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 an article in China Youth Daily

jabber (jabbe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嫁给农村人的烦恼 “我就像掉进了无底深渊”
--------------------------------------------------------------------------------

2001年4月12日06:29 中国青年报


  看完“博士的家庭生活自白”,我能想象和理解他所说的,博士的妻子也确实自私和蛮横了些。但我要说,当博士的好妻子和博士家的儿媳妇委实不容易,除非是电影《嫂娘》中嫂娘式的人物。

  我和丈夫都是从农村考出来的大学生,虽然我也是农村出来的,但我对我的婚姻选择感到后悔。但我不想离婚,也不会离婚,看着两岁的孩子和他爸那么亲的样子,我不想让孩子失去父亲。

  婚姻从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儿,走进婚姻就是走进了一个复杂的关系网,作为女人在中国就更是这样。可惜现在的年轻人想得太简单了些,我就是吃了当初头脑简单的亏。什么儿媳妇、大伯子、小姑子、公公、婆婆、舅妈、婶婶,这些词都是相对于结了婚的女人而言的,听着就让人喘不过气来。你要是嫁给兄弟姐妹七八个的农村出来的人,我看你这辈子甚至是你的儿子或女儿都甭想安生。

  我丈夫的家在一个并不偏僻的山村,家里兄弟姐妹九个,人多势众,这在农村可是引以为自豪的事情。他在家排行老八。我是考上研究生后才和他确定的关系。当时我也知道他兄弟姐妹九个,父母七老八十,有病且生活不能自理。但我始终没有去细细分析和他结婚后可能面临的处境。我认为兄弟姐妹多但都成家了,有事就平摊呗。结婚前我并没有想到会有什么事,许多事不身临其境是想不出来的。另外我也过高地估计了他的能力。

  结婚后我就像掉进了无底深渊。刚结婚时我们没有房,是租的民房。他的哥哥做生意失败后来到北京,吃住不说,他还给他哥钱去尝试别的门路,连我们结婚时同学送的礼金也给了他哥。平房没有暖气,也没有生炉子,他那个冬天都没舍得买棉鞋、买毛裤。后来他哥走了,紧接着他自己一连八个月没工作在家,我的父亲想来北京转转却因没有合适的住处而没让父亲来,那年年底父亲就去世了,为此我恨透了他。他弟盖房要13000元,给他母亲准备棺材要3000,他父亲死了办丧事他哥说别人都拿不出钱命令他带6000元等等,这是去年一年的事。而他每个月挣的钱只有3000元,还只是近几个月的事儿。我和他结婚整四年,他失业的时间加起来就有一年多。他是外地户口在京打工,医疗、养老、失业什么保险都没有。

  他失业的时候不让他家人知道,有工作的时候打肿脸充胖子他家人要多少就给多少,不替他自己想,不替我和孩子想。他说“总得让我过得去吧,也没让你饿着。”我一想起他就感到寒心,一提起他的家人无论是谁都感到深深的厌恶。他们张口之前谁也不问问他有没有工作,挣几个钱,打着父母的名义一个劲儿地要钱。三十多岁的人连一套像样的西装也没有,我说给他买,他总说要那干吗?每次他回家的穿着都让我在农村的姐姐、姐夫们笑话,说他穿得就像乞丐似的!回老家,他家人谁也不问问他在外面混得怎么样,就知道哭穷。而他们自己在家住着高大宽敞的房子,早上想睡到几点就是几点。我现在一听他家人打的电话就头皮发紧,提心吊胆———准没好事。

  有的人说,现在农村也有独生子女呢。不错,没有亲的,还有表亲、堂亲甚至是八杆子打不着的等着呢。“沾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荣俱荣”的中国传统观念在农村更是根深蒂固。

  当然,农村多子女的家庭中没考上大学的子女都为考上大学的弟妹在经济上给予过帮助,但我绝不认为他们就可以因此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我的四个姐姐也在农村,我上大学她们同样付出了很多。她们的日子也并不宽裕,但她们从不向我借钱或要钱,我要给钱她们坚决不要,总想着我挣钱不多,过日子不容易。父亲去世办丧事也是大家平摊,二姐盖房我给了2000元,二姐和姐夫没花,说我也得买房子也要用钱。我都想不出丈夫家的人怎么想的,怎么没一个人想想他的处境呢?难道他们不是人吗?

  结婚到现在他三次失业,一次持续了八个月,后来两次是四个月、两个月。第一次我安慰他、鼓励他;第二次失业是在我生完孩子七天;第三次我感到害怕、恐慌。好几次夜深人静时他在我的怀里无声地哭泣,有什么比看到丈夫的眼泪更让我感到心痛、感到无奈、感到绝望的呢?他失业给我造成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都是难以想象的。为着他失业和给他家钱的事,我和他吵,骂他、打他,他的家人有谁知道这些呢?他的一个也从农村考出来的姐姐竟然说什么“你在北京,我们张家人沾你什么光了?”这话气得我哭了好久。

  “贫穷会葬送任何爱情”。他说他不想拖累我,要和我离婚。我也好几次想过和他离婚,离婚协议书也拟好了。但看着孩子可爱的样子,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设想他每天见不到他爸爸会是什么样子。

  嫁个农村人就别想过安生日子,这就是我的切身体会。除非他很能干,一个月挣个万儿八千的,或者开公司。电影《生死抉择》中李高成的妻子说:“你们老家的事没有个几万能摆平吗?”这不是他妻子受贿的理由,但李高成想过老家的事吗?我决不会像李高成的妻子那样为了摆平他老家的事去受贿,把自己给毁了;我也决不当《嫂娘》式的人物。


  北京薇拉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4294@0)
2001-4-12 -05:00

回到话题: Recommend an article in China Youth Daily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4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