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初恋

exile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他是我的大学的同班同学,就叫他Yo吧。

大一的上学期,我们一个宿舍的四个女孩很自然地走得很近,上课,吃饭,玩儿基本上都在一起。很快的Yo和另外的一个男生也和我们一伙儿了。现在已经想不起为什么了。

我们六个人时常一起上课,读书,也一起玩。

我年龄比较小,心理也不属于成熟的那类,很多事情根本不开窍。对于这种简单地读书上课还有朋友相伴的生活很满意。那时真的是很傻,对于爱情真的毫无心理准备,根本没有想过太多。周围很快出现了一对对的形影不离的恋人。可是自己从来没想过会是其中一员。爸妈从来都是教育我要好好读书,我们家里很少谈论恋爱这种话题。似乎我们都觉得恋爱这两个字离我太远,包括我自己。可遗憾的是,事实上,我的大学4年基本上一直为恋爱这俩个字而苦恼。



Yo大概就是在这时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我,我们都还不到18岁。

他只是一门心思地喜欢我。我们是一个班的,上课和活动基本上都在一起。他的目光一直追随在我身后 。每次见到我的影子,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当然这是他后来告诉我的。

应该是一年级下半学期的那个春天,我们几个骑车去春游。早春还没变绿的芦苇令我很着迷。我们还在河边玩石子。后来班里办小报,Yo也写了篇文章。基本上是在描述对一个女孩的爱慕,没有名字的, 可是谁都知道她是谁。我呢,好像就扮鸵鸟,脑袋钻进沙子里装没看见。哎,也不知道自己为啥那么傻。

有一天晚上他来约我去散步。那是我第一次单独和男孩子约会。而且我是知道他的意思的。很紧张。临出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好朋友M,记得她的鼓励的目光。那天晚上在学校南边的小操场绕圈儿。不知走了多久,也不记得都说了些啥了。只记得后来他轻轻的揽着我的肩,说真希望这样永远走下去。那天月光很亮。

我们宿舍有个玩笑,谁找了男朋友一定要请这群同学吃一下。Yo似乎很愿意表明什么,不顾我的一再反对,坚持去买了一大袋吃的,塞给帮我开门的同学。这令我很难受。

在我的面前他也完全不是他本来的样子。Yo原本就是个比较随和的人,见了我就完全的没了主见。比方说我们几个人讨论五一的旅游计划,我那时候对旅游有种由衷的热爱 ,很积极地计划,可是几个人总是会有不同的建议,到了他那儿基本上就是和我一个声音。那时的我好像并不领情,反到觉得他怎么这样?如果我说墙是黑的,他肯定不会反对我。那又有什么意思呢?现在我是可以理解了,在他的全心全意的爱情面前,往左走还是往右走是没有差别的,唯一重要的是和谁一起走。他的眼里总是那期待和炙热的目光。

有一次我们宿舍一个女孩借了我的外套穿。她去了我们班男生宿舍。那时Yo和一些同学正在打牌。他看到她从门口经过,也许是误以为是我来了吧,一下子把一把牌都扔了。那个女孩回来告诉我,我真是觉得后背发麻,幸好去的不是我,要不可尴尬死了?

可是朋友还是朋友。我们六个人经常一起活动,而其中的我和他就处在介于比友情多一点,比爱情少很多。

我们六个人一起去过一次泰山。有几个故事。我们刚出泰安火车站的时候,傍晚。很多旅馆或者饭店的生意人来拉客人。一个中年男我们拦住问 “你们多少人?”我随口说了“好多好多”可是明显地,我们是直奔泰山,既不可能住店也不会吃饭。继续走。那人也不知怎么对我发起飚来,抓住我搭了一句话的把柄要找碴。Yo是山东人,很大块头,典型的山东大汉的模样。那时候他把包往地上一扔,很勇敢的上去,把我互在后面。好像最后也没打起来,很快那人就退缩了。我是不好意思给大家惹麻烦,不过也没有跟他说谢谢似的。那个时候不是很习惯表达感恩,哎。当然这一幕我是一直记在心里的。

山上有个小院,叫泰山三宝。我那时好奇心太强了,很想去看看。可其他人都不想去,没啥意思。我说看了才会知道,还是很想去。那时的我不愿意轻易放下小小的愿望,就是有点任性吧。即使是不去,好像也有受委屈的感觉。后来Yo建议他陪我去,其他人在附近玩会儿。其实不贵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门票五毛。我像小孩子终于得到大人的应允可以去买个冰激凌了似的,飞快地进去跑了一圈。

从泰山上下来之后,基本上也是晚上了,我们又要坐火车去另外的地方。在火车站,离我们买的火车还有很长时间,大家都很累了。那时我们很节约,就在火车站候车厅休息。很快大家都睡了,Yo在看包。下面的故事是他后来讲给我听的。他说他看着我熟睡的样子,很。。(这我就不知道了),忍不住摸了我的脚一下,结果脸红心跳,只好赶紧到外面去走走。竟然遇见保安,看他闲逛就把他叫进去审问。问了半天当然也不会问出啥,放他出来了。

后来,应该是二年级下学期,Yo过生日,正好是刚刚开学。我在回学校的路上顺便买了一种桃子模样的点心给他。那天晚上还是那群朋友给他庆祝生日。吃了这份点心。有一位呢,嫌那个皮有点硬就拨了皮只吃馅儿。皮放在桌上,被他看到,全部捡起来吃掉了。这绝对不是因为怕浪费,只是因为那是我买的。我呢,没觉得感动,反而有点尴尬。(是不是很没良心啊?)更尴尬的还在后头呢。他切蛋糕很特别的。从中间挖出一个圈,算是心型的吧,这一份是给我的。 天哪,我,我真得不想要,紧张的要命。过生日也不好不给寿星面子,可是我真得做不到嘻嘻哈哈坦然接受,也没有感动倒要掉眼泪。这对比后来我们同吃一块生日蛋糕的场景真是天差地别。

那几年基本上就是这样他追我跑。我们俩对爱情的期望不太合拍。Yo是全心投入,每时每刻都渴望我从此就变成他的爱人,可是他却不能体察我的感受。而我那时大概是真的没长大,很高兴有他和那些朋友,但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要与众不同,也绝对没有在众人面前恋爱的勇气。我比较感性,凡事喜欢顺其自然,在心底里期待一种很自然的非常默契的感情。他却有点傻,不知道如何放松一下,给我一点轻松的感觉。我就离他更远了。很久很久一直有种感觉,我像闭着眼睛,捂着耳朵,跑,很辛苦地跑。也不知道假如他换一个人是不是会让我安心的靠在肩头,幸福地加入校园恋人的队伍。

也许Yo实在是太喜欢我了,我却若即若离的,他更加地害怕我会飞走了,一步不肯松懈。我们学校女生比例比较小,我好像也不是太恐龙。他竟然有时会告诉我谁谁谁对你有意思之类的事情,而我根本就不知道或者说也不关心。

其实我一直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说我真的不喜欢Yo的话,为什么还会为他而烦恼呢?为什么还会为他的不快乐而不舒服?为什么又会总是不忍心看他伤心?

那几年和Yo说了好几次不想再继续这种藕断丝连的感情了。他没有撒手过,我没有真正的狠下心来。每次说了都跟没说一样。我们基本上一直辛苦地徘徊在友情和爱情之间。



大三下学期,我们宿舍的女生全部去参加了一个交谊舞学习班。一个好朋友就是这样和她的舞伴修成正果的。很为他们的幸福而高兴。他们结婚的时候我是伴娘。我的舞伴不是Yo,是同专业不同班的一个同学,叫他J吧。现在我怎么也想不起为什么会和J搭对学跳舞,我们以前仅限于互相知道是谁,并没有任何交往。当然学完跳舞我们就比较熟了。我和J心性比较接近,都是比较单纯的人。和他聊天很投机,很自然的感觉。我们一起在校园里聊过几次大天,也去滑过旱冰。滑冰的时候他一直跟在我后面,我没有后背发毛的感觉,很放松的。和J在一起很默契,我从来也没有把我和J的关系往恋爱方面联系,就是很合的来的朋友,所以很坦然。在路上有时也遇到认识的同学,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紧张过。

这之间我和Yo好像联系不多,专心学习了一阵,记得那学期破天荒地,期末考试他第一我第二。不过他是班干部有加分,得了一等奖学金,我是三等。

J后来来邀请我一起去逛街,我就没那么坦然了,说不去。再后来大概又聊过几次天,终于有一天他问我可不可以等他。我真的不知道,不是因为J怎么样,觉得他很好;也很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可是想起我和Yo那是似而非的感情,没有完全放下之前觉得自己不可能做别的任何事情。不知道,其实真不知道那时是怎么想的。反正是很难受地说了不行。我们还是好朋友。给他写毕业留言册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流了好多眼泪才写完。毕业以后,我们还一起玩过几次,都是很快乐地一起,可是啥都没有说。后来我们都来了美国,有一天我忽然收到他的email,只是好久不见了,问好之类的简单的话,可是我却看得又落泪了。也许是为那段很单纯的感情而感动吧,也许是曾经有过期盼吧。人生很难得有那么单纯默契的朋友。我们交换过各自家庭的信息和照片,偶尔联系一下,不是太多。

我和J的事情,Yo是知道的。那时我俩还聊起过,他很体贴的陪我,我好像也没有心虚。



后来快要毕业了。那时还是分配制度,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比较多。我们家乡并没有名额。我是一定要去别的地方,可是去哪儿呢?觉得很飘摇。好朋友M劝我,还是不要放弃和Yo的感情。“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去找了Yo,看他能不能帮帮我。他们家是我们学校的,人脉广一些。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目标。Yo一口答应。其实在那种状况下,这是很难的。我们两个算什么关系呢?纠缠了四年的问题竟又被摆到桌面了。他是期待的,他的家人是为了儿子,我应该是默认了吧。就这样,Yo留校了,我分到了离他大概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

爱一定是要纯洁的发自内心的。我似乎也没有因为感激他的帮忙,从心底里接纳了他的爱。他也从没有因为这个给我施加过压力。我们还是继续着大学时的那种不远不进的关系。他还专门买了辆摩托车好方便和我见面。那个时候我在他面前真的象块石头。我期待的那种默契的感觉没有到,一点都勉强不来自己。

当然我也从没有因为周围的表白而动过心。我自己的这桩感情已经让我很累了,根本没心理会其他的人。

毕业两年多,十月我过生日,刚好妈妈去看我。他不知怎么听说了,特意跑去我们宿舍,第一次见了我妈妈。我妈妈对他印象挺好的。当然我是明白这个的,他人很好,他对我很好,绝对地无可挑剔。可是为什么没有一种默契呢?但这却是我所全心期待的。



终于不久之后的一天,事情发生了变化。

那天我去买手表,也不知怎么想的,叫Yo来帮我挑。这之前他来找我谈判了,我还是说了不的,哎,说过一万遍的了。记得很清楚,在商店的门口,他拉了一下我的手。忽然之间,好像一股暖流留过全身。我们两个对视一下,那一瞬间,我没有再逃避他炙热的目光。

后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我们很自然很默契的重新开始了。他不再小小心心地生怕让我受到伤害,不再紧紧张张生怕我飞走。我也不再紧巴巴的约束着自己,终于可以放松的接纳他全部的爱,不再逃避。

坐着Yo的摩托车,很坦然地趴在他的后背上,搂着他的腰,不再是两只手小心的揪着他的衣服。
同学聚会,我们不再是不亲不疏的像普通同学一样,很自然的,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背着我,我竟然不感到任何尴尬。
三月他过生日,第一次买了三枝红色的玫瑰花送给他,我们一起吃着同一块蛋糕。
那个春天来的时候我们骑车去踏青,一切都变得非常美好。
很多时候,我们情不自禁地拥抱亲吻,很享受那种亲密的感觉。
他甚至幻想我们有一个像我一样的女儿,害得我使劲打他。

如果故事这样继续下去那就一定是完美了。相视傻笑,做梦都会笑醒了。



可是大概半年以后的一天,我在Yo的房间看到了一个镶在像框里的女孩子的照片,一个挺好看的女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像朝鲜族的民族服装那样的裙子,在卧室照的。还有一封信。那封信写的挺好的,把一个女孩子的爱慕表达的很完美。很显然这是给他的。

那些日子他的脖子上一直挂了一块红绳拴的玉。他不是那种爱戴饰物的男人,应该是有什么缘由的。之前曾经不止一次把那玉放在手上把玩过,他很沉默的,没有做任何说明。也没有摘掉过。也许是因为我对他对我的感情实在太了解了,信任到我不太相信它会有任何变化。觉得即使有什么事情,到了他该摘掉它的那一天,他自然会摘掉的。我很期待这一天,但是什么也没有问过。

我也注意到我送的玫瑰花被拿到外面的房间了。

很难描述我当时的反应。很伤心,但好像并没有愤怒。把这些东西放在了桌上。他看到以后自然明白了。和我解释了这些:

他父母一直没有看好我们的未来。我们俩抻得太久了,他们的儿子好辛苦。他们一直忙于给他张罗婚事。介绍了很多,他都没见。

半年前,他们一定逼他去见这个,他就去了。据说是穿的工服,胡说了一气。没想到那个姑娘对他很有点一见钟情的样子。这封信就是他们认识不久之后写的。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要我打死也不会给不太熟的人写类似这样的书信。

她是幼儿园老师,在一个挺远的县城。他说她很想到这个大学来。她对他很好。所以就同意开始接触。

她追得很紧,送了很多礼物给他。有亲手织的毛衣,还有手叠的星星之类的,这些我在他的办公室里见到过。

Yo和我讲完这些情况,他说要和我在一起,尽快和那边了断。



我相信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好女孩,在Yo苦追我那么多年不得之后,有人对他这么好,他是很感动的。他说他们关系发展挺快的。很短的时间,就去拜见她的家人,出席她哥哥的婚礼,当然是以男朋友的身份了。

而我们俩也在他俩认识不久之后正式开始的。

够恐怖吧?不能想象一个人怎么能够同时发展两份感情?如果说我真的是曾经在他的心里的话, 他怎么能够做到在拥我入怀的同时,又去那个女孩家做座上宾?

Yo在去参加女孩哥哥的婚礼前把这个事,告诉过我们的一个好朋友S,那六个人中的一个。S劝他不要脚踩两只船,他说还是想跟我在一起。那时我们已经很好了,但是也许介于过去的事,他也不是很有信心吧。所以和那边还在继续交往着,但是似乎脚步太快了,快到后来很不好收拾。

S觉得我们俩会好,就没告诉我。她说如果告诉我的话,而且后来我俩又成了,那不是制造阴影么?
就在我知道这件事之前两个月,她出国了。有的时候在想,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假如她还在的话,我们也许不会走到头。当我们俩深陷泥潭的时候很需要一个旁观者的清醒的时候,一个陪着我们一起在风风雨雨的走来的人,对我们很了解的人却刚刚离开。

我甚至怀疑,我们俩的开始也和这个女孩有关。Yo终于不再对我患得患失,可以很放松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无论如何,我是不想放弃我们的这份感情。我当然也没有逼迫他。



可是不久之后,Yo竟然还在他家宴请那个女孩。那天周末,他说我不要去找他了,有事。我没听他的,回到了他那儿,打电话给他。他才吞吞吐吐说中午要在家清那个女孩,要我在宿舍等他。我真的很难描述那时的感受。没有勇气告诉他“如果你今天见她的话,以后永远也不会再见到我”。也没有去他家会会那个女孩。那会很尴尬,那个女孩是无辜的,他的父母是无辜的,他们的介绍人是无辜的,为什么要伤害这么多无辜的人?鱼死网破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也许是我没有勇气吧。性格决定命运吧。

后来没多久,Yo决定要去了断了。那天我在他的宿舍等他,他去了。那一整天我一直在听齐豫的那首 “七点钟”。很晚了,他还没回来。我去了他家。

其实我们好了之后,经常去他家的,他爸妈都是很好的人,我们虽然没有准儿媳拜见公婆的礼节,但是觉得也还比较和睦。那不久之前,他爸爸过生日,我刚好碰到了,赶快去买了礼物,还一起吃了饭。他妈妈似乎不是特别开心,不过我没有特别地问为什么。

那晚去他家,我和他爸妈明确地谈到了那个女孩。他们说她的学历不如我,还说她追得很紧。他妈妈很伤心说他的儿子追我追得好苦,哭了。我一定是安慰她了,但是没有声泪俱下的表白,我这人嘴笨得很。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我那么多年也很辛苦啊。不过我没说这个。他们是为儿子着想,这当然不能怪他们。

后来想起来,我当时应该好好和他们交流的,写一封信表明一下心意就好了。Yo是非常孝顺的人,赢得他父母的欢心才可能皆大欢喜。那时他父母一定是喜欢那个女孩的。她热情,主动,漂亮,对他们的儿子好,没有任何历史问题。不过,他们唯一没有留心的是,在儿子的心里,刻骨铭心的爱只有一次,永远不可能有任何感情可以与这段他从17岁一直追求到23岁的感情相比较。我和她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Yo回来之后,完全没有任何结果,因为他说不出口。他说她是无辜的,找不到任何理由说算就算了。



我甚至建议就实事求是,说我爱上别人了。他似乎不能接受这个建议。
我说我和他一起面对所有的困难,可那时的他就像是一团泥一样,完全没有了勇气。
我问Yo你爱她么?他说她对我很好。父母也很喜欢他。
我说她嫁给一个不爱她的人是不是也会痛苦,他说她永远不会知道。

后来的日子就很苦了,不论我怎样苦劝都没用。哭也没用,他更沉迷于他自己的痛苦,完全不能感受我的。有一天我们谈到夜里两三点,我很伤心,就开门出去了。外面黑洞洞的,很冷,也没有一个人。我在楼门口长廊下坐了好久,他竟然也没有出来看看我。那时觉得心好冷好冷,我的安全竟然也不再是他的关心范围。那我还干嘛啊?

我从被他全心全意地关心到完完全全的冷漠,这之间反差很大。我没能忍受很久。那天我带了我的全部的相册,希望和他回忆一下过去,或许他还能够重新思考。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记不的了,他没有看。然后我就走了,再也没有回去过。他也没联系过我。我们什么也没说地结束了。

就这样,从我们和好到彻底分手半年多一点。从痛苦的六年的艰苦挣扎,到幸福快乐的顶峰,再到冰山谷底。

那段时间真是可怜,好像随时随地都可以泪流满面。饭也不怎么吃,实在饿了,就冲一包芝麻糊。

我真的不愿意再想起他,把那么多年积攒的凡是和他有关的东西,他送的礼物,我们俩第一次去看电影的票。。。打了一个包全部寄回给他了。

另外还给他爸妈写了一封信,大概有十张纸吧,应该是从头至尾讲述我们那段感情的全部。

我逃开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偶尔听同学谈起他或他的家,就像没听到一样,不想知道,也不想关心。偶尔在校友录上,看见同学聚会的照片,只要有他的影子我都不打开。



老天可怜我,后来我在出差的时候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认识他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福气。我们恋爱,结婚,后来出国。到美国已经九年了。

十一

今年年初,我们第一次回国。我要去的城市正好是北京,还有他家在的那个小城市。而他的工作就在这两个城市之间跑。我的大部分同学朋友也都在这两个城市。想躲也躲不掉。总不能因为这个事不理所有的同学吧?我其实很想见见他们的。

买了机票,没有想好怎么面对,所以没有通知任何人。直到到了那个小城市的一周后,才通知了那儿的同学。他们都对我们的事很了解,很默契地没人通知他我回来了。到了北京,也是直到快要走了,才联络了他们,所有的人都夸我“明天就走了,今天才通知我们,你够可以的啊!”包括我那时的死党朋友M。呵呵,我说啥好呢?

M问我要不要见Yo,我说都那么久的事了。实话说,我应该是没有完全准备好怎样面对。很快M告诉我Yo不在北京,我是有点暗自庆幸吧。同学聚会还是很开心的。没人提起Yo的情况,我也没有问。说什么好呢?

就在我临上飞机的时候,收到了Yo的短信。说最想见到我也最怕见到我。我回了email说:很久以前的事,就别太在意了。轻松一点吧。

十二

回来之后,就开始了断断续续的email联系。基本上就是他问一句我答一句,再加一句谢谢。终于才知道,Yo那几天赶去了北京。给我打电话没打通。跑到我们聚会的地方外面瞎转。跑到机场想去送我,结果走错了航站楼。他是不想和一群人一起见我。

回想以前的事,真的觉得很委屈,我不可能当它什么都没发生过,不可能和他像其他同学一样嘻嘻哈哈的交流。

很快Yo回了句:我知道了!你是我一生惦记的人!祝你一切都好!

哎,你真的曾经惦记我的话,还会那样对我?我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的劲头。

这次回去,把以前的相册都带回来了。翻翻看看,过去的点点滴滴不可救药地浮现在眼前。看到那些大学里修成正果的同学的合影,真的好羡慕。如果有来生,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是愿意选Yo。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从来不曾退色过。我真的是没良心,对不起老公啊。我真的是不敢再经历那种苦难。

曾经很努力地封闭的记忆一下子涌了回来,令我躲闪不及。好几天,我一直沉浸在一种挥之不去的郁闷之中,灵魂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时候。不可救药地搜寻着支离破碎的记忆,问着各种各样的为什么,斗争着各种各样的假设,人好像回到了那个年代。重温那种感觉真得太太可怕了,没有希望,不敢怨恨,只剩下心碎,却还不能表露什么。

我问自己,是不是要和Yo老死不相往来?虽然我不能设想和他联系会是怎样的场景,但是问题的答案是明确的:不要。那既然这样,我还是主动一点吧,继续这已经开了头的交流。

然后给他发了email,讲了我现在的感受。约了时间打电话。

发了大学时期的电子像册给他。他说太珍贵了。感触很多。美丽的影子活生生出现在眼前!

虽然我一直不明白到底为了什么Yo放弃了我们的感情,但是我能感到他现在还是很在意那段感情的。

十三

电话接通,Yo的声音还是老样子。很没想到,还能和他很自然的聊天。那个电话打了近六个小时,有生以来打的最长的电话了。

当然,我们谈到了那段历史,我不可救药地声泪俱下地问他为什么,他说妈妈的眼泪是那最后一根稻草。还有:“我的懦弱断送了我们的未来,严重伤害了你。我也在自作自受,后悔终生。如果你还相信我还有一点点人格,就用她来发誓,我说的是真的!对不起,我错了!”

我还能说什么呢?

他说她妈妈收到我的信之后,哭了好久,后悔不该替他作决定,还说要不她亲自来找我,看看可不可以挽回。那个时候他大概是决定把我永远放在他心里了。也许他并没想到那会是怎样的杀伤力。那一两年妈妈时常哭。养儿如此,真是可怜啊。让我真后悔没有早些和他们沟通。

他呢,那时时常做恶梦梦到我。后来就越来越少了。

我给他的东西是他最珍贵的,谁也不能动,藏在父母家。

聊起他的儿子。他的名字有一个字和我的一样。我是单名。巧合么?这个让我感到压抑。孩子是无辜的,没有理由承载父辈的情感困惑。好在他永远不会知道的。

他说他的密码都是一个,我的生日。

他说你一点都没变。

他说他们过得挺好的。

他还说,挺好的,挺平淡的。铭心刻骨的爱情人生只有一次。它在他的心中刻得太深,他的激情似乎耗尽了,不能有人再能够真正走到他心里去了。

我又不可救药的心疼起他来了。真的不忍心听到这些话。

记得那个时候,他说他知道那会是平平淡淡的一生,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它。那还有什么办法呢?

想想,也许他只是偶尔才会这样想,绝大多数日子还是丰富多彩的。

他的工作挺好的,听起来日子蛮富足的。不错。

他说下次回去请我去听演唱会。嗬嗬,我不敢想象老情人幽会会是怎样的场景。

我说你要来美国,我可以请你吃饭。

十四

真的体会了啥叫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再去校友录,看了他近来的照片,竟然还不自觉地想到他温暖的怀抱。我真是很没良心啊。当爱已成往事,有多少人不遗憾呢?

真的很感激我老公。近来我的状况实在是太差。 我这人不能藏心事的,那天终于忍不住了,在他怀中大哭了快一个小时。是他,很温柔地帮我擦那积蓄了十几年的眼泪。然后听我讲故事一直到天明。我是真得很有福气的。很知足。
就算是命运吧,我那千年修得共枕眠的人是我老公。

而Y那千年修得共枕眠的人就是那个女孩。我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878429@0)
2008-11-27 -04:00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初恋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