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PARKER: 再见LILY

sailor (Sailo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终于在聊天室重新见到野百合。她嘻嘻哈哈地和聊天室的老朋友们打招呼,嬉笑怒骂间仍是旧日模样。我一直为她担忧和牵挂的心放下来。

我又得以和野百合畅谈有趣的和无聊的故事。

她问我这样的“寒冷乏味的冬天”会有多长。我说:
Winter just goes as long as your life. But you may have some Sping, Summer and Autumn interspersing with it.
野百合说:That sounds not too bad. When I have a longer winter, I will have more Spring, Summer and Autumn. Right?
我说:Smart girl, you are right.

的确,野百合是很smart。她领悟我的话,也领悟我没有说出来的话。她领悟我的心思。

有时候遇上久别的朋友和她寒暄。我就静静地等着,一边听音乐,一边看她和她的老朋友。有一次她寒暄完了,回头对我说抱歉,让我久等了。我说:没关系,反正耳朵也不闲着。她问我在听什么。我说听催健。她说她听催健不多,不过觉得他写的东西很真。我问她觉得什么真。她说:比如那支“一无所有”。

我笑问她:你一无所有么?
她说:以前以为自己有很多。出来了,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
我调侃她:可不是么。房子是房东的,街上跑的车子是别人的。没一样是自己的。
她说:生命都不是自己的。

我一惊,连忙问:
你怎么了?
她说:没什么。
我说:你在想什么?
她说:我在想想不明白的事情 --- 仿佛是命运的神把我挪到这里来,不是我自己走来的。
我说:两万多公里,你能走了来?快交待,你是坐飞机来的,还是坐船来的?
她说:呵呵,呵呵。难道你想我被闷死在集装箱里面?

我看着她“呵呵”地笑。我心里想:我怎么会想你闷死呢?

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经常给你发卡片么?
她说:你想收买人心啊。
我说:因为你取卡片的时候,我可以知道你还活着。

是的,我只要知道她好好地活着---只要知道野百合,在某处,在山谷里或者湖水边,幸福地绽放,我愿意这样遥远地思念她。

多年的独自生活,我早已经习惯了孤单和寂寞。偶尔和几个朋友聚聚,或者开车到郊外兜兜风,时间也就打发了。哪怕是在独自一人的夜里,失了睡头,开一罐啤酒,听着音乐,心里也可以安慰自己:这实在是难得的享受。

可是当我在聊天室和野百合在一起的时候,当我们谈笑风生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感到心底深处升上来的寂寞,难以排遣的实实在在的寂寞。这寂寞伴着野百合“呵呵”的笑声,重压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

我多么希望,野百合可以来到我的身边。我心中充满对野百合的欲望。

我知道她就在我窗外北边的某个地方;我知道她在那里心情愉快,对新生活满怀着希望;我知道我没有机会给她比现在更好的生活;我也知道她并不需要这样的机会。

我的欲望一日不去,我的寂寞如影随形。

ALL BY MYSELF/I DON‘T LIVE/ALL BY MYSELF/ANYMORE.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553@0)
2000-7-29 -05:00

回到话题: 转载: 野百合的春天 by 婉清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