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流星花园》反观和反思日本文化 (ZT, just ZT)

smile_tree (sleepy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主题:从《流星花园》反观和反思日本文化
版权所有:cool狗1 原作 提交时间:08:06:39 02月14日



(郑重声明:1.这是一篇电视讨论文章,比较枯燥。如果想批评它的话,希望先耐心地看完它,谢谢!再就是,我欢迎善意的批评,但拒绝任何漫骂,尤其是人身攻击!对于漫骂,我是不会回应的,因为我不屑!但对于善意的批评,我将会尽量抽空与作者进行平等的讨论!2.我的下一篇文章将讨论该剧的编、导——顺便做一个广告^_^)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流星花园》电视剧系改编自日本漫画,必然带有浓厚的日本文化的色彩(对此,只要看过该剧的人应该都不会加以否认吧?),因此,对这种文化进行一番反思是必要的——无论是借鉴也好,或者是引以为戒也好。

略懂日本历史的人都知道,日本的资本主义是自明治维新后发展起来的。由于明治维新是一场在外族压力逼迫下发生的自上而下的革命,因此这场革命注定了其对封建主义的铲除必然是不彻底的,也因此日本才会在明治维新后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同时,这种不彻底性的后果,至今仍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着日本社会,即使美国在二战后占领日本时期,曾经试图铲除这种封建残余的恶果和经济基础——日本财阀,但最终仍是无功而返。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右翼势力在战后始终就没有被真正地清除过。我们还可以看到,日本企业中,家族式企业的为数仍然不少。

在欧美国家,特别是在美国,资本社会化的后果之一,是企业的纯粹资本主义化,资本的力量总是凌驾于个人或家族的利益和力量之上的,所以,老牌的家族式企业绝大多数已经自动地或甚至通过法律途径被迫地名存实亡(可以列举的事例可以说“不胜枚举”,如洛克菲勒财团、杜邦财团等),新的企业当然就更只能是资本当道了。即使你是公司创始人,但公司一旦运营起来,它就是股东的公司,甚至公众的公司了(如股份有限公司)。因此,在资本主义式的企业中,是不可能有什么太子接班人的。就算第一代创始人,如王安,如比尔.盖茨本人,一旦跟不上社会进步的步伐,也不得不乖乖地退位。因此,难以想象在欧美,特别是在美国,还可能存在大量像F4之类的等着接班的封建纨绔子弟式的人物。所以我们会常常很“新闻”地“报道”,某某财团的儿子或甚至某某总统的孩子在XX打工,为自己挣学费。

但是,在日本就不同了,具有封建色彩的家族式企业的存在,必然造就一批F4式的公子哥儿,并造就相应的“企业文化”。如果你一直耐心地看到这里,你一定会和我一样,发现《流星花园》简直就是一幅日本企业文化的缩略图!

首先,F4的家庭,就是日本金字塔式的家族企业中的塔尖,号称“四大家族”,那所“超级白金学院”中的许多学生则来自于塔身(像那两个成天想钓F4并处处为难酸菜的小姐),而清和则来自于塔底(因为他们家属于“暴发户”式的企业,有点类似于普鲁士当年的新贵族吧,靠卖地完成原始积累)。这种金字塔式的企业结构,使得企业相互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平等的。例如,由于道明集团属于塔尖上的顶尖,所以道明枫方能够对其他企业颐指气使,甚至干预其他企业的人事任免,将小优的老爸“明升暗降”;甚至能够干预银行对清和家所属公司的信贷!你很难想象,法律上的“合同平等”原则如何能够真正体现于这些企业相互间“签订”的合同之中!也因此,F4才有可能称霸于堂堂“法制社会”中的净地——校园。

其次,由于企业都是家族式的,因此其必然具有相对的封闭性,一个家族就是当年的一个大庄园,同时各个等级实力相仿的庄园又互相交往,形成一个个更大意义上的封闭性的庄园。所以,我们在《流星花园》中便看到了F4,四个大财阀的儿子组成的小团体。这个团体是如此的坚固,即使偶尔不小心跑进一个灰姑娘,也会很快地重又回复到原来的状态。例如,“爆发户”的儿子清和曾多次要求加入F4,但都被美作和西门异口同声地拒绝了。花泽类虽然曾经心软而同意,但在其他F4成员的反对下,也就不曾再坚持了。

第三,家族式企业自身的特殊性,必然要求企业既要平衡家族成员的利益,又不得不实行高度专制的经营管理模式,以防家族中的不肖子们坐吃山空,因此,家族式企业往往就是所谓“精英政治”、“精英治国论”乃至集权政治的基础(有人将其称之为“儒家文化”,“亚洲文化的精髓”,我历来对此嗤之以鼻)。所以,我们在《流星花园》里看到了为培养四大家族和其他家族的精英,四大家族联手创办的“超级白金学院”对学生进行的“精英式”教育。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道明寺曾经对酸菜说,他们家的孩子从小就必须懂得XX国语言。那个一直为难酸菜的小姐,曾经专门被送去某个高级学校学习珠宝鉴定的顶尖技术……这种精英式教育的必然后果,当然就只能是造就和培养一批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家伙”了(酸菜骂F4的话)。所以,F4和那所超白金学校中的其他学生如果不脱离人民群众,不傲慢的话,倒是件另人惊奇的事儿,虽然哪怕其仅仅是漫画式的傲慢(之所以说其傲慢是漫画式的,乃是因为电视中对他们的傲慢的刻画太过脸谱化和夸张,或者直白地说吧,简直就是表象的和幼稚可笑的,是穷人想象中的富人的傲慢)。然而,时代毕竟还是在进步的,所以,无论是精英式的教育或是专制式的统治模式,最终都是或多或少要碰壁的。我很感兴趣地在《流星花园》中看到了这一点。例如,当道明寺被其母断了经济来源后,不得不委屈地学吃“难吃”的食物;道明寺为了酸菜的自尊心,不得不被迫去学习“适应”酸菜的平民生活(虽然这一尝试很快便不了了之,犹如昙花一现)。又比如,道明枫的封建式专制权力第一次因为儿子的恋爱而受到严重的挑战,等等。因此,如果说《流星花园》还有什么正面意义的话,可能就是这一点了吧。

但是,我也不得不遗憾地指出,道明寺和酸菜对道明枫专制统治的反抗,虽然具有一定的正面意义,但在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的今天,还需要年轻人为了婚姻自由而拼死抗争,不能不说是日本社会的悲哀(我不在此谈论中国的问题)。这必然使得他们的抗争的意义被大大地削弱了,因为作者所要表述的所谓反抗思想,即使不是对《简.爱》和《傲慢与偏见》的抄袭(参见酸菜的平等论与简.爱的平等论中的雷同处),至少在时代上也是慢了好几拍的,所以他(她)们的勇敢,在简.爱们看来,自然是微不足道的。再说了,日本现在毕竟已经是法制社会了吧,家族企业势力再大,还能大过法律?田中当年因受贿尚且能被从首相宝座上拉下马,区区一个道明枫非法行使家庭暴力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居然没有人想到去报警?我严重怀疑!这该不会是作者的杜撰吧?而如果是因为警察局都已经被道明集团买下了,报警也没用,那我就只能为日本默哀,庆幸自己不是日本人!(顺便说一句:台湾已经颁行《反家庭暴力法》,所以改编者真的是“目无法纪”哦)

哎,好象哪里不对劲了?对了,就算酸菜不敢去报警,F3呢?警察局不会只为道明家开的吧?或者作者是想隐晦地告诉我们,这F4真的是“猪头4”,连报警求援都不会?那以后他们怎么接班啊?那么大的企业哦,My God!

第四,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带有封建色彩的企业,通常当然只能由家族的下一代来继承了。但因为“富不过三代”实在是至理名言(已经被N次实践检验过了的真理啊),而且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因此,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企业能活多久(看看花泽家吧,好悲惨啊),一不留神,那金钱帝国便可能轰然倒塌。所以,通过联姻,结成金钱的纽带关系,一荣俱荣,一损——,啊不,一方有难,亲家支持,当然是最佳选择喽。这就是道明寺悲惨爱情的悲惨之源啊(这场爱情还真是辛苦哈,比之琼瑶剧,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嘿嘿)。亲爱的观众同志们哪,你们还羡慕酸菜之嫁入豪门吗?我只能说(遗憾地),不知道她最终能否如愿嫁给道明寺?如果不能,是她的幸运,否则将只能有如下唯一的“下场”——死得很惨!没见现在日本正闹经济不景气吗(对了,还有台湾哦),当道明集团发生经济危机而酸菜家又不能假以援手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大家猜到了吧?看看韩国的大宇,还有远在北美的安然吧!那么,咱们的道明寺少爷只好去当真正的平民了,就像大宇前董事长去餐馆端盘子喽。但这个尊贵的少爷能忍受吗?爱情之花经得起贫困的考验吗?以我对道明寺兄弟般的了解,我严重怀疑。要不,就是小道离婚,重新迎娶小滋,挽救家族企业?啊,爱情之花,你实在是很脆弱啊!有人说我只看到钱,可是我不是故意要看到的啊!(扯远了吧?——你说还好,不算太远?谢谢了!)

最后,我还想强调一个事实,即日本历来是一个崇尚暴力解决问题的国家,武士道之观念根深蒂固,几乎成为大和民族的性格之一,所以《流行花园》中暴力血腥场面不少,不少场面作者是从正面加以赞赏的,如美作和西门为替道明寺报仇而教训酒吧混混、F4动不动出拳伤人等。甚至连道明寺对酸菜的粗野,也被视为个性——当然喽,这又涉及日本文化中的另一个问题了——大男子主义。关于这个问题,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题为《F4——现代女权主义对男权主义的颠覆?》,发表在剧场论坛,虽然肤浅,意思大致在。

看了本人以上的1、2、3、4和“最后”之后,不知还会不会有人说,这只是一部娱乐片,哪有什么政治呢?还有没有人说,日本的文化是先进文化,应该借鉴、引进而不加批判地?——当日本人自己都在自省日本式的资本主义究竟还能不能东山再起时,在《流星花园》热播时,提出这两个疑问不算太过分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82231@0)
2002-2-27 -05:00

回到话题: 从《流星花园》反观和反思日本文化 (ZT, just ZT)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生活杂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82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