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淫荡主义

mjia (马甲也疯狂)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淫荡主义
By 美人赠我蒙汗药

0


从大学退学以后,得知当年复读无望,我陷入了一种精神上的空虚里面,每天自顾自的认为傻逼层出不穷,其实现在看来,原来我才是傻逼,没个正型,天天游荡于北京各主要路口,捏着烟斜眼睛看人。要是现在我再在路边看上这么一口子,我立马儿拿板砖拍丫的,好在当时年轻,真不觉得有多傻,得以相安无事

那个夏天,王菲的《只爱陌生人》火劲儿刚过,新的《寓言》八字还没一撇,急得正在家团团转。我和我的一个哥们儿天天下午混迹于北京城内大街小巷的各个网吧音像店里,他买他的磁带我上我的QQ。因为不再有大学上,我变得对种种不靠谱的东西都充满了兴趣。玩网络的多了去了,可这么多人里也才出了一个痞子蔡。其实这道理我当时应该懂。我那哥们儿则不然,小愤青一个,当时在13中复读。我一直就很羡慕他,直到我回到北京,这种盲目的个人崇拜发展至极致。7月3日凌晨,我和他在西直门内南草场胡同一个露天摊位前看了欧洲杯的决赛,然后晃晃悠悠的来到官园外面的马路牙子上,我看了看已经明亮的天,看了看没有什么人的马路,很想和他说点什么。谁料他先一声长叹,然后对我说:

“要是你能替我去高考就好了”

那一天距高考还是4天时间。话一出口,我突然领悟,其实我们俩已经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可能以后再也不会有交集。这个念头让我很难受。这么多年了,这个画面一直在我的记忆里,就好像是电影里的一个从长镜头到特写的慢慢推进,我们坐在马路北面,镜头在南,背景似乎还应该有中央电视塔那很像灯笼的红色霓虹灯,但从地理位置和时间上推断证明这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可能就是出自我的某些暗怀的充满隐喻的想象吧

那么我的生活,是种什么样的生活呢?

阿梅篇

1


我在2000年那个夏天刚开始的时候疯了一样的喜欢《eyes on me》,无论是王菲的mp3,还是FF8的动画MV,喜欢的不得了。当然她的那首歌确实不错,但我这么着迷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梦想着找到一个像里面女主角那样的姑娘

那女的叫什么,我曾经在酒桌上知道过,但后来随着我吐就给忘了。不过无关紧要了。我当时的日子就是这样,遇到聚会我就奋不顾身的参加,努力喝酒努力抽烟,努力穿着韩国人的衣服裤子,努力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混混,似乎这样,我才能把自己的自卑隐藏起来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认识了阿梅

2


我们是在平安里附近一个胡同里办的微软认证班上认识的。当时是第一节课,老师穿着唐装在前面热得满头大汗,我在最后心不在焉的听着。这时推门进来一个女孩,我第一眼就落在她的胸上,因为看起来真的很平。后来摸过之后感觉还行,小是小,但没那么离谱。这个问题我一直没问过,就这么一直压在心里了

那个女孩进来后看到满屋子的大爷大妈明显傻了,我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因为她的表情正是我几分钟前的写照。我真没想到二十多个学生里竟然有十六七个是35++ 的.那女孩愣了一下,看到我旁边的位置空了一个,颠颠颠颠的过来,一屁股坐下,一边开机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扭头对我说:

“真他妈热。哎,你叫什么阿,咱是不是走错班了”
“啊,哦,没吧,应该没错。哦,我叫老白”,我收回自己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

她说她叫什么梅,我没记住,我就管她叫阿梅。几天后当我们上了床,我连“梅”字都懒得说,就只叫她“A”。阿梅长得还行,但远没到FF8里面那小妮子的境界,小鼻子小眼的,脸也白白净净的,整个人从脸看到脖子再看到腿显得那么干净。阿梅在那节课上自从知道了我的名字,就开始不停的问东问西,问我是哪毕业的,现在干嘛呢,问我住哪,问我去过Sogo没有,等等等等。我看着老师一个劲儿的注意我们这边,想我在高中的时候哪见到过这种情况啊,就低声对她说:

“哎,回头再说吧,老师看着你呢”
“看着就看着呗”,她的声音明显比我高十倍,然后收拾好东西,“走吧,咱外头玩去吧,你快点啊,我在外面等你”

于是她就推门走了。我大惊,不由自主的也站起来,对老师点头哈腰了半天被轰了出来。一抬头,就看见阿梅靠着墙正嚼口香糖。看见我出来,笑吟吟的扭头下楼。我看着她的腿,觉得真白

那天下午,就在胡同口的羊肉串摊前,我们俩一人喝了一瓶啤酒,吃了十来串羊肉串。她给我讲了她的所有事,从小学到初中到职高到现在在Sogo卖运动装到她刚没男朋友正一个人飘。我呢,仅有的廉耻没好意思让我把自己真实的情况告诉她,就说我是棍儿中毕业的,毕业前和校长闹翻了,现在在家待着之类。虽然我觉得自己是混混,可当我真的遇到个女大喇时,我还是会自绝于她。我就那么不爱说话的随口敷衍她,然后我们就走了,她出胡同口往北去鼓楼,我往南去民族宫。临分手前她又冲我回头笑笑,我第一次发现,其实她笑起来还是有那么点纯的意思的

3


那时候,从官园到东四十条的大马路才建成不久,还是北京城里最畅通的马路;那时候,地铁才仅仅是一线和环线,从西单接建国门到四惠的一线延长线是项很了不起的壮举;那时候,每周六晚上的德甲永远是黄健翔李惟淼于大川三个人转播,我未曾想到有朝一日我会真的到拜仁的主场去看现场;那时候,西直门桥前还没有那三个好像风帆的建筑,整个二环以内几乎没有我不知道的地理名称;那时候,我们还都很年轻

4


真正促使我和阿梅熟起来则是开课快一个月之后了。我的Diskman终于在我连续放《eyes on me》的时候挂了。阿梅告诉我在北面有一家sony专修,要领我去看看。于是我们就在下课后一路往北骑。北面我不熟,没想到阿梅也不熟,骑过北四环她还要往前,我及时捏闸,告诉她再往前就清河了。然后下车坐到路边的椅子上。这一路骑得我真是快他妈累死了。她也停了车,走过来。我看着她细细的腰一扭一扭的,不知怎么的阴茎一下子就硬了起来,血也感觉往上烧

她坐到我身边,问我那怎么办。我闻着她身上的香气一边心不在焉的说不修了吧,歇会儿回去。同时把手伸到她肩上。要知道认识她这一个月以来,我从来没主动对她做点什么,比如说话啊打招呼啊之类,每次都是她先主动,仅有的两次吃肉串也是我提出说我自己要去吃,她才跟上的。唯有这次,我伸手搂她肩,于是证明一件事,下面的头确实能支配上面的头。她吓一跳,象征性的动了动,同时说:

“你怎么耍流氓啊?”
“呵呵,我还没耍呢,要不要现在试试?”
“你敢,别闹”

她制止住我想继续下滑的手,摁在她胸部上面一点的地方,然后整个人靠在我怀里,闭上眼,嘴里轻轻说着“真好”。我的阴茎顶在她腰的位置,使得她脸有点红,我忍不住了,低下头,在她脸上亲了起来。她是那么香那么滑,皮肤上的细细绒毛似乎也整整齐齐的排列成一个方向。她闭着眼睛,睫毛在眼角下投下几丝阴影。我用额头蹭着她的额头,一瞬间竟让我感觉我是那么的需要她

5


下面有必要讲讲我的第一次性经验了,要不然大家会误认为我直到新千年还保留着.cn的域名,大家会说:“”我们还要继续看这个连操逼都不会的性压抑傻逼写的东西吗?

说起这个第一次,其实真的挺难的。难就难在我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怎么说我这个人呢,从来没有过什么女朋友,我只对女孩的身体感兴趣,对她们这个人则一点兴趣也没有。初中的时候从班里女同学的领口看到了她们不带胸罩的胸部,于是想要是能摸摸就好了,后来班里有一个女孩挺豪爽的,可能多少也对我有点意思吧,晚上我们几个人去叫她她也总出来随我们溜达,可溜达溜达我们俩就从组织里消失了,她家住在现在凯晨广场那里,以前则是一堆胡同。我们就走到新文化街那片儿,找个昏暗的地方,她靠着墙,我搂着她亲,顺便摸胸部,开始是隔着衣服隔着胸罩,然后只隔胸罩,最后我好说歹说终于让我直接进去摸。她也挺奇怪,从来不图我点什么,考试时也没要求我给她答案,平常在学校也装着不认识。其实我挺喜欢这个样子,用现在的话讲叫省心。当时几个晚上,我把手伸到她胸罩里,一开始总是瞎摸一气,后来开始慢慢感觉乳房上的绒毛,用手掌慢慢摩她的乳头,感觉乳头渐渐变硬进而顶我的手心,再然后则是稍稍用力抓她的乳房轻捏乳头,直到她轻声呻吟说“疼”为止。每次我都是硬着阴茎回家,然后睡觉前自己给自己爽一下

实现了这个愿望,我进而想到要是能让姑娘帮我打手枪就太好了。这个愿望实的实现则是在高中。中考之后,我和那个让我摸胸部的女孩彻底失去联系,又变回了好学生的样子。说来也巧,又是班里一个豪爽女性,要找我学习,几次来之前总问我家里有人没人,一次两次的我迟钝点也罢了,次次都这样就绝对有问题。于是我就在一次学习中把手直接贴到了她的胸部,她竟然明晰一样哼了一声。我七手八脚的把她脱了个干净,当然在具体实施中她肯定有诸如反抗啊扭曲啊之类的装蒜事。总之就是,我光着身子满头大汗的坐在床边喘气,她也光着身子红着脸躺在床上,一只手护着下面一只手放胸上。她并不好看,但对那时的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也不管她是不是处女,分开她的腿作准备。这时她突然紧张起来,一个劲儿的求我,我当时办这事也是道听途说,根本没什么经验,也有点不知所措。于是我干脆躺下,让她给我打手枪,她很听话的跪在我旁边,两只手握住我的阴茎,用力的一下一下的套起来,我当时兴奋的差点一下子射出来。我告诉她用单手,快一点。她一点经验也没有,就那么干巴巴的上下套弄,没多一会儿我感觉我要射了,一伸手把她拉近,阴茎直顶着她脖子,一股股的就射出来了,流了好多好多,弄了她满身都是。我不让她擦,要看着这些自然风干,她也捏了一点玩了玩,告诉我有点涩。那玩意大家都知道,干了之后粘,能留下一层膜。我就那么让她穿上衣服走了,也不知道她回家后是怎么弄的。补充一句,那次大概是我印象里最舒服的一次射精了

6


那次她从我家带走了满身的精液,我就对她这个人失去了所有兴趣和耐心。后来几次她又问我,都被我一一不客气的回绝了,于是她也明白过来,开始不再理我。高三临结束时她和班里的一个小傻逼谈了恋爱,感觉是真恋了,俩人天天郁郁寡欢要死要活的。每当我看到这种情况,心里总是轻蔑的说一声:

“小傻逼,你女朋友身上沾满爷爷我的精液的时候,你丫还他妈穿开裆裤撒尿和泥玩呢”

7


真正的操逼,则是我上大学之后

老白我当初刚入学,可真是个风云人物,天天人五人六的不说,而且其他人也把我这人五人六当回事,遇到点大小事就来找我拿主意,一来二去的,在我那个学校,要问校长是谁可能真没人知道,但要问99级那个老白,则没有不认识的

军训后,在校所有北京人组织烧烤,因为人太少了不成气候,所以自动并入河北帮,他们单划出一块地方给我们,美名其曰“直辖市”。这是题外话了,暂且不表

在烧烤中,我对火候有点没数,烤了几个鸡翅都是生的,大家都吃香喝辣只有我在茹毛饮血,旁边的一个大三的师姐看不过去了,给我烤了一个鸡翅,很好吃。于是我和这个师姐就认识了。师姐学汽车,海淀什么附中的,叫他妈什么来着,忘了。反正就是有这个一号师姐,挺漂亮,属于那种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那种。烧烤之后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不是这活动就是那活动,我当时已经明白点事了,也有点喜欢她,更觉得她这个人特别好。于是一切水到渠成天作之合。师姐当时在系里搞一个项目,有自己的实验室,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傻逼学校给实验室里还安排床了。我们俩在那里也就住了几个礼拜,并不长。等到后来我退学,我去找她,告诉她我要走了。她平静的听着。我又管她要她北京的电话,准备今后联系。她低下头,再抬起头时则一片决然,然后说了整个告别仪式里唯一的一句话:

“不靠谱的东西永远不靠谱,并不因时间的变化而改变”

时至今日,我仍觉得这是句非常经典的名言,可惜我明白它的时候已经虚度了太多的岁月

8


还是回到我和阿梅在北四环路亲密无间的那个下午吧

也不知抱了她多久,甚至我认为她都睡着了一觉,我们才决定回去

我骑一辆26的永久,即使是在2000年,这种车款也已经落伍了。可是我就是喜欢这种车,骑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比山地更舒服。阿梅则骑捷安特,和来时不一样,就是安安静静的在我旁边,也不怎么说话,就是笑眯眯的。我看着她的笑感觉这丫头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而我的想法则是很简单,就是为现在还在内裤里硬硬的阴茎找一个归宿

这种想法真挺操蛋,第一次总会觉得龌龊啊肮脏啊什么的。就像妓女接客一样,其实世界上本没有妓女,接的人多了,也就没了廉耻。鲁迅先生的话,我从那时起就一直记着

9


骑到鼓楼已经六七点了。我饿了,于是拉着阿梅走到了鼓楼旁边的一家爆肚馆,点了两盘爆肚一个凉菜一瓶啤酒一个小二,开始琢磨要怎么下手

试问有什么能拦住一个小屁孩对性交的渴望呢。我喝了二锅头,开始天南海北的胡喷,喷的同时我专注的盯着阿梅的眼睛,她明显对这个没有免疫力,几次都被我弄的面红耳赤,我又干了一个小二,对她说:

“你现在红着脸真好看,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
“你都满脑子琢磨什么呢”,阿梅眼一抬,佯装瞪我,却自己先笑了起来。我看她又低头吃了两口菜,喝了一口酒,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抬头说,“你看过没穿衣服的女的吗?”

有戏有戏,我当时满脑子里就是这俩字了。笑了笑,在桌子底下的腿则伸了出去,靠在她腿上,慢慢蹭了起来

“你晚上能晚点回家吗?”,我又看着她的眼睛说
“你想干吗?”
“我想亲你呗,但咱不能带坏小朋友啊,所以啊,你跟我走吧”
“去你家?还是算了吧,我认生”
“呵呵,那就去你家”
“嗯,那好吧”

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什么叫“那好吧”,但紧接着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她告诉我她家里今天没人,父母都去外地了,本来要她今天回奶奶家的

“你说老太太都那么大岁数了,这点事就别麻烦她老人家了。今天晚上我伺候你,给你换衣服洗澡铺床脱。。。”,这是我在那个饭馆里说的最后一句话,随后嘴就被她的手堵上了

10


阿梅住在鼓楼东面的一片住宅楼里,房子不算新,是个小两居。家里挺温馨,我坐在沙发上四处看看,阿梅则有点不知所措,一会儿问我一句“抽烟吗”一会儿问我一句“喝酒吗”,都被我拒绝了。我拉着她说,洗澡去吧

我本来想一起洗,但被她拒绝了。她先洗完,穿着一件大T恤出来。在这期间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妈我在我哥们儿家呢,今天就不回去睡了。然后我进去,迅速的洗了一个澡,再出来时阿梅已经缩在沙发上小猫一样看电视了

我坐到她旁边,搂着她,洗过澡之后的她皮肤更滑了,我的一只手从她的脸摸向胸部,另一只放到大腿上,感觉凉飕飕的。她扭过头闭上眼和我接吻,我感觉她的舌头在我嘴里东窜西窜。这时我摸她胸部的手穿过T恤的下摆进入到里面,直接握住了她的乳房。前面说过了,她的乳房握起来比看起来大,在我握住他乳房的那一瞬间她似乎一颤,牙齿也咬住了我的嘴唇。我的另一只手从大腿摸到她下面,果然,湿湿如也

开始她的脸红扑扑的不敢看我,后来再我把她的T恤脱了之后就开始放松起来。先帮着我脱光了所有衣服,然后盘在我身上,双手穿过我脖子,就这么紧一回松一回的和我接吻。我把她紧紧抱在胸前,感受着她的乳头在我胸前逐渐变硬,一只手在后背游走,另一直手继续下面的防洪工作。感觉差不多了之后,我分开她的双腿,她顺从的平躺在沙发上,双手勾住双腿,并在屁股底下垫了一个沙发垫,我正准备进入,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我有没有套

“拉倒吧”,我用嘴堵上她的嘴,腰部一沉,彻底进入,同时听到她含糊不清的呻吟出一声“嗯~~”,如糖如蜜,甜腻蚀骨

我就这么慢慢的抽插着,听着她嘴里遥远而亲切的呻吟,感觉真是太棒了。确切的说阿梅长的还行,但远没到大美女的地步,声音也有点偏低,虽说和周迅比起来还有明显距离但也不是那种天籁类型。可是在那个晚上,我听着她的呻吟,看着她在我身下慢慢颤动的脸,第一次感觉她真的很让人难忘

几分钟后她突然咬紧嘴唇,身子像一只鱼一样挺起,双手在我后背简直要箍到肉里,我还感觉到她的阴道瞬间收缩,我也忍不住了,迅速的抽插几下然后拔出阴茎,在她身上就像我高中时那样射出了大股精液。在我射精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是一颤一颤的,半天都没反应。过后不久,我们又再来了一次,这次是她趴在沙发上,我跪在她后面从后面进入,我双手抓着她的乳房,用力的捏着,她则不停的扭动屁股,她的屁股有点大,垫在后面非常舒服。我很喜欢这么操她,抓着她的乳房并在她后背上舔,同时阴囊一下一下的打击着她,很快她就又来感觉了,低声叫了出来,听到她叫我更兴奋了,在那瞬间我忘掉了我的前途,忘掉了我的Diskman,忘掉了我们从西四骑到北四环的壮举,射精的那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又在她后背喷出了大量白色黏稠液体

就这么着,我在阿梅家的沙发上操了阿梅。当我们挥汗如雨的时候,她开了没关的电视里一直放着CCTV1的《太平天国》,我操她之余抽空儿看了两眼电视,里面洪秀全正是《三国演义》里的司马昭。我想着历史上的洪天王,他在打下南京之后每天晚上是不是也像我操阿梅那样操他的教众呢,用句后来才时髦的话来说,在我操阿梅的时候,洪天王灵魂附体,我不是一个人在操逼

用历史的角度去思考淫荡问题,往往比正统的思维更淫荡

11


第二天一早我就回去了。阿梅把她的一个呼机给了我,于是我每天早上睡醒后都要回她的呼,然后去她家附近或者Sogo附近找她,再一起去其他地方玩。她也曾把我介绍给她的朋友们认识,那是一群在Sogo门口抽烟的疑似韩国人,据说都是在里面工作的。面对他们我安安静静的好像处女一样脸上挂着虚假的笑。看得出,阿梅似乎也不太能接收这样的见面,于是从那以后我也没再见过她的朋友。相应的,我的朋友也同样没有见过她

微软认证班结束后,我也最终决定来德国上学。我没和阿梅说,只说我要去外地了,今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北京。她有点惊讶,问我怎么不早说。我撇撇嘴,没说话

这个场景发生在她家,我们刚从办班的学校回来,取了那张证,而她父母还没下班。说完那些话后阿梅走到我身前,紧紧的抱紧我,于是我们就再来了一次,这次我没射她身上,而是射在她手里。完事后我看着她去洗手,突然想对她说点什么

“哎,我——”
“你知道吗,今天好像是高考第一天的日子”,她背对着我一边洗手一边说
“哦,啊,是啊,还真是今天”
“我觉得吧,你要是今天高考了,肯定特牛逼”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转身摆摆手,说了声“先走了”就离开了她那里。我一直记住了第一次操阿梅的时候我看到她缩在沙发上很像猫,她的呻吟也像猫那样的鼻音,她的身体也像猫一样柔软。阿梅还说,她喜欢听《我要我们在一起》,这首歌我在那个夏天就听了,但直到2003年才真正听出点眉目来

我出了她家骑车回家,走到后门桥那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鼓楼巍峨耸立,旁边的爆肚馆招牌依旧。这是我第一次离开时回头看看,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

(阿梅篇完)

......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335225@0)
2009-6-11 -04:00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淫荡主义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