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劳改”

ely (El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www.xys2.org)】
————————————————
我在加拿大“劳改”

佳山

我来自北京,一直是个公认的好人。三好学生,班干部,一直到上班,从来没
犯过大错,不曾想只在加拿大生活了三年多,就有了“劳改”的经历。在1998年
的春天,我因为触犯当地法律,被笑咪咪的警察,法官和同学送上了劳改之路。此
事说来话长,且听我细细讲来。

那时候,我生活在西部草原省的沙屯市。那是一个冬天很冷,夏天很热,很安静,
民风很淳朴的地方。话说有一天晚上正在家里,忽然有一位同学大嫂打电话来通
知说在Super Store有降价猪肉出售。太座一听,当机立断,马上出发。于是带上
室友,一行三人直奔Super Store而去。谁知道还是晚了,当我们到达的时候,降
价猪肉已销售一空,于是三个人垂头丧气打道回府。可真是祸不单行,在回家的
路上,因为一个Stop sign没停,被埋伏在暗处的警察逮了个正着。警车闪着五
彩灯,把我拦到路边。警察来要走了驾照,还不许我下车。过了几分钟,警察回
来了,把驾照还给我,笑咪咪的说:“知道怎么错了吗?”警察挺和气,没准能
搪塞过去,“不知道。”“好好想想。”自己的确该停没停,还是召了吧,先
落个态度好再说。“Stop sign没停。”话音刚落,警察就递给我一张纸“这
是你的罚款单,如果你不服可于此月此日去法庭上诉。”接过罚款单,上面竟赫
然印着,“我(警官)以英国女王陛下的名义给你以处罚...”算了吧,人家
英国女王都开始关心我了,还是认了吧。可这50多块大洋,毕竟是我们夫妻二人
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呀。

第二天中午与中国同学会餐的时候,忍不住,就向大家讲述了我的悲惨遭遇。
“怎么要50多块钱,也太狠了。”“你也没好好解释解释?”“就不交,看他
能把你怎么样。”“去法庭,跟他搅和。”正当大家七嘴八舌之际,一位老大
哥发话了:“罚款还是得交,不过你可以去要求法官判你劳改。”“劳改???”
“对了,就是去做社区公益劳动。”原来这位老大哥数年前曾经非常幸运的钓
到了一条不允许钓的很稀罕的鱼,但是没有及时放生,不幸被巡警发现,虽然是
鱼儿自己咬的钩,也还是被英国女王陛下的代理人罚了300多。后来老兄去图书馆
做了好几天,抵了罚款了事。嗯,这可真是个好主意。钱没有,力气还是有的,
就算去不了图书馆干活,总不会让我去砸石头吧。对策定下来,心里也踏实了,
就等上法院吧。

法官是个慈祥的老太太,笑咪咪地问我:“认罪吗(guilty)?"对,她用的是guilty这
个词。“我认罪。”(承认自己有罪还真是挺难的,可谁让咱自己做了呢。)
“那就请交罚款吧。”“我没钱交罚款。”“那你想怎么样?”“我可以去做社
区公益劳动吗?”“好啊,你什么时间有空?”“星期六和星期天。”“那你
打这个号码同他们联系吧。”老太太给了我个纸条就让我回家了。几个电话打过
以后,事情联系好了。我要去一个爵士乐俱乐部劳动12个小时,然后我就可以解
脱了。

劳改那日,提前20分钟到达了“劳改场”。老板已经记住了我的名字,见我进去,
就迎上来给我介绍了一下“劳改场”的情况。这里是政府资助的爵士乐俱乐部,
来演出的是本地乐队,来听音乐的多是演员的亲朋好友。这里的正式工作人员只
有老板一个,来服务的全是同我一样的劳改犯。劳改犯们陆续到来,老板带领我
们扫扫地,摆摆桌子就静等客人上门。很快乐队来了,观众也来了。我们这些工
作人员就帮忙送送饮料,收收钱,洗洗杯子什么的。终究是活少人多,闲的时候
就坐下来听音乐。老板还给每人发了一瓶免费啤酒。真是其乐融融呀。

后来又去了一次,凑够了12小时,我的劳改也就结束了。
————————————————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www.xys2.org)】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0918@0)
2001-4-5 -05:00

回到话题: 我在加拿大“劳改”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生活杂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