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多伦多的日夜(清桐香屑 ) - www.bbsland.com

smile-li (smi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从上海飞走的前天,西雅图大地震,波及温哥华,机场关闭。朋友的儿子在
西雅图读工程,她在担心儿子之余,顺带也把我关心了。半夜急急拨电话过来,“侬真是额骨
头碰到天花板,拣了个黄道日出行。”黑灯瞎火里,被电话惊梦的我,提拎着话筒,睡眼惺忪
安慰她:“至少是个传奇的开头。”电话那头立马甩出一句:“侬碰得着格。”用普通话解释
起来就是“你莫名其妙。”国外的城市对我并无太大不同,当初的选择只是凭一己好恶,未作
太多的参照,西雅图在印象里是个孤寂美丽的城市,一如对多伦多的最初感觉来自这个称呼,
名字幻作符号,象征了城市的个性,我点指了个喜欢的符号,便落脚异国他乡。离开以前就有
个尊长告诫:“那是做棋子,坐标的生涯,要深思熟虑。”我说:“即是棋子,也要选择棋盘
相忖,如同同是葱拿去酌料,也要做牛肉粉丝汤的葱,不做咖喱鸡里的葱末。”这位尊长是极
爱上海小巷的牛肉粉丝,投其所好,听后深表赞同。那天他带我去一家兰州人开的小馆,两客
热气腾腾的牛肉粉丝汤,临街面颤微的桌凳,上海的暮冬夜色,为我饯行。
  
  离开上海,是抱着四五年不回来的打算。上海的枝节末点,总是唠叨在我的文章中,每个
城市都有棱花边角的风情,妈妈常说,上海那么多好处,你偏喜欢那些最不打紧,美得无关紧
要的那种。也许从来是从主流以外,本心抱着那些无关大局的情结,致使眼中流连的欣喜不至
于成为离别指尖不舍的牵拌。
  
  亲戚那里是劳师动众或是劳民伤财。因为从小没有到外地上学的经历,亲戚们都对我以后
的应变能力,自理能力感觉迷茫担忧。外婆和外公都已年界八十,去告别他们我总有些不安
心。出来之前,外婆从手上褪下个她相伴多年的精钩银镂戒指,套在我中指,现在感觉依稀如
同许多影片中新娘出嫁的场面,虽然让我很局促,但也真实得让我感动。朋友之中除了很有限
的好友,我几乎没宣扬我的离开,“回来时该是几年以后了吧,好好照顾自己。”多年的朋
友,大家早已培养了心照不宣的默契,即便是狂涛骇浪在我们这里也可以变成波澜不惊,从片
言只语传达的灵犀,一语胜千言。
  
  出来前从未注意过多伦多的纬度,只知道不在高寒,也是在寒带之上了,临行购置行装的
时候,朋友反复提醒,只要外面的够厚,够挡风就行。于是初春的街头,我在上海惶惶然寻找
着又厚又挡风的外衣。我买衣服的时候,父亲一直在身边,在我两个眼睛之外,再加上睿智的
四个眼睛为我挑选。我笑言我们两个像路头的联档模子,串通好了去算计那些服装商,父亲却
轻给了我个头拓笑说:“没有你这个演技拙劣的小鬼,事情可能还好办些。”“可是没办法
啊,我的衣服,我不试穿,总是不行吧?”我双手一摊,表示不是自愿趟混水。
  上海是座被惯坏的城市,当然就有着被惯坏的服务员,我现在还在庆幸爸爸嫌我不注意细
节而包办了与营业员的商榷,当然,款式和面料我来定,价格和质量由他把关,他去杀价,那
些细节想起来很动人,“我女儿要去东北读大学,很冷的,要买件这种厚的长的……”编排些
小谎话是上海人的惯用伎俩,父亲说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我,我也看着。服务员在当中曾用怀
疑的眼神也看了我一眼,我便毫不客气的回敬了她一眼,重复了一遍:“是啊,就是东北。”
  走前免不了诸多奔忙,那几天都是阴雨天,吃着告别饭,听着叮嘱,也受着祝福,拿着红
包,也有礼物,礼物几乎都没收,只是推脱道:“放不下的,真的放不下的。”后来见个上海
的朋友,他陪我逛,走了几家音像店,书局,都是我提议进去的,什么也没买就出来,最后到
书城,他最后抱了几百元的书出来了,很诚心地问我:“真的什么都不要吗?好歹也选两本
啊。”我只是不要,最后还是他从厚厚一叠书中抽出一本塞给我,“拿一本吧,留个纪念。”
那天天气却是大晴无风,一路走来,彼此不禁暗笑:说好是他送我,最后却是我陪他。
  
  不向前看是不行的,走之前终究有过这样那样的不平静,担心起几年以后自己的样子,容
颜的变改是否会和心态的衰老成正比?也许因为越是贴近现实就越可以了解个大概,所以越少
人敢揣摩,详尽了,悟透了,生命在未行经前就刻了追随的划痕,这样的人生多少乏味。于是
后来干脆不去深究,人虽然不能差五年,但五年也不是平空留白的,总会伴有阅历的增长,观
念的更新,心性的成熟,既是如此,也不必操之过急,反正成长如煎贴熬药,火候不到,终是
不成,慢慢的也好,生命依旧,总是同源同宗。
  
  前天有个朋友在邮件里笑我说:“你还写中文,我怕你快要使不出来呢。”不回忆也是不
行,我也认同,两个月磨在帐本和纯英语的环境中,回忆未曾淡然,执笔已是生疏。昨日看到
自己过去回复别人的一个帖子,上面写着:“一直以来,世间存在游子情怀,故乡情结,存在
着不舍与牵绊,缄默与喧哗,一样是生命的馈赠,一样是岁月的痕迹,世事流淌沉淀,该来则
来,该去则去,尽力描摹,或许才是对天地往还,青葱岁月起码的尊重。”

  也许就是这样,异乡的土地上,我力不从心,我恪已而为。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5408@0)
2001-4-13 -05:00

回到话题: 转贴:多伦多的日夜(清桐香屑 ) - www.bbsland.com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5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