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爱情回来过

blackswan (uglyduck)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总以为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

  早上老婆至少叮嘱了我5遍买三盒化积口服液,结果下了班我还是空着两手,在老婆险象环生的怒目相向中趸进了家门。有时候我也会趁着刮胡子的机会审慎地对着镜子观望自己的脑袋,它和5年前机智此起彼伏灵光乍起乍落的那一颗没什么两样。但是我悲哀地发现,很多装在里面的精髓都莫名其妙地远遁了。

  啊哈,我并没有早生华发,但是我忘了给女儿买化积口服液,忘了老婆的生日,忘了把卫生间里坏了的水喉换掉,甚至把主任布置给我的材料错记了报送的日期……但是关于一个名字的所有细节我却几经辗转都无法从我心中剔除,没错,越要淡化的东西反而越是深刻,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正值盛夏的午夜,伴随着几只夏虫不知疲倦的鸣唱,我分明听到她用键盘敲出的清凉凉的话语:“我希望你一直在网上,即使你不再叫白开水,即使你不愿意站出来和我相认,只要你在,我就会在……”隔着5年的时光,我还能清晰得想得出我看到这句话时内心的风吹草动。那一刻我的老婆还只是我的未婚妻,那一刻我心里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充满了随遇而安的放弃,那一刻的我,似乎满可以来得及重新选择爱情……但是我好像根本没容得这种挣扎稍做停留,就和我的命运一路,匆匆拐进了以我老婆为目的地的康庄大道。

  我记得沙洲的一切,她的生日,她的笑靥,她的声音,她的口头禅……我们从没见过面,我甚至不愿意把这种记得归结为恶俗的网恋,那时候我总对她说:“顺其自然罢,想见的时候就见见。”5年过后,我们在彼此的心中,仍然是两张面目模糊的电子版照片,尽管相当长的时日,我和沙洲在一块的时段远远超过了我跟任何人相处的时间,我爱沙洲沙洲爱我,这话说起来可真像小时候皈依在姥姥的膝下听来的旷远曼妙的神话。

  我不知道我和沙洲之间算不算有了最终的结局。其实就算最后一次在网上遇见,也没有分离的预示,我还和她开着玩笑,忙着说来来来偷偷亲一个,她也和我说些漫无边际的琐碎事情,纵使对彼此的男女朋友,吃些亦真亦幻的飞醋,说到心疼时分就真的想一甩头躲到网络以外不再回来,到后来还是温情战胜了一切,絮絮地说些傻话便把一切不愉快就地深埋了——而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便和沙洲错开了相同的上网时间,想念依然如空谷回音,反复撞击着胸膛和喉管,但是我们都没再按下对方的电话号码,原因很简单:我结婚了,沙洲听说我结婚了。

  我是个不愿意与回忆纠缠的人。但是我想象过一万次我和沙洲邂逅的情景。每一次设想都要牵动我盘根错节的回忆。我们电光火石地相爱过,遥不可及地憧憬过,平平淡淡地维系过,然后铭心刻骨地怀念着——也许这将是我们最美的故事,总比我娶了沙洲,看着她一天一天丢失水分一秒一秒丧失才情一丈一丈背离想象美丽得多……我宁愿永远在思维里爱着沙洲,就让我的老婆嫁给我内心的道义而让沙洲在我唯一的爱情里永生不灭吧。

  和沙洲失去联系后的5年,我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其实我写了这么多凌乱的废话无非是要把我和沙洲一同搬到2006年1月29日这一天。那天是星期天,北京没有5年前那么冷。我左胳膊被老婆环绕着,右手被女儿的小手紧握着。就在“赛特”的扶梯转角,我的目光正被挣脱了我的手心独自蹦跳的女儿牵扯着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女人有些嗔怪的叫声:“白开水,开水!”我下意识地循声望去,见一个年纪和我相若的女子,正抓住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小男孩低声数说着什么,看样子那小男孩是叫白开水了。一旁有人窃笑:“多怪的名字啊。”女子无意抬头,我的心笨重地跳了几下,我从来没见过沙洲我只见过5年前沙洲的照片,但是我知道那一定是她。我在那一刻只想大声叫我女儿的名字,因为我为女儿取的小名叫做——叫做沙洲。

  是的,5年前我吸着辛辣的香烟在网络这一端给沙洲讲述这个不知名的日本小说的情节时,沙洲问我:“你会为你的孩子取名沙洲吗?”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我当时的回答是:“我的孩子难道不是你的孩子?”那时我的的确确把这种巧合看成纯粹的故事来着。5年以后,我热血沸腾地看到沙洲走出故事近在咫尺,我竟没有勇气喊一声沙洲!

  而沙洲这个傻女人呐,5年前,认认真真地为这样的偶遇感动过,她还说:“那一刻,无论流放多远的爱情,都会回来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7031@0)
2001-4-16 -05:00

回到话题: 听说爱情回来过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47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