,这样疼吗?女儿噙
着泪花点点头。金姬抚摸着女儿的额头轻声说,快告诉妈妈,这到底
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你别怕,快告诉妈妈。女儿终于
抑制不住地放声大哭起来,然后抽搐地喃喃语道,是爸爸。是爸爸下
午说给我检查身体,弄得我好疼。金姬当时感觉眼前一黑,仿佛天旋
地转一般,似乎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

妈妈,妈妈。听到女儿的叫声,金姬才回过神来。她长长舒了口气,
柳眉倒竖咬牙切齿地喊道,这个畜牲!猪狗不如!猪狗不如!然后跳
下床,冲出了卧室。

邹勇军看见金姬领着女儿进了卧室,就已经感觉大事不好。他草草收
拾一下,架着双拐,拖着伤腿已经抱头鼠窜了。

金姬在客厅里没看见人,又撞进邹勇军的卧室,还是没有。然后又挨
着房间找,甚至连壁橱都打开看看。金姬知道他已经跑了,最后摇摇
晃晃地走进客厅,颓然摔在沙发上。女儿静悄悄走了出来,然后靠在
金姬身上坐了下来。金姬一把紧紧抱住女儿放声痛哭起来。

女儿那稚嫩的一片红肿的下体总在金姬眼前晃动,她哭干了眼泪后抄
起茶几上的电话,告他!告他!金姬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让这个畜
牲坐牢!她刚按了两下键,女儿一旁抽泣的声音惊醒了她。金姬举着
电话怔怔坐着,这样行吗?她看了眼乖楚的女儿,这种事情传出去,
让女儿今后如何做人?金姬的眼睛早已经红肿起来。

老言听得都傻了,他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种牲畜不如的东
西。老言觉得自己就够坏的了,没想到邹勇军竟然如此丧尽天良。他
咬牙切齿地说,这家伙真应该宰了他!金姬讲到这里,早已经哭成了
一个泪人儿。老言轻轻用手拭去金姬的泪滴,柔声说道,等我找几个
哥们儿,好好教训一下这兔崽子!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76789@0)
2002-2-22 -05:00

回到话题: 《妹妹你真傻》(1-10)原创。----老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7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