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kayak日记节选 -- 考证记

waterwalker (水行者)
5月28,星期四,睛

MKC的教练课是从今天晚上开始,到星期天下午结束。我本来以为今天晚上只是报到,下午打电话才知道晚上还有理论课。最后一刻才把住的地方搞定,住在Quadeville,离MKC将近五十公里。但住得舒服一点,顺便照顾老朋友的生意。X头一天就到了渥太华,他在 MKC注册了周末两天的课程,我们将打伙吃住,节省点费用。

我们匆匆吃过晚饭,就往Quadeville赶。5点出发,7点到了。把X放下,我接着去MKC。从Quadeville到MKC是一直沿着Madawaska河走。河里的水位很高,傍晚的景色也很美。

理论课8点开始。总共8个学生,其中4个是女的。有一个来自爱尔兰,有一对来自西部,还有一个刚从不丹回来。看上去他们都很年轻,二十刚出头。

今天主要是介绍。MKC现在的规模相当大,一个夏天会有1500个学生。

10点下了课。刚下过雨,山路雾气重重。

5月29,星期五,雨、晴

昨晚半夜3点多就醒了,之后就迷迷糊糊一边似睡非睡,一边和蚊子战斗到了天亮。

今天气温只有十几度。

课程的安排是按照真正教学的顺序进行的。先是在岸上讲装备,再下水熟悉桨,再上船做wet exit,T-rescue。


一下水就发现裤子太薄了,水很冷。而且蚊子和小咬非常多,它们逮着了机会狂轰滥炸,不一会儿,没有东西遮盖的后颈和耳朵上就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包。小咬最可恨,能从头盔的出水口里钻进去咬。那几个小姑娘的脸都被咬肿了,但她们好象一点也不在乎。

中午休息的时候换上了干衣服,感觉舒服多了。

下午穿上了wetsuit,上身还套了一件drytop。结果太阳出来了,又热出了一身汗。

下午在急流的尾巴上练习进出Eddy。接着是练习翻滚。

晚上回到Cottage,X准备了一顿牛排大餐。吃完我又去上课。拿到了明天教学练习的题目:三相运动,翻滚。



5月30号,星期六,晴

晚上还是没睡好。

让昨天的低水温搞出了心理阴影,万幸的是今天是个晴天。早上9点扛着船在河边集合。这是一段挂着旗门的比赛道,中间有着各种形式的急流。开始和结束都比较容易,最难的是中间一段,连着两个三级滩,浪很大,而且紧接着两个“洞”,呈双鬼拍门之势。

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少赛道的经验。我的大部分公里数来自于渥太华市内的那个桥下的急流。也练过一个夏天的赛道,不过那是平水的练习道。要在今天这样的急流里走出很精确的路线,我没有一点把握。

我们在急流里练习,岸上有教练在看,根据我们的表现给一些建议。明天下午将有一个很正式的考试。

练完急流,开始教学实践。我根据昨天主教练的建议,尽量简单,砍去了一切细枝末叶的东西。没想到带我们这一组的教练好象和主教练不是一个路子。上午的讲的三相运动和下午讲的翻滚的效果都不太好,特别是下午,我讲完之后教练还单独找我谈了谈。

天气预报明天要降温,最低气温0度。教练组临时决定把明天的水上救援课挪到今天下午。这一堂课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名为“上帝之手”的救援技术,也就是在急流中帮助别人完成翻滚,很轻巧的一个动作,但能派大用场。其实这一招在急流练习的时候我就以经见识过了。当时有个女同学(博士,十几年的划船经验)不小心别在了石头上,从石头上蹭下来时,桨脱手了,船也翻了。说时迟,那时快,助理教练飞艇赶到,在她做徒手翻滚的关键时刻,用一只手轻轻地在她的艇上扶了一下,给我的感觉就是她自己做了一个很漂亮的徒手翻滚。我后来由于好奇,问过她之后才知道原来是那一只手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轮到我们自己练习的时候,在不是很急的水里要等别人试着翻好几次,才能找到下手的机会。要练到助理教练那样的水平估计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我们正练习呢,X他们一组初学者也从急流上下来了。看上去他们玩得很高兴。

然后是上岸讲进白水前的准备工作和抛救生绳练习。对于抛救生绳我是很有心得的。不小心露了一小手,引来了一片惊叹。

晚上6点半继续上理论课。8点下课。拿到了明天的教学实践的题目:进白水前的准备工作,面对的学员是一些有听力障碍的人。进白水前的准备工作主要是四大原则和四个信号。四大原则是:
1、不要慌张;
2、不要试图在急流里站起来,而要采取“白水漂流姿势”;
3、听从救援者的指令;
4、在安全允许的情况下,尽量抓住自己的装备。

四个基本信号是:
1、OK
2、Go ahead
3、Stop
4、First Aid

这是一个很棘手的课题,没有多少动作可以做,主要靠讲解。但不幸的是学生是有听力障碍的人。但也正是听力障碍让我灵机一动,我可以利用它来扬长避短,掩盖我的词汇贫乏。我决定做几个大纸片,把这几条写上去,上课时一展示,效果会很好。

下了课回到cottage,路上还顺带买了半打啤酒。是一个韩国人开的店,老板娘带着两个十几岁的漂亮小姑娘。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能看到同样肤色的人很不容易,大家都好象格外亲热。

晚餐还是啤酒加牛排,不过厨师换成了我。







5月31号,星期天,雨、雪、晴

加拿大的天气预报很少有准的时候,但今天是个例外,很准。

上午的课从读河开始。当我们站在河边的时候,天上开始下雪籽,不一会儿竟变成了鹅毛大雪。读完河,回到下水点,发现艇的坐垫上铺着一层雪。

漂过赛道,我们在一个回水湾里开始了教学实践。雪一直在下,气温很低,把手放在水里感觉比空气里暖和。河里却是热闹非凡。除了kayak,还有很多 canoe。不时有人翻船。X也翻了。看着他从急流中被冲下来,他们的教练在旁边做救援。他穿的是wetsuit加一件短袖的drytop,不知道在水里的滋味怎么样。看见他从水里上来之后就坐在岸边,没有再下水。估计感觉不太好。

轮到我讲课了。果不其然,主教练给了我一个满分。课讲完了,人也冷得发抖了。幸亏午饭时间到了。

中午雪停了,太阳出来了。

下午是正式的考试。考不过的拿不到毕业证。规定的路线是从旗门2附近的洄水区下水,摆渡到河右(旗门4附近),再到河左(旗门7),再到河右(旗门11),再到河左(旗门13),最后到达河右。其中从旗门11到旗门13是最难的部分。首先进11号门的洄水区就很难,水流很强劲,停船区域很小,随后又要反过来再穿过水流,将艇准确地停在12号门附近一片更窄的洄水区,然后再穿过一道水更急,浪更大的水流,才能到达13号门这边的洄水湾。这个考试的目的是要证明你有能力在三级急流里自由穿行,这样你才能保证你的学员的安全。每个人有三次机会,三次中成功一次就合格。

主教练先给我们做了一个完美的示范。其中从11到13是由两道完美的曲线完成的。看完之后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早知道有这样的考试,我就不来了。

轮到我了。一直到12,我都做得不错。从12到13没有做到位,掉进了一个卷头浪,一下就被打翻了,翻船速度之快,竟然连back deck roll都来不及准备。翻过去之后感觉水很浅,第一次翻滚尝试由于被水下的石头阻碍,没有成功。不过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喘了一口气,另外也瞥见了做安全保障的助理教练已经快赶到我身后了。在做第二次尝试之前肩膀擦到了一块石头。在水下我冷静得很,我清楚地知道我不想从艇里钻出来游泳。第二次翻滚很轻松也很成功。翻过来之后助理教练给了我热情的鼓励。我赶快评估了一下自己的处境,还好,虽然感觉在水下的时间很长,但还没有被冲到下游的“洞”里。抢在进洞之前冲出了急流,进了一片洄水区。

上了岸到教练那里听讲解。他的几句话让我茅塞顿开。我从12到13摆渡角度太大,以至于没能绕过那个卷头浪。我是看着主教练走的路线,不自觉地想去模仿他。如果不讲线条的优美,光讲摆渡的话,我过这个急流是有把握的。而且就算被卷进卷头浪,如果有准备的话也不会翻船的。就算翻船,做个back deck roll也能马上反正的。

第二次试划,成败在此一举,我反而彻底放松了。进11之后,不讲线条,硬摆渡到了12。发现自己的策略是对的,摆渡过来余地还很大,不象第一次进12感觉那么勉强。在12后面稍事休息,鼓起干劲朝13摆渡而去。成功了。岸上的教练对我欢呼。接下来就简单了,轻松摆渡到了对岸。

接在我后面的是那个从西部来的小姑娘,她也在同样的地方翻了船,虽然马上反正了,但好象情形不对。她靠了岸,手扶着石头,大张着嘴。我当时正好站在教练旁边。我们一起冲过去,发现她嘴里有血。原来是头撞到了石头,牙齿又咬到了舌头。我们把她拉上了岸。她决定还要试一次,非要成功不可。

接下来还有书面考试。是开卷,而且可以讨论。

考完之后就发证书了。

这三天对我来说有点象炼狱,充满了痛苦和煎熬。但换来的是实实在在的收获,我不是指证书本身,而是这几天学到的东西,可以终身受用。同学和教练也让我感慨很多。特别是那些女孩子,她们对这项运动的热情,以及对艰苦环境的泰然处之使我感动。

(节选自:http://canoechina.com/index.php?topic=156.0)

http://canoechina.com/index.php?topic=156.0
(#5395259@0)
2009-7-5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kayak日记节选 -- 考证记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游山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