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 我家有个小鬼子:究竟谁怕谁?(·王伯庆·)

sailor (Sailo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家有个小鬼子:究竟谁怕谁?

                ·王伯庆·

  太太常说,我养了一儿一女。这话一讲,羡慕得肚子不按龙凤胎生产的太太们直流口水。最羡煞人的是我太太的大儿参加了工作,幺女念了高一。这老妈还不是一只手向儿子收孝敬,一只手给女儿派活干吗?太太们又是一阵啧啧声,当妈的混到这份上,也算是出头了。可是我太太还是满脸的委屈,双手的辛劳。原来她的“大儿子”不是别人,是老公我。

  太太这样讲我没法翻案。在她眼里,我和女儿没两样:不知道维持家庭整洁,一对玩伴分不出谁大谁小。换下的衣服随地扔,家里我的办公室和女儿的小姐闺房满地是东西。进我的办公室,要沿着崎岖的“胡志明小道”,才能安全抵达办公桌旁;如果你踩到一只臭袜子或运动裤,不算运气差,有一次女儿进办公室就让地上的一本大书绊了个筋斗。

  至于我家小鬼子的房间,更糟,你没法进,连羊肠小道都没有。我进去前常说“凯,把地上腾一条路来”。她说:“Lauren,Jackie,their rooms have three layers(劳蕊,杰奎琳的房间地上铺了三层东西)。”这话不假,和其他小鬼子相比,她的房间算是“整洁”的。

  就这样烂房间,她还不让你进去玩。从小学起,她就在门上贴了好几张主要是针对老爸的条子:“Knock the door before you enter”(未经许可,不得入内),“Don’t disturb!”(请勿打扰)。老爸我闯进了几次,门上又多了一条,“Enter at your own risk”(后果自负)。

  我跟女儿是谁都不谦让谁,我没老爸的风度,她没有女儿的“孝顺”。譬如,起居室有把逍遥椅,老爸我在新长征路上前进累了,常常想躺一躺,这小鬼子抢先占着不肯让,全不顾“天大地大不如老爸的恩情大”。老爸也是调皮鬼出身,我就大叫一声,“凯,你的电话,楼上接”。小鬼子被王二小领进了八路军的埋伏圈,傻嘻嘻地跑上去,马上又跑下来说,“对方把电话挂了”,我躺在逍遥椅上说“真的吗?”到底嫩了点,这小鬼子哪比得上你我这样初级阶段的老革命呢?

  孩子长大了,在公共场合不好意思当“乖乖女”。我们一起去学校参加活动,她就不乐意听老爸的耳提面命,生怕同学看见了。有一次居然跟老爸急眼了,我感到很伤自尊心,那时她还是小学四年级。回到家中我立刻摆出“组织上”的架子,“三讲”侍侯,“讲老爸,讲服从,讲传统”。写检讨,书面的,要深刻。

  也怪我平时抓子女成长是一手硬,一手软,小鬼子长期缺乏思想教育,正面引导,“检讨”这种在国内普及了几十年,从中央机关到幼儿园都行之有效的思想教育方法,她居然听了半天才明白什么叫“检讨”(behavior review),说在学校没写过,可不可以不写?写!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要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

  掉了一阵眼泪,磨了一下午的功夫,在妈妈的帮助下写成了一个英文版的检讨。就事论事,没深挖思想根子,倒有点挖苦中国文化的意思,说什么“中国文化要求我尊重我家的老人(Chinese culture requires me to respect my elders)”,好像我是拿岁数乞讨尊敬似的。幸亏我还从没有干过中顾委。

  其实,她这错误往轻处说是资产阶级面子思想作怪,往重处讲就是目无组织,摆脱上级的正确领导。当然,自家儿女我也不能计较太多,按人民内部矛盾放她过关了。检讨贴在我的卧室墙上,太太说了几次要取下来,被我斥为“小资温情主义”,后来搬家时不知道让谁扒拉去了。

  那时她小,还老实写了一份检讨。进了中学,早不吃老爸这一套了。写检讨的事一提起,抬不起头的是我,大家说是“缺人性教育”。有个中国老爸对付公共场合不听话的孩子另有一手:他说,不听话我就唱中文歌,小鬼子马上就投降了。老爸要真是抖起那副破锣唱起来,小脸还往哪里搁?

  前年圣诞,女儿要我买个计算机给她做礼物,我痛快地答应了。记得她当时还高兴得亲了我几下。机子买回来了,我说,“放在我的办公室里,我懂计算机,义务替你做维护。”这样的好事还用想吗,她没眨眼就同意了。第二天,我正在新机器上享受,这小鬼子一副老板样子,大摇大摆地进来了,说“我要上机了”。

  我眼皮没抬,说,“没见我正用吗?”

  她大气地说,“It is my machine。I want it now(我的机器,我现在想用)。”

  我说,“你绝对正确(You are absolutely right)。可你的机器住我的办公室,我没向你这个东主(owner)收租金,算是你出机器我出办公室。咱们这是战略伙伴关系(strategic partner),分享资源。”小鬼子一想也对,出去了。这美国佬又算账,又讲理。以后每次用机器都要经过老爸批准,因为我的办公室也是“未经许可,不得入内”。终于,小鬼子说,这机器等于老爸给自己买的。

  这小鬼子好逗也不好惹。有一次,我教育她,一急嗓门就大了,小丫头也扯开了嗓门;我一拍桌子,她也拍。把我气昏了。我说,你敢对老爸拍桌子;小丫头说,你敢对我拍桌子。我一下就楞住了,还有什么话可说?自己输了理。总不能又说按中国传统岁数大才可以拍桌子吧?更不能说我养你,该拍桌子?我要是不讲道理,干脆给小鬼子扣一个“逆子”帽子代替道理,她会觉老爸脑子有病。

  家庭里讲道理时是人人平等,我不能拿出岁数、功劳来作公理,说些“没有天哪有地,没有我哪有你”之类的狗屁话。小鬼子面对暴力时,不是吃了亏告父母或老师,而是迎头痛击。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居高临下地教训她,免得把老脸丢了。

  社会变了,为什么一些我以为是天经地义的东西,在这里被认为是不正常?

  伴孩子在美国长大,开始理解了为什么美国人与我有许多的不同,原来我们从小被教育成了不同类型的人。伴孩子在美国长大,我才了解更多的美国文化的基础,美国人的一些做人的底线。

  现在刚进高中的她,给老爸讲话常常端着教授的架子,口气中带着对无知的宽容。趁我坐着的时候,故意走过来摸摸我的头顶,说些大牌的话,“Good boy,relax。”(好孩子,放松点)。有时也是原形毕露,我们为陆文斯基事件争论时,她辩不过老爸的强词夺理,手里的香蕉皮就扔过来了。

  小鬼子喜欢在饭桌上跟我聊天,谈历史,政治,文化。她爱读书,有不少新鲜的看法,这父女俩说不上是谁受益更大。我有了困惑,也愿意跟小鬼子讲,她从不胆怯承担起教导老爸的责任。遇到她也没主意时,她就到图书馆去查资料(literature search),再做建议。

  太太常常说,你该维持爸爸的体面。来不及了。我把小时候逃学,打架,恶作剧的故事都讲给小鬼子听,早没体面了。这些故事小鬼子又讲给她的同学听,同学说“Your Dad is cute”(你老爸可爱)。小鬼子最喜欢听的是老爸认识妈妈前和女生约会的故事,不时还会调侃两句。老妈不在现场的时候,她也能做出一副感动的样子,并说些“你当时若能请教我就好了”。她这些马后炮让时过境迁的老爸平添一份知己的温馨。

  问小鬼子今后要嫁什么样的人?她说只知道不想嫁老爸这样的人,因为爸爸不喜欢做饭,东西没有收拾,经常躲在办公室里,缺点太多。太太安慰我说,不要难过,我当初不也是不想嫁我老爸那样的人,才花了眼挑了你吗?

  跟女儿当玩伴,聊天,对我是乐趣多多,找回了在功名和谋生挣扎中失去的天真和童趣。一闭眼女儿跚跚学步时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一睁眼再有三年女儿就要上大学远走高飞了,时间过得真快,老爸我得抓紧时间约小鬼子一起玩,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19@0)
2000-5-19 -05:00

回到话题: FW: 我家有个小鬼子:究竟谁怕谁?(·王伯庆·)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