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生的个人历史(zhuan)

amber (琥珀)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002年了,生于七十年代的这拨人,最大的三十二,最小的二十三。做为最



生于七十年代的人随手间记下从小到大的一些事情。要不,再过几年,恐怕会忘
记。


  知道红小兵、“四人帮”,参加过宋庆龄的追悼会、刘少奇的平反大会,往



过“抓纲治国、以粮为纲”的标语,同学里不只一个叫国庆、卫星、捍东的。
(七


代后期出生的当然不会经历这些,他们刚上小学时候没什么大的政治事件,通常



粉笔在墙上写:“某某是傻瓜。”)

  用过粮票布票油票豆腐票,拎着瓶子打过酱油。

  收藏有二十本以上的小人书,看过五遍以上《少林寺》。

  记得《大西洋底来的人》、《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唱过“七大马力十大神



啦铁臂阿童木”。七十年代末期出生的小时候记得的是花仙子、蓝精灵。

  推铁圈、吃小豆冰棍、看过五分钱一场电影。用泥巴做过炮楼,学着小兵张



燃。用废笤帚玩过火把,自己生火,烤过土豆地瓜。拍四角,集烟纸,缠炮线,



丝、皮筋做纸弹枪,拿报纸做风筝。

  城里出生的家中兄弟姐妹一般二到三人,农村的稍多。大的不爱带着小的玩
儿,

小的总爱粘着大的,经常看到大的撒着欢跑,小的在屁股后面哇哇哭。(七十年



期大多已是独生子女,没有这待遇。)

  睡过抗震棚。

  帮老爸买过冬储菜,在地上挖过坑埋过萝卜。

  作文里用得最多的词是“改革大潮席卷神州”。后来多改成“拾金不昧”、
“助
人为
乐”类。

  男孩玩对拐、粮店、打山救火,女孩子跳皮筋、抓羊拐(各地略有差异),



女孩一般不在一起玩儿。

  喜欢过程琳的《酒干倘卖无》、张行的《迟到》、朱晓琳《那一年我十七
岁》。

后来是费翔和齐秦。

  看港台录像、玩电子游戏、跳霹雳舞、听摇滚音乐,都痴迷过。腰里别随身
听,

西装和太阳镜上留着商标。

  听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英模报告,热泪盈眶、热血沸腾。(七十年代末的大多



是劳模的报告。)

  不管是否传阅过,至少知道手抄本的《少女之心》、《曼娜回忆录》。在学



老师或同学搜过书包,查有没有手抄本。

  用铁锹或板砖打过架,后来改用匕首和马刀,最不济也要装着家里的旧菜
刀。


架以恫吓为主,人数上占优时是非打不可的。谁要进过看守所或审查站,彻底成



人敢惹的主儿。

  在课桌上刻“三八线”及书法(个别人擅长彩绘)。

  谈恋爱好象比哥哥姐姐们容易。

  学过女排的“拼搏精神”,在笔记本上写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


  帮父母排队抢购过冰箱彩电洗衣机包括日常生活用品,因为怕涨价。

  看过《寡妇村》,学会了说“少儿不宜”。

  让港台和日本电视连续剧迷住过,喜欢过翁美玲、山口百惠、霍元甲和许文
强。


  小学打乒乓球,初中打排球,高中打篮球,大学踢足球。

  读过金庸古龙三毛席慕容北岛汪国真王朔钱钟书张爱玲,最后还是发现小时



连环画印象最深。

  在深圳、海南、广州、珠海打过工,或在其他地方有过类似的打工经历。

  结婚时使用车队并且录像,男穿西装、女穿婚纱,一般都在饭馆餐厅酒店请
客,

多数人结婚后就和父母分开住。(七十年代末出生的,此时大多还在谈恋爱或者



恋爱。)

  生了男孩喜上眉梢,生了女孩也好也好。

  干过传销、卖过保险,至少是自己的亲戚朋友中有人从事过这一活动。

  不大为长工资或下岗之类的事烦心,常常为不能找到更好的赚钱方式而苦
恼。

  中英谈判成功的时候还觉得很遥远,一转眼香港已经回归。

  传闻过“一九九九世纪大劫难”,并平平稳地度过了世纪末的最后一天。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77775@0)
2002-2-23 -05:00

回到话题: 七十年代生的个人历史(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77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