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今释(转贴)

mummy-buddy (回首有见它)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一)
我就是那个多年以前的女子(东施篇) 转贴桃之妖腰旧作

夜。梦。
一片白水茫茫。我在一只小船上。舟者的身影模糊不清。有放歌声。
周而复始的一个梦。

某些夜晚,我会去苎萝溪边。它在村子的另一头。我赤了足从村东一路走过去。被石子划伤的脚,在路上留下斑斑的血迹。像娇艳开着的花。它只在夜里张狂的开过,白天会在人们鄙夷的神色里萎靡的死去。
太丑的一朵花,甚至不如一棵草。

将双足浸于清洌的溪水里,有种凉凉的微痛,从足底顺着小腿慢慢溢到胸口,小小的虐着的快感。我歌唱,轻轻的,近似于呻吟的低唱。
我的青春只属于夜。在黑暗中涌动。

白天很少出门。涂了艳红的唇,水粉色的胭脂。镜中便出现一张怪异的脸。先是笑了,然后大滴大滴的泪砸下来,砸在手背上,砸在心上。镜子里花红柳绿的狼籍一片。

初五日。市集。
去买了一绢纱。遮了脸。怕吓到别人。再丑的花也需要阳光。
开始以纱蒙面在村子里到处走走。走过后听到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又在学西施了。人家戴纱她也戴纱。
果然见西施从另一边过来。头上挽了纱。只不同的是,我的纱遮了脸。而她则露出一张娇艳生动的靥。益发迷人。

这是一个异象。我们总会不约而同的有些一致的举动。例如,某天突然心口痛,痛到蹙眉。去找郎中来看,说是被西施家请去了,她也心口痛。郎中说她是先天心脏机能不足。而我却一切正常。只是她痛时我也痛,她好了我也就不痛了。

勾践将西施献给吴王时,全村上下竟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反而备齐了酒菜给她送行。我有异议,却是人微言轻,没有人会理会我的话。况且,说她是为了国家。多么堂皇的理由。

我只在溪边烧纸,上香。有一个声音问:你为什么不去送行。跑来这里烧纸?
是越国的大夫范蠡。他一直与西施相恋。却也将她往虎口里送。
丢卒保车之举。牺牲的只是一些弱小。平民的性命贱如草芥。我说。
范说:可这是为了国家呀。
说得高尚些是为了国家,实际上不过是为了个人权利的争斗。我冷笑。
你如果真心爱她,为何不出来阻止?
范无言。

西施在三年之后死了。死的那个夜里我突然胸口大痛,几度晕死过去。黎明之前才缓和下来,我知道,一定是西施出事了。我跟她一向有心灵感应。果然,第二天传来她的死讯。一个病弱的躯体怎能耐得日日的骄奢淫逸?

她的死换来的是越国的兴盛和吴国的灭亡。勾践让一个女人出卖肉体为他换来了国家和权利。小得可怜也可笑的权利。

我又一次在苎萝溪边烧起了纸,上好了香。这是西施常常浣纱的地方。
范蠡也来了,灰头土脸。看不出多少心痛。
他说:你的身影像极了西施,可为什么却有如此不同的一张脸?
大概是一场火吧。在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救出了她,却烧伤了我。我们本是一母双胞的姐妹。大火之后便一个寄养在村西,一个寄养在村东。我们的举动何其相似。
我跟他说我与西施的种种相似之处,唯一没有说的是,我也在心里深爱着他。

越王得胜之后,你也该隐退了吧?我问。
范蠡说,是啊。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是该隐退的时候了。我可以带你一起走么?
这话突出其来,我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我说:可是我如此丑陋,会污了你的清视。
在我看来,那些美艳的面孔远不如你这副被毁坏的容颜更使我喜欢。
他这话似是真心。我心跳不止。终于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

昼。丽日和风。
一片白水茫茫。我在一只小船上。舟者是范蠡。有放歌声。
少伯,会带我去哪里呢?
泛舟五湖吧。白日放歌纵酒,夜晚作伴还乡。

原来,那些夜夜重复的梦竟都是真的。

(二)
我是东施又如何……古风今释

“故西施病心而颦其里,其里之丑人见而美之,归亦捧心而颦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贫人见之,挈妻子而去之走。彼知颦之美而不知颦之所以美。”
  --《庄子·天运》
  
都说女人有长舌妇,其实男人也有长舌男,那个动不动拿死骗老婆上当的庄周就是长舌男,不是他,我也不会成为千古有名的笑柄。但事实并非如他所说。

我住在施家村的东头,西施住在施家村的西头,村西有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西施常去西边浣纱,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用干这些粗活,因为我父亲家产富可敌国,故此我虽丑,求亲的人却络绎不绝。

范蠡是其中之一,第一次看到他时,他骑着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走进村里,那时我和西施正坐在大树下聊天,我们的话题是你喜欢哪类的男人,我们正说到兴头上范蠡翩翩而致,他在马上深施一礼,粲然一笑:“小姐,请问施家村的施员外家怎么走。”

他的牙齿整齐雪白,皮肤黝黑而健康,无疑,他是个帅气的男人。而此刻,他的目光却落在西施的脸上。

男人们的目光常被西施所吸引,对此我早以习惯,西施是美女嘛。但此刻我却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西施是怎么告诉他的我没听见,望着他渐渐走远的身影我觉得上天的不公,老天为什么要把我生成丑女?

美女的笑是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美女的哭是梨花带露,丑女的喜怒哀乐都是丑人多做怪,有次我胃疼,按着作痛的胃走回家,竟然被人们讥笑为东施笑颦。

难道丑女连胃疼的权力都没有吗?

回家后,母亲告诉我说,一个叫范蠡的青年人来求婚,我听她的描述,便知道他就是今天的问路人。

母亲问我的意见,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他是冲着父亲的财富而来,可哪个求婚的不是为这而来呢?假如我没有父亲的财富,难道会更幸福吗?

婚礼那天,我没有让西施做伴娘,但我不能阻止她出席婚礼,我看到他们的目光交织,看清楚他们眼中的话语,我心如刀割,脸上却是微笑。不管怎么说,我是胜利者。

晚上,范蠡轻轻解开我绣着荷花的红肚兜,他发出了轻轻的赞叹,我的皮肤莹白细腻光滑,身体的曲线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全然不似我的容貌给人的感觉。

他的抚摸轻柔缓慢,他的亲吻令人心醉,最疯狂的那一刻他闭着眼睛,难道他在想象此刻这赤裸的女子是西施吗?

不久,吴国进攻越国,我们越国的国王勾践落在吴王夫差的手中,范蠡每日为了国家大事长吁短叹,越王勾践的性命凶多吉少。

我给范蠡出主意,把西施献给吴王夫差,让她取宠于夫差。西施早晚是我的心腹大患,此一计乃是一箭双雕。范蠡望着我的眼睛,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的绝望:“你有更好的办法吗?”范蠡无言,我知道我又胜利了。

越王勾践在吴国卧薪尝胆三年才回来,西施却不能回来,三年里我生了两个儿子。我知道我的地位已经巩固了。

范蠡是个以国事为重的男子汉,我们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时间很少,可我很满足很幸福。

一转眼又是十年过去,我已是五儿三女。勾践打败了夫差,越国全国欢庆。范蠡在我的劝说下预备辞官归乡,正在这时,西施也回来了。

我们在大树下遇到范蠡的那年,我们才十七岁,如今我们都已经三十岁了,我儿女成群,西施美貌依旧,却一无所有,最美好的年华她在夫差的宫殿里强颜欢笑,而我生活在我所爱的人中间。

我的身体是丰美的大地,我的儿女是我甜美的果实。而西施是一棵只开花不结果的树。我知道大局已定,我的地位坚如磐石,西施早已无力扭转乾坤。范蠡征求我的意见,要娶她做妾,我毫不迟疑地点头了,现在在我的生活中,八个儿女让我分心乏术,爱情不再是最重要的。

每天早上,西施早早起身,她袅袅婷婷娇艳欲滴地向我问好行礼,我仪态端庄地还礼。我是妻她是妾,自古红颜多薄命,我是丑女又如何。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78403@0)
2002-2-24 -05:00

回到话题: 古风今释(转贴)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78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