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面试经过(转贴)-from soim

susan-tang (Susa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加拿大面试经过


  文 / 松鼠

  早上到了使馆,排队,安全检查,交材料,等待。

  一个中国小姑娘把我们带到移民官面前之后,我以为她要离开了,她
却关了门,在我们旁边坐了下来。移民官是个40岁左右的Madam,看起来
很精明、干练。等我们忐忑不安地坐好(说不紧张是假的),她就直截了
当地跟我们说:“我的名字是xxxxxx,这次让你来并不是要测试你的英语,
而是我们在调查你的材料过程中发现一些与你所递的材料不相符合的地方,
希望能听到你的合理解释。”然后把手一摆,让那个小姑娘翻译给我们。

  原来,我曾在北京A公司,B公司工作过,但99年10月通过代理上交申
请材料之后离开了北京,来到深圳锻炼在陌生环境生存的本领:)。与代
理谈起这件事时他们就说没关系,反正所有使馆来的信都会发到代理那里,
他们会及时通知我们。可是当2000年2月使馆向B公司进行背景调查时,接
电话的家伙居然不认识我,回答得乱七八糟。8月份使馆就来了一封信让
我们解释这个情况,于是当时我让B公司重新出了一张证明,在深圳的C公
司也出了一份当前工作的工作公证,迅速地递交上去。怎么现在又重新提
起这件事?

  我赶紧说,去年8月份我就已经有了解释,相信你已经看到了。她却
说出两个问题来:1,2000年2月份打电话给A公司的领导时,领导不断地
夸我的工作表现,然后还说“他(指的就是我)现在在家里办移民申请,
前几天还见到他了”。如果我是99年11月开始在深圳C公司工作,这位领
导怎么还能在2月份见到我呢?2,2000年10月份再按照材料上的电话号码
想向B公司里调查时已经找不到B公司了。第一个问题真是见了鬼,我猜那
位领导在说“前几天”时脑袋里所想的应该是两个月前,临走时我还向他
辞行了的。这种说话的不严谨确实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很常见,可是移民官
就拿着鸡毛当令箭了。第二个问题呢?我头都疼了,一下子想起来B公司
的老总确实跟我说过公司从丰台搬到了上地。对,肯定是这么回事!我跟
B公司的老总一直都是用手机联系,因此我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公司电话号
码改变的问题。有这么多曲折的东西,难怪移民官会怀疑了。

  这可是生死攸关的问题!因为移民官怀疑的并不仅是我的工作经历,
而是我的品质:做假经历。如果我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能消除她
的疑虑,不仅这次面试失败,没有再次面试的机会,甚至以后我申请到加
拿大旅行的签证都会成问题!于是我就向她解释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前
面虽然她已经声明,我可以用中文来说,但是我还是坚持用我的疙疙瘩瘩
的半桶水英语来向她解释,我认为用中文说出来之后让小姑娘翻译一遍给
她,味道就全失去了;我现在需要的是用我的诚挚的眼睛告诉她:我说的
都是实话。现在跑到A公司、B公司开证明,做公证,都没有什么意义,我
必须要说服她我的诚实。而这个诚实只能是面对面(P2P?)来表达。

  然后她就问:“你的工作情况变动,从北京跑到深圳,为什么不通知
我们呢?”我就指着申请表格说:“这里的最后一条写着:如果我的婚姻
状况改变,或者家庭成员改变,就要立即通知你们。但是没有写工作经历
改变需要通知。而且这个问题我跟我的移民代理讨论过,他觉得没有必要,
怕增加你们的工作量。”我简直是无路可走了,只要有一点理由就摆出来。
然后她又问了一句话,但我没听明白,只好转向翻译小姑娘,求救的眼光
看着她。她说:“问你们是不是通过代理来办的手续。”我回答了yes,
突然没来由地想起在交上材料等待的时候有个家伙告诉我,移民官有一个
倾向认为通过代理办手续的都有做假材料的嫌疑,手心出汗了。

  她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也不知道她信不信我的话,问起我现在的工
作情况。我就介绍D公司(我又换工作了,不好意思)所做的东西,现在
做的是香港一家公司委托做的某某软件,我在这项目中做某某部分……甚
至还告诉她我业余所做的“中文网址自助系统”用户的反应,在Chinabyte
上的得奖,等等。然后她拿出我交上的Work Sample,随便翻开几页,让
我解释一下那些源程序。这些源代码都是我一个个字母敲出来的,简直都
是我的心血所在,我当然是很轻松的解释出来。她在我解释的时候盯着我
的眼睛,也就是说她并不懂得这些源程序,无非就是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
懂得。这一关很轻松就通过了。

  还接着问D公司的问题:有什么客户之类。当我说D公司在深圳,是美
国公司的子公司时,好像捅了马蜂窝,她一下子坐正了,语速很快地问我:
“你刚才还说是香港的公司,现在怎么又说深圳、美国?”我一下子简直
被她打懵了,可怜的英语!肯定是刚才我说香港的公司委托我们公司做软
件这件事没有说清楚,又费了半天劲才算让她明白了这些关系。等她终于
明白了之后,我又自作聪明地说:“Actually, my boss is a Taiwanese.”
她白了我一眼,说:“Do you mean, your boss is from Taiwan?”我赶
紧yes,yes。事后想起来,我干吗这么多嘴?要是这个移民官不理解中国、
香港、台湾的关系,岂不是我又要头疼?然后她问我要现在我在D公司工
作的证据:工作证?工作合同?工资条?胸卡?甚至名片也可以。我惨了。
我什么都没带。实际上,因为我到这公司还没有3个月,没有签工作合同;
即使是签了工作合同,我也不会带来。使馆的面试通知书上有个列表要我
带相应的一些材料,所有不在这个列表上的东西我都没有带来。我呐呐地
简直说不出话来。她就问:你怎样证明你在这家公司上班呢?我垂头丧气
地指了指桌上那叠材料,说,这里的推荐信可以证明。推荐信上只有我顶
头上司的签字,连公章都没有盖。这种材料,要是我,我也不信。谁认识
这个签字呀!我还说,甚至你还可以打这上面的电话去求证。她说:真的?
我可以打这个电话?我说,可以。她又问:现在?我说:“Yes, Right
now!”我简直要生气了,说得特别大声。

  她又相信我了么?转向了我的MM,问她的工作情况。MM说在某某公司
做某某工作,她又问有什么证明的东西,MM居然拿出了工卡。她后来跟我
说,每天上班如果忘记带工卡就会扣10块钱,因此工卡总是放在她随身的
包里。她让翻译小姑娘读了工卡上的字,我们的交谈又继续了。

  “你为什么要去加拿大?”
  “加拿大风景好,IT工业发达,我能找到更好的机会发挥自己的潜能,
还能给家庭一个好的环境”(这近乎一个标准答案了,前一天背的)
  “你做了一些什么准备工作?”
  “我在网上找工作,在一些猎头网站上注册,还向一些公司发了简历”
  “什么公司呢?”
  “我记不住名字,但是我计算机里都有保存。”(记住才怪!那么稀
奇古怪的英文名)
  “你能把你找到的那些资料给我看一下么?”

  又进入僵局!前面我已经说了,我没有带任何多余的东西。她所要的
材料我昨天晚上还看了,扔在床头。可是,现在我能再次说服她么?说了
一大通,她的脸色还是不好,一直坚持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的话,我的
所有话。好像还拿起了笔,要做什么?我急了,汗水都要流了下来,这可
是在2月份的北京!我很快速地说了下面的话:我确实不停地在找工作,
许多北美的找工作的网站我都申请了账号并在里面查找,例如:
canadajobplusplusdotcom, canadajobdotcom, headhunterdotcom,
careerdotmsndotcom...一长串的dot com脱口而出。

  终于,她脸上露出笑容,说了一堆话,我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转向
在旁边的翻译,翻译才用中文说:“xxxxxxxx,我还是决定让你们通过面
试,xxxxxx”TMD!我茫然地接过移民官递来的体检表,还是没太反应过
来,她再问我们还有什么问题,我简直说不出话了!

  她最后还给了我几个忠告:如果我能在工作变动时及时通知使馆,也
许我就不用来面试了;如果我能把相应的材料带来,面试也可以只用一半
时间。

  这里,我觉得我这次面试成功主要就是因为诚实。因为我的材料完全
属实,所以我才能理直气壮地跟移民官解释她的误解。英语也很重要,起
码要能表达你的意思。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5375@0)
2001-4-13 -05:00

回到话题: 加拿大面试经过(转贴)-from soim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移民留学申请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5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