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流星花园电视剧故事全集(1)---了无生趣的生活起了波澜

kiwi (kiwi)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怎么会这样子呢,偏偏又让杉菜看到。
满口仁义道德的老师偏偏不小心撞到了道明寺少爷,他手里的一罐汽水偏偏替道明寺少爷洗了脸,而汽水罐又偏偏滚到了杉菜的脚下。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老师惊惶失措。
"如果是撞到了其他同学你会道歉吗?"道明寺目无表情,看都不看老师一眼。
"我帮你擦,我帮你擦!"老师伸出袖子给道明寺擦脸上的水。"你踩到我的脚了。"道明寺僵硬的脸不动声色。太夸张了吧,杉菜看到老师竟然跪在地上用袖子给道明寺擦鞋。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这是道明寺最常说的一句话,同他的表情一样冷冰冰的。道明寺从始至终正眼都没看老师一眼,他身后的西门、美作和花泽类早已习以为常。
老师从地上爬起来,"哀怨"地说:"我知道,我是这个学校的害群之马,从明天开始你不会再看到我。"老师又低下头,他的一对眼镜片反着白光,头垂得像倒挂着的葫芦。
"随便你,离我远一点儿。"道明寺轻轻一抬手,谁知老师像被电到了一样惊惶失措往旁边躲去,正好撞向了杉菜和李贞,她们两人手中的废品箱被撞倒了。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老师哀嚎着。
道明寺轻蔑的眼神划过老师,回头望了望西门、美作、两人微微一笑。
眼前的F4不像是四个人,倒像是四座山,迫得人喘不过气来。
这一幕被杉菜和李贞全程看在眼里,李贞脸上的肌肉都僵掉了,杉菜的肺也快被气得炸掉了。
F4擦身而过,风吹起他们骄傲的衣襟,紧张的感觉仍留在空气里。
被老师撞倒的垃圾筐不知天高地厚地挡在路中央,道明寺抬腿一脚让它飞了起来。唉,我们道明寺少爷今天心情不好哟,怎么能把学校漂亮的走廊弄乱了呢,这就太不应该了呀。
杉菜真的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有活得这么嚣张的人种,杉菜恨恨地盯着他们走过的背影,对于从小到大一直行侠仗义的她来说,真有点儿压不住怒火了。
一只手扶起了杉菜和李贞刚刚抬着又被老师撞倒了的废品筐,居然是花泽类,类直起身,一缕梦幻般的目光直望向杉菜,杉菜本来的睡着的心一下子蹦了起来。。。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
"他好象不太一样呀!"望着花泽类渐行渐远的背影,杉菜想。

打工的蛋糕房里,只有杉菜跟高中时的同学小优两个人,杉菜同小优聊起了学校的事,当然要聊到F4了,还有那个好象不太一样的花泽类。"他好象比较有正义感一点。"杉菜说。
"杉菜,你该不会对那个比较不一样的人感兴趣吧?"小优用手点着杉菜的脸蛋问到,杉菜脸上的那种表情让小优这样问的。
"才没有呢。"杉菜一边折着装蛋糕的纸盒,一边回答。"我早就决定这四年里要明哲保身,安安稳稳度过这四年,只要是不关自己的事,才不要去管呢。要不是为了我妈,我才不要去读那个学校呢。"
"杉菜,我觉得你到英德之后变多了,以前我们上高中时,我们班那个胖胖的男生欺负我,你还帮我出气,逼他向我道歉。那时你对我们大家都那么好。"
虽然小优看出来高中时的那个仗义的杉菜变了很多,杉菜自己也讨厌现在这个完全没有勇气的自己,但杉菜还是想安安稳稳读完这四年。

回到家又是一种情形,杉菜一进家门就被妈妈追问了。
"杉菜,今天有没有遇到可心的男朋友啊?"在妈妈的心里,找一个称心如意的男朋友要比读好书实际得多。妈妈是个就算没钱也要住大屋的虚荣女人,爸爸是个一顿可以吃四碗、当了二十年的一成不变的小职员,杉菜想试着同妈妈说不要再读那个破学校了,话刚提起来,就引来轩然大波,杉菜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是要读下去的。

这天晚上,就在杉菜对着床头的小兔子苦笑的时候,F4正在一家小餐馆里。昏暗的灯光,并不宽敞的地方,道明寺闷闷不乐。"每天的生活了无生趣。"这个破地方没有一样东西合他的口味,真不爽。
花眯眯的美作在打飞镖。
类漠然地坐在那里一边用手抓东西吃,一边又吃着抓东西的手。
西门在打桌球,因为他新把的妹妹在这里,害得大家都陪他到这个什么也叫不到的地方来。谁让女人在他那里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呢,所以他常常换女朋友,多得连名字都记不得。
"你终于研究出把你那凤梨头压下去的办法了?"美作看着道明寺的新发型忍不住笑,"要换发型也换了好看一点的啦。"
"我有问你意见吗?"道明寺也没办法,基于尊严或是浪费了一下午时间的关系,道明寺接着说:"发型师说了,我的头发就算压下去,再过八小时还是会站起来的。"
西门的新妹妹的哥哥来挑他了,西门满不在乎,这种事见多了。道明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下午的闷气总该有个发泄的地方吧。美作的拳、西门的脚、还有类的一万五千元赔偿费---上场后,F4从小店里飘了出去。
F4的又一个平淡的晚上过去了,无聊,道明寺觉得。

第二天是不平淡的一天,F4和杉菜都记住了这一天。
杉菜和李贞从楼梯上走下来,不知怎么搞的,李贞失足摔了一跤,她手上炭粉盒里的炭粉泼墨画一样洒了道明寺一身。
"对不起啊!"李贞吓得哭起来。道明寺好烦啊:"怎么每天都有那么多人跟我道歉,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走开啦。"他一把将过来替他擦拭的李贞推到一边,李贞重重地撞在墙上。
"站住!"杉菜再也忍不下去了,她对着走过身边的道明寺大声吼到,"她已经对你道歉了,你就不能原谅她吗?"她到底还是因为别人的事与F4对抗起来了。
"干嘛,想表现你们贫民的这种廉价友情啊。"楼上的道明寺头也没回地说。
"你们这些寄生虫,从没自己赚过一分钱,也没有对社会做出过贡献,只会站在这里说大话,懂什么叫友谊啊!"杉菜向上走两个台阶,正对着道明寺,这样可以让瘦小的她与高高壮壮的道明寺之间的差距小一点儿。
道明寺惊愕极了,这样的话对他来讲太陌生了,他当场就哑了。
道明寺使劲儿捏住杉菜的脸,杉菜将嘴闭得紧紧的,眼珠错也不错地盯着道明寺。"好,你有粽(种)!"道明寺放下一句话走了。
楼梯下的花泽类和美作抬头看着楼上的他俩儿,美作咧开嘴笑了,好有趣的场景,类冷冷的,没有反应。
杉菜的心突突突地跳,脸上的五官都快聚到一起了,"这下我死定了。"她想。
杉菜心里又恨又怕,梦里全都是F4鬼样的影子。

第二天早上,杉菜站在自己的储物柜前心里默念着,千万不要出现F4的红纸条啊,她闭着眼睛狠心打开了柜子,奇怪,并没有红纸条。可这到底是喜还是忧?杉菜觉得事情决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过去。

该发生的事还是会发生,走进教室,杉菜发觉同学们都在躲着她,躲得远远的,其实红纸条就贴在杉菜的背上,她没打到罢了。李贞小心翼翼地冲她比划了半天,杉菜这才摸到了后背上F4的红纸条。
F4的报复紧跟而至,考试时,同学们莫名其妙地往杉菜的桌子上扔小抄,她被老师赶出了教室;打电话时,手被粘到了话筒上松不开;上卫生间时,她被关在里面出不来;吃饭时她被人在桌子上放鞭炮。连李贞也不敢理她。杉菜被整得好惨呀,就算是杂草也会活不下去了。
但是,杉菜的勇气反而被F4彻底地激发了出来。墙角处她对着空地大喊道:"你们还有谁想欺负我,就尽管来吧,我是不会屈服的!"话音未落,一桶水从天而降,将杉菜淋了个透。
杉菜强烈的斗志疯长着,她冲上天台大声的诅咒着F4,要他们花钱花到破产,全都肥死,还要下地狱,反正什么解气她说什么。
"然后呢?"没想到类竟然会在这里,他静静的坐在一边,一双迷朦的眼睛望着天空。"你想修理我,可以,但要等一下。"杉菜此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类向杉菜走过来,杉菜下意识地往后退着。没想到,类竟然递过一块手帕。接过类递来的手帕,杉菜对他敌意全消,他真的跟其他三个不一样呢,另一种情愫也在杉菜的心里滋长着。

更没想到的是,道明寺的心里也有了与往常不一样的感觉,杉菜的坚强与意志是那么地与众不同,他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连杉菜的一对小辫子都有趣起来。就这样,他告诉杉菜她赢得了他的尊重,但他却要加倍地修理她。

"爸,杉菜是不是一种杂草,就是不管让人家怎么踩,怎么践踏春天都还会发芽的那种?"
杉菜做好了一切准备,正式向猪头四挑战,她将一张红纸条贴在了道明寺的额头上,道明寺目瞪口呆,"还是第一次有人向我们挑战呢!"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西门和美作伸手拿过纸条观赏着,这种辣味儿的女孩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类坐在那没动,脸上竟有一丝笑意,他想什么呢?
杉菜挺直了背大踏步地走了,道明寺转过身,看着她的背影目不转睛,这个女生吸引了他目空一切的眼光。
可究竟怎样复仇,杉菜也不知道,甚至F4接下来会对她做什么她还都不知道。

在道明寺了无生趣的生活里,杉菜的出现像一道刹那间出现的闪电,正缓缓照亮了他的心。他从没输过,这一次也一定不会,他跟美作打赌他会搞定那个带点辣味的什么酸菜的,西门居然赌他输,哼,如果等一下让他们看到自己赢了,他们的嘴能张多大。
女孩子最怕什么道明寺就来什么,他派去的两个男生真的把杉菜吓坏了。
"我们不顾危险来接近你,好歹也让我们亲一下吧。"那两个男生嘻皮笑脸地逼过来。杉菜拼命地逃跑,她觉得自己要完蛋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绝望过。
杉菜被他们按在地上,她拼命的喊着救命,她的声音都变了调,却没有哭。
"放开她。"啊!是花泽类!
杉菜的惊讶并不下于那两个男生的,这可是道明寺的吩咐呀,其实她的愤怒成分更多。
"我说,放、开、她!"花泽类不承认自己是来救杉菜的,他只是讨厌这种事的发生。
空无一人的角落里只剩下杉菜无助的哭声,女孩子的泪总会让人怜爱,尤其是杉菜这种女孩子的泪。
"小时候一个朋友教我,当你眼泪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如果能倒立起来,这样原本要流出来的泪就流不出来了。你学会了吗?"花泽类一定很少流泪,看他娴熟的倒立姿势就能想到,杉菜忽然不哭了。

从被派去的两个人的口中道明寺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类是他们F4当中最常离队的一个。就在杉菜因此事冲过来大骂他并赏了他平生第一个耳光的时候,类也没在。幸好没让他看到。

校园里走着道明寺与西门、美作,"你看起来怎么有点怪怪的?"道明寺今天显得心事重重。杉菜就在这个时候从后面冲了过来,将道明寺推了一个趔趄,道明寺刚回头看是谁这么大胆时,杉菜一个耳光扫过来,"你这个大混蛋,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做这种事情你也太丢脸了吧你。"道明寺呆了,他皱着眉毛,张大了嘴,不错眼珠地瞪着跑走了的杉菜,好特别的女生,比自己还猛。
杉菜真是太爽了,她又冲到顶楼大叫,每次有事情发生时她都会跑到这里来,自从在这遇到过类之后,她更喜欢来了。如果哪一次没碰到类,杉菜就会失望。诺大的校园里找寻着类的影子。

循着琴声杉菜走进一间阶梯教室,只有类独自一人。看着他忧郁地拉着小提琴,杉菜情不自禁地走过去,类从琴弦上抬起的眼睛,似温温的空气包围住瘦瘦小小的杉菜,他几乎都要笑了呢。可类的话却有点凉,像自己昨天流下的泪:"早知道你这么粘,昨天就不管你了。"
"我还会去顶楼找你的!"
"那我就不会再去了。"

放学了,杉菜去车棚取车,她低着头一边走一边美美地笑,她还在沉浸在刚才与类的人面中。
"你是杉菜小姐吧?"两个黑衣打手样的人不知打哪冒出来的,"请跟我们走一趟。"
这次的绑架事件当然也是道明寺干的,在道明寺的家里,他看到了被他家的美容沙龙打理得焕然一新的杉菜,"怎么样,对你的新造型还满意吧?今后我准许你走在我的身后,你应该感到很高兴吧。"道明寺趾高气扬。"这个世界上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你这只猪!我告诉你,我是你用再多钱都买不下来的人。"杉菜很高兴,她把道明寺打成白痴了。

道明寺在自家的游泳池里泡了五个小时之久,从来没一个人敢这样对他,他愿意让她走在自己的身后,没人的时候也可以走在他的旁边,他可以每月给她10万元,和一张没有上限的金卡随她刷,可以每天车接车送,家里的美容中心也随她用。可她却脱下一只高跟鞋打了过来。这是个什么样的女生呢?像美作说的很酷?可西门说一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为什么冷漠的花泽类会因为她而与自己相左呢?我为什么要想她呢?
道明寺在阴郁的房间里阴郁地想着谁也猜不到的心事。他是爱上她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79953@0)
2002-2-25 -05:00

回到话题: ZT: 流星花园电视剧故事全集(1)---了无生趣的生活起了波澜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休闲娱乐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79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