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第一章

shududetaishao (书读的太少)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第一章 袭警事件

  徽宗政和七年丁酉,六月里的一个晌午,这天儿正热的紧。大宋河北路相州府汤阴县麒麟村西口,头上的太阳明晃晃的照着,河边的老柳树蔫头耷拉脑的。连那条平日里最爱吠的大花狗,也躲在后墙下吐着舌头丝丝哈哈。只有树上的知了,还在可着劲叫唤。

  可是这县里的都头任广,偏偏不许虫子们专美,扯起他的破锣嗓子,对着路北的马家铁匠铺,嚷嚷起来。

  “马铁枪,你出来啊,耽搁了衙门里的公事,谁也担待不起!”

  “马铁枪,奶奶个熊的,你怎么不敢出来?有种你出来!”

  任广一边嘴上吵吵,一边心里不住的叫屈:“这叫什么事儿!大老爷差咱们来拿打了延庆府来的行商的几个小子,南市上的人都说是这马铁枪的徒弟。害的老子非要大老远跑来到这铁匠铺寻人,晒的后脖颈子生疼不说,这姓马的杀才是省油的灯吗?就连他的二竿子徒弟徐庆,也不是好惹的主儿!”原来任广带着两个差役到了铁匠铺门前,根本没见着马铁枪本人,就被徐庆堵在门外。说什么也不搭话,就是不让进去。任广就在门外吆喝起来,指望能把正主儿惊动出来。

  诈唬了好一会子,对面院子里毫无动静。任广撇了一眼三三两两聚来柳树底下看热闹的村民,一张脸不由得涨的越发鲜艳,逐渐像一只紫茄子。心里骂道:“让那瘦猴去唤村里的里正汤二来,怎么还不见个人影?”加上无意中瞥见边上围观的村民,似乎毫无恭敬,甚至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有心硬冲进去拿人,不幸的是徐庆那个牲口此时正立在铺子门口,光个膀子,手里掂只大锤,端倪着任光一干人等,只是一言不发。

  见了徐庆,任谁也不得不赞一句:好一个胖大的后生!真不知他那师娘拿什么料催的。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已是生的膘肥体壮,两条胳膊仿佛别人的大腿般粗细。此刻腆胸叠肚,杵在那厢,大脑袋比铺子的茅草檐还高上半拉,身子把整扇门都横上了。

  “呸,呸!”任广吐了两口已然顺着腮帮子流到嘴里的咸汗,咽了口唾沫,心里话:“我这是倒了什么霉,碰见这个混人,上哪儿说理去?”再瞅了一眼徐庆,嘀咕道:“乖乖的个咙,就他那柄锤,怕没有四十斤沉?”看来徐庆的膀子和大锤,有效的帮助任广克服了遇事爱冲动的毛病。但是老任还是看走眼了。小徐的这柄锤,乃是混铁打造,上下没有一个接头,竟费了他师父五十二斤精铁。

  进又进不去,走又走不得,任广心烦意乱,更觉口干舌燥,示意带来的两个衙役接着叫骂,好歹也得把姓马的挤兑出来,问个究竟。

  要说刚才任广是在号丧的话,手下的皂隶们张嘴就开始喷粪了。这也难怪,虽说哥儿几个在衙里的老爷面前是孙子,可是下乡办差那个不是高接远迎的,什么时候受过这份洋罪,再说也丢不起这人不是?

  “马铁枪,瞎了你的另一只狗眼,老爷们找你问话,你还老母鸡坐轿,端起架子来啦!”

  “老马,你是不是上炕踩了婆娘的尿盆子,摔折了腿,老哥这里淘换条驴腿给你接上。”

  听得衙役们说得有趣,周围歇晌的汉子们不由哄笑起来。

  这边老哥几个得了些鼓励,更加卖弄起来:

  “马瞎子,当初不是你老娘央告老子日弄,还没有你这只王八!”

  “老马头,你祖宗八辈都是卖屁眼的主儿,当老爷们◎##¥%¥”

  冲在前边又高又瘦,象根竹竿似的那名差役,唤作齐长子的,骂的最起劲,话也难听。周围的闲汉似乎察觉了什么,忽然停止了哄闹,转过头齐齐看着任广几个,那眼神好像看着快要挨刀下汤锅的羊。几个公差正有些诧异,齐长子张开嘴正待再喊些什么,徐庆突地往边上一让,一道黑光从铁匠铺的门里飞出,直奔齐长子的大嘴而来。惊的任广他们齐刷刷一低头,只听“嘣”的一声,一杆短枪正剁在几人背后的大柳树上。齐长子只觉得头顶上一阵风凉,伸手一摸,帽子没了。回头一看,自己的皂角帽被钉在树干上,那短枪的尾巴还在“突突”颤动不已。这家伙眼一翻,“扑通”倒地,晕了过去。旁边两个老伙计赶忙上去,连掐带揉的,齐长子才悠悠转醒过来。

  这时从门里大步走出一条汉子,四十岁上下年纪,鹰勾鼻,八字须,面上斜绑一条黑布,遮住一只眼。个子不高,身材瘦削,却挺的笔直,举手投足自有一股凌厉的气势。众人一看,来人正是四里八乡一等一的好汉马铁匠。

  马铁匠名叫马广,原是真定府人士。早年曾在北边的雄州指挥使标下充任亲卫,后来在与辽人作战时被蛮子的弓箭伤了一只眼,便告病还乡。身上还有一块什么郎的铁牌牌,据说见了县官可以不拜的。老马虽然脱了军户,老家却没有什么故旧,又好游历,便四海为家,靠着打铁的手艺糊口,有时也给大牲口上上掌子。此时的大宋天下太平,但是河北路这边因为靠近辽境,民风有些尚武。七、八年前老马来到麒麟村的时候,见到一些个后生在场院里比比划划,较量些庄稼把势。一时技痒,就指点了几招,治得小子们个个服服帖帖。这老马善使一杆铁枪,舞动起来风雨不透,等闲十来个人近不得身。人们就送了个外号“马铁枪”,至于他原来的名字,倒没有人记得了。再加上老马还有一手投枪的绝技,三十步内十拿九稳,更加被乡党惊为天人。这村里的里正汤二年轻时也好些个拳脚,一来二去,对老马十分敬佩,就把自己守寡的妹妹许给了他。老马便在麒麟村落了户,开片铁匠铺,制的好刀镰,打的好犁头,又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平时无事,收了几个孩子作徒弟,教习武艺,却是从来不收钱的。所以老马这人虽然脾气刻板,对谁也不加辞色,可是在村里人缘极好,附近乡邻也算是个有头脸的人物。

  这马铁枪出来,向任广等人略抱了抱拳,言道:“俺们在屋里睡觉,有些老鸹在门前吵嚷,只想说出手赶了走,没料到惊动了几位差爷,还望不要怪罪。”

  任广见他大步过来,两手不由得摸到腰间的刀把上。后来看老马颜色平常,并没有再要动手的意思,心下暗暗松了口气。又见手下齐长子只是惊的翻了,这会子已无大碍,便先狠狠瞪住要上前理论的衙役们,才向老马回礼道:“马老哥哪里话来,不知者不过。”自己又打个哈哈,接着说:“这大热天的,我们哥几个也不想过来打扰。只是今早上有过路的行商来衙里央告,说是南市上有人惊了他的马群,险些闹出乱子,还打了他的侄子。县大老爷着人去问,有人认得是你的几个小徒弟作下的。大老爷叫咱们几个来带人回去问话,还望马老哥帮衬,不要拦着才是。”

  这时村里的里正汤二紧巴巴赶过来,气喘吁吁接过话来:“刚才这位差爷过来一说,我就知道肯定是那几个小祖宗惹下的事情。兄弟你也不能老是护着他们,早晚捅漏了天,带连我们老的去吃牢饭。要是我那小崽子作的,看我不先打折他的腿!”

  马铁枪听了这话,心里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还是来了。”

  汤二见他沉吟,知道他舍不下孩子们,又说:“县里叶大老爷,你也知道的,最是仁厚。几个崽子还小,老爷见了,最多打几下屁股,又能怎地,也好让他们知道天高地厚。就怕我们两个老脸,好歹一顿训斥。”

  这边任广听了,接上帮腔:“汤里正说得没错,兄弟我晓得这事。集市里马匹乱了一阵,总算没伤着人,那行商的子侄,也才是个孩子,无非鼻青脸肿而已。大老爷得了求告,总得过问一番才是。”

  马铁枪寻思了半晌,在汤二屡屡使眼色下,终于点点头道:“这么样吧,你们几位差爷先回去。待我家去问问,若真是我那几个小徒作下的,我自带他们去衙门里请罪。”

  边上刚跟着汤二过来的衙役瘦猴急道:“不行,跑了怎么办?”任广正恼他来得慢,一听这话立马一巴掌扇过去,正批在他嘴上,瘦猴捂着脸不言语了。任广瞅了瞅那支还戳在树上的铁枪,入木足有半尺深,心里不由念道:“扎人这就是个对穿。”又对老马拱手说:“有劳马英雄了。”

  老马黑着一张脸,给众人告个罪,转身自进屋里去了。只剩下徐庆支起前窗的席棚子,借着光亮,抡起大锤,“咣当,咣当”砸起犁胚来,竟象是对刚才的事毫无知觉,弄的任广几个面面相觑。

  待在人家门前也不是个事,汤二拉扯着他们,让到斜对过的茶棚里去,倒上几碗水酒解暑。几个人喝着,还不时往这边探头探脑。直到见着老马领着四个蔫头耷拉脑的半大小子出了门,往村西的官道去了,任广几个连忙丢了酒碗,躲躲闪闪跟在后面。走了一里多地,汤二从后面赶上来,往每人手里塞了些个铜钱,任广又多得了几钱银子,几个人连走路都精神多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099915@0)
2009-3-7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ZT: 拯救大兵岳飞。写的很不错。先贴个引子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