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危机和对策回复于宏源先生 ( Zhuan)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时寒冰 分析撞机事件之六


(一)软弱的代价:一句“歪嘴少锐”(very sorry),布什赢了

(二)强硬不是“臭硬”,要有方法技巧和策略,但首先要有勇气

(三)我没有亲俄清结,再谈中俄

(四)让国家最大限度地获取最大利益是外交的准则

(五)加强周边国家的协调合作,减少忧患,全力抗击

(六)可怕的现状:忍辱不能负重,韬光不能养晦,一味的自欺欺人

(七)放不下的大国情结,放不下的小家子气

(一)软弱的代价:一句“歪嘴少锐”(very sorry),布什赢了。

正当布什总统为自己一开始不变通的强硬,遭受国内媒体的指责,骑虎难下懊悔不已的时候,中国人的软弱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布什乐了。一句“歪嘴少锐”(very sorry),美国总统成了大赢家。

先让我们看看这次软弱妥协的回报吧。

在撞机事件的廿四名机员安全返回美国本土后,美国总统布什态度转趋强硬,他十二日在白宫表示:

①美国侦察机未做任何举动导致这次意外。

②中共在过去十一天不让美国机员回国的决定,与两国希望维系的关系不符。

③侦察飞行协助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是整体国家安全策略的一部分,必须继续保持。④布什说,他始终坚决捍卫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

⑤布什说,美国和中共已同意互派代表,在四月十八日讨论这次意外事件;他也会要求美国代表采取强硬立场,就中共最近在国际空域挑战合法执勤美国飞机的尖锐问题。

这第五条的是最关键的,它流露的最直接的信息是:中国在南海领域的归属权问题上至少不是像中国地图标明的那么清晰。中国软弱的立场可能导致有关各国对中国南海领域的争夺或者说强占得更加的疯狂,更加的肆无忌惮,更加的有恃无恐。

我们要特别注意布什总统强调的,美国是在“国际空域”“合法执勤”受到了“挑战”。美国总统不仅恢复飞机侦察,还开始为将来侵占南海海域准备借口了。

这难道就是我们妥协退让得到的报应吗!

难道我们要用软弱让中国百年屈辱的历史重新上演!

软弱软弱再软弱,从清朝末期开始,我们就在软弱,就在退让,就在妥协。

我们祖辈们的屈辱的泪水浸湿了土地!

我们祖辈们的耻辱的鲜血涂改了泥土的颜色!

我们祖辈们因抵抗侵略倒下的躯体沉重地堆积在血泪斑斑的屈辱的历史上!

但我们有一个极好的借口,我们要学习勾践,我们要卧薪尝胆,我们要励精图治,我们要忍辱负重。但是我们的国土越来越小,我们的资源越来越少,我们心灵上的压力越来越大,总不能等到我们领导人连办公的地方都找不到的时候在抗争吧!

当软弱退让带来更坏更可怕的结果时,强硬是惟一选择。如果软弱和强硬一样受辱,我们选择强硬;如果软弱比强硬还受辱,我们不但选择强硬,还要抗争,还要反击!

(二)强硬不是“臭硬”,要有方法技巧和策略,但首先要有勇气

我所主张的强硬并不是不变通的“臭硬”,那是弱智的人的行为。我强调强硬但更强调方法技巧和策略。我之所以强调,而且是一再强调强硬,因为强硬是基本出发点,在此出发点下才有可能想出对抗的办法和策略。

我在已经发出的几篇分析文章里面,透露出了自己的最大担心:政府将选择妥协的路子。所以我请求强硬,但无济于事。几天后不幸应验。

我仅仅是一个对外交完全陌生和外行的局外人士,我能看出来中国政府惧美亲美的态度和他们一再妥协的意图,布什的美国政府那么多的智囊们,难道看不出来?

我在4月8日《深度分析,中国将妥协》一文中谈到:“美国道歉或让中国得到哪怕是不卖给台湾宙斯盾驱逐舰这样的承诺,中国也会立即妥协退让。”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一句“歪嘴少锐”(very sorry),问题就解决了,香港人叫“搞定”了。

中国送走美国人的心情比总统布什还急切!

1999年,美国《华盛顿季刊》分析中国的外交时说:外交策略薄弱的一种表现形式是中国常常不能预见到问题的出现,“常像是一辆忙碌奔跑的消防车”,试图用反提案和反措施来扑灭别人放的火。

这家刊物接着说:外交技巧对一个世界大国来说至关重要。有了这些技巧,中国就可以将地区性的地缘政治制约因素或者说不利条件转变成战略上的有利条件,大幅度增强自己的实力。许多中国官员和战略家仍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往往将他们能力的缺乏全部归罪于经济和军事实力不足

中国历史上许多大智慧的君主和大智慧的外交家,他们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巧妙地在错综复杂的大国小国强国弱国之间周旋,维护自己国家的尊严,使自己的国家最大限度地获取利益。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他们大义凛然充满智慧的传奇经历是中国人的荣耀。

现在,轮到美国人教训我们了,不是在其他方面,而是在我们曾引以为荣的外交策略上。

我们现在不仅仅是软弱,而且是不会变通的软弱,连软弱都不会软弱了!

呜呼,哀哉!痛哉!祖辈们灵下有知,也会痛悲泣血而不能止也!

我无话可说了!

(三)我没有亲俄清结

我两次提到中国与俄罗斯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问题。但我没有亲俄清结。

上学时读到俄国侵略中国的详细的历史,老师突然哭了,我们也都哭了。

我们的祖辈们遭受的血淋淋的蹂躏和灭绝人性的摧残刻骨铭心的留在我们的记忆里,虽时间的流逝而不至于磨灭甚至淡忘。

我们的心依然不由自主地疼痛。

那是所有中国人的痛。

但那时的俄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没有可以制衡它的力量,类似今天的美国。美国是另一种形式的侵略,强占你的心比占你的土地更可怕,你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活在自己的天空下,思想、思维却在美国人的控制之下,那是何等悲惨的事情。

没有人能够打败苏联,苏联人自己把自己打倒了。

当美国人的观念深入俄国人的心中并牢牢占据了市场之后,苏联分崩离析了,它来得如此突然,以致于所有的人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美国人不会占据你的土地,它需要的不是土地是资源,不是土地是服从,不是土地是屈服,不是土地是所谓的价值观念下的奴隶。

当然,我也不否认美国在诸如民主、自由、人权方面有着史无前例的进步,但那种民主、自由、人权是仅限于美国人的,甚至同为美国人但仅仅肤色不同的美国人都不能完全地享受到目空一切的骄横的美国人的那种自由。

醒醒吧,怀抱幻想的被美国奴役了思想的人们!

贡献出自己的血汗,贡献出自己对智慧,贡献出自己的勇气,把中国建设好,把我们祖先世代的梦想变成现实,生活在中国的和平的强大里面,那才是我们的最佳选择。

制定国家目前应对危机的策略,应该以让国家最大限度地获取利益为主,而不应以历史为主。否则的话,俄罗斯、日本、印度、越来、哈萨克斯坦、美国加上其他曾经侵略中国的西方列强都是中国的敌人,我们如何应付得了。

(四)让国家最大限度地获取最大利益是外交的准则

俄罗斯的历史地位,经济实力,国际影响,倒退到了它的近代的起点,并且还在滑下去,我们有着共同的命运。过去,俄罗斯领导人对与中国建立关系非常重视,据说双方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俄罗斯而不是中国最早提出来的。只是中国因怕影响了与美国的关系而保留了很多的热情。

俄罗斯新总统搞情报出身的普京,对中国亲美的政策不会不清楚。

这次撞机事件发生在美俄互相驱逐使馆官员的时候,但俄罗斯总统普京9日指出,美国仍然是俄罗斯主要伙伴之一。他认为,美国总统布什说俄罗斯不是美国的“对手”就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这使俄罗斯有理由乐观地看待俄美关系的前景。他表示,希望俄外长伊万诺夫本月12日与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的会晤将进一步改善俄美关系。

中国的几次明显的短视行为对中俄关系的破坏,导致了普京总统全面调整自己的外交战略:加强了与欧盟的关系,巩固了与印度的关系,深化了与独联体其他国家的联系,积极与日本对话,访问了朝鲜,和美国进行沟通……

但是,目前来说,仍然是俄罗斯需要中国(经济、政治)甚于中国需要俄罗斯(政治),普京采取的调整实际上也是无奈之举。中俄仍然具备合作制衡美国的可能:

1、中国对俄罗斯始终没有任何威胁,现在也没有明显的冲突。

2、俄罗斯放弃了向西方国家借贷,要发展经济,离不开近邻中国。

3、军事上,俄罗斯与美国更有理由对立。美国的NMD,是对俄罗斯最直接的威胁。

4、无论欧盟还是日本,都是美国现在的盟友,俄罗斯昔日的敌人,双方的信任度有限。

5、俄罗斯的最好的盟友印度相隔远,且有它的敌对国中国相牵制。所以,俄罗斯曾经提出结成中俄印联盟,抗衡美国及其盟友。

6、中国一旦被美国整垮,俄罗斯将四面楚歌,众敌难防,亦难免分崩离析的后果。

在相同的国家利益驱动下,中俄联手,使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共同抗衡美国及其盟友,维护中俄两国的共同利益,或许是一条出路。

(五)加强周边国家的协调合作,减少忧患,全力抗击

美国在处理外部关系上的技巧上,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在亚洲,它与两个敌对国韩国、日本同时保持发展良好伙伴关系,既让他们竞争又让他们互相制衡。在西方,它与以色列以及对手如埃及、沙特等保持良好的关系,同样既让他们竞争又让他们互相制衡。美国渔翁得利。

中国同样可以与印度、巴基斯坦建立保持发展伙伴关系,让他们竞争又让他们互相牵制,而不是目前的一边倒态势。为了限制制衡中国和缅甸,美国目前正积极拉拢印度。但印度的利益和目标在印度洋上,它一直大力发展海军,随着印度的扩张,必然触及美国的利益。印度所说的中国威胁论,不过是为自己扩充军备找借口罢了。另外,可以加强与缅甸的关系,缅甸既可以牵制印度,又可以为牵制美国出力,过去我们因为美国的缘故,对缅甸忽略得太久了。

对日本和朝鲜,我们同样可以如此。而且,为了中国的市场,日本、韩国一直都有意愿和中国建立共同的经济市场。近年来,日本和韩国国内都有逐步上升的反美倾向,尤其是布什总统上任后,布什总统盲目的骄横政策,引来了两国更多的不满。比如布什总统否定了韩国总统金大中的“阳光政策”,韩国就拒绝加入美国所倡导的导弹防御系统。

文明要重新加强与朝鲜的联系,俄罗斯普京上台后访问朝鲜,可见朝鲜的战略意义的重要性。

过去,马来西亚领导人马哈蒂尔也曾经多次倡导建立一个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大市场,但没有引起我们的兴趣。

对待菲律宾,强占我南海海域,应该坚决反击,甚至不惜战争。在1997年菲律宾饱受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没有趁机与菲律宾划定南海边界,还自导自演了一出“农夫和蛇”的真实话剧。

对菲律宾这样的小国家的软弱,引起众多国家对我南海海域的无限遐想和蠢蠢欲动,“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口号,引来了周边国家的争相蚕食。

假如,我们在菲律宾屡次打死打伤我沿海渔民,扣押我捕鱼船只,强占我岛屿的时候,愤然击之,哪个还敢如此狂妄地向我挑衅。而且,菲律宾并没有从经济危机里面摆脱出来,战争对他们更可怕。如果我们不是因为对中国的反击心有余悸,恐怕现在冲到前面,强占我岛屿的不是菲律宾,而是越南。

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对菲律宾这样的小国都妥协退让,世界历史上,除了中国,谁还能找出第二个!

南海海域问题比中印问题严重多了,紧迫多了,稍有不慎,我南海海域就可能被瓜分,在当代,海洋的战略意义和经济价值是不可低估的。对印度我们暂时倒应该实行“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六)可怕的现状:忍辱不能负重,韬光不能养晦,一味的自欺欺人

忍辱负重也好,韬光养晦也好,都是为了发展,为了强大,可怕就可怕在受辱而不自知,忍辱而不能负重,韬光而不能养晦。更可怕的是自欺欺人,被别人打了耳光还觉得是“儿子打老子” 。

看看中国决定送走美军时的人民日报社论就知道了:

“事实不容改变,公理不可战胜……我国政府和人民对美国的霸道行径进行了坚决斗争,迫使美国政府改变了最初的强硬、蛮横态度,向中国人民致歉。”

“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伸张了正义,打击了霸权主义的气焰,捍卫了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显示了我国维护世界和平、不畏强权的大国风范。”

“这场斗争又一次体现了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具有驾驭复杂局面和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

“我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斗争仍将继续……我们坚信,正义必胜,公理必胜,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这是一笔十分珍贵的精神财富……不断夺取改革、发展、稳定的新胜利。”

如此的自欺欺人,如此的自我麻木,如此的自吹自擂,如此的自我满足,如此的自我陶醉,有一点忍辱负重的意思吗?

如果这也叫忍辱负重,中华文明的历史可以宣告终结了!

中国一项有惰性存在,根深蒂固的劣根性是中华民族遭受屈辱,饱尝辛酸和根源,我没想到这种民族的劣根性被发展到了如此登峰造极的地步!
呜呼,哀哉!痛哉!祖辈们灵下有知,也会痛悲泣血而不能止也!

我真的无话可说了!

(七)放不下的大国情结,放不下的小家子气
中国一直放不下大国的情结,我在《令中国无法强硬的外部因素》(《中国研究》2001/4/13)中提到:中国一直有一个“大国”情结、“领袖”情结,我们无法和美国相提并
论,就去当第三世界国家的领袖。但是,这个人口众多,贫穷落后的“丐帮”又能给中国带来什么!

但是我们的确在以这样的大国形象和领袖形象去做:

我们帮助东南亚国家和日韩摆脱困境,把自己放入困境,承受人民币不贬值的压力,造成国内经济持续紧缩,成为世界上罕有的奇事。最终善有恶报,在国外蒙受羞辱(印尼暴行,菲律宾占我岛屿,倭寇占钓鱼岛),国内失业下岗人数剧增,经济衰退(奇怪的是国内统计数字仍然逐年“可喜”的增长)。

我们支持臭名昭著的独裁国家伊拉克,支持南联盟的独裁领袖米洛舍唯奇,让我们国家陷入空前的孤立,引起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强烈不满,最终再次蒙受外交史上的奇耻大辱。但我们当年依然花费巨资纪念国庆。

如果我们是忍辱负重,就应该记住那个耻辱,然而,烈士的遗骨未寒,我们就又歌舞升平了,就又歌功颂德了。

因为一个小国家与台湾有官方关系,我们动用了尘封多年的否决权,阻止联合国派遣维和部队,引起哗然。

我们树敌如此之多,是不是在这些上面也该反省一下呢?

伊拉克众叛亲离,连阿拉伯兄弟都跑到对立面参加围剿的战斗,可见其罪不容赦,我们不惜牺牲与美国的关系支持萨达姆对我们的国家利益有何益处呢?

我们支持米洛舍唯奇,但他马上要被引渡了,是他的人民的决定的。再看看我们曾经支持的塞族人是如何对待中国人的:

《尔格莱德:中国商人挥泪离去》(青年参考010315)“不久前,塞尔维亚政府通过了一项决定,中国人在塞尔维亚只能开生产性和服务性的合资公司,而且塞方资本必须占51%以上,雇员数也必须多于中方。”
“禁止中国人开单纯贸易性质的商店,咱们好多开商店的就无法获得居留签证,只好离南回国了。”

“在我们内部,与米洛舍维奇的旧势力斗。 没想到把中国商人也捎上了,他们要把中国商人赶回家。”
这是中国外交善有恶报的又一个例子。中国为了这些小国家,不惜与美国人作对,这是不是也是我们该反省的地方呢?以国家利益为重,融入国际大潮流里,是不是应该作为我们更明确的外交准则呢?

2001年4月14日星期六

时寒冰:31岁,男,汉族,自由撰稿人,Email: china888china@hotmail.com 或

china888china@yahoo.com

后记:

这些日子不停地写作,不停地流泪,不停地忧伤。我把吃饭的时间都缩短到了3分钟,我充分利用了每一秒钟,脖子硬得酸痛,终于把自己被庸俗的虚伪掩盖了30年的激情和责任,找回并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我的棱角还没有被繁琐的生活所抹杀。我很庆幸。如此不懈的操劳如果能让我把后半生的工作浓缩后干完,写出更多人的心声,引起更多的人对国家命运的关心,少活10年20年我是无所谓的。这个空空的皮囊终归要腐化的,但我不能连思想和良知也腐化了,那样,将来我会后悔。

在我收到的上千封来信里面,我看到了更多的爱国的热情和不屈的意志,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中国是有希望而且必然会富强起来的,但这有相当的一段艰难路程要我们去走。

我也收到了一些不同的意见,其中论述比较全面的有《从长远看,这种软弱是必要的》香港中文大学研究生于宏源先生。是一篇很好的文章。尽管我们观点有所不同,他对国家的全心地关注,他的严谨的论述让我十分感动并且是我应该学习和改进的。还有几篇,来信时注明不让公开,我也就尊重其意。

过去以为做撰稿人,可以维持简单的生计,著书立说,来为国家出力献策,为读者带来些许精神的粮食。现在发现是不可能的,刚一露面,就几乎要遭封杀。只好暂时停笔,把庸俗的生活安顿了,让自己的苟活的生命得以延续。

一个月后再见吧。

感谢各位朋友的厚爱和鼓励,我的作品里的每一个字都与您们的支持分不开的。

祝平安健康!

时寒冰敬上

2001年4月14日星期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5648@0)
2001-4-14 -05:00

回到话题: 当前的危机和对策回复于宏源先生 ( 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5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