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PARKER: 千杯少

sailor (Sailo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昨天我还给野百合发了email安慰她,同时也安慰我自己:
Don’t worry about me. I’ll get that job very soon.

而现在,SG公司就来了电话,问我是否接受他们的job offer。我毫不犹豫地回答:I’d love to take it. It’s perfect for me.

是的,这份工作对于我,就如我对野百合说过的那样:是我梦寐以求的。

放下电话,我马上把计算机连上网。差不多一个星期,我为了等招聘公司的消息,不得不把电话线空出来,留给打进来的电话。

而在这一个星期之前,我是几乎整天把名字挂在聊天室。这样,野百合来了,她可以给我留个问候。若是碰上我在,我们就聊上一会。

我们每次聊天的时间不多,要不就是她夜深了,要睡觉;要不就是我有事,要出门。每次和她聊天,告别的时候,都觉得意犹未尽,恋恋不舍。

她说这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我心里想的是如果真能够和她把酒千杯倒是不错。

我在聊天室里面,就象个最无聊的人一样。我每天说的话,在我以前看来,又无聊又可笑。可是现在说着这些无聊的话,我感到其乐无穷。

我常给野百合讲道听途说的故事,让她猜故事的结尾。而她总是故意猜出另外一个结尾来,有的时候比原来的结尾还精彩。她语调轻松地调侃我的故事,就好象她经常调侃我那样。

有时候,我给她讲我怎么过日子。我讲我吃的李果有我的拳头那么大。她问我的拳头有多大。我说我的拳头跟我的心一样大。她笑了,说:你的心就那么大呀?我也笑:本来是想吹嘘李果大个儿的。

有一天我给她讲我冬天开车的事。我说我有一次急刹车,路面有冰,打滑了。车身打了个90度转弯,横在路中间。后来我下车去看,脚都软得站不稳。她不安慰我,不表示同情,却说:是不是软得跟急拐弯的路牌标志一样?――我想起标志牌上的仿佛打着哆嗦的的曲线,忍不住哈哈大笑。

很多时候,我们就这样在那里胡说八道。可是,我非常开心。我在生活中从来不曾因为胡说八道而这样开心过。

和野百合聊天,成为我生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哪天没碰上她,我就会想,她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了?我忍不住要给她发email,哪怕只是一句最简单的问候:How is your day today?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我不能经常到聊天室去。我每天给她写信,告诉她我找工作的进展。有一次我告诉她,我fail了一个interview。她回信安慰我:别伤心,塞翁失马。不是你命里该得的马,骑了当心摔断腿。――我想,这女孩子倒是洒脱。不过,我怎么知道哪匹马是我命里该得的呢?

现在我得到的这份工作,算是么?我想看她这回怎么说。

我进入聊天室,野百合不在。我去信箱给她发了一句话:I’ve got good news. For you, and for me.

晚上,我开着一个聊天室的窗口,一边整理几个月以来存得乱七八糟的求职信、简历和各种资料,一边时不时切换到聊天室,看一眼。

我和野百合通过一次电话,一个多月前。她在电话那头压低了声音说话,轻轻的笑声令人难忘。我对她说:你笑得很甜。我说的时候,眼前仿佛看到一支婷婷的百合花,在风中轻轻摇曳,芬芳洁白。

每次她在聊天室里无声地“呵呵”地笑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念她的低回的声音。

九点过了,我又看一眼聊天室的窗口。我看到野百合的名字。看到她说:
Hey, still up?

我连忙把窗口的滚动条往上拉,看到她问了三次:What’s the good news?
我点击她的名字,说:I got the job.
野百合: Really? Congratulations!

我想她是真的为我高兴。我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起来。我说:
Would you come to me?
野百合: For what?
PARKER: I’ll host a party to celebrate it,a luxurious one.
野百合: A really luxurious party? Oh, I wish I could.
PARKER: Surely you can if you want to.
野百合: How??
PARKER: Marry me.

我脱口而出这句话。我的心怦怦地跳起来。

我知道自己不是胡说八道;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当真。我想我是要开个玩笑。可是因为心中存了这样的念头,玩笑话听起来就不象开玩笑了。

良久,没有动静。我盯着屏幕,手指搭在键盘上。我屏住了呼吸。我想:野百合生气了。

我说:I am sorry. Please forgive me if it’s an offence to you.

我心里后悔了。我不想野百合当我是个卤莽轻率的人。

野百合: No, no need to say sorry between us. I should say you honoured me too much.
PARKER: Thank you, Lily. But it could never be too much.
野百合: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about MYSELF.
PARKER: Good. I’m all ears.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549@0)
2000-7-29 -05:00

回到话题: 转载: 野百合的春天 by 婉清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