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一个人走

mjia (mji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一个人走

  "男人都一样"这句话,让他明白,她并不是他寻找的伴侣。虽然相处了几年,但相互的认识,还停留在第一次发生关系的那一晚。第一晚之前,他们仅接触过几次。但这并不会使他对她有任何负面的评价。性于他来说,是很自然的事。他认为性应该纯粹一点,不应该在性中,加进太多功利的目的。然而对于她,那一次,却再一次验证了"男人都一样"的观点。他曾试图证明,男人并不是一样的。虽然脱掉裤子时是一样的,但在穿起之后,男人就与男人不一样了。但她好像对男人穿起裤子之后的不同,并不太在意。她仅仅需要一个稳定的未来。而这一点,无论是从他的职业,他的性格,好像都能保证。她觉得他的性格很好,她在他面前感觉很轻松,甚至于她会谈起以前的性经历,他从来不会站在道德的角度去评价。她喜欢他的性格,但她却无法欣赏影响他性格的思想。他想用自己的思想吸引她,但她第一次看他的博客时,也没忍住打哈欠。而他认为他的思想,远比那种显而易见的性格,可贵得多。因为他认为,正是他所信奉的平等理念,才让他认为,男女之间,应该用同一的道德标准。在采用同一的道德标准后,他觉得他没有权力对一个女人的过去做过多的评论。而基于自由的理念,又让他认为,女人有寻找自己幸福的权力。他很尊重女人这种权利。当女人离他而去时,他并不恨那个女人,他并不认为女人曾认为他是"上帝给的礼物",就该一直守着他。

  她是一个实在的女人。他总认为她第一次见着他就喜欢上他,是因为他之外的原因,也就是说,不是因他的外貌,不是因为他的性格,而是因为他的职业,他的学历,他转业干部的身份。这几种因素加起来,就意味着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可这种未来,在相处不久后,就化成了泡影。他好像对这种在她看来是举手之劳"未来 "并不动心。她为他感到不值。她希望他更积极一些,而不是如现在这般自我放弃。她不能从这种放弃中,看到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执着。他为此感到孤独,他也害怕孤独,但他不会为了摆脱孤独而改变自己。这就注定,在这个流水线的社会,他必将成为一个孤独者。

  她不能理解他,但她很看重他,她一直认为他是一块将发光的金子。可在他看来,"看重"比"不理解"更可怕。在她看来,金子如果不能在世人前发光,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她说她的舅舅可以给他一个更好的职位(显然她是把她的舅舅当成了他娶她的诱饵),可这于他,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他并不想在官场上耗太多的时间。这种态度,让他得罪了很多在官场上的战友、同学,他们常责怪他不找他们玩。他明白他们的意图,朋友多了,仕途的路好走。这倒并不是说因为这种功利的目的,就不会产生真感情。恰恰相反。可问题是,如果没有那些功利的诱发因子,又有多少情感产生呢?他并不会拒绝这种缘于相互利用产生的情感,只是他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去打牌,去喝酒,去按摩房,去谈那些有与女人有关的庸俗话题。他并不想为生存、为权力,浪费太多时间。但她会为了让他这块金子"发光",而不懈的努力。可她的付出,却将成为他越脱世俗最大的障碍。他很担心她的努力,终会抹灭他内心最后那点理性之光,他希望用这光,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的内心世界。

  爱,很多时候,会变成伤害。

  他曾多次想,与她结婚算了。她对他确实很好,他不忍心再提出分手而让她再一次流泪。他可能最终因为害怕女人流泪而结婚,但未来的场景又使他迟疑不决。他很理智,他能清楚地看到未来与她结婚后的生活情景。当他以一种世俗看来绝对放弃的姿态写那些"一无用处"的文章时,她会特别生气,生气于他"胸无大志",生气于不得不跟着他过一种低微的生活。她那种世俗的不放弃,与他那种精神上的不放弃,将产生激烈的冲突。冲突到来时,他会加倍感到孤独。这是令人绝望的孤独。还有什么距离,比同一个屋顶下的距离更不可跨越?我们可以用与朋友相聚的期望来减少沙漠独处的孤独,即使那个朋友在地球的另一端。我们可以用几天时间,跨越地球两端的距离,但很多人,用一生的时间,也未能使一个屋顶下的距离缩短一分。尽管如此,但时间还是在维系两人的关系中,起着巨大的作用,它使分手变得更加困难。时间培养起人的习惯,习惯与幸福无关。就像人陷进泥潭,无论是幸福还是痛苦,都身不由己。

  当两人在一起,孤独往往是相同的感受。他孤独,但并不迷茫,而她既感到孤独又感到迷茫。她想走近他,却又找不到方向。他就在眼前,可她却总感到有什么东西隔离着。她一直埋怨他不向她讲心里话,可当他袒露内心的时候,她又说他在寻找借口。他无法向她解释清楚,他为什么要去思考生命。无论是她还是他本人看来,他都不可能靠写作来获得成功。写,只是思考的一种方式,思考于他,更多是为了摆脱物质世界的束缚,是在寻求着与上帝的平视,但他知道,人很卑微,生命的问题,超越了他的智力,纠缠于这个问题,只会使他陷入迷茫。他如此清醒,又如此执迷不悟,更使她难以理解。最终,他关闭了内心世界的大门。他们的交流,停留在表层,就像日常中,所使用的锅碗瓢盆,没有任何深度。可多少人,不是生活在表层呢?可时间,让习惯变得越来越粘稠,像胶水一样,把两人很物质化地粘在一起,不能分开,相互又没一点感觉。

  他觉得生活在那种靠习惯维系的婚姻里,很可怕。他很清楚,生活在同一个屋顶下,并不能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他不会放弃,如果他不能与一个能够理解他为什么坚持的女人结婚,孤独就会一直伴随着他。他肯定会因为孤独而出轨。这会使他很痛苦,因为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尽管他并不想承担责任。他并不把性与责任连在一起,但他却认为,婚姻意味着双方对履行责任的一种承诺。

  她并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真正障碍。她认为他看不起她,原因是她不漂亮,是因为她曾有过男友。她确实算不上很漂亮,但也并不丑。几年对他的好,足以弥补容貌上的缺陷。何况,仅仅源自于生理上的感受,无论是美还是丑,都会疲倦。他于女人是否是处女,根本不在意。但她是一个实在的女人,他认定他所说的思想上的障碍,仅仅是借口。人吃饱了就不饿,人有了衣穿就会感到温暖。思想是什么?她不会为那个子虚乌有的障碍去努力。她更愿意把大量时间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些,因为她认为,男人都一样。

  他并没有看不起她。他几乎就没有瞧不起的人。他认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瞧不起别人。人与人,仅仅是生存的状态不一样。而这种状态,由一种无形的力量决定。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这种生存状态就很好。如果可以选取,他宁愿像大多数人那样,肤浅但却幸福地活着。然而在他思考了很多之后,那一切都不可能了。他与她之间有距离,但他们之间并没有先后、上下之分。他们之间的问题,出自于他而不是她。

  她是一个大众化的女人。他遇上的几个女人,基本都是她那种类型。他甚至不再抱有遇上大众化之外的女人的希望。他若想摆脱一个人的孤单,就不得不适应那类型的女人。但他并不会去改变,因为他的坚持与幸福无关。女人也不会因他而改变,因为他的观点,超越了她们的理解范围。他与女人间,无法进行思想的交流。交流,更多停留在性这种对思想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方式上。这是一种表层的方式。也是他与女人交流最无障碍的方式。因为他并不像很多男人,带着鄙视从那些容易走近的女人那儿得到生理上的满足,女人不用担心会因为在他面前尽情享受性的过程而得不到尊重。但他终究是一个精神的动物。性于他,就像面包一样,不可缺,但他又不想为之花太多时间,但正如他对物质世界的忽视一样,因为需要得不到满足而变得比其他人更急切。这给女人一种错觉,以为他寻找女人,仅仅因为性的需要。这是天大的误会。一个不原为五斗米折腰的人往往比愿为五斗米折腰的人,更容易陷入饥肠辘辘中。一个饥饿的人,见着食物,会天然地两眼放光,民众能因此,就认为食物才是他奋斗的目标吗?

  他身边,并没有多少女人。他宁愿把主要精力用在精神世界的探索中,而不是用于寻找性伙伴。但他本该有很多女人。可女人往往在发生了关系后,就会对一个男人特别的好。他并不想欠女人什么。他认为性给双方都带来了快乐,因此,他认为,纯粹的性,并没有哪方吃亏,他并不因此就欠女人什么。然而女人在发生关系后,对他的体贴,却让他很难找到相应的热情。他终是精神的动物,他还没有找到一个精神世界如性关系般和谐的女人。他不会因为性去结婚。他给不了那些与他发生关系的女人一个确定的未来。当他发现那些女人,因为与他肌肤相亲过,就对他抱有希望时,他就不得不装出冷漠以消除她们的想法。他这种故意装出的冷漠,伤了很多女人,也更使女人认为他寻找她们,仅仅是因为性,一旦这个目的达到,就会把她们抛开。他装出的冷漠,掩盖了他对她们的渴望。

  他从不讳言他对女人有性的需要,就如他不会讳言他要吃饭一样。食色,是很自然的事。对它进行道德的说教,还是用它来进行显摆,他都会觉得无聊。同时,他认为,幸福是一种精神的感受,而性,却仅仅源自于生理的饥渴,即使一个人体验了饥饿感,可人还是不愿意把记忆停留在酒足饭饱之后。

  与女人思想上的障碍,或者说,他并不愿意完全受生理需要的驱使,是他到今日还一个人的原因。但如果一个女人,真相信他所说的,努力让自己变得有思想,从而消除与他之间的思想障碍,这于他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一个靠思想统治的社会,这是一个喜欢把某种政治观点用来评价一个人道德高下的社会。当一个女人拥有了被政府大面积灌输从而成为主流思想的时候,甚至连性这种表层的沟通,都不可能了。有一个女人对他的屠夫的后代并不天然就有罪的观点,怒不可遏,当时就把他赶下了床。那个女人,从主流社会看来,显然是一个极有"思想"的人。

  与女人思想上的障碍,也同样存在于周围男人身上。他没有真正的朋友。有几个自称朋友的人,并不懂他。他根本就没打算把把自己内心的思想告诉他们,这并不是因为他封闭,而是他明白,他把自己内心所想的和盘托出时,甚至于连表面的朋友都做不成了。这个社会,就是这么奇怪,没有思想,可某个政治观点,却可把朋友变成敌人。这个社会,不存在大写的人,只有一堆寄生于群体的生物。而他所做的努力,就是让这群生物摆脱"堆"的观念。他的真实意图,足以让身边所有人仇恨他。即使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但起码不要成仇人。因此,当某个国家出现灾难时,他也假装像身边的人一样兴奋。当某个人鼓吹抵MM制日MM货时,他也会大谈抵制的必要性。他不得不装出浅薄,以得到"朋友",正如在酒桌上,他不得不装出庸俗,以得到他人的认同。他在努力掩饰与其他人的不同,只为了不被这个社会敌视,不被这个社会嘲笑。虽然,他并不想在这个社会获得世俗的成功,但他也并不想让自己生活得太艰难。他没有被这个社会看成怪物,但他的伪装,也让他永远不可能摆脱精神的孤独。可人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表面,尽管没有精神的共鸣,但一个表面的朋友在身边,就没有时间去感受孤独。

  他是思想世界的探险者。他很明白,当一种观点超越了他人的认知范围时,就会成为笑柄。上帝对人很公平。他比别人看得更透彻,可他并不快乐。他的生活并不值得夸耀。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庸俗却快乐地活着。快乐无罪。但思想,已把他放逐,他再也回不到他的伊甸园。

  每个人都注定孤独,没谁能陪他一直走。上帝把人放在"今生"的孤岛上,"今生"之外,是绝对的虚无。注定孤独,他甚至无法与前世和来世的影子相伴。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742924@0)
2008-10-4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一个人走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