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爱太重了,喜欢才是叫人轻松愉快的事。”...........书名:《真相》 ZT

babyface (开★心★就★好)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书名:《真相》
作者:林希曦

正文 真相

  那天晚上和所有的夏夜晚上一样,闷热潮湿,林希曦从浴室出来忙不迭地冲进卧室的空调里,一边用浴巾擦头发一边抱怨:“热死人了,还没擦干汗就出来了,这种天气没有空调简直会死人。”

  林希曦的丈夫俞子秦坐在电脑前看股市走势,“刚才你们主任打电话来,叫你现在去银行。”

  “什么?”林希曦一怔,手上停了下来,“有没有说什么事?”

  “没说,就说叫你马上去。”

  林希曦有点疑惑,难道今晚有人来查账?上次上头突击查账,何未漏写一个数被查出来,也是这么下了班突然被叫去。

  林希曦拨电话给何未:“阿未,你有接到通知现在去行里么?”

  “没有啊。”

  “叶海林刚才打电话让我现在去行里。”

  “糟了,”何未的声音变得紧张起来,“我刚才接到消息,说查到我们行里有人反交易好几张相同金额的大额存单,不知道是不是上星期我们那件事。”

  林希曦还糊里糊涂的,“上星期我们有什么事啊?”

  “你记不记得上星期你带一个客户去存40万定期,复印存单那件事?”

  林希曦一下子想起来了,那个客户本来是何未约的,要何未帮他弄4张40万定期的复印件用来做存款证明,结果那天何未发烧没来,林希曦就代替何未接待了他。客户带着40万的现金,存了定期之后存单复印一下又取出来,来回四次,最后客户仍然带着40万的现金走了,还带走了4张40万的定期存单复印件。是,是钻了一点空子,但是并没有规定说不能当天存当天取,存单复印件也完全没有法律效力。如果林希曦不帮他,他也完全可以跑四个储蓄所存取四次得到4张复印件。但是那是林希曦和何未的大客户,而且这个客户和何未关系良好,为客户提供方便责无旁贷,何未已经答应了他帮这个忙,只不过那天忽然发烧不能来上班,林希曦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但是林希曦没想到当时柜台做这笔业务的萧冰若没有做存取业务,她直接把四张存单反交易了,也就是意味着,这四张存单都是错误操作。这样一来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好端端的怎么会连存错4张大额存单又反交易呢,审核部门自然起疑,要一查到底。林希曦听何未说完,就知事情糟糕,萧冰若怎么能贪图方便就把存单反交易掉,她不知反交易的业务一向查的紧么。如果是正常存取,不要说四次,就是七次八次也不打紧,可是反交易就不同了,叶鑫也真是大意,她身为组长,也糊里糊涂地就给萧冰若刷了卡。林希曦皱着眉匆匆忙忙地换衣服,心中盘算着怎么向领导解释客户要求存单复印件的事,真有些麻烦,叶海林平时已经那么烦人,老是盯着我和何未,这次少不得又要大做文章了。。。

  林希曦虽然觉得这是个麻烦事,但她还以为顶多是制度操作上的错,没什么大问题,直到她出门前再一次接到何未的电话:“希曦,这次可能麻烦大了,你千万别说是我,你千万顶住。”

  林希曦一颗心往下沉,“什么意思?”

  “也真是巧上加巧。原本审核部查到反交易次数多也问题不大,但是他们看到操作员名字是萧冰若,就联想到了尹云龙,就联想到作案的可能,立刻报上去了,现在支行都知道了,肯定会严查。”

  林希曦握着电话呆在那里。尹云龙是萧冰若的男朋友,去年因挪用公款被开除。林希曦因与萧冰若关系好,平时有什么业务都到萧冰若的柜台做,也没想到这一层,现在好了,一条条线连起来,竟弄出个作案嫌疑来。林希曦苦笑,几张复印件能做什么案,然而银行的处事方式一向是异常的警惕谨慎,现在这件事可大可小,说小不过是制度操作有误,若往大了整——林希曦觉得有点发冷,客户经理的位子怕是保不住了。

  俞子秦转过头来,“出什么事了?”

  林希曦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俞子秦也在银行工作,对制度熟悉,当下就说,“怎么能做反交易,太蠢了。”

  见林希曦一脸失魂落魄,又宽慰道,“应该没大事,你只一口咬定是何未的客户,何未叫你做的,你一概不知情。”

  一概不知情,林希曦还真是不知情,她甚至不知道那个人要存单复印件做什么,何未叫她带他去,她就去了。然而现在说一概不知情,谁信?

  林希曦到行里的时候,大门已经拉上,灯火通明,行长王燕君,副行长叶海林,副组长周宁,辅导员孙玲玲都在,一个个正襟危坐,组长叶鑫却不在场,林希曦再次肯定,就是那件事了。叶鑫是那天授权的人,也算当事人,否则没理由周宁在她却不在。

  “林希曦,你知道我们找你来什么事么?”叶海林一脸严肃。

  “不知道啊。”林希曦做一个莫名的表情。如果要表示是无心过失,那就一定要茫然,要想不起,而不是未提到就明了。

  “你自己做过的事自己不知道么?你还是老老实实说出来,我们还会考虑从宽处理。”叶海林一本正经的表情,煞有介事的姿态,林希曦觉得可气又可笑,这是在审犯人么,我是犯了罪么,就差说一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

  林希曦存了抗拒的心,口气也就不太好,“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

  “那你就是要我说出来了?林希曦,你可是要想好后果,等我说出来,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他妈的威吓也来了,真以为自己是公安局审犯人么,林希曦心里不忿,尽量和缓语气,“你这么问我我可真不知道。你既然知道那就你说吧,说了也许我就想起来了。”

  “上星期三下午两点半,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好好想想。”

  林希曦假作思考。王燕君沉不住气了,她的性子比叶海林直,“你带了一个客户到柜台办业务,记得了么?”

  林希曦作恍然状,“哦,有这么回事,那是一个大客户,本来约了何未,那天何未病了没来,我就带他到柜台办了。”

  “办的是什么业务?”

  “客户要4张40万的存款复印件,带了40万现金来,我想客户当天存取也是正常业务,就带他到萧冰若那儿办了,存单没经客户的手,是我直接复印后就把存单又销帐了。”

  “客户才40万现金,你怎么能替他存160万的存单?”

  “我没直接存160万一张存单,我开一张40万的,复印后结清。这样存四次。如果客户自己去四个所,也可以做到。”

  “你知不知道萧冰若没有做销帐,她做的是反交易?”

  “我不知道。”林希曦当时的确不知,“柜台如何操作不是我的管辖范围。当时叶鑫在场,无论反交易还是大额销帐,都应该有她的授权才可以。”

  叶海林怔了一下,“是,叶鑫也有错,这个我们也会追究。但是就算你不知道是反交易,存款要帐实相符,你要开40万的存单你就要有40万的现金。”

  “客户有40万的现金。”

  “这现金你们当场点了么?”

  “点了。”

  林希曦答得滴水不漏,叶海林有点恼怒,“你们怎么点的,你们点四次了么?”

  林希曦这下词穷了,是,如果严格按照制度,她们应该重复存四次,也就应该重复清点四次。问题是,那么多四捆钱,明知不会真的存进来,谁会耐烦做这无用功?点一次已经不错了,当时萧冰若本来是点都不想点的,林希曦坚持要她用机器过一遍做个样子也成,林希曦还以为自己已经很严格执行制度了。

  “没有。我们只点了一次。”林希曦只好尽量找理由,“因为钱没出过柜台,所以觉得数目正确就不再重复清点了。而且这清点操作的事也不是我做,我无权干涉柜台怎么操作。”

  王燕君恼怒了,“你说来说去就是你一点错没有了?”

  林希曦不说话。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林希曦想了想,总得认点错,林希曦放软了口气:“我应该提醒柜台清点四次,严格按照制度操作。”

  “客户只有40万现金,你给他开了160万的存单,这根本就是错的,你这种存取四次的说法就是强词夺理。”

  林希曦听到这种蛮横的说法少不得要分辨,“但是存单实际上没给客户。如果客户自己去办,跑四个所,也可以完成。因为是我们的大客户,那些基金指标不少是他帮我们完成的,不仅他自己买还介绍了好几个客户过来。所以我当时想客户的要求能满足就尽量满足。”

  “你知道他拿存单复印件做什么用么?如果客户用作非法用途怎么办?”

  “我也不清楚客户拿去做什么。。。”林希曦有点心虚,“客户跟何未比较熟,那天本来是和何未约好的。好像。。。是要做什么存款证明吧。因为存单复印件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所以我也没有多问。”

  “你怎么知道复印件没有法律效力?”

  林希曦看着叶海林哭笑不得,这是常识啊大姐,一张破复印件能做什么?柜台上每个职员都能随随便便把存单拿去复印个几份后放回来,每个客户也都可以先存后复印然后直接取掉。

  王燕君也觉得叶海林的问题有点白痴,“就算没有法律效力,你也不能帮客户做这种事,你就让他去跑四个所好了。”

  林希曦只好说,“是,是我没想周到。”

  “何未知道这件事么?是不是何未叫你这样做的?”

  林希曦想到何未电话里急急的那句“千万别说出我来。”事情已经至此,林希曦想,人是我带过去的,存单是我叫柜台开的,我已经脱不了干系了,何必再把何未拖下水。于是林希曦说,“何未知道客户那天要来办业务,但是她不清楚是什么事。客户是直接跟我说的,事后我也没觉得这事重要,没跟何未说。她都不知情。 ”

  “这是何未的客户,她怎么会不知道?林希曦你是想包庇何未么,你说出来,你的责任还可以轻一点。我们知道其实和你关系不大,主要是何未在中间搞的事。”叶海林和何未的恩怨不是一天两天,现在终于有了机会,眼看着何未要轻松逃脱,一气之下竟连利诱都用出来了。

  林希曦坚持,“不关何未的事。”

  “我们好好的问你,想给你机会,你竟然这种态度,”叶海林气冲冲。

  王燕君站起身来,“今天就这样吧,林希曦,你回去好好想一想。这件事等支行处理。”

  林希曦回到家就给何未打电话,说了一下经过,“他们明天一定会问你,你放心,我说你都不知道。”

  何未沉默了一下,“这次真是对不起。应该不会很严重,我明天跟王燕君说说。”何未和王燕君关系不错,平时算是能说的上话的。

  “已经报到支行,只怕王燕君也做不了主。”

  俞子秦很生气,“林希曦,我早就告诉你别和何未走的太近,你就是不听,现在看到了吧。我告诉你,这件事何未就是故意让你去做的,她早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不然怎么会你一说去所里她就马上反应过来?会那么巧,早不病晚不病就那天生病?被人陷害了都不知道,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

  林希曦最恨人用这种轻视的语气说她蠢,身边亲近的人说出来尤其刺心,“何未不是故意的,她不会故意害我,那样对她有什么好处。”

  “她的确不是想害你,她只是想让你代她冒险,她明知这事情多危险,所以她不肯亲自做,她让你去做,反正她知道你有多蠢,她说什么你做什么。”

  林希曦恨这轻蔑的口吻,然而她想起何未电话里那一句“你千万顶住”。


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

正文 第 2 章

  林希曦明白了这一层不免觉得心灰,觉得朋友这个词真的很令人怀疑它的真实意义。但是第二天支行来人审查的时候林希曦仍然坚持“不关何未的事”。说是何未叫她做的又怎样?林希曦很清楚,所谓责任轻些不过是那些人诱骗她的说法,她的责任决不会轻,因为她是第一当事人。何未有什么责任?她根本不在场。把责任推给何未毫无意义,除非是为了报复。但是林希曦不会报复何未。她始终记得是何未把她从柜台拉出来,柜面工作是那么可怕,机械的永远都做不完的,一遍又一遍。吃饭只有二十分钟,上洗手间要提前十分钟挂暂停牌,再蛮不讲理的客户也不能得罪,永远是柜员的错,人家指着鼻子骂你你也得陪笑脸解释。终于信贷部有了空缺的位子,要求大学学历,柜面上只有李汝和林希曦合格,叶海林中意李汝,王燕君也觉得李汝不错——李汝比林希曦乖巧,林希曦和领导的关系一向疏远。只有何未一力推荐林希曦,最后王燕君终于同意升林希曦。那时候其实林希曦和何未并不很熟,林希曦也知道,何未一力推荐她是因为何未讨厌李汝。但是林希曦还是感激何未。之后林希曦和何未真的成了朋友,何未在工作上对林希曦十分照顾,林希曦其实并不适合做信贷,她不擅长人际关系,和客户的关系总是淡淡的,若没有何未撑着,不要说超指标,只怕完成都有问题。念着这一点,林希曦不会怨恨何未。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是何未推她上去,现在也因何未跌下来,林希曦想就这样算了吧,恩怨都罢了,从此以后何未不再是她的好朋友,但也不是仇人。何况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何未,林希曦想,我当然也有责任,我对制度太不上心了,为什么人人都知道这件事危险就我木知木觉呢,我当然有错。有错就要承担,无谓怪别人,即使有人利用我欺骗我,也只能怪我自己蠢。

  支行审查的人问来问去问不出什么,很不满意,林希曦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非要她说这是何未的指使。问话的人是支行保卫科的科长,反复诱说开导:你为什么要包庇何未?我们知道是何未叫你做的,我们相信你是无辜的,你不知情,但是何未和那个客户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不是?那几张复印件,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翻来覆去把同样的话问答了一遍又一遍,林希曦觉得累,复印件能做什么?你们觉得几张复印件能做什么?难道能取钱?林希曦觉得复印的几张纸无足轻重,但是保卫科的人不这么想,那个个子矮矮的男人一脸郑重的表情:很可能何未和客户联合起来诈骗。

  林希曦对于他们提出的这个可能性深觉荒谬,诈骗,谁会相信一张存单的复印件?

  林希曦被停了职,他们让她独自坐在一间小屋子里反省,间或来问她,你想清楚了么,是何未么?

  林希曦想,如果不是晚上放我回去,这跟警察局扣留48小时有什么分别?我是,犯了什么罪行了么?

  何未也被隔离起来审查,何未冷静地推得一干二净:那天我病了没上班,详细情况我不知道。客户是我约的,客户就说要来办业务,办什么业务当时没说。不,我不知道他要存单复印件,更不知道他用这种办法。他没跟我说。林希曦后来也没跟我提起。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人都不在场,我怎么知道那天的事。

  你不要抵赖了,林希曦已经都说了,说是你叫她这么做的。

  是么,何未笑笑,如果林希曦真这么说,我可以和她当面对质。

  科长语塞。不死心,做最后努力:我们知道你跟那个客户之间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客户要复印件到底想干什么?你们是想利用复印件诈骗!

  何未平静地说:客户要复印件到底想干什么我不知道,如果你们那么想知道可以直接去问客户。不过你们好像并没有审查客户的权利,如果你觉得这是一件诈骗案件,可以报警察局立案。

  银行当然没有权利审查客户。事实上,他们询问客户的时候非常客气:“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想问问你这几张存单复印件你是用来做什么的。”

  客户被叫到银行来有点愕然:“做什么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呀?”

  “哦,是这样的,因为你这几张复印件不是通过合法途径得到的。。。。。。”

  客户是个四十多岁的生意人,在城隍庙摆摊子卖五十元一双的皮鞋出身,后来转开火锅店,钱是赚了不少,涵养却并没有多少增长,一听这话就毛了:“侬格是啥个意思,啥格叫做不是合法途径,难道我自家伪造啊?侬讲我非法犯罪啊?”

  “不不,我们的意思是,我们有个职员用不正当的方法替你复印这几张复印件。。。”

  “侬讲来讲去不合法不正当,侬不要瞎讲白讲,这几张复印件,我带着钱上你们银行存了之后复印的,啥格不正当啊。”

  “是,你带着钱,但是事实上你并没有把钱存在我们这里。”

  “格倒好笑了,你们银行规定当天存不能当天取么?”

  “当天存当天取是可以的,但是你当时只带了四十万,存单开了一百六十万。。。。这个我们先不说了,我们就想问问你要这几张存单复印件做什么。”

  “啥格叫先不将讲了,侬讲讲清爽,侬讲的来好像我要诈骗你们银行一样,存单开了一百六十万,侬搞搞清爽,我一张存单也没有拿走,只不过复印这几张复印件。我本来跟你们的客户经理说,直接帮我开两张让我复印,我有那么多基金买在你们那里,还有啥不相信的,但是你们经理说不可以,要按照制度来,好,格么我就按你们制度带四十万去了,一张张存一张张复印,还要哪能?”

  科长也不好跟客户说但是我们职员的制度操作出了问题,只好陪笑脸:“你不要动气,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了解一下,你打算用这复印件做什么。”

  “做什么拉,喏,就是我买个房子要贷款,贷在招商银行,伊拉要我开工资证明,我么自家做生意,啥人给我开工资啊,要收入证明么我那些帐拉税拉麻烦来,格么人家招行的客户经理就说,侬给我几张定期存单复印件好了,人家也都晓得,我么又不是没有钱。平时你们客户经理一天到晚找我办卡拉买基金拉,现在这点小事,我就叫伊帮我办办,有啥问题拉。”

  “你是叫谁帮你办的?”

  “还有谁拉,不就是你们的客户经理嘛,何未和林希曦。”

  “到底是何未还是林希曦?还是你跟两个人都讲过?”

  “我本来跟何未讲我要办点事,讲好第二天去找她,谁知去了她不在,说是生病了,那么我就跟林希曦讲了。”

  “那你跟何未讲过没有?”

  “侬这个人听不听得懂话拉,我刚才不是说何未生病了不在嘛,人不在我怎么跟她讲啊。”

  “那你说存单复印件做贷款证明,光是复印件可以用作贷款证明么?他们不用看存单么?”

  “你格人哪能尬滑稽,人家招行讲可以用么就可以用,人家做啥要看我存单拉,大家都是朋友,难道不相信我么,我那么大一个火锅城在那里,我讲给你听,像我们这种人有身家有信誉,我要贷款人家开心也开心死了,还会不相信我啊。”

  问来问去问到后来客户火了,把存单复印件拍在桌上,“不就几张复印件么,你们那么不放心拿去好了,你们这种态度,以后请我我也不会来。”

  保卫科对客户的回答还是有点怀疑,但是无论如何离诈骗好像有点远。科长只好让林希曦再一次复述经过,做了一份笔录,叫林希曦签字。然后就叫林希曦待岗等通知。


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

正文 第 3 章

  待岗不是在家里待,林希曦仍然要上班,只不过不再让她工作,让她在一个办公室坐着。办公室人来人往,没有人和林希曦说话,就好像林希曦忽然成了陌生人。林希曦感觉到那些目光,那些刻意回避,她觉得难堪,可是她只能撑着面无表情地在那里坐足八小时。

  下班回家的路上何未叫住林希曦,一起吃晚饭吧。

  林希曦淡淡地说,累了,不去了。

  何未有点尴尬:我知道是我害了你。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

  林希曦看着何未,何未的表情诚恳。事发后何未给林希曦打了无数的电话:你别担心,我找了王燕君,王燕君答应去跟上头说情。我托支行的包鹏打听了,有消息他会告诉我。我和陕西路支行的副行长王子睿说了,等事情过了想办法把你调过去。

  何未表现的焦急积极大大超过林希曦,相比起来林希曦倒像没事人一样,什么行动都没有,也没有很担忧难过的样子,只是沉默。

  林希曦对何未说,告诉我,你们要复印件到底做什么。

  他要买房子作贷款,我就介绍吴起轩给他,他开不出收入证明,吴起轩就让他弄几张存款复印件充一充。

  吴起轩是何未的丈夫,在招商银行做信贷。林希曦对于复印件能做存款证明的说法有点将信将疑,然而林希曦认识吴起轩,她知道吴起轩这个人最爱走偏锋,一向不大管制度不制度的,只要出业绩。房屋贷款有房屋做抵押品,危险性本身不是很大,招行也没工商银行那么苛刻,复印件充一充也不是没可能,贷下款来再说,只要贷款不坏账,也就平安无事。

  复印件到底是复印件,出不了什么事,林希曦就当何未说的是事实。然而何未利用她也是事实。林希曦对何未说,没事就好,我走了。

  何未拉住林希曦: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想让你一个人抗,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能出来承认,我承认了他们还是会处罚你的,他们可以说我们两个串通。。。。。。只要你不说,他们对我就没有办法,少牵连一个总是好一点,是不是。。。。。。你也知道我和吴起轩的婚姻名存实亡,什么时候离婚也不知道,我还有儿子,我要养儿子,我不能有差池。。。。。。

  是,也许你出来承认也不能改变什么,可是那是不一样的,林希曦想,也许我还是要接受审查,还是要停职,还是要被处分,可是我不会怪你,我还会当你是好朋友。我不会觉得是被人利用了,不会质疑友情的意义。何未,我那么信任你,你不该利用我的信任。

  林希曦叹气,别说了,何未,我都知道。

  林希曦绕过何未走了。

  黄昏的街道上下班人潮匆匆来去,何未一个人呆呆站着,显得有点突兀。

  俞子秦问林希曦:“你被停职,那另外三个人呢?”

  “何未没事。萧冰若和叶鑫停了一天就恢复上岗了。”

  “什么?”俞子秦很意外,“这件事你根本没什么责任啊?这就是制度操作上的问题,叶鑫应该责任最重,因为她是组长,萧冰若第二,是她做的反交易,你只不过是把客户带到柜台而已。”

  林希曦疲倦地说,“跟那些人还有什么道理好讲。该解释的我都解释了,能分辩的也都分辩了,有什么用。”

  “何未倒没事?都是这个女人搞出来的事,她倒置身事外?”俞子秦咬牙切齿的,“你为什么不说是她叫你做的?你知不知道她把你当枪使啊我早跟你说过这个女人不是好人,她的手段你不知道么,你笨的要死,怎么玩的过她。。。。。。”

  “你说完了没有?烦不烦啊你!”林希曦终于无法忍耐。

  是,林希曦现在也知道何未是利用她,知道把何未说出来何未就脱不了身,可是林希曦不想那么做,她觉得她与何未朋友一场,君子绝交不出恶声,即使以后江湖陌路,林希曦不想以出卖何未来终结。

  这样做实在没有意义,林希曦想,何必损人不利己呢。

  其实林希曦若真的说一切都是何未的主意,上头处理起来多少会有点不同。后来对林希曦的处分特别重,不能排除是因上头恼怒她的一力承担。

  但是林希曦固执地顾及姿态,讲究原则,她觉得出卖的姿态太难看了,也许做了会有些许好处,但是她不愿意。

  “好了好了,”俞子秦见林希曦面色难看,立刻调转语气,“不说了,现在反正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把她咬出来也没什么大用。你别太担心,没大事的,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顶多回去做柜面。钱少点就少点,还有我呢。”

  林希曦听到这温和的安慰慢慢平静下来,“我以后都不理何未了。”

  “怎么能不理何未?你不但要理她,还要和她继续搞好关系。”

  林希曦诧异地瞪着他,俞子秦一脸笨人就是笨人这都不知道的表情,“你现在就靠她了,照我分析,她虽然是利用你,但也不想故意害你,出了事她肯定对你有歉意,你要好好利用她这点歉意,让她帮你换工作。不管他们怎么处理你,现在的黄陂路支行你是肯定呆不下去了,她老公不是在招行么,叫她想办法,让你进招行。按你的资历,只要招行里有人推荐,再带点客户过去,应该没问题。”

  林希曦知道俞子秦说的有理,可是她看着俞子秦一脸自以为计的得意,忽然觉得非常厌恶。


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

正文 第 4 章

  过了两天他们让林希曦参加全行大会,林希曦在事发后第一次见到了萧冰若和叶鑫。林希曦鼓起勇气上前说,“对不起。”

  林希曦很觉得歉疚,萧冰若和叶鑫一向和她关系良好,就因了这份良好,她平时的业务都让萧冰若做。没想到这回连累了她们。叶鑫的组长当不成了,萧冰若本就是柜员,降无可降,但是扣奖金受处罚是肯定了。

  叶鑫淡淡地笑笑,萧冰若一贯火爆脾气,当下便道,“林希曦你真傻,明摆着是何未害你,你干吗还替她撇清。”

  林希曦无言以对。

  萧冰若和叶鑫都在大会上念了检讨,写的十分深刻,念得深情并茂,众目睽睽之下,双双落泪哽咽。林希曦有点吃惊,叶鑫这样做她能理解,叶鑫一向是乖乖女,可是萧冰若,敢和客户针锋相对吵架,随手拎起营业牌子砸开玩笑的同事,那样生猛的萧冰若,竟然也会念出“我不应该因为平时和林希曦比较熟就丧失了警惕心。。。。。。我非常的后悔,天天晚上睡不着觉反省自己。。。。。。”那样的句子来,还配合以痛悔流泪的表情。林希曦觉得难以理解,不,她不会这么做,林希曦知道这种场合眼泪会有效果,可是姿态多么难看,自己都会鄙视自己,这样卑下肉麻地乞求宽大处理。

  他们没有让林希曦写检查,林希曦知道她的处理会比萧冰若和叶鑫更重。其实这很不合理,但是不合理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在银行这种官僚的地方。林希曦一直没有痛心疾首地悔过,所以上头对她的认错态度很不满意。可是林希曦不觉得自己有错。我带一个客户去柜台,将四十万存取四次,帮他复印了四张复印件,林希曦问科长,我哪一条违反了制度?

  你不能把四张存单同时拿去复印,最后他们定下结论说:你应该复印一张结清一张,再开一张复印一张。你这样做就是违反了制度。而且你不止违反制度,你的性质很严重,你是帮助客户弄虚作假。

  林希曦无语。

  林希曦打算辞职。林希曦在工商银行已经工作了五六年了,当年一起出身的同学有不少跳槽到招商,信业,华夏等商业银行,薪水都比工商银行高。早几年林希曦也想过要走,但是家人都觉得工商银行好,大银行,稳定有保障,母亲说,做生不如做熟,一动不如一静。林希曦自己也觉得有点缺乏勇气,她觉得去别的银行和工商银行工作也差不多,顶多薪水高一点,做的事情都没有分别,还是柜台出纳。林希曦觉得银行的工作不适合她,但是她的专业就是金融,工作经验就是银行,除了银行,还能去哪里?于是一年年耽搁下来。后来做了客户经理,便没有了走的打算,商业银行的客户经理压力比工商大的多,而柜台林希曦是再也不会考虑了,林希曦已经二十七岁,一把年纪还在柜台做出纳,简直没有脸面参加同学会。

  现在出了这件事,林希曦是不得不走了。顶着一个处分重新回去柜面,永远没有翻身之日,林希曦冷笑,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老子不干了。

  林希曦以为辞职已经是最严重的处理,以前有人偷拿六千元也不过是让他自己辞职,何况林希曦不过是违反制度。但林希曦没想到没有最坏,只有更坏——他们不让她辞职。

  林希曦愣了,凭什么?凭什么不让我辞职?她愤而直闯支行行长室,对支行行长顾克炎说:这次是我违反了制度,请同意我辞职。

  是,就算我错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我现在引咎辞职还不行么?

  顾克炎看也不看林希曦,冷冷的说,“就算你要辞职,也要等我们处理了之后。过几天会给你记过通知书。”

  林希曦呆住了。记过。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没有人想到会严重到要记过,严重到辞职都不可以。王燕君前天还对林希曦说,上头对这件事很生气,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只能辞职。

  谁都以为辞职是最严重的处理。

  事发后林希曦一直都强撑着还算镇定,记过成了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不,应该说是最致命的一击。林希曦一时之间不能思考,只觉得眩晕,眼前慢慢模糊,身上一阵阵发冷,呼吸开始变得困难,林希曦想我低血糖的老毛病又犯了,可是我一定不能晕倒在行长室门口,我不能成为全行的笑柄。林希曦手扶着墙慢慢往前走,走到洗手间,找一个角落蹲下,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缓过气来。林希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惨白唇无血色。我简直就像个死人,林希曦想,我跟死也差不多了,一切都完了,我再也没有前途了,我将再也找不到金融系统的工作,背着一个记过的档案,我能去哪里?

  林希曦这才知道,原来事情的严重性完全超过她的想象。

  何未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来找林希曦,“我真没想到会这样。”

  林希曦呆呆地毫无反应。

  “你别这样”何未焦急的说,“肯定会有办法的。正式处理还没有出来,你先别急。”

  林希曦回过神来,一言不发就往外走。何未拉住她,“你去哪儿?”

  “回家。”

  “回家做什么?还没到下班时间,他们说你可以走了么?”

  林希曦看着何未,何未焦急愧疚的表情,林希曦忽然问她:那天你是真的发烧么?

  何未急的几乎没举手发誓:真的真的,我绝没有骗你,不信你问我儿子,小孩子不撒谎的,如果我是故意害你,那我成什么人了,真的是巧合,如果那天我没有病,我就自己带客户过去了,你相信我,真的。。。。。。

  林希曦默默地听何未说了一大通,何未一脸焦急诚恳,林希曦决定相信何未,何未不是阴险的人,林希曦想,她没有这么坏,一切只是阴差阳错,我替她应了这个劫。


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

正文 第 5 章

  去向顾克炎求求情吧,也许事情还有寰转余地,何未说,说些软话哭一场,也许他就。。。。。。

  林希曦粗暴地打断她,不。我不会这么做。

  这种时候也只好低一低头了,如果记了过,你就不能辞职,你辞职后找不到工作。。。。。。

  我知道。

  如果你觉得拉不下面子,我替你去。何未说,我去求他,怎么都求他给你一次机会。

  林希曦想到以前那些犯了事的职员,事发后常常有父母来求情,甚至下跪,林希曦觉得不可思议,有什么工作值得这样卑躬屈膝尊严扫地?太侮辱了,林希曦想,我不信没了这份工作我就活不下去。

  林希曦说,让他们记过吧,我明天交辞职报告。

  林希曦本以为俞子秦会反对她辞职,但是并没有,俞子秦说,辞职就辞职吧,你这样的脾气,要你再去做柜台,拿三分之一的薪水,受他们的气,你是怎么都不会肯的。反正我们房子也已经还清贷款,又没有孩子的负担,就算我一个人的薪水也能过。

  林希曦心中稍觉安慰,虽然她常常觉得他很烦,但是对她总算还是不错。林希曦知道有人在伴侣失业的时候要求离婚,早先因经济案件被银行辞退的那些人,他们的女朋友通通和他们分了手。当然,林希曦只是违章不是作案,可是记过和开除有什么分别呢,一样是记档案,终生不能再从事金融行业。

  俞子秦没有反对,反倒是何未,一个一个电话打过来,苦苦劝林希曦不要辞职。

  你只要忍过一年,何未说,一年之后薪水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我已经决定了,一定要现在辞职,我的合同一年后就到期了,难道要等到那时候让他们开口说不同我签么。

  也许一年后他们就忘了这件事,会同你继续签。。。。。。

  林希曦不耐烦,你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俞子秦在一边冷笑:你看,她要是为你考虑过一丁点就不会这样,你以为她为什么那么急不让你辞职,她就怕你辞职后找不到工作生活没着落到时候又找到她头上。这个女人我早就看透了她,她就想你太太平平接受处分,不要再闹什么事。你还一直以为她对你好,现在知道了吧,只有我对你最好,最为你着想,知道你脾气大不能忍,支持你辞职,要不然我也像何未一样叫你继续做下去,你辞职谁吃亏?我吃亏呀,人家都是两个人赚两个人花,现在我变成一个人赚两个人花,我这么牺牲都是为了你。。。。。。

  林希曦忍耐地不说话,她看着这个滔滔不绝的男人想,我是怎么会嫁给这个人的?

  林希曦和俞子秦是银行中专的同学。当年银行中专很吃香,录取分数线堪比区重点高中,俞子秦对于自己竟能险险考上简直是意外之喜,而林希曦的分数是市重点的分数,同一个教室里的两个人,心情截然不同。林希曦原本一心要上大学,然而母亲说,念中专早点工作也好。林希曦不甘心,然而形势比人强,林希曦的父母都在外地,她从小住在外婆家里,越大越觉得日子难过。地方小住的人多,只有一间屋子,林希曦每晚搭钢丝床睡觉,晚上撑开早上折叠,饭桌吃完饭后当书桌,用小小一盏台灯,晚上温习功课久了外公就不悦地催促,因亮着灯影响他们睡觉。外公外婆不睡觉的时候要打麻将看电视,虽然毛主席在菜市场里也能念书,然而林希曦只是普通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她也没有信心能考上重点大学。若是只能考普通的学校,林希曦的父亲说,那不如工作后自己再去念夜校好了,也是一样。

  林希曦说好吧,那就念中专好了。母亲问她,你想做什么工作?林希曦看着志愿表格,卫校,旅游职校,邮政职校,银行中专。。。。。。她想做的工作是要念了大学才能做的,这上面不会有。林希曦说随便吧,你们觉得哪个适合就填哪个。

  于是林希曦就进了这个银行中专。录取通知书来的时候林希曦的父母告诉亲戚们女儿的分数,市重点都能进呢,他们很高兴的说。林希曦听了觉得刺心,等到他们再次夸耀的时候便不耐烦的说有什么好多说的,又没真的进市重点。林希曦的父母都是老师,觉出了她的不满,便教育她:人关键是要自己有志气,要奋发向上,要努力不懈,要百折不挠百炼成钢。。。。。。进中专不要灰心,只要好好努力,将来一样可以有出息,想念大学将来可以念夜校,爸爸念的也是电大。。。。。。

  林希曦刚进校的时候很沉默,大家都在兴高采烈地结识新同学,只有林希曦阴郁地一言不发。俞子秦坐在林希曦后排,用笔在林希曦的肩上敲敲:嗨!林希曦转过身去,看到一张漂亮的像女孩子一样的面孔,白皮肤长睫毛,笑起来右边脸上还有小酒窝。

  俞子秦可惜早生了十年,若晚生十年参加那些什么好男儿的选举也许能成大热门,不过流行花样美男的时候他已经三十岁,姿色大不如前,只好叹余生晚矣。俞子秦从小受女生欢迎,十八岁时更是达到巅峰状态,女生们背地里讨论他的睫毛又长又翘好像一把小扇子,皮肤比最白嫩的女生还要白,嘴唇红的像涂过口红。。。。。。只有林希曦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那种讨厌不是因暗恋而故意装出来的矫情,而是货真价实的讨厌。以至于有人对林希曦说俞子秦好像在追你哦,林希曦恶狠狠地说,全世界男人死光了也不会跟他。

  林希曦后来问俞子秦,为什么喜欢我?俞子秦说,因为你傻乎乎的可爱。林希曦最恨人说她傻,越发厌恶俞子秦。她不理他,他偏要理她,纠缠了整三年,直到临近毕业,不知道是不是因毕业前夕特有的惆怅气氛,林希曦和俞子秦半真不假的交往起来。后来毕了业,各自分到银行工作,林希曦很快觉得俞子秦幼稚不成熟,两个人每次约会都吵架。磕磕绊绊拖了大半年,林希曦要跟俞子秦分手。

  俞子秦说,你说分手就分手么,我们交往期间你花了我那些钱,你都还给我。林希曦没见过这样的男人,立刻去银行提了五千块钱给他。给他钱他又不要了,痛哭流涕地说只是说说的,坚决不要分手。那时候林希曦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是个台湾商人,年纪比林希曦大十五岁,样貌很普通,可是林希曦觉得他成熟有风度,经济有基础,稳重又体贴,智慧又含蓄。林希曦念书念的早,毕业的时候才十六岁,少女遇到成熟中年男人,林希曦很原谅自己对郑赢儒的倾心。可惜他有老婆,林希曦后来很遗憾地告诉何未。

  林希曦在郑赢儒那里多少受了一点伤,回过头来看到俞子秦还等在那里,俞子秦瘦了一大圈,变得沉默了,眼神很忧郁,林希曦觉得他看起来没有以往那么浮躁幼稚。俞子秦说我都改都听你的,只要你给我机会。

  俞子秦果真与以前换了人似的,变得大方好脾气,林希曦要什么买什么,说什么是什么。林希曦虽然不爱俞子秦,可是感情还是渐渐培养出来了,还要怎么样呢,林希曦想,没有人比俞子秦更好更有诚意了,选一个我爱的人不如选一个爱我的人,何况林希曦并没有遇到她爱的人。林希曦也没有爱过郑赢儒,顶多是仰慕加点喜欢,然而郑赢儒让她灰心,原来少女魅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有人追求你并不代表愿意跟你结婚。

  林希曦想结婚。工作后她才知道并不像原先以为的一工作就可以搬出去,父母不放心她一个人住,经济上也没有能独自租房的条件,林希曦要打扮要买衣服,她要走出去光光鲜鲜的不让人看出她的出身。同事中也有像她一样父母在外地的人,旁人提起总带点怜悯的轻视和嘲笑,“你看某某穿来穿去那两件衣服,当然拉,她节省嘛,她父母在外地的,说不定还要贴父母,她哪里舍得买啊。。。。。。”“某某一看就是和我们不一样拉,她念中学才回上海来的,总归有点土气。。。。。。”林希曦痛恨那种口吻,她不能让那些势利的小市民这样嘲笑她——年轻的时候往往在意别人的评价,林希曦十六岁的时候没有能够对此类言语笑笑说声“狗屎”的气量。

  要想改变现时的环境只有结婚。林希曦过够了寄人篱下的日子,外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话越来越难听,也怪不得他,15平米的屋子再加个8平米的阁楼,要住五个成年人,外公外婆舅舅舅舅的女儿再加林希曦。一个衣橱放三个人的衣服,林希曦每买一件衣服回来外婆都会说,又买衣服,哪有地方给你放。。。。。。

  林希曦也知道家里对她的抱怨越来越多。这样的环境,换做别人也许会勤快做家务多多买礼物来讨好,就像邻家的萧旭红,林希曦不是,林希曦不肯讨好不喜欢她的人,沉默的冷漠的,厚着脸皮住下去。后来林希曦看到晴川的《兄弟》,梓为住在他姑姑家里,明明寄人篱下,脾气比谁都大;梓为不是好孩子,不懂事,活该他饿死;梓为恶形恶状,要吃就拿,没有剩饭不要紧,梓为自己做。。。。。。

  林希曦买了那本书,看的那页纸都湿掉了。


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

正文 第 6 章

  林希曦二十三岁的时候和俞子秦结了婚。俞子秦的父母不喜欢林希曦,他们原想着儿子这么漂亮找个有钱人家的小姐不是问题,结果见林希曦毫无家世已经不悦,而儿子竟对她言听计从,气得他们连最虚伪的笑容都不能维持。林希曦婚前在他们家里很受了一点气,婚后便不肯让他们上门来,更不肯上门去。房子我们自己付首期自己供,装修家电全是我们自己买,林希曦说,装修的时候叫你爸爸来照看一下都不肯,一分钱都不肯拿出来还嫌我挑的房子不够大,现在倒好意思上门来吃吃喝喝?

  林希曦是1998年买的房子,那时候还少有人买房,房价也不贵,林希曦挑了好地段的小户型,将两个人的积蓄都拿出来,勉勉强强正凑够首期装修和家电。林希曦的礼服是租的,戒指只买了一个白金环,买家电家具的时候比了又比算了又算——这个婚结的极为俭省,与理想差的太远,林希曦毫无新娘的喜悦,只觉心底荒凉。

  俞子秦婚前俯首帖耳,婚后渐渐表露锋芒,敢怒也敢言起来。林希曦岂是好相与的,她不爱他,便不会顾忌他,多的是对付他的办法。是,每次最后都是俞子秦认错俞子秦低头俞子秦妥协,然而天长日久地打仗,林希曦渐渐觉得疲累。俞子秦却是越是越斗越勇越斗越精神奕奕,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伺机而动。俞子秦最大的本事是唠叨,絮絮叨叨胜过唐僧,而林希曦最怕人烦,渐渐她也开始妥协,行,你父母要来就来吧,你准备饭菜伺候他们;要回去就一起回去吧,一年一次,回去了林希曦也不说话,吃完饭就看电视。

  林希曦不得不做出适量的让步,因为林希曦的父母年年寒暑假都来林希曦家里住一个月。这个问题婚前就与俞子秦说好,林希曦结婚大半原因也是因为父母,林希曦的母亲心心念念要回上海。婚前林希曦与俞子秦讨论过很多问题,包括不要孩子,俞子秦当时事事OK,然而婚后一件件开始反悔。当然他的反悔不会成功,然而林希曦觉得很烦,非常烦,她不得不大喝一声来叫他住口,她一发怒他就住了口,然后过阵子又来。林希曦从镜子里看见自己面目狰狞很是懊恼,她不是不想温柔地对待他,但是他总是成功地激发她的怒气。

  林希曦不发怒的时候是很可爱的,她有一种小女孩子的娇嗲和稚气,适当的时候也不缺乏风情,如果你事事顺着她,她也会对你非常温柔体贴。但是俞子秦和她本身是性格及其相反的两个人,林希曦干脆利落俞子秦优柔寡断,林希曦粗心俞子秦细致,林希曦大方俞子秦小气,林希曦喜欢看书看电影俞子秦只看财经报纸,这样的两个人,即使相爱都会相处难,更何况林希曦并不爱俞子秦。

  毕业后林希曦念了自学考,叫俞子秦一起考,等到林希曦全部通过证书的时候俞子秦才同过三门功课,这三门还是因坐在林希曦后排作弊的成果。自学考难那就考成人高考吧,林希曦还没听过有人会考不上成人高考,俞子秦偏偏是那个人。他也不是不肯努力,林希曦看他天天捧着书——林希曦惊讶他竟是那么笨的一个人。在中专的时候俞子秦成绩就不好,但是林希曦以为那是他没有好好念,林希曦没想到俞子秦聪明面孔笨肚肠,绣花枕头一包草。林希曦一向喜欢聪明的男生,认清了这个现实后不禁叹气:俞子秦怎么就没有一个地方能让她欣赏呢。

  林希曦对俞子秦再多不满,林希曦的家人却对俞子秦非常满意。外公外婆阿姨舅舅。。。。。。都说林希曦何德何能竟嫁到俞子秦那样好的丈夫:人长的好,对林希曦更好。林希曦已经习惯了他们对她的轻视,也习惯了俞子秦的虚伪。俞子秦在人前对林希曦非常的温柔体谅,尤其是林希曦父母来的时候,给足她面子,烈日下特地跑出去为她买冰淇凌,抢着买菜,积极陪同逛街,林希曦的父母当然觉得这个女婿好。没有人看见为了这些假象林希曦受了多少唠叨听了多少抱怨,每天一关起门来俞子秦便抱怨林希曦的父亲习惯差,抽烟弄的屋子都是烟味;林希曦的母亲菜做的难吃,盐太多油太大;林希曦的父亲不禁他同意就用了他的领带,桌子被烟头烫了一个小洞。。。。。。林希曦说那么小一个洞有什么关系啊,俞子秦说怎么没关系啊,那可是我们两个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家,一桌一椅我都爱惜,你一点都不知道珍惜。。。。。。换做平时林希曦就直接不理他去另一件房间了,但是现在另一间住着林希曦的父母,林希曦声音都不敢大,只要忍耐忍耐忍耐,还要尽量安抚,否则第二天俞子秦摆起脸色来,林希曦知道父亲的脾气,还不气得立刻就走?

  林希曦原本是很喜欢父母来住的,然而每次人前欢笑人后忍耐的日子林希曦实在受不了了,她不再热情邀请父母,林希曦的父母以为女儿嫌他们麻烦,也尽量来的少了,原本好好的关系渐渐疏远起来。林希曦也无可奈何,对俞子秦更加冷淡,这时候遇到了何未开始做信贷,便将工作和何未当作了感情寄托。

  林希曦借口见客户,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真的见客户,有时候便与何未吃饭聊天逛街。俞子秦诸多抱怨,林希曦理直气壮:我为了工作呀,何况何未又不是男的。何未要是个男的,林希曦与何未便是婚外恋奸夫淫妇,然而何未现在是女的,中国人是不疑心同性恋的。林希曦觉得与何未一起远比与俞子秦愉快,其实她觉得和谁在一起都比跟俞子秦愉快。

  林希曦那时候觉得她喜欢何未多过喜欢俞子秦。


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

正文 第 7 章

  俞子秦还没见到何未的时候就已经不喜欢她,林希曦整天何未长何未短,还把何未带回家来。俞子秦下班回家见到林希曦和何未正一起吃东西喝咖啡聊的兴高采烈哈哈大笑,俞子秦气不打一处来:怎么没见你跟我聊天聊的那么高兴?

  林希曦怎么跟俞子秦聊天呢,两个人没一句话说的到一块儿去。林希曦喜欢的俞子秦不喜欢,不喜欢也就罢了,他还要加以嘲笑。林希曦爱买书,俞子秦嘲笑她 “好像多有知识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大学生呢。”俞子秦也许是无意,可是那样准且狠地刺中林希曦的隐痛。林希曦是港剧爱好者,俞子秦又嘲笑她没品味不懂得看大片。俞子秦爱林希曦,但是他总是有点轻视她,上海人特有的优越感,觉得林希曦父母在外地,有时候开玩笑叫她“外来妹”——俞子秦觉得自己很有幽默感。林希曦不喜欢争吵,于是就不理他,让他一个人自说自话,他觉得无味,觉得林希曦脾气古怪孤僻,不爱说话,直到他看见林希曦和何未笑语盈盈。

  俞子秦很气愤地质问林希曦:你到底爱我么?我又漂亮又会说话,单位里那些小姑娘哪个不喜欢我,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欣赏我?他确实很迷惑,很想不通,然而林希曦更想不通,我是怎么会跟他结婚的?我以为和爱我的人在一起会快乐,原来不是,原来没有比这更呕人的事了,我要强忍住揍他的冲动。但是林希曦没忍得住刻薄:我一点也不觉得你长的漂亮,你连一米八都不到,肩不宽腰不细不到中年就开始发福,你真觉得你长的漂亮?至于会说话,俞子秦,我没见过比你更不会说话的人,因为你开口就让我讨厌。

  俞子秦马上狠狠地还击林希曦:你以为你长的好啊,瘦的一把骨头像根竹竿一样,除了我谁会喜欢你,我也就是可怜你。。。。。。林希曦任由他滔滔不绝,她想如果我真爱一个人,被那个人这样刻薄肯定不能还这么多话,我也许会伤心地说不出话来。而俞子秦发泄一通之后第二天就好了,若无其事地和林希曦说话——林希曦才知道啊人和人有多大的不同,俞子秦神经强悍等闲话语根本伤不了他,所以他也不介意随意刺伤别人。

  俞子秦憎恨何未很久了,现在终于见到何未和林希曦决裂,如果不是因为林希曦失去工作影响到家庭收入他简直要高呼大快人心。“现在你知道何未是怎样的人了吧,还是我对你最好呀,现在你终于知道了罢?”俞子秦不知再大的好处也禁不起这般念叨,原本有的几分感激也在这翻来覆去的念叨中消磨尽了。

  林希曦不想再和何未有什么瓜葛,但是何未天天找着林希曦,无论林希曦怎样冷淡给她脸色看,何未仍然陪小心陪笑脸,四处托人为林希曦找工作,林希曦见她这样也渐渐消了气,但是仍然不愿与何未出去吃饭。

  何未介绍林希曦去做售楼小姐,彼时房地产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售楼小姐们单是炒炒房就已经赚够,售楼部主管看看林希曦的样貌倒也满意,然而卖的是期房,林希曦坐不了施工电梯——她有严重恐高。何未丈夫的发小李峥说我这儿正缺个出纳,可是李峥经营的是夜总会,林希曦就算不介意行业特殊也不能接受日夜颠倒的生活。何未也算是尽心尽力了,然而林希曦出了银行便与无工作经验的应届毕业生毫无区别,以前种种都算作废,连去公司做会计都不行,银行的会计与企业的会计是两回事。

  林希曦这头忙乱着找工作,那头银行又招她前去,给她一张记过通知书,并且告诉她:你不能辞职。

  林希曦捏着记过通知书:过也记了还不能辞职,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可是打算开除我?

  当然不是,人事处张科长和颜悦色地对林希曦说,不要着急,来,坐下慢慢谈。

  其实你这件事情呢,科长端起茶杯喝口茶,慢悠悠地说,你不要太冲动,你合同没有到期,我们又没有要和你解除合同的意思,为什么要辞职呢?辞了职,外面能有比银行更好的工作?我知道,你对这个处理心里有想法,不过其实你不要把记过看的很严重,你往日表现一直很好,只要你以后好好努力,还是有前途的,不会影响的。

  林希曦心里冷笑,这话骗鬼呢,记了过还会有前途,林希曦在银行近十年,看到的听到的也不少了,不要说记过,只要出过一次小事故上头就永远不会考虑提升你,裁员的时候第一个想起你。然而林希曦又疑惑,工商银行从来不挽留要辞职的人,这次为什么要留她?

  科长见林希曦不说话,继续又说:你的客户经理是不可能再做了,仍旧回去做柜面,我们也为你考虑过了,为了避免你尴尬,我们会把你调一个支行,调到广东路支行。第一年之内你只能拿三分之一的薪水,没有奖金,不过一年后就恢复正常了。不要灰心,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科长以为林希曦已经被说服,把辞职报告书还给林希曦,谁想林希曦不接:张科长,我已经决定辞职了,这份辞职报告我不会收回去的。

  科长的尴尬地僵在那里,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林希曦,我是好好跟你说道理,没想到你一点也听不进去,那我就告诉你,你的辞职报告我们不会批的,你合同没到期,不可以辞职。

  你不让我辞职我也不会来上班。林希曦还没听过辞不了职的事。

  你擅自不来上班,那就是旷工,我们可以开除你。

  那你们就开除我吧。林希曦干脆的说。

  科长没料到安抚恐吓对林希曦都无效,一时无法,只好让林希曦先回去“好好考虑考虑”。

  这次林希曦和俞子秦的意见难得的统一:坚决不能留下。

  这事绝对有问题,俞子秦说,工商银行什么时候留过人了,哪怕是科长要走也让他走了,你又不是什么人才。他们记你过根本就是处理重了,到时候报上去上头一看,那么小的事情弄到记过还辞职,你们下面怎么在处理的?他们一听你要辞职肯定慌了,现在就先稳住你,让你再做个一年半载,等事情过去了你合同到期再让你走人。这种人想什么我不要太清楚哦。

  林希曦说,管他们打什么主意,反正我是不干了。

  对,就要这样,不能让他们的如意算盘得逞,俞子秦拍拍林希曦的肩,老公坚决支持你。

  林希曦挤出一个苦笑。

  银行里开始天天把林希曦叫去做思想工作,有时候是张科长,有时候是王科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不愿去广东路支行也没关系,那么多支行随便你挑”“ 过两年我们仍然让你回去做客户经理”,林希曦听了心里骇笑,越说越离谱了,骗小孩也不是这样子骗法,再过两天他们就该说过两年升我做行长了。

  无论他们说什么,林希曦总是一句:我已经决定了。林希曦的态度很好,林希曦不着急,他们如果愿意这样天天跟她耗着她很乐意奉陪,反正她一天不离职,他们就得付她一天薪水。

  林希曦不急科长们急,于是他们打电话给俞子秦,妄图通过俞子秦来说服林希曦。俞子秦正巴不得这一声,立刻流利应答:面谈完全不必,你们的意思我知道,我和林希曦已经要离婚了,她的事你们不用找我。

  科长大吃一惊:要离婚?这个这个,虽然林希曦出了这件事,但是。。。。。。

  俞子秦打断他,我很忙,要上班了,电话讲太久说不定我们行里也记个过给我。

  俞子秦对林希曦说,你就跟他们讲,现在我要跟你离婚,你已经压力很大了,他们再不让你辞职,到时候出什么事谁都不知道。看他们还敢不敢不让你辞职。

  林希曦皱眉:他们早晚会让我辞职,真不让我辞职我就不去,让他们开除我好了,记过和开除有什么分别。你搞这些事做什么,我不想让人看笑话。

  看笑话,俞子秦冷笑一声,你以为你现在不是个笑话么,前几天我还听到我们那边有人在说你的事,说你傻的要命,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钞票,人家都笑死了。说你傻你还不承认,你以为辞职和开除一样?对,记过和开除是没分别,但是开除的话你要退还房款你知不知道?我早就去打听过了,我们这房子当初你用了一万多的房款,开除要全还出来,你拿什么还?

  林希曦没想到房款这一层,一时无以应对。俞子秦又说,我教你,你明天去了就哭,说你现在精神已经承受不了了,再这样天天逼你你就要去死。

  我做不出来。林希曦倔强地说。林希曦真的做不出来,她无法想象自己像怨妇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以前有人说林希曦是爱惜羽毛的人,是,林希曦不怕别人笑话她,她只怕她自己轻视她。

  俞子秦恼火的说,教你又不听,事情又弄的一团遭,随便你,到时候如果要赔钱你问你妈要去,我们的存款是我们共同的,你别想自作主张。

  林希曦不信非要装疯卖傻才能辞的了职。那些科长唠唠叨叨,不过是因为行长的指示,林希曦再次去行长室,敲门进去,轻轻递上辞职报告。林希曦用诚恳的语气:我觉得我不适合做银行的工作,请让我辞职。林希曦鞠躬,抬头,行长仍然是冷冷的表情,看了林希曦一会儿,林希曦无畏地与他对视,然而林希曦抵不过那目光的冰冷凌厉,渐渐觉得委屈,就是这个人,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明明是小事,竟将她记过,现在还不让她辞职。。。。。。林希曦小小面孔,大眼睛蒙着一层泪雾,明明是委屈,倔强地抿着嘴,行长面无表情,目光却渐渐和缓,接过辞职报告,低头继续看公文,不再看林希曦一眼。

  林希曦走出行长室的时候想,是因为我上次态度太强硬了么,是故意给我教训么,一定要低头表示臣服,才能放你一条生路。


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

正文 第 8 章

  林希曦终于被批准辞职。

  林希曦开始办各种离职手续,先要回所在行让正副行长签字,王燕君没有说什么,爽爽快快就签了字,叶海林却一见林希曦就大呼小叫:哎呀林希曦,怎么几天不见你瘦成这样,你也不要压力太大了呀,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要想开点。。。。。。嚷的营业厅里满大厅的客户都转过头来看林希曦。林希曦打断她,直把纸递到她眼前:叶行长,签字。

  叶海林一把拉着林希曦就往办公室走,一副亲亲热热的样子:来,我们到办公室说话。

  关上房门叶海林神秘兮兮的问林希曦:听说你老公要和你离婚是么?

  林希曦很努力地维持礼貌:这是我私人的事,叶行长,我找您是让您在我的辞职报告上签字。王行长已经签了。

  哎呀你为什么要辞职呀,辞职了你没有工作怎么办呀,叶海林做出关心的表情,就差没在额头凿三个字:假惺惺。唉林希曦,你好好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本来你前途满好的,已经做了客户经理了,现在你没有了工作,老公又要和你离婚,你生活怎么办呀?我真是很为你可惜呀,辞职的事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呀。。。。。。

  林希曦想,为什么要一再挑战我的耐性。林希曦沉下脸:叶行长,如果您觉得签字有问题的话,不必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上支行找人事科去。

  没问题,签字当然没问题,叶海林的笑容比面具还虚假,我是关心你嘛。

  林希曦穿过营业厅走出银行大门,没有一个人和她打招呼,在以往的同事眼里林希曦忽然变为透明。林希曦走过萧冰若的柜台,本想说些什么,可是萧冰若头也不抬,冷冷的面色,让林希曦望而却步。叶鑫远远的站着,看了林希曦一眼转头走了。林希曦苦笑,和萧冰若,叶鑫一起出去吃饭跳舞的日子是永远也不会再有了,这上下她们都恨她吧?因为她,叶鑫从组长降为普通柜员,萧冰若被警告处分,一年内只能拿三分之一薪水。也许她们永远都不会原谅我,林希曦黯然地想。她最后看了一眼银行大楼,我在这里工作了整整十年,十七岁到现在,是我最好的十年,全都浪费了,一点好的记忆都没有。

  林希曦掉转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林希曦回到家,俞子秦上班去了,家里很安静。夏日下午热哄哄的,林希曦开了空调,往沙发上一躺。现在我正式失业了,林希曦想。她没有太大的难过,她一直不喜欢银行的工作,甚至可以说是憎恨。重复机械的劳动,毫无尊严。。。。。。现在终于可以换工作了。若是好端端的要林希曦辞职改行,林希曦没有这个勇气,可是现在没有选择了。没有选择有时候不是坏事,有选择就容易选错容易后悔,而无从选择是命运的安排,只能顺着命运的道路往前,不用多想,只要面对。林希曦相信命运,她觉得生命中的一切大事都是命中注定的,比如她没有上大学,比如她和俞子秦结婚,比如这次被记过。这未尝不是一种逃避的心理,不,不要怪我,不是我的错,是命运造成这一切。

  林希曦习惯了这种逃避,只有这样想林希曦才能尽量轻松愉快地生活下去。不然要怎么办呢,每一日在自责中度过?光是想到没坚持上大学已经要后悔的吐血。林希曦坚持她做任何事都不后悔,永远不后悔,因为在每一件事发生的当时,都有当时必须要那样做的理由。可以重来一次么?不能。那就不要后悔,不要责怪自己。

  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没工作就再找,一点小事,用得着垂头丧气么。林希曦鼓励自己,来,看看你,还年轻呢,林希曦对着镜子,给自己一个笑容,模仿张爱玲的口吻说:你们都以为我完了么?早着呢。

  林希曦打算出去逛街买几条夏天的裙子,林希曦喜欢用购物来调节心情,一买衣服她就心情大好。身上现金不多,那些外贸店都不能拉卡,林希曦习惯性地去抽屉里拿钱,拉看一看,竟一张钱都没有。林希曦一愣,她和俞子秦一向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886615@0)
2008-12-1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爱太重了,喜欢才是叫人轻松愉快的事。”...........书名:《真相》 ZT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