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奶奶

pfans (必罗帮主小曼)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这间屋子面积不小,从前是客厅,后来被搁成了两间,一间奶奶爷爷住,一间我住。

奶奶的床在屋子一角,侧面是两把红木靠背椅,因为历史太久并且光线昏暗,已经看不出颜色。两把椅子中间夹着一个小几,零乱地放着眼镜,药瓶,和报纸。

从床到椅子大概有不到两米的距离,这就是奶奶每天大部分时间的活动范围。

又到了做晚饭的时候,炉子支在门口,靠近炉子的墙已经斑驳而油腻。我洗好菜,把锅放在炉子上准备炒菜。

奶奶颤微微地从床沿上站起来,瘫痪僵硬的左手横放在腰前,右手扶着床头,一点一点蹭到椅子前,小心翼翼地半转个身坐下,然后直直地看着我。

我开了火,往锅里倒了点油。

奶奶说,“再倒些。”。我又倒了几滴。

过了一会儿,“放姜”。

我把姜放进锅里,然后放青菜翻炒。

“加盐”,

我把拿起来的盐罐子放下,拿起酱油瓶倒了些酱油。

“快炒,要糊了。”

我往锅里倒了点水,盖上锅盖开始煮青菜。

奶奶不再说话,我也没有说话,眼睛余光中的奶奶形容枯槁,面无表情。

这就是我的记忆,充满了衰老,破败和腐朽。它们在我脑子里,我不会忘记,也不愿提起。

我更愿意象现在这样,和父亲坐在一起,听他回忆。

父亲喝了口咖啡,说,“那是在文革之前,反右之后,我记得那天你大伯一回来,往门上一靠,说,完了,被打成反革命了。

“怎么是反革命,我记得是右派。” 我问。

“他很走运,没赶上右派,也躲过了文革。”

然后父亲学着奶奶的样子,侧脸斜睨,一副不屑的神情,

“你奶奶就这样哼了一声,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谁知道过两天局势会怎么变。

“到你大伯发配的时候,你伯母哭天怆地什么主意拿不了。你奶奶很镇定,一直坚持送他们到了流放地。

我说,"发配?给打成反革命了居然没给关监狱?”

“呵呵,那么多哪里关得下。”

“你大伯在那里呆了四五年,你奶奶这么做是给了他一个强有力的精神支柱。”

我没有说话,心中神往。手里发黄的老照片上,一个女子目光柔和地看着我,似笑非笑,那是奶奶在她十七,八岁最绚烂的年华,明艳不可方物。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014237@0)
2009-1-30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奶奶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