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三与我zt

zhu (猪头,欲哭无泪)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猪头三与我zt


送交者: Akai 2002年2月23日17:00:10 于 [茗香茶语]http://www.bbsland.com


猪头三与我

 晕头

  赶在圣诞元旦节日繁多的时候,猪头三出差,于是冷战升级。

  冷战到第二个礼拜------23号的时候,猪头三打来电话:“喂,我恐怕不能回上海了,从武汉直接去北京,明年年初回来。”简直是火上浇油,我说:“好的好的,去吧去吧,看不见倒也清净。”猪头三电话里闷哼了一声,挂断电话,听起来也象是动了真气。

  电话线两头的两个人都恼火。我忿忿然把预备了送给猪头三的厚围巾围到了自己的脖子里。

  从秋季开始,猪头三与我的感情曲线图降至几年来的最低点,并且长达三个月持续盘整,死活不见上扬趋势。应该可以这么猜测:他见东航空姐的次数兴许都比见我多。

  开始的时候,我也说:“喂,猪头哥,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越见越少,很是不妥呢?”猪头三不吭声,好久以后,回话说:“恩,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总得赚钱吧。”“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赚钱,记得当时我每天要见你一面或者听听你的声音也并不难呀。”“......”猪头三永远是说不过我的,我擅狡辩,他擅用沉默无声地抗议我的狡辩。

  第二天,他要走还是就走,出门前,俯身欲亲我的脸,我磨了一下牙,翻个身别过脸去。

  我也心疼的,心疼我们两个。他忙我是相信的,他的日渐粗糙我也是清清楚楚看在眼里的。爱,女人最是麻烦,永不能在该蒸发的时候蒸发,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如果乖乖地坐在家里擦擦灰、跟着电视学烹饪,等男人闲来无事时进得家门,女人娇呼一声扑上前去,男人风云突变扑钱财的时候,女人又懂得不惊不扰自找乐趣,十足做朵男人衣袖间的彩云,那才是人见人爱的小可人呀。

  你看,道理谁都懂,实践起来是千差万别了。总之,猪头三近来对我的评语是:“聪明面孔笨肚肠,胡搅蛮缠。”“全是爱,全是爱,全是因为爱呀。”我咬着牙齿回答。


  平安夜其实是个可大可小的日子,下班前忍不住拨个猪头三的电话,我不怕谦虚,谦虚使感情进步,说辞我也想好了:“亲爱的猪头三,节日快乐我想你,我们明年要戒骄戒躁好好的呀。”不等我开口,那边说“您拨的用户不在服务区”,满腔热情被打回原形,那些说辞和郁闷一起憋在心里,无以派遣,我穿着金灿灿的去赴一个什么约。

  小罗举着杯黑乎乎的酒说:“王鸦,喝点酒,高兴一下。”妈妈的,天晓得猪头三在哪里乐开怀。我拿着劲饮的小杯,一口饮尽,豪气冲天地说:“小罗,喝啤酒,一扎一扎地叫。”喝了酒,跳了舞,总也还是要回去的,我香喷喷软绵绵地开了家门,瞥见玄关口上放着猪头三的行李。

  啊呀。

  衣架上挂着猪头三的外套,我抱着这堆风衣,使劲地嗅了嗅,是再熟悉不过的猪头三味道了,心头一阵狂喜,“猪头哥,猪头哥,你回来了么?”我仗着酒劲,在午夜两点放声高喊。没人答应,猪头三不在家中。刚才的喜悦象弹簧,突如其来地被绷紧,又啪地一下收缩,被莫名的东西无形地调戏了一下,不着边际。

  脑筋不大转得动了,我先去洗个热水澡。花洒里滚烫的水混着雾喷出,我想:猪头三到底是回来了么?又到底哪里去了?他是不是生气了?他几时才回来呢?想得吃力而没结果,我靠着墙壁,吸溜吸溜地哭开了,总之,一切都不大对劲,错在哪里怎么改呢?猪头三我是爱你的,怎么会就弄得情形这么糟糕了呢。

  我赖在浴室里不肯出来,浴室是小的,浴室是暖的,浴室里没有猪头三只有个失魂落魄的我。


  听到门锁喀嗒一声,我披着浴衣冲到客厅,扑到猪头三身上:“哇呀,猪头哥,猪头哥~~~~。”肥皂泡抹了他一身。

  猪头三推开我,皱皱眉头,自顾自地换鞋子。

  客厅里灯很暗,但他的冷淡不用点明灯就可以感觉到。我衣衫不整地站在玄关,楞楞地不知进退。

  “猪头三,我不知道你今天会回来。”我喃喃地说,“你刚才去了哪里?”“我去了哪里?我差点没去报警。”我尴尬地站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打了你8个电话没人接,我怕你酒后驾车闯祸,你出事不是一个人的事,你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很少见猪头三这么凶神恶煞,他甚至用手指着我,脸都发青。

  “我电话没听见,酒吧里太吵,我忘了查电话记录......”我越解释越无力,猪头三也根本懒得理会,进了房间,剩我一个人单薄地站在客厅里,真冷,我只好又进了浴室。

  猪头三回来了,我们仍旧又在争吵,象是我的错,而明明记得开始时我还怨着他,我们该怎么办。

  一切语言都是误会的根源,猪头三指着我说“你都成了什么样子”让我觉得无地自容。我在浴室里照镜子,青的眼圈充血的皮肤,实在不是好人家的女孩。我都成了什么样子?猪头三的话足以令我丧失从小罗小顾小陆那些溢美之辞中得来的百分之八十的信心,他这话是狗屁,我心里说,可我还是最当真。


  只有一张床,我们背对背地睡,心事重重。

  做梦做得也凶险,好象是世界末日,我在南浦大桥逃难的人群里远远看见猪头三,又跳又喊却不能靠近,急得醒过来。

  我转过身,贴着猪头三的背,他的棉睡衣有种热乎乎的气息,神奇地镇定精神。

  我伸出一只手,硬伸进猪头三的手掌。猪头三并不动弹,不知是真睡,还是装睡。

  我叹了口气,用小得不能再小,几乎是气流般的声音说:“猪头三,猪头三,我们真的就再也回不去了么?”我说睡莲很难养,猪头三一字一字地从园林局抄来水生植物种植技术;我说嘴唇里近日溃疡多,猪头三不知哪里搜来的偏方磨了黄豆粉装在小瓶里送来;我说雨季里大雨总是从窗户里飘进来,猪头三礼拜天扛了雨蓬爬高上低地做小工......都是猪头三做过的好人好事,一点都忘记不了。开始的时候,我们好得无懈可击,顺利得简直不象话。

  我想摇醒猪头三,我不敢摇醒猪头三。有的话我只能闭起眼睛在暗夜里说,比如“猪头三我还是很爱你”,说完可以把头埋进被子,装作梦话,他听不见也不要紧。

  忽然想起来,吵架的时候,我好象说过:“我为什么一看见你就心烦,一看见你就头痛?”恨死我自己,睁眼说瞎话,猪头三会不会当真呢?糟糕,他会不会就此死了心。

  我急,又不能言语。插在猪头三掌心中的手指头开始出冷汗,而他似是睡得异常安稳。不能担当,我没本事担当焦急,只有拙劣地哭起来,越哭越凶,我还没想到哭泣是女人令人厌烦的老套手段,已经溃不成军。

  猪头三转过身来,撩起我的头发,不出声地看着我。

  亲爱的猪头三,我们能不能跳过这杂乱无章不成体统的章节,然后,重新来过;亲爱的猪头三,我们的开始是好的,能不能就一直让它好下去,抖掉其中的小沙砾。

  他呼出的气喷在我的脸上,他的眼睛在暗中非常平静,我并不知道长久的默契是否就能消融了新生的芥蒂。感情的学问十之八九隐藏在互相伤害后的感悟中,学知识长本领的前提是你的小爪子抓伤的是你的爱人。

  猪头三用被子替我擦眼泪,说:“圣诞快乐,不许哭。”
  我说:“圣诞快乐,从今往后。”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78607@0)
2002-2-24 -05:00

回到话题: 猪头三与我zt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78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