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昏地暗水煮鱼》

32b6566 (单身土拨鼠)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即使在两年前,也很少有人敢拨开金灿灿的油汤和密密麻麻挤在上面的红辣椒,吃几块水煮鱼。但现在,我和我的朋友们每周吃一顿,还觉得不过瘾。就像上了毒瘾,想吃起来,挡都挡不住。也许惊蛰将至,肚子里的馋虫跟着大地复苏也在蠢蠢欲动吧。

  水煮鱼麻辣得人受不了、麻辣得人也忘不了。所以谁想起水煮鱼,绝不会想到那家饭馆的其他招牌菜,满脑子就是水煮鱼!水煮鱼!水煮鱼!

  它的麻它的辣它的开门见山它的直奔主题,一句话,水煮鱼的所有特质,都是钓馋虫最管用的饵,每次我走进水煮鱼店,就看见一群馋虫向它游去,排成队,手里捏着叫号的小票。当然还有一些等不得的馋虫匆匆开车离去,奔向另一家水煮鱼分号。

  有人曾用十八九岁的少女持牙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跟七八条壮汉击铁板唱“大江东去”来比喻柳三变和苏轼的高下。我看水煮鱼就颇具豪放派风骨。不论是谁,第一口咽下那块鲜嘟嘟嫩嘟嘟的鱼肉,便见识了它异常麻辣诱人的特色,再夹两块肯定会不自觉地感到自己豪气干云气冲霄汉。我一路吃将下来,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换了盔甲,头扎英雄巾,胯下一匹赤兔驹,掌中一把青龙堰月刀。在城楼之上,见敌军黑鸦鸦地围了上来,自己与众兄弟仰头饮一碗血酒,然后打开城门———放口吃鱼呀!

  只觉得我宝小晟胸中有雄兵百万,早已练就不世武功,将刀舞得水泼不透,而且招招取人要害,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一顿金属铿锵之声,我已经杀出了一条血路,敌人丢盔卸甲望风而逃,我当然穷追猛打绝不轻饶。等我与众兄弟会合,回头再看,已然是“伏尸百万,血流漂橹”。此时的我,汗透甲胄快意无限,自然横刀立马仰天长啸(并用四川话大叫):“过瘾!”“对着鱼肉,我为刀俎”。其实硝烟渐散,才发现满地的车马盔甲百万伏尸,乃是纵横桌面的鱼骨鱼刺。而那碗壮声势的血酒,则是我为了安抚我麻直了的舌头的一大桶可乐。多久也没像今天这么扬眉吐气了,我重重出了一口气,仿佛吐出了多日来一直压抑胸中的厚重阴暗,顿时精神为之一振。

  虽然在与鱼刺的斗争中我不小心将自己演化成了电子游戏《三国志》里的关云长,难道别人便是超级入定,对面的小姐已经吃得双颊绯红香汗淋漓,明眸流盼意气风发,只穿了一件短袖紧身衫,我想她一定也意兴盎然,将自己想象成了《霹雳娇娃》中的某一位天使,一招封喉脚,踢得敌人屁滚尿流。这是都市女子典型的向往“有一点点嚣张有一点点叛逆,还有一点疯狂”。

  鱼肉渐去,“水落石出”。盆里剩下的是半个鱼头,而这正是水煮鱼的精华所在。看着状若琥珀、凝脂琼浆的鱼脑,微微乱颤,本来已觉大饱的胃忽然又深明大义地留出了空隙。两唇轻吮,它“噗”的一下扑入口中,润润地滑入咽喉、食道,毫不费力地溜进胃中。记得高考的时候,我每周都要捏着鼻子吞进一条鱼的脑子,无比腥骚,每每欲吐。当时要有水煮鱼该多好。 其实,满满一盆水煮鱼,有着现代社会需要的许多要素,第一,好吃。自然不用说。第二,快捷。坐定后小姐转身就捧出了一盆。第三,刺激。都市人追求不同凡响。第四,喜兴吉利。油汪汪的汤象征黄金和富足,一满层的辣椒象征红火和兴旺,里面埋伏的是年年有鱼(余)。

  因为水煮鱼,不能吃辣的同志也能吃辣了,稍吃一点辣的同志更能吃辣了。“吃辣的同志最革命!”自从有了水煮鱼,我们革命阵营里的革命同志越来越多了。向所有爱吃水煮鱼的同志敬礼!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0703@0)
2001-4-22 -05:00

回到话题: 记忆中的美食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美食天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5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