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我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之二:大白菜撮堆儿卖

captain_mike (麦克船长)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之二:大白菜撮堆儿卖

曾经的珍珠翡翠白玉汤,被当成大白菜撮堆儿卖,5 分钱一堆,可这英国老太比中国老太太买菜挑得还细,先是把白菜帮子都掰了,扔了,只留下菜心,然后在这菜心中再挑,挑得很慢。

这就是雷曼目前员工们的处境,没有人知道谁是白菜帮子,谁是菜心。

星期一宣布破产, 那天老板惟一做的事就是把自己的个人电话,邮件放入电子表格号召大家也这么做。中午大家一起吃饭, 破例喝了酒, 也碰了杯,感觉像散伙饭。 一人说原因有二,CEO Dick Fuld last name is (Fold) , 另一个是公司总部风水不好,并问我懂不懂 风水。另一人说自己大学毕业的女儿找到一份工作在曼哈顿,公司叫“华为“, 并问我华为是不是在中国是一家小公司。我就把华为胡吹了一通,说今后华为会把Cisco 弄得也倒闭,云云。并劝他让女儿好好在华为干。

星期二一早,同一层的中国女士跟我说,她接到代理的电话,说今天是她的最后一天。上班后,我的同事照常发出一份报告,其他部门的一个经理回了: I admire your dedication on duty.

还有这个钢琴曲加诗歌连接:

http://members.tripod.com/~do_you_believe/inspire2/aship.html

大家觉得有趣,把老板也叫来,老板,一声不吭,听了20秒,然后就给我们如数家珍,大讲这首钢琴曲,并问我们谁知道这曲子,听U2,Bon Jovi 的大家面面相觑,只有我们71岁的同事说他熟。 老板45年前来自苏联,71岁的同事55年前从罗马尼亚过来。看来欧洲人就是有文化。

中午的时候我又约通过公司邮件认识的一位中国小伙,跟他说,还从没见过面,就要散伙。在他所在的楼里见了面,这小伙窝在沙发里,唉声叹气,比较颓废,把华尔街,老印同事等等都骂一遍,说回国发展等等。看他精神实在不好,赶紧告辞。下午,感觉气氛有变,都传是巴克雷(Barclays) 又和雷曼谈了,好像又有救了,工作狂的老板一高兴,又让大家开始忙,想和其他部门开会,但又怕找骂,就让我们“私下和他们接触“。

星期三下午, 巴克雷只以象征性两千五百万美金现金,就购得投行和资本市场北美业务。(Investment banking and capital markets) (New York headquarters and New Jersey data centres for US$1.5 billion) 虽然是象征性的嗟来之食,大家还是很高兴。至少很多工作能保住。

星期四一早,老板就把我们带到了顶层的灾难恢复中心(DR site), 一排排的电脑排在一起,大概有两百多台,后被告知是911后建的,每一台电脑上都有一个trader的名字, 那已经有四十多个人在那里了,且连续工作很多小时了, 很多人晚上就住酒店了。 原来昨日被买一定下来,公司就立刻制定了48小时的紧急转换计划,这里被用来当作战室(war room)。 星期五三点破产,或至少失去法律上的实体(legal entity), 星期一所有电脑系统就要准备好以各种新的代码(Baclays xxxxx)交易。 有无数的工作要做,先把应用从没被买的数据中心移到被买的中心。 然后要拿到新代码,改成新代码,改公司标识(Logo), 几千个数据库,几百个应用系统,要确定,哪个做,哪个不做,哪个先作,哪个后作,其实是猜。 还有相应的上下游系统(upstream, downstream) , 前后台,(front office and back office) 同步问题,商业与应用,应用于基础设施协调,等等。我们小组是咨询顾问(consultant), 不是全职员工,其实是被排斥在外的,如电话会议,邮件通信,是老板争取来的,让我们也坐哪里,看能帮什么忙。 每天早中晚至少三次通风会(status meeting), 我们赶上的会上,最大的老板问的问题是“What is our scope? Who owns the scope? Who owns the master timeline plan? Where is it?" 也就是说没人知道到底哪些该转换那些不该转换。有人建议说"CIO office should own those. "

另外又有最新小道消息,巴克雷是挑资产,挑部门,还挑人, 而不是通常的先收了,以后再裁。如破产同一天惠普宣布的载员两万多人,在几年之内。

星期五早上,所有还在各楼层的,都被强令到顶层作战室。大老板的话,意译是“我们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向哪打,何时打, 但需要刺刀见红的时候,我就要有人能立刻冲出去” 中午的时候,大家花费最大精力,从星期三就开始做转换准备的三大主机交易系统之一,就被告知,巴克雷不要它了。一个菜心,被英国老太扔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经过几十个小时与伦敦同行的一起努力,大家觉得周末转换有可能实现。也都安排好了周末24x7的覆盖(coverage) 。 曙光向大家招手,胜利在前头。 我们小组主机部分的那几个人, 也都被安排了周末的24小时的轮班倒(rotation)。 不论如何,星期一太阳就要从伦敦升起的样子。大家互道了周末愉快,就在这时,老板跑了过来,说这楼里最大的老板的老板来了, 有紧急变故。“The deal is being blocked" , 我理解是“英国老太好不容易挑好了几个小小白菜心,突然市场监督员来了, 说这是无质检的,或有毒的大白菜,不能交易。”20分钟后, 要开会宣布此事。我要赶飞机,就走了。 (注:飞机没赶上)

星期三开始一切的忙碌就是为了转换(conversion),要是西人也有黄历,这周上只会有三个字:逗你玩。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http://sites.google.com/site/captain0mike/Home/lehmanbrothers-1
(#4703563@0)
2008-9-20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我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之二:大白菜撮堆儿卖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各地生活大纽约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