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实录:跟青年学者谈宗教

flying_snow (飞雪浮冰)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座谈实录:跟青年学者谈宗教
作者: 约翰
日期: 04-04-01 00:42

http://noah.ccim.org/archive.nsf
座谈实录:跟青年学者谈宗教

林慈信

我很高兴今天晚上有这样一个机会跟你们谈谈基督教。我想知道,你们当中有多少人第一次接触基督教是在中国内地的?多少人是在中国以外,如美国,第一次接触到基督教的?两种人的数目大致差不多。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对基督教仍有一些记忆,如在中国曾参加的圣诞夜庆祝或音乐会。其他人则可能是通过你们自己大学中的美国朋友接触到基督教的。不管是那一种情况,你可能都会对基督教产生许多问题。

请让我尝试在今天晚上与你们一起讨论这方面的一些问题。不过,我的教育背景不是自然科学方面,我获得的是历史学的博士学位。所以,如果我在某些方面不能作深入的解释,也请你们谅解。


宗教与政府
也许你们常会以为宗教是一个由国家政府所管理的机构。当你走进一个美国教会时,你可能想知道,这个教会是由政府所主办或资助的吗?那么你是把教会看作一个社会组织、美国社会的一个层面了。然而,许多基督徒通常不是这样看待他们的教会。请让我来作一个解释∶教会是什么?

朋友们,美国的宪法是禁止任何教会由政府来资助(或“建立”)。这意味著,在美国,基督教会是作为一个民主国家中的“志愿团体”存在的。这对你们来说可能是一个外来语,我希望你们能继续观察它是如何运作的。一个“志愿团体”就是一群人,他们以自己的自由意志决定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组织,如教会。“志愿团体”对外没有政府的财务支持,政府也不被允许干涉教会的内部事务。

“志愿团体”这个观念源自上帝作为立约者的这一概念。上帝选择进入时间和空间,并与 的信徒订立契约∶一种特殊的关系。由于上帝选择与 的子民建立契约,所以基督徒也应该聚集在一起,彼此立约。拉丁文“立约”这个词就是我们现在用的“联邦”这个字的字根,而联邦正是美国国家政府的名称。


宗教间的区别是什么?
由于在一个民主社会中,各种宗教可以并存,那么它们又有何区别呢?原来它们有所不同的地方很多,但是,最基本的区别在于每一种宗教自身是如何看待上帝的。其中有一些宗教,我们们把它称为“泛神论”,“泛神论”相信神是每一样东西,每一样东西都是上帝。即如“新纪元运动”,它是古印度教的美国变种,也就是泛神论的。“新纪元运动”相信──上帝就是我,我就是宇宙,宇宙就是上帝。

另一种宗教类型是“多神论”,如中国的民间宗教。它们相信很多神。还有一种宗教是“无神论”,“无神论”不打算相信神明,佛教最初就是“无神论”的。马克思主义也是一种不相信人格化上帝的宗教(虽然它以其他人物或概念代替了上帝)。

基督教则是一个“一神论”的宗教──我们们相信一位上帝。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也只相信一位上帝。基督徒相信上帝在《圣经》──在《旧约》和《新约》中将自己展现出来,而耶稣就是那展现自己给我们的上帝本身。


“灵”是什么?
当我提到上帝时,你可能立即会有一个反应,上帝是什么?当基督徒说上帝是一个“灵”时,或 存在于灵界时,这是什么意思?上帝是一个物质的存有?上帝是一个“东西”?如果是,那么是谁造上帝的?或者,上帝是一个“思想”?如果是,上帝是一个唯物主义的,还是唯心主义的理念?

或许你常会以唯物主义观来思索这个宇宙。唯物主义教导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物质的,不存在真正的灵。对唯物主义者来说,对立的一面是唯心主义。朋友们,基督教不是唯心的,乃是唯实的,也这就是说,基督教表达了一种关于宇宙的准确的和完整的图像。包括存在的物质和非物质方面。

当我们说上帝是“灵”时,我们是说,上帝不需要一个身体以使自己作为上帝来存在。上帝能够成为人的样式,即拥有人的灵和体(例如耶稣基督)。但上帝不需要一个身体。他是一个“灵”。他存在于宇宙中看不见的灵界里。他并不是由任何其他的事物所造。

你听到的另一个基督徒所用的词语是“灵性”。这个词是说,我们在耶稣基督中找到了新生命后,我们想与上帝在更亲密的关系上成长。这一关系常被称为 “灵性”,因为我们的人性不断地被上帝──圣灵所转化。如果你对这些用语很困惑,给你自己多一些时间去思考吧。与基督徒一起查经,过一段时间,再使用这些词语时,你就会感到舒服多了。


上帝是什么?
像我所说的,你们可能认为上帝是一个特别哲学学派中的一种思想。然而,基督徒认为上帝是有位格的。对你们来说,不把一个无限的上帝看成一种力量,而是看成一个有思想、有计划、有感情,并能与人类建立关系的位格存在,可能是较困难的。但是,这正是《圣经》所描述的上帝。

上帝是有位格的。当然这并非意味著,他有两个耳朵,一个鼻子和两只眼睛。然而,这的确意味著,我们作为人类反映了上帝属性中的某些东西,因为上帝创造了我们。

上帝是有位格的。他是无限的,他超越空间而存在。他是永恒的,他在时间以前,并超越时间而存在。 是不变的,他的属性永不改变,他的计划永不改变,他在我们生命中的存在也不会改变。

这一位超越时间和空间的上帝,是能够进入时间和空间的。事实上,上帝选择了进入时间和空间当中,向人类说话,并进入人类的生活当中,成为人类的上帝。

当你读《圣经》,并仔细研究它时,你会发现,上帝是有位格的。在我们阅读上帝所说的话,观察上帝在历史上的活动时,这一位格就会被发现。《圣经》是上帝的话语和 在历史里的行动的记录。通过《圣经》,我们就能够了解上帝。

最使人惊奇的乃是上帝热切地关心著你。如果你认为上帝是一种不具位格的力量,这就很难想象上帝是良善的、正直的和有爱心的。然而,他的确深爱我们。

我真诚地邀请你们在《圣经》中寻找和发现上帝的属性。


相信上帝合乎科学吗?
一个受过科学教育的人能够相信上帝吗?你们可能听过许多科学家,其中包括许多著名的和重要的科学家,他们都相信上帝的存在。我虽不是一个科学家,但请允许我在这个问题上进一步说明一下。

什么是科学?“科学”一词源出于拉丁文,其本义为“知识”。科学叫人类能够知道有关大自然的内容底蕴。想一想,如果我们要获得任何关于大自然的知识,以下这三种条件必须存在∶

(1)人类必须能够理性地思考──我们的头脑必须运作。

(2)大自然,像它现存的模样的话,其中必须是有秩序的,更不能是以一种任意的形式来运作。

(3)在我们的头脑和外界宇宙之间一定要有一种合理的对应,这样,当我们论述大自然时,就有一个能被验证的合理论述存在。换句话说,当我说我们梦见蝴蝶时,我们不需要感到疑惑,实际上是不是蝴蝶梦见了我!(像庄子那样)

为使这三种条件存在,最合理的就是假设有一位造男、造女的上帝存在,这同一位上帝也创造了宇宙。因而,在人类和自然之间就有了一致性。这也就使科学成为可能。另一个假设就是去相信,所有的东西──我们的头脑、大自然和两者之间的关系──都是偶然产生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根据可能律来运作的。这却使科学变得更不可能。

每一个科学家都对宇宙作出某些假设∶宇宙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还是一个开放的系统?退化律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永远运作下去的吗?为了做实验、观察和分析数据,这些都是我们必须作出的假设。问题在于∶你们对宇宙作出哪种假设?你们对宇宙起源之假设为何∶是创造论还是进化论?

我们基督徒相信上帝创造了宇宙,宇宙能够在这种假设的基础上得到合理的解释。请与我们一起来研究、发掘《圣经》吧。


上帝存在吗?
对于在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环境下成长的人来说,怀疑上帝是否存在是很自然的事。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能使你们相信上帝存在吗?不,我是凭信心相信上帝的存在。同样地,如果你是一名无神论者,你也是凭信心来接受“上帝不存在”这命题的。

但是,在哲学上,这个问题是更受限制的。哲学家们问的不是“上帝存在吗?”的问题,他们问的是∶“相信上帝存在是合理的吗?”对于这一问题,哲学史已经提供了四到五种答案。请让我跟你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四到五种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到底是什么,然后察看一下它们是否合理。

(1) 宇宙论的论点∶假设你走在森林中,在地上发现了一块手表。你会想到有某一个钟表匠制造了这块手表。这块手表不是偶然地被拼合在一起的。同样的,宇宙就像一块手表∶由许多部分组成、被复杂地设计出来和安装在一起。宇宙表明了有一位设计者,所以,这位设计者或上帝是存在的。

(2) 神学的论点∶如果某个东西存在(一个结果),一定有另一个东西导致它的存在(一个原因)。如果我们继续问∶“令这个东西存在的原因是什么?”我们最终就会推想到一个不被其他原因影响的原因,或一个不被移动的移动者,或一个“第一原因”。因而,这个“第一原因”或上帝是存在的。

(3)本体论的论点∶在你心中想像某个存有物∶这存有物是如此的伟大,以至于不可能想像出任何比它更大的存有物。现在,这伟大的存有物已在你的头脑中了。如果它只存在于你的头脑中,而不是在世界上,那么,它就不是最大的存有物,因为最大的存有物一定是同时存在于头脑中和世界上。因而,这个最大的存有物,没有比它更大的能被设想,而存在于头脑和世界两者中。所以,这存有物或上帝是存在的。

(4) 道德论的论点∶每一个人都有是非观念。即使你不相信正确或错误的分际,你的信念就是你的道德标准。所以,当中一定有一个绝对的道德标准。因而,这个标准或上帝是存在的。

(5)除了以上四个证明外,Pascal订下了一个“赌注”。Pascal的“赌注”要求我们考虑四个可能性∶

a. 假设上帝存在,而我相信上帝存在,我得到了所有的东西──永恒的幸福。

b.假设上帝不存在,但我相信上帝存在,我没有失去任何东西──我的心中仍然有平安和喜乐。

c.假设上帝存在,我却不相信上帝存在,那么我将失去所有的东西──永恒的生命。

d. 假设上帝不存在,我也不相信上帝的存在,我什么也没得到。我并没因为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而变得更平安或喜乐。

Pascal的结论是∶难道假定上帝存在不是更有道理吗?你没有失去任何东西,但却得到了一切。

你对这五种理论有何看法?它们听起来非常好吧。然而,这里还有一个主要的问题∶这些理论要求一个有限的头脑作的判断。一个有限的头脑如何能评断一个无限的位格?当这个有限的头脑处于罪和堕落的状态时,这种判断就变得更不可能了。

以一个有限的头脑来判断这无限的位格(上帝)的不存在,同样是不可能的。逻辑上,这种现象被称为普遍的否定。而要证明一个普遍的否定是不可能的。让我来说明一下。

假设有人想去证明“在澳大利亚没有钻石”。这不是一个普遍的否定。所以,他去了悉尼飞机场,在某处降落,并找寻钻石。他没有找到。然后,他就得出结论∶澳大利亚没有钻石。当然,那是不足够的!假设他走遍了整个澳大利亚,把整个国家都挖地二尺,仍然没有找到钻石。有人可能会挑战他∶“你的过滤器究竟有多精细?你挖了多深?”最后,我假设,这个人可能证明澳大利亚没有钻石。但是,这不可能去证明一位无限的上帝是不存在的。

要相信无神论就要有极大的信心。作为一个基督徒,我承认我通过信心相信上帝的存在。我有很强的理性原因说明我为什么相信上帝的存在∶不承认我的创造主的存在,我不能够呼吸、站立并与你们谈话。然而,用逻辑去证明上帝的存在是不可能的。逻辑既是人所创造的,那么,要以逻辑去证明一位无限的上帝存在的话,逻辑本身是太有限了。


如何才能认识上帝?
如果不能用逻辑来证明上帝的存在,那么你或许会说∶我们如何才能认识上帝?

《圣经》给了我们清楚的答案。《圣经》指出,每个人,在灵里的深处,都知道上帝的存在。请不要不高兴,请坚持几分钟。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上帝说的。上帝说,你们已经相信 是存在的。但是,我们,作为有罪的人类,不想承认我们心中的这一认识。所以,我们把思想遮盖起来,我们抑制著这一思想。我们就像上帝不存在那样去行事,我们就像是我们自己命运的主宰那样去行事,我们就像我们是完全不受外界控制那样去行事,并且照著我们自己的意愿去生活(《罗马书》一18-21)。

但是,一旦真理的光照亮了我们的心,我们心中的黑暗和自欺就显露出来了。真理告 我们,在我们心灵的深处,我们已经相信了上帝的存在。当真理在黑暗中闪亮的时候,它就会暴露黑暗,并将黑暗赶走。你愿意来认识真理吗?你愿意来思索真理吗?

不仅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能找到一个固有的关于上帝的知识。我们也能通过观看星辰、树木、人体的复杂结构、大自然的律动,以及世上所有东西是如何搭配在一起,看到上帝在整个宇宙创造的种种痕迹。《圣经》告诉我们,宇宙高声赞美上帝──它的创造者。这不是通过逻辑来证明上帝的存在。宇宙和我们的心都知道上帝是存在的。

你们如何才能认识上帝?通过观看你们的内心世界,观看大自然!

但是,这个知识只是部分的,它还不是完全清晰的。这一知识不会带领你跟上帝永远生活在一起。为了认识上帝以达到与他永远生活在一起,你需要从《圣经》来的真理。《圣经》告诉我们有关我们的罪──我们是如何背弃上帝的,也告诉我们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代受惩罚──钉死在十字架上。通过信靠耶稣,你们能够认识上帝。

所以,上帝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认识他的方法。


基督教是一种西方宗教吗?
这是一个不仅在中国人中,而且也是许多非西方国家的人民的一个非常普遍的论题。这些人指出一个“事实”∶基督教(教会和基督教神学)被西方文化所包裹著,它是通过文化帝国主义传播到第三世界的。所以,他们说基督教是不适合其人民的。

如果我们首先看一下真正的事实,就会发现其中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基督教是产生于中东,亚洲是它的故乡!耶稣是在我们今天称为以色列的土地上出生的犹太人。这就是说耶稣是一个亚洲人,而不是一个白人。在耶稣受死,并从死里复活,去了天国后,他的信徒们把他的教导传播到整个罗马帝国。在那时候(公元30至90年),来自好几种不同文化与宗教背景的耶稣的信徒们组成了基督教会∶

(1) 生在以色列的犹太人,他们说希伯来文和亚兰文(一种希伯来语的方言)。

(2) 生在以色列以外的犹太人,他们可能已不会说希伯来文和亚兰文了。

(3) 非犹太人(外邦人),他们 慕、欣赏犹太人的信仰,敬畏《旧约》中的上帝,当他们听到自己不需要首先变成犹太人(通过割礼)就能成为上帝的子民的福音以后,他们更开始追随基督。在《新约》中,他们被称为“敬畏神的人”。

(4) 没有犹太信仰、一神教宗教背景的非犹太人(外邦人)。他们大多成长在希腊罗马世界的多神教或异教徒的宗教环境中。其他的,如“埃提阿伯的太监”,乃是非洲人。

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基督教会,从一开始,就是建立在亚洲。教会的成员是来自多种文化背景的。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基督教向两个方向传播∶它传向了西方,吸收了希腊和罗马文化的要素。它也传向东方和非洲。今天,我们仍能发现这些东方教会,如在埃塞俄比亚和埃及的科普特人教会、印度的多马教会、阿美尼亚教会、以及其他源于一世纪的叙利亚和波斯的教会的后裔,例如∶聂思托利教会(到中国的第一批传教士)的后裔。你们也能在美国和加拿大发现源自这些教会的会众。

亚洲是一片广大的大陆,在探险时代(15和16世纪)以前,旅行是很不方便的。所以,这些建立在非洲、中东和印度的“东方教会”没有成长为一个庞大的运动,他们彼此间变得孤立起来。有些教会,像在中国的聂思托利教会,最终消失了。基督教的西方分支发展成了大多数人所知道的基督教会。这个“西方”教会有三个分支∶东正教、罗马天主教和新教。但是,说基督教是一个“西方”宗教在历史上是不正确的。所以,把基督教称为一个“西方”宗教是不合理的。

现在让我们来分析一下有关基督教是西方文化帝国主义工具的想法。

我们不能否认此历史事实∶传教士来到中国的时候,正是他们的国家几乎把中国视为自己的殖民地的历史时期(1840-1943)。有些传教士,如郭实腊也的确帮助了他们的国家跟中国谈判、订立不平等条约。我们也要承认一个事实∶许多西方传教士对中国人民和中国文化持有一种优越感。作为一个基督徒和一个历史学家,我不希望去改变这些事实。

然而,我们同时也必须考虑其他的一些事实∶大多数的传教士并非帝国主义分子。很多的传教士是强烈反对英国向中国输出鸦片的。有些传教士甚至试图说服他们国家的政府去改变其政策。大多数的新教传教士到中国宣教,全是因为他们热爱中国人民。他们常常是作为刚结婚的新郎和新娘(或单身青年)来到中国,许多人最后也死在中国。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们被埋在中国的黄土中。你们知道,有些传教士更是被中国人杀死的(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1927年“北伐”中的“反基督教运动”)。

所以,把所有传教士都称作帝国主义分子是不公平的。19世纪60年代在英国建立“内地会”的戴德生曾说过,如果他有一千镑金,他将全部给中国,如果他有一千条生命,他将全为中国人牺牲。

然而,又有多少中国人愿意说我们将为了传播儒家思想、马克思主义或中国文化而牺牲;如果我们有一千条生命,我们不为自己留下一条?

一个人热爱自己的国家是很自然的。对中国人来说尤其如此。我们因我们的国家和历史骄傲,以至于我们变得自大和以自我为中心。自大是错误的,不管谁──中国人或西方人──持有此态度。然而,认同自己的国家和历史却是很自然的。

中国基督徒需要做的是去展示──我们热爱中国,我们热爱上帝。我们热爱上帝超过我们热爱中国∶我们想看到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来认识耶稣基督。但是,我们的确热爱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人民。作为一个在香港出生、美国长大的海外华人,我用了四年时间在研究院学习、了解我中国(和基督教)的根。

所以,我们不能忽视这些事实∶有些传教士是自大的,看不起中国人(就像我们中国人看不起所有的非华人一样)。但是,大多数传教士都是怀著一颗慈爱、服侍和献身的心来到中国的。我们何时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为了非中国人献出他们的生命?当上帝改变了中国人的心,给了我们他的爱──耶稣基督的那种完美、献身的爱时,那一天就将来临。


为什么我需要成为基督徒?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个精英阶层,几千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云云农民大众之上。今天,我们继承这一古老的传统,认为我们自己是中国文化的保存者和捍卫者。我们忧国忧民。正由于这种自愿担负的使命,使我们认为我们自己是良善的,比其他人更好。我们应该拥有儒家(或毛泽东思想)的美德。我们无法想像我们可能有任何道德上的缺陷。我们是好人。

为什么你需要成为一名基督徒?请让我给你们提供一些原因。

首先,在人的心灵深处有一种敬拜神灵的需要和呼求。如果这不是《圣经》中的那位有位格、永恒的上帝,那就是其他的神明。中国人一直认为“天”是宇宙的一种道德力量,以后又把“天”看作一个有位格的神,然后又把“天”看作物质的天空。普罗大众甚至创造了一整套有等级的神明去膜拜。今天,世俗的美国人不再崇拜用金、银或泥土做的偶像。他们崇拜摇滚乐明星和运动员(在芝加哥,我们有自己的偶像),或更无形的“神”,如地位、权力、安逸、性的快乐或其他堕落的人的欲望。

所有的这些都是神明,换句话说,他们是宇宙中真上帝的代用品和替代物。我们需要敬拜真神。当我们没有以真神所规定的方式来敬拜这位真神时,我们或者发明出我们自己的神,或者用错误的方式来敬拜真神。事实上,也只存在这三种可能性。问题在于∶你现在所敬拜的是哪一个神呢?

你们需要成为基督徒──相信耶稣基督宽恕你们的罪,这样你们就能用正确的方式,用你们一生的精力敬拜真神,讨他的喜悦。

第二,《圣经》叫我们“罪人”,许多中国人不喜欢听到“罪”这个字。这个字使他们觉得好像是罪犯。不,此“罪”(Sin)不是彼“罪”(Crime)。你们看,你们能够守法,但在上帝的眼中,你们仍是罪人。

罪(sin)是什么?罪就是对上帝在《圣经》中所制定的命令的破坏。罪也是不能去做上帝让我们做的事情、不能照上帝告诉我们的方式去生活∶靠信心、有爱心、并顺服上帝。最重要的是,罪是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去生活,而不是让上帝成为我们生活的主人、拥有者和带领者。

根据《圣经》的定义,我们都是“罪人”。换句话说,我们都没有完全地按照上帝为我们设计的方式来生活。我们都没有完全地相信上帝、爱上帝、顺服上帝,并在思想、行为和言语上讨上帝的喜悦。耶稣的标准是∶要完美,因为你们的天父是完美的。但我们没有一个人符合这一标准。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成为基督徒的原因∶请求耶稣去掉我们不完美的记录,给我们一个清白的开始。耶稣也要拿走我们的心(旧的人性),给我们一颗新的心(新的本性)。耶稣也要驱赶魔鬼──我们的主宰,成为我们全新的和良善的主宰。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成为基督徒的原因。

让我来加上第三个原因吧。这在上帝的眼中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对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却是一个急迫的问题。中国今天正站在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儒家和马克思主义对中国人民思想和行为的统治都已过去。那么中国文化在21世纪的指导原则将是什么?是自私和贪婪,仇恨和邪恶?是自大、盲目的民族主义(或者更糟,军阀割据式的地方主义)?是存在主义、虚无主义或后现代主义(已经影响著许多中国知识分子)?还是那来自相信耶稣基督的真正的爱、力量和真理。耶稣是这世界的光。只有当这光首先照亮你和我的心时,才会照亮中国。

你关心中国和中国人民吗?给中国那最好的东西,给中国她最需要的东西∶中国需要来自真理的光。这正是你们为何需要成为基督徒的第三个原因。


耶稣基督是谁?
我们一直在谈论“基督徒的信”、“成为一名基督徒”和“基督教”,好像历史上只有这些理性的概念和社会组织。然而,这些都不是我今天晚上所关心的。其实成为一名基督徒意味著什么呢?这意味著与耶稣基督发生一种活的、相爱的关系。当你认识耶稣时,你就会真正认识上帝。所以,对你们来说,用一种正确的方式理解谁是耶稣,这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让我们先看一下,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存在的一个普遍的问题∶耶稣基督真的在历史上存在吗?回答是绝对肯定的。犹太人历史学者Josephus和罗马历史学者都提到拿撒勒的耶稣这个人,耶稣曾在一世纪的犹大地区教导过别人。无疑,在《圣经》以外还有许多见证耶稣存在的资料。

然而,证明耶稣存在的最重要的一个证据是《新约圣经》。《圣经》是历史和文献的一个杰出作品∶它经受了时间的考验(三千多年),没有被认为是假的。考古学家在中东挖掘出的文物越多,《圣经》中提到的人物、地点和历史组织就得到更多的证明。《圣经》是证明耶稣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存在的可靠的和最重要的证据。

问题在于,许多知识分子用一种开放、理性(这是好的),和一种错误的态度(这是最可惜的)来看待《圣经》。当你检查一件历史和文献作品时,你不能用自然科学的尺度,你要运用社会科学和历史的规律。换句话说,如果你要把《圣经》当作一部文献和历史的作品去检验,你要问一些检验跟其他历史著作同样要问的问题。

如果我们把历史和文献的原则运用在《圣经》上,我们就会在《圣经》中发现许多奇妙的事∶好几十位作者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述说同样的事情,见证同样的信息──上帝是一位慈爱和充满恩典的上帝,他来到人的世界里把人们从罪中拯救出来。我们惊奇地看到,《圣经》里那非常高尚的宗教情怀。《圣经》中所包含的预言都实现在历史中。

然而,我们也遇到一个困难∶你怎样看待耶稣所作的宣称,即他是上帝,他是通往天国的唯一道路,他是世界的光和人类唯一的救主?你又用什么原则去检验这些宣称?我们可以得出三种可能的结论∶耶稣是对的;或者他疯了;或者他是历史上最坏的说谎者,欺骗了成千上万的人达2000年之久。

你如何检验耶稣是上帝的宣称?你要用跟在法庭上所用的同一的标准。当一个证人在法庭上作证时,法官和陪审团首先要通过评估证人是否具备良好的品格,以检验证人的证词。换句话说,他的话可靠吗?我们首先要问,作为一个人,他是可信任的吗?

我们需要检验耶稣这个人(以及他的信徒、撰写《新约》的使徒)。耶稣、彼得、保罗、雅各和约翰都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需要回到《新约圣经》──所有的历史学者和律师都使用的主要资料──来作一个认真、严格的检查。

许多学者都认真地检验过《新约圣经》,并对其中的记载感到非常惊奇。一位律师甚至试图证明耶稣没有从死里复活。经过三年的研究,运用了作为律师在取证时要用的所有原则,他最后得出结论说,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

成千上万的好奇的、持批判心态的人和饥渴慕义的人都读过了《新约圣经》,而且被拿撒勒人耶稣的圣洁的人格所吸引住。咱们为什么不尝试一下?你要承担的唯一风险就是∶你将被耶稣基督所吸引住,以致你想把你的心和生命全交给他。这个“赌注”还不错,是不是?

耶稣告诉我们他是上帝,他永远与上帝连在一起,他来到世界上把我们从罪中拯救出来(从我们触怒上帝的不顺服的生活方式中)。耶稣是唯一一个为死而生的人。他为了赎你、我所犯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

他不仅死了,他还战胜了死亡,从死里复活了。所以,他能给你们新的生命、宽恕、纯洁的心,以及在天国中与他同在的永恒生命。这确是宇宙中最奇妙的献上──实际上,这个献上实在太好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因为我们在生活中实在经历了太多的失望和欺骗。

信耶稣确实很容易;信耶稣也确实很难。信耶稣是如此的简单和奇妙,令人难以置信,因而也使人很难信耶稣。


我怎样才能成为基督徒?
《圣经》告诉我们,为了成为耶稣的信徒、在我们的心中得到他的生命,我们需要做两件事情∶

首先,我们必须悔改。这就是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没有用信心、爱心和顺服上帝的心来过我们的生活。我们没有全心、全意、全力敬拜上帝。我们必须承认在上帝的眼中这些都是错的。

悔改也意味著上帝让我们对自己所犯的罪感到真正的悲痛。20世纪的中国文献记载了无数的悲哀和悔恨,社会现实主义者为我们描述了封建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非人性的后果(“文化大革命”)。然而悲哀和悔恨是不够的。悔改还包括了为我们所犯的罪感到后悔,而且也包括著离开我们罪中的生活,以及从现在起敬拜和顺服上帝,离开其他“神明”的一个决定。

悔改同时意味著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也是我们意念的一种转变。它意味著从以自我为中心看世界的方式,转变为真正以上帝为我们生命的中心、主人和拥有者。

第二,我们必须相信耶稣基督。相信耶稣包括承认他是上帝,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为了赎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但是,信仰是比这更深广的。信仰意味著我们在上帝面前承认我们不再相信我自己是一个“好人”,我们不再依靠金钱、权力、地位、知识或其他东西来使我们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我们将只依靠耶稣基督的宝血。

信仰意味著将我们的生命交给上帝,使上帝成为上帝。如果悔改意味著转离我们罪的生活,信仰就意味著将我们拥有的一切交给上帝。他将是我们生命中的上帝。这就是信仰所意味的事情。

福音实在太好了,故其真实性受到了怀疑。而成为一名基督徒是很容易的,但它同时也是不可能的。

你们当中的一些人,在第一次听到福音时,会感到很不舒服。事实上,你可能想离开这个房间,不想再听下去。这是很自然的。我要说∶“恭喜你!”因为你们已经正确地听到了这个信息。你们看,当光照亮黑暗的时候,黑暗将感到很不舒服。我不是要侮辱你们,但是当上帝开始对咱们的良知讲话时,大家就要被打动。当你们回家后有一段安静的时间时,你们可以反复思索这些问题。我再说一次∶“恭喜你!”。

不要轻易放弃与真理的争辩,直到你在真理──耶稣基督、上帝和世界的救主面前顺服。如果你在他面前顺服,他真的关心你,宽恕你和给你新的生命。


假如我成为了基督徒,我能得到什么益处?
对许多知识分子来说,成为一名基督徒就像加入一个俱乐部。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以下这个事实引发的∶基督教会在西方是一个志愿的团体(如我在第一部分所论述的),参加教会是一种自愿行为,参加一个教会就像成为一个新家庭的成员一样。

是的,成为一名基督徒就像加入一个新家庭。上帝是我们的父亲,其他基督徒是我们的弟兄姐妹。成为这个团体(我们在里面互有需要)的一员,是成为一名基督徒的最大的好处之一。

但是,我们一定不能把这个“团契”和一个“俱乐部”混为一谈。真正基督徒团契是建立在与上帝的一种崭新的、活的关系的基础上。这是特别的,也是地球上最奇妙的事──当你将生命转向基督时,你便会领略个中滋味。

当你成为基督徒后,你得到的最重要的好处就是一颗纯洁的良心。这是如此的奇妙,以致大多数中国人都感到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而一颗纯洁的良心是指∶

(1) 我所做、所说或所想的种种错事,都被上帝真正饶恕了。他爱我,接受我。我不需要去做任何事来建立我的道德地位。耶稣已经做了所有的事(通过他的受死和复活)。

(2) 从现在起,上帝与我生活在一起,向我的心说话,因而,我的心中有一位带领者,提醒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上帝是我的主人。

(3) 从现在起,当我被诱惑去做、去想或去说一些错事时,我的心会被“刺痛”或被“定罪”。上帝会对我们说∶“这是错的。”这就是你得到了一颗新的心的佐证,您的思想正在开始被转变过来。

(4) 当我们做错事时,我们新的良心会告 我们回到上帝那里去。如果我们真正悔改并求他的宽恕,他会再次宽恕我们的罪。我们的良心会对上帝的带领变得柔和、敏感与开放,以接受上帝的爱。

(5) 我们新的良心将有一种盼望的意识,即上帝掌管著这个世界,即使世界上还有许多的苦难、痛苦和邪恶。我们的良心将盼望耶稣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盼望著历史的结束和永恒的开始。这种活活的盼望影响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所做的每一件事∶它没有让我们逃离现实,相反,它让我们进入这个现实的世界,去爱人,去告诉他们关于耶稣基督的福音。

一颗纯洁的心,一颗新的良心和一种活活的盼望──这些就是成为基督徒的最大的好处。这听起来太好了,以至于我们怀疑它是不是真的──然而,如果你体验到它,它就是真实─了。

对于你们当中的一些人来说,这些信息都是新的。你们需要时间去思想。对此,我完全理解。请让我来提醒你们一些事情。回顾一下你过去几年的生活,你是怎样申请离开中国的?怎样到达这国家的?难道你没有看见在你的生活中竟有那么多不同的事情和景况吗?难道你的生命只是一个意外?其实在所有这些生活事件背后,在宇宙中有一引领一切的手,而你的生命并不是偶然出现的。

我想向你们介绍这个引领者──耶稣基督。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是永恒的上帝。如果你将你的生命交给耶稣基督,你就能认识他、爱他并为他所爱。请你多思想这个问题,不要放弃深入的思考,直到你的心在他那里,并只有在他那里,方可得到平安。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0390@0)
2001-4-4 -05:00

回到话题: 庄子现代版 《内篇· 逍遥游》 怎样才能活得自由自在?-- 庄子是我最喜欢的思想家之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0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