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在婚姻十字路口的一声叹息:别再改造我了!(forwarded)

jabber (jabbe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丈夫在婚姻十字路口的一声叹息:别再改造我了!
--------------------------------------------------------------------------------

2001年4月26日09:59 中国青年报


  尊敬的编辑:

  看了贵报3月29日《我的婚姻在城乡结合部断裂》以后,我感慨万端,因为我的婚姻与那位博士的婚姻竟然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犹豫再三,我决定给您写这封信,一是诉说我心中积淀已久的郁闷,二是警醒和讨教于年少、同龄和年长的朋友。

  我和妻子结婚五年,几乎从结婚一开始就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本以为彼此磨合一两年后会有和睦相处、相亲相爱的那一天,但永无止境的生气、埋怨、争吵与冷战,导致的是彼此心灵的创伤和感情的恶化,是婚姻之舟的风雨飘摇。最可笑的是尽管我们两人在家里吵得是一塌糊涂或者互不理睬,但走出家门我们还得装出一副若无其事或者恩爱有加的模样。

  我们的矛盾焦点是:她总是想改造我,而我总是不想被她改造或者说忍受不了她对我的改造。

  我是经人介绍认识妻子的。当时我们都属于大龄青年,对爱情、对婚姻都渴望已久。她人长得漂亮,又很聪明,我们可算得上是一见钟情。恋爱时我们彼此感受都不错,于是很快就结了婚,但没想到婚后却是矛盾重重。

  她在城市长大,家庭较为富裕,我在农村长大,家庭十分贫寒;她在生活中有许多讲究,而我却一向很随意;她是急性子,一件事巴不得立竿见影就能做好,而且总想做得十全十美,而我做事倾向于稳重扎实,在她看来我就显得慢条斯理了……太多的差异导致了我们彼此磨擦的增多与矛盾的激发。她是属于很有主见、很要强的人,而我的“主心骨儿”也不少,也不太情愿服输,有时便彼此互不相让。当然,现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我做出让步,服从于她,目的是不想和她吵,不想惹她生气。但她的一些要求与做法有时实在是无理,实在是偏激、过分。她有时不止是让我感到屈辱,而是让我感到无所适从。

  我不听她的她会生气,我听她的她又会嫌我“没有主见”、“无能”、是个“窝囊废”,有时我真是左右不是人。在她的面前我不能有太多的个性,而必须要有充足的奴性,但一味地“奴性”也不行,还得有悟性,还得身手不凡。她一旦生气了或者心情不好,我准没有好果子吃,要么是做她的“出气筒”,要么是让她做“驯兽师”,她会想尽办法来调教我、训练我、改造我。她心情好的时候是我“阳光灿烂的日子”。有时我本意是想让她高兴一下、开心一下,但马屁拍错了地方反惹得她雷霆大怒———我都成什么人了?有时我都感到自己被异化了、被扭曲了。

  她明确表示不喜欢我家里的人,原因是在乡下老家操办婚礼时,她觉得婚礼没办好,而且我们家里的人居然没有谁送一份礼物给她。所以父亲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来我这里住时她就给老人脸色看,我只好匆匆打发老人回家。我乡下老家的亲戚、朋友打来电话时她一概没有好气儿,结果老家那边再也没有人敢给我打电话。她平时说话“乡巴佬”、“土包子”之类的话常挂在嘴边,很伤我的自尊心。有时更是把我的父母兄弟贬得一钱不值,令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屈辱与痛苦。所以现在在她面前我几乎不提我的家人和家里的事。但对于她的父母和亲友我却是绝不能有半点马虎和含糊的。这种双重标准还贯穿于日常生活的其他方面。比如她可以随意地“煲电话粥”,而我却不能在家里打电话谈工作上的事,要谈工作就“滚到办公室去”;她总是埋怨我不被领导所欣赏和重用,但当我的工作真的需要加班时,她又有怨言了,觉得在我心目中工作比她重要、电脑比她重要;她遇到心烦的事可以在我身上出气,指着我的鼻子骂娘,但我心情不好时却不能在她面前表露出来。她的理由是:“我是女人,你是男人,男人和女人当然不一样!家是讲爱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你要真的爱我就得容忍这些!”她把很多事情上升到是否爱她的高度来认识,给我一遍又一遍地“念紧箍咒”。

  她常常为一些琐碎、细小的事情而生气。比如炒菜时我把肉块切得太大了或者形状不好看,桌子上的书报放得太乱了,我穿的衣服没按她的意见搭配好颜色等等,我说:“条条道路通罗马,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多种多样,为什么你一定要我按你所说的去做?为什么不允许我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和做法?男人本来就是粗糙的,我不可能像女人那样想得那么细,做得那么细!”但这往往会招致她更多的指责和斥骂,所以面对她的怒气冲冲与兴师问罪,我更多的是选择沉默与回避,而在心里我却是十分地鄙夷她的神经质似的怒气冲冲。

  我不敢带她去见我的朋友,也不愿意和她一块儿去见她的朋友。因为每次这样的聚会结束以后,她总会评价我的朋友哪些地方不好,或者指出我哪一句话说得不妥、哪一个举止做得不妙。她更多的是看到别人的缺点与不足。我说:“大家在一块儿聊天、吹牛,乐一乐而已,谁在意、谁在乎你有什么优点缺点了?整天注意这注意那,累不累呀?”她马上变脸:“好心好意帮你指出来,你就这个态度?”(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我便一概点头称是)。她几乎每时每刻都要评判我的言行,对我做出提醒或警戒,有她在场的时候我总放不开,惟恐自己出了什么差错,回家挨她批评或剖析。

  她似乎一门心思盯着我,希望我上进,希望我有出息。有时我极力耸恿她去学点什么东西,比如学钢琴、学外语等等,甚至提出优厚的鼓励办法,因为她有很多事情做了,就顾不上来“监督”我,我就会轻松许多。但她向来是“宽以律己,严以待人”,每次学什么东西只是三分钟热度,没学几天就放弃了。但对我的改造她却永不放弃。有一两次我趁她心情好的时候对她说:“你不要老是想着要改造我,我已经定型了,就是这个样子了。你无法改变我,正如我无法改变你一样,拜托你不要再改造我了行不行?”但她理直气壮地说:“我不管你谁管你?”

  也许有朋友会说:“你们干吗不做一些交流和沟通?”怎么没有?在她心情好的时候我们做过许多交流和沟通,但她脾气来了时,故态复发,一切照旧。而在她心情不好时我是根本不可能和她做交流与沟通的。问题是她心情不好的时间总多过她心情好的时间。也许有朋友会说:“既然你们合不来,干吗不考虑离婚?”怎么没考虑?我还正式提出过,但她不同意。我多少还想干点事业,没有时间和精力与她天天吵着要离婚,咱折腾不起。再说,在她心情好的时候我们毕竟还有短促的“快乐时光”。而且,离了又能怎样?再找一个能比她强?年轻一点的新潮女性更厉害。假如离了婚,选择独身或同居对我来说也不太可能。看看我的四周,哪一个家庭不在吵?“不幸的家庭是一天吵两次,幸福的家庭是两天吵一次!”凑合着过吧!但有时我又不甘心就这么凑合下去。

  现在我心里非常矛盾,我究竟该怎么做才好呢?

  一个在婚姻的十字路口徘徊的人:小川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4295@0)
2001-4-26 -05:00

回到话题: 丈夫在婚姻十字路口的一声叹息:别再改造我了!(forwarded)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快乐单身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54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