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木吉他

kiwi (kiwi)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木吉他
版权所有:loga2000 原作 提交时间:00:25:18 02月26日




(1)我

我是一管民谣。厚重的身躯,浅浅的木质纹路,一层柔和透明光漆让我散发着淡淡的光泽。我已经忘了我是从哪棵树上分离出来的,也忘了是一双怎样的手把我修饰完美的,也忘了究竟跋涉了多长的路多久的时间……我只知道,我来到这个灯红酒绿霓虹璀璨的繁华都市。

当我从纸箱里被取出来,灯光刺得我无法睁眼,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置身于一家小小的吉他琴行,好多古典的、民谣的、摇滚的吉他挂在墙上,而我,很快就被挂在它们身边,成为其中一个展示品。

当我被高高地挂起来的时候,我只知道我仅仅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头,我知道我在等待,等待一双手给我以音韵的生命。

然而,当尘土渐渐蒙上我的眼睛,当我的琴弦变得松弛,我依旧被高高地悬挂在墙上。一具具民谣的古典的摇滚的,走了,又来了新的,又走了,又来新的,我依旧被高高地悬在墙上。可是,我不急的,因为知道我必须等待,等待一双手来拨弄我的心弦,等待一个人来给我以一生的音韵。于是,我在尘与土,在光与影,在落寞的繁华里,耐心等待着……

(2)相遇

那天,初夏的阳光暖暖地把我耀醒,那个每天帮我打扫灰尘的女孩,照样拿着鸡毛掸子在我面前挥舞着,我打了几个浓重的喷嚏,打喷嚏有益身体健康哦。打完喷嚏之后,我就开始到处张望了,看和听,是我每天的工作,这样,我的等待就变得不会那么枯燥了。旁边的摇滚和古典在说话,看铺的女孩在给男朋友打电话,门外行人很少,我记起来了,今天是星期天呢。

一阵叮当声,有人进来了。谁这么早啊?玻璃门被推开,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推门进来,胖乎乎的圆脸,一双可爱的眯眯眼。随着他进来的,是一个圆脸的女孩,长长的马尾辫,她并不漂亮,可是脸上一片灿烂阳光般可爱的笑意,那一脸的笑容和屋外的阳光是如此的相似啊,小屋内仿佛就亮了起来。男孩大大的手牵着女孩的,我一看就知道,那是一双弹奏吉他的手。而女孩的,太娇柔了,如果那双手要玩吉他,要受苦的。

我静静地俯视着他们,仿佛阳光俯视着我们的吉他小屋一样。
我没有猜错,男孩是来给女孩买吉他的。他试了好几管吉他,弹奏出一串串冷朗的音韵,女孩就在旁边一脸崇拜地仰望着,聆听着,男孩的厚厚的手在琴把上灵活的滑动着,又弹出一串华丽的音符。我想,他是有些卖弄的吧?在心爱的女孩面前,卖弄也是应该被原谅的了。

他让女孩挑一管吉他,女孩茫然地摇头,说:“你知道我不懂的。”
抬头吧,我心里在说,抬头你会发现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喜欢她和他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的那根弦动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期待着他们抬头发现我了……

“我,觉得那个挺好的,我喜欢它的颜色。”女孩说。
“嗯,你喜欢,那就它吧。”他说。

我从墙上被拿了下来,一阵喜悦在我的腹中流转,我差点兴奋得落下泪来。
我的弦被重调了,我能唱了,我能弹了,我的生命将要开始了……

(3)灰姑娘

怎么会迷上你
我在问自己
我什么都能放弃
居然今天难离去
你并不美丽
但是你可爱至极
……
我的灰姑娘

我终于知道,爱情,原来就是这样开始的。
那让我第一次感动的笑意,又浮现在她的眼角唇边。她被叫“灰姑娘”很高兴呢!如果是我就不喜欢了,灰姑娘有什么好的,被后母和两个姐姐欺负得要死,又死了亲妈妈。可是,她就是很高兴,一双眼睛从不曾离开过他,脸上还是一脸崇拜的神色。
“这是你写的歌?”天,她竟然没听过《灰姑娘》!
“是,为你写的!”天,这个家伙还顺着竿子往上爬!
可是,当我看到她脸上的笑意,眼里的爱意,我又觉得,没什么关系的吧!这个时候,这首歌就是他们的呀!

我看到他嘴角得意的笑,哈,这个家伙!

然后,我听到一首我从没听到过的歌。

分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已经偷偷爱上你的样子
我愿意化作那古老的相思树
等待在你经过的路上

我的心痛了,如果,这是爱情的话,真美啊!
抬头,我看到一滴泪滑落在她光洁的脸上。她也心痛了,是吗?又一滴泪……她的泪落个不停,可是,我分明看到她的灿烂的美丽的笑容啊!怎么一边哭一边笑呢?这就是爱情的吗?
我又不懂了。

放下我,他把她轻轻拥在怀里。那双好大好厚的手,小心翼翼地擦去她脸上的泪,可是,我看见,那些泪还是在落个不停。
然后,她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哭了出来。
“怎么了?为什么啊?”他轻声地问。她在他怀里摇头,哽咽着说“我也不知道”。

再次抬起头来,她脸上依旧泪痕未干,可是,已经向他展现一个好美好美好美的笑容……他于是把他的吻印在了那个笑容上面。

我轻轻叹息了,原来,这就是爱情……


(4)思念

“开始教我吧!”她说。

她把我抱在怀里,她又修长的手指,指甲修剪得很干净,我第一次那么近看她。抬头,她的脸就轻靠着我。一张素净、不施一点脂粉的脸,圆润而洁净的。真的,不漂亮,但很可爱。

她握琴把的左手,小尾指是断过的,她向他诉说着童年时顽皮的往事,嘲笑着自己,也担心这个小手指会不会影响她的弹奏。幸好她的手指是修长的,小尾指虽然比右手的短了一点,但还是不影响它按弦。可能是断过的原因吧,那个指头不是很有力,所以每当她用小尾指按弦的时候都特意多使点劲。

于是,他就从C调指法开始,E调、F调,让她一个一个指法的练习,偶尔又在她面前卖弄一下自己纯熟的指法,让她可以从枯燥的指法练习中得到一些乐趣。她是聪明的。一个下午的练习,已经可以用简单的拨弦弹奏出一曲《兰花草》了。

可是,我看到她轻皱的双眉。她的手一定痛了。毕竟是初学呀。他仿佛爷觉察到了。把我从她的怀里拿走,握住了她按弦的左手,只见上面已经印出了一道道红色的血痕来了。他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她吐了一下舌头,当然知道他在心痛的。那双忙碌了一个下午的小手被放在他的手里,捧在嘴边轻轻吹着气,仿佛这样就能不痛似的。她望着他傻气地笑了,他也在她的笑容里融化了。唉,没有人在她的笑容里不融化的,我想。

就这样,我看着他们的爱情在我的身边慢慢成长。那仿佛是一颗种子,我多希望它能长成大树,然后开花、结果啊!

就这样,女孩每个周末都会来,从《兰花草》到《灰姑娘》……一首一首……

那个周末,女孩照常来了。可是我知道,他出差去了。我被挂在面对着他床的墙上。她来了,开始帮他收拾,一双忙碌的双手,纤柔的,并未因为弹奏而变硬的双手,在为他而忙碌着。洗衣、扫地、擦窗……整整忙碌了一个白天。

当黄昏的阳光从洁净的窗子照进来,照在我淡黄色的琴身上的时候,她把我从墙上捧了下来。抱着我,她百无聊赖地弹奏着一首首她熟悉的乐曲。忽然,她弹起了那首“分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歌,我很有些诧异,因为我知道,他从来没有教过她这一首的。每次她想听了,就会说:“给我弹那首歌吧!”他就知道她想听的就是这首,因为每次琴弦一拨,她的泪就忍不住地会落下来。这首歌,是不是被施了什么魔法?我真的觉得奇怪!她好像说过她是不会学弹这首曲子的,因为她要由他来给她弹给她唱,这是他们的歌!他说过,这首歌,他这一生只唱给她听!

谁知道,她竟然会弹了呢!

她也有些吃惊,停了下来,痴痴地在想着什么,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放下了我,从桌子上拿过了笔和纸,在上面写着什么。她脸上写满了痴情啊!我即使看不到,也能感受得到,她一定在给他写着什么的。

天开始黑了,抛下笔,取过背包,锁上门,她走了。

晚风轻轻吹了进来,一张纸飘了下来,我看到了这样一些文字:

思念

未生老茧的左手
按在琴弦上
隐隐有着些痛

琴把上还留着 你的温暖
仿如握着的 不是琴
而是 你的手

不忍放手 只是
怕 手心的温暖
就 此 冷 却

六根弦 是不是太短
而弹奏出来的 思念
是不是 又太长太长

(5)短暂

恋爱中的每一对情侣都是诗人吧。
这阕短诗,让我感动了好长时间。

可是,那次以后,她就没来过了。我被挂在了墙上,灰尘又沾满了我的琴身,沮丧、思念把我在一点点地折磨着。

那天黄昏,他回来了,离他出门的时间已经整整隔了一个多月。他消瘦了好多好多,一脸绝望的神色。坐在房间内,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烟蒂扔了一地。

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呢?他们分手了?她抛弃他了?

窗外的风吹进来,吹响了我久未拨弄得琴弦,他抬起头,一双失神的眼睛望向我,我怎么觉得全身冷飕飕的?他把我取下来,扔掉手中的烟蒂,轻轻地抚摸着琴身,我身上的灰尘随着他的手被抖落了。

然后,他一遍又一遍地弹奏着那首歌,那首他们的歌。不知道多少遍了。忽然,他用力把我一把扔到地上,“嗡——”一阵巨大的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然后,是他恸哭的嚎啕声。如果你没听过男人痛哭,你是不知道那种威力的。尤其是一个平时克制而事事优秀的男人,那种崇尚“男人有泪不轻弹”的男人,如果一哭,那是有种核爆的恐怖感觉的。

此刻,这个男人就是那样哭着。我仿佛听到他心碎的声音。我确实有些害怕,我以为自己不过“有些”害怕,谁知道我已经吓得断了三根琴弦乐。他的泪大滴大滴地落在我的身上,暖暖的,咸咸的,我无法分辨这些泪是因为什么而流下来。可是,这个男人就在我面前痛哭落泪起来。

然后,他渐渐安静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了地面上,被风吹落的那首关于“思念”的诗。他捡起来,认出是她的字,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她的字是怎样的秀美?他仿佛一个沙漠迷路的孩子看到了水源,饥渴地读着纸上的字。一遍,又一遍,再一遍……点上一根烟,他紧紧皱着双眉,眼神里写满了痛苦,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样的沉默比痛哭更让人难受。

天,渐渐暗了下来,夜,渐渐又深又沉了……他就那样,一手捏着那张写着“思念”的纸,一手捏着烟蒂,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着,任凭夜漫进他的小屋,任凭曙光把第二天带来,他依旧如入定的老僧,一动不动!


(6)诀别

当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仿佛被惊醒了。

抬起头来,他眯起了眼睛,阳光刺痛了他的红肿的双眼。他把那首诗珍爱地折好,放入衣服的口袋里,从地上把我拾起,扯下断弦,转身出门去。

秋意微凉,小城依旧绿意浓浓,掩映的树在风中显得有些萧飒。带上我,他乘上了开往海边的汽车。

秋天的大海,一片宁静,海浪有些凄凉地拍打着岸边,一朵朵浪花击碎在岩石上。我看到他一脸的痛楚,那种深情笼罩在他的眉间眼里,我隐隐觉得有着些不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秋天的风把天上的云吹开,蓝的耀眼的天空与海水融成一体,阳光柔和地斜照在海面上,一群排成人字形的海鸥在光里飞过,洁白的羽毛也被染成金色了。在这绝美的景色中,他缓缓坐了下来,坐了在沙滩上,第一次,他对我低声诉说起来。

原来,她,深爱着大海的她,死在了大海的怀里。

那天,她与朋友来到了海边。自信熟悉水性的她,抛下其他人,腰间用绳子牵着一个浮床,就自己一个人游到了海的中心去。她说,她要游到那个有匹白马的岛上去。

她游到了那个岛上去了,因为哪里有一块石头,在海边卧着,远远看着,像一只高傲的俊美的白马。唉,她这一生追求的,究竟是什么呢?

她曾经对他说过,“如果你不能爱我,就让海来爱我;如果不能死在你的怀里,就让我死在海的怀里。”

她穷一声追求的爱,也是如此的不切实际。所以,她离开了,死在她深爱着的大海的怀里。听说,在她往回游的时候,牵着浮床的绳子绕住了她的脚,把她拽到了海底里去。后来,绳子解开了,她也被浪卷走了。

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他在低低诉说着,声音里再也没有了悲痛,仿佛诉说完了,他也平静了。他的爱随着她随着海随着低低的诉说,淋漓尽致了。

他再次拨动了我的余下的三根弦,再唱了一次那首他们的歌。从口袋取去那首诗,撕成碎片,白色的纸屑在风中,仿佛一只只翩跹蝴蝶。

然后,他把我竖在了那个面朝大海的沙丘上,转身离去。


(7)守望

这是一片开满了紫色小花的沙丘,我像一个墓碑一样被竖在那里。面前是日夜汹涌着的海,海风在吹袭着,不知道是海浪还是琴弦,唱和出一声声呜咽的歌。

我的心一片安宁,我知道,以后的岁月,我陪在她的身边,陪在她深爱着的大海身边。海浪翻卷,我仿佛又看到了她的笑容,那让我永远无法遗忘的美丽笑容。那“哗哗”的浪潮,不是她的泪阿,因为她是那么的喜欢笑,何况,此刻,她是安躺在她所深爱的海里啊!

“如果你不能爱我,
就让海来爱我;
如果不能死在你的怀里,
就让我死在大海的怀里。”

怎样的誓言?对海的誓言!对爱的誓言!

而我,我在守望着她,守望着这一片她深爱的海。海也爱爱着她吧?谁能拒绝她用生命的方式来爱呢?

我将用我短暂的一生来守望她。因为是她给我以生命,是她让我体验这跨越生死的爱。

我将用一生守望
在这面朝大海的沙丘上
夜夜唤她
魂魄归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79961@0)
2002-2-25 -05:00

回到话题: zT: 木吉他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79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