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这篇:科学和宗教的冲突

zhu (猪头,欲哭无泪)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科学和宗教的冲突

        William Provine
         方舟子译

根据由科学家、法理学家、教育家、神学家和宗教领袖组成的
不同寻常的联盟的看法,科学和宗教之间的冲突只存在于神创论者
们那幼稚的、拘泥于字面意义的心中。科学家们作证说神创科学和
神创论者们拘泥字面意义的宗教是愚蠢的。联邦法院和最高法院说
了同样的话。宗教领袖们也这么说。几乎一半的美国人被称为蠢货
或至少是被误导的。我同意进化的确发生了,而神创论者在这方面
是错误的。但是他们在这一点是对的:在科学和整个宗教之间存在
着冲突,不仅仅是跟他们的宗教的冲突。
这个冲突是根本的,而且比现代自由派神学家、宗教领袖、科
学家们所愿意承认的更深刻得多。绝大多数的当代科学家是无神论
者或接近于无神论者。我可以向读者提出挑战,看看在进化生物学
家中,有哪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是“笃信宗教的”。我很怀疑你能数
满一只手指头。真的,我很有兴趣知道有那么一个例子。奥斯本、
拉克、杜布赞斯基和费歇已经死了,在杰出的进化生物学家当中,
没有相应的人能替代他们。
我猜测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很多智识上的不诚实。让我们设想
这么个幻想:科学院发表一篇阐明对科学和宗教的立场的文章,认
为现在科学正在直接走向无神论。它的基金来源将会如何呢?联邦
政府的科研基金又会如何呢?美利坚合众国的每一个国会议员,甚
至包括两位没有加入任何有组织的宗教的现任议员,都公开宣称
笃信宗教。我猜测科学界的领袖们在科学对宗教的影响这个问题
上如履薄冰,害怕会危害了科研基金。我想许多科学家也感到道德
教育的必要性,并意识到宗教对此占有一席之地。这些理由是政治性
的,但是在智识上并不诚实。
面对现代科学的兴起,许多神学家的反应是,放弃上帝的传统
观念及其在世界的地位,并把这称之为更为精致奥妙的观点。在我
们的文化史的早期,上帝经常出现在我们的周围。它过去经常表演
奇迹。它过去经常指导它的子民。人们在任何时候都能觉察到上帝
的存在。但是时代变了。在今天上帝变得疏远了。事实上,人们再
也不能理性地发现上帝在世界上所做的任何事情。一种现在广泛流
行的神学观认为,上帝启动了这个世界后,微妙地通过自然规律而
起作用,是如此的微妙,以致上帝的行动不能被觉察到。但是在我
看来,如此看待上帝实际上跟无神论没有什么不同。对任何采纳了
这种观点的人,我会说:“太好了,我们是在同一阵营。既然如此,
假如宇宙只是自个儿在那运作的话,我们的道德观又要到哪里去获
取呢?”这种在自然规律之外无所作为的上帝,不会给我们永生,
不会给我们提供道德基础,不会给我们向上帝和宗教所要求的任何
东西。
我看不出生命有何终极的意义。朱利安·赫胥黎所梦想的进化
论能够为伦理提供基础并赋予生命以意义,也仅仅是一个梦想。这
个宇宙对我们漠不关心,它可能将继续膨胀然后冷却,导致宇宙中
所有生命的灭绝,或者将停止膨胀并开始收缩,结果是所有的一切
都被挤压在一个难以置信的微小空间中,因此也消灭了一切生命。
就算宇宙处于某种平衡而以上的两种情形都是错误的,这个宇宙
也已表明它对人类漠不关心,我们也没有理由对它会在未来关照人
类抱有希望。
即使是在地球上的进化历程中,人类也微不足道。只有某一
些人在十代以后还能被记住。对人类而言,不存在终极的意义。但
是确定无疑地,人类能够过有意义的生活。我自己的生活就充满了
意义。我跟一位聪慧而美丽的女人结婚,育有两个好儿子,居住在
一百五十英亩的农场,有着水塘、河流、野火鸡和许多老旧但是很
好的农业机械。我在一所优秀的大学教书,有优良的学生和许多美
妙的朋友。但是我终将死亡,并很快被遗忘。

(excerpt from Progress in Evolution and Meaning in Life)
(标题为译者所加)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79625@0)
2002-2-25 -05:00

回到话题: 有关宗教和科学的假想,愿与各位有兴趣的大虾探讨!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灵感悟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79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