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rina: 赴加一月琐谈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Origin: is4u.net心意网)

和老公走出机场时,来接我门的朋友已经等得焦急万分。飞机晚点2小时。朋友送我们到临时住处我们就催他回去休息。

黑暗中的多市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感受,好像还有一点觉得“不如。。。”但这种心理早在国内已然料到,并不去多想。其实能站在这一片天空下我已知足。

我的朋友都知到我有不算严重的“幽闭症”。起源于一次隧道塞车,挤得向沙丁鱼的车在隧道里足足塞了2个多小时以致我差一点儿晕倒,至此有大桥线不敢乘隧道,有楼梯不坐电梯,渐次有火车拒绝乘飞机。此次陪同老公坐这十几小时的飞机,已是视死如归。

我们住的是有点象国内招待所一样的HOTEL,55/天,朋友来谈价230/周,钱已帮我们付了。房间里很热,四月的天依然开着暖气,令我有些口干舌燥。辗转反侧一夜,梦见十个月大的女儿不理我,9点多就醒了。问老板可否用房间电话打长途,被告知买一种电话卡比较便宜,对面杂货铺就有。杂货铺老板是犹太人(后来知道我们住的是犹太街)英语有口音,听了半天弄明白了有两种卡,我们买了一种“no connection fee” 的,给家里打了电话,婆婆在电话里讲女儿对着我们的结婚照笑,叫爸爸妈妈。

我们是带着“王又辛的来阜三十天”的,查第一天有三件事可做:银行开户,办工卡,租房。先去银行,选了ROYAL BANK(其实没选,顺道,脚就跨进去了。现在正后悔)。开了美元和加元的两个联合帐户,考虑美元暂时不会动,便准备存成定期,岂料这位投资经理巧舌如簧,劝我们买了US MARKET FUND,
至今也不知道合不合算。出银行顺便在一个中国餐馆吃了一顿皮蛋瘦肉粥,因为很便宜。本来HOTEL里面也能做饭,但所有的餐具都打包了,一时很难找出来。

下午朋友带了几分中文报,仔细挑了几条租房广告,朋友便开始一一替我们打电话,毕竟在加住了十几年,英文比我流利多了。时而还能来两句广东话。最后约了三家。我们立即上车直奔第一家。

朋友边开车边说这房东很奇怪,操印巴口音,说只希望租给中国人因想学中文,房租费250-300还可更少甚至没工作可免费。这对初来咋到不想被别人占了便宜也不想占别人便宜的我们来讲有些想不明白。“看看无防”朋友边说就到了,果然是老江湖,整个APARTMENT飘着一种浓郁的怪味,来往的都是穿印巴服装的人。房东住八楼,电梯轰隆隆上了八楼,门并不开,哐当一声又回到了一楼,我一步撩出门,冷汗已出了两身。不愿意暴露我那见不得人的怪毛病,硬着头皮上了另一两电梯。

房东是个矮小的大胡子中年男子。房间只有一室一厅,厅比教大,装饰很花哨。他本人已在客厅里打了一个床,朋友“ nice, great, beautiful”说了一大通便拉着我们走了,“这里住不得,说不定晚上拿把菜刀。。。”朋友用家乡话说,我们轰地笑了。到第二家,房东说已租出去了。我记得这里是400,环境不错,可惜了。到第三家,整二楼,700,且五月中旬才得。做罢,回去睡觉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接下来四天假,什么都不能做,唯有继续找房子。第二天买了报纸打电话,几乎所有合适的房子都已租出去了,这才着了急,酒店老板说要一大早买报纸,因此老公第三天6:30就出了门,快8:30点才回来,原来假期根本没有店开门,走完整个CHINATOWN,在回来的路上碰上送报的才完成任务。匆忙打开报纸找,居然和昨日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好容易才找到个新
的,打电话过去,合租450有家具。SOUNDS GOOD?约好明天上午10:00看房,觉得就这家了,心放下一半,又试着打了一个电话,广东人,2楼独用,680。要我去看房,又问我有无工作,老实答刚到无。“没有工作我不租啦,你付不出钱啦。。。”听了来气,“你怎么知道我付不出钱呢?”“我不知到你有没有钱啦,我要看你的支票啦,。。。我迅速挂上电话不要听了。第四天一大早起床,计划9:30赶到,免得又被别人捷足先登,一路走过去(刚发现车费好贵),越走越荒辟,路上有黑人冲我们嚷嚷什么没听懂,我还好学地回头去问,又不理我了(后来朋友告诉我可能是要钱的)。几乎走了一个半小时,找到那处房子,从外面看,里面楼梯很破,久已无人居住,周围环境又不好。等到10:15,仍不见房东的影子,我们就离开了。

一路无言,我被这个事实弄的焦虑不安,我一天租不到房就一天不能安顿下来,一天不能开始做其他事,纯粹浪费时间。回到酒店,老公倒头就睡,他还没倒过时差。我了无睡意,胡乱地翻着前几天的报纸,又试着打了一个电话,房东只愿租给两个人,正好,把老公从睡梦中叫醒,直奔房子而去。2楼2 BEDROOM,厨房卫生间独用,房子很旧但粉饰了一下,看上去还可以。其实两个卧室对我们来讲太多了,但老公了解我此时的焦虑,简单的谈了一下就决定租下了。次时房东又问我们来多久了,“刚来”,“有工作吗?”,“还没开始找呢。” “我们不租给没工作的啦,付不出房租的啦”此时立刻想起昨天电话的人,就是这家,没错。“我们有钱付房租,我可以给你看存折”我不假思索。老公回头瞪我一眼。

房东弄清我们是技术移民后态度没有刚刚那么强硬。谈妥细节后我们准备付定金,”把你们的存折给我看看”,我才想起这儿不同国内,我的钱存进去只有两张临时银行卡,statement 也要月底才会来,那有什么存折。我灵机一动,拿出我的护照,LandingPaper上有钱Show出来呀:“我的钱是现金,不方便拿出来给你数,这是我们下飞机后移民官数好后写在上面的,可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尽管移民官没数,我可是如实申报。
房主看了半天,又叫他十几岁大小的儿子来看,“yes,It’money“ 房东又个,十,百,千,万地数了好几遍,才算信了我们。

接下来房东又去写租约,我看他找了一张什么纸抄了半天,让我两过去签字,强调用英文。我大致流览一遍,只强调了一句话:“如果付不出房租,就将我们的东西扣留,人撵将出去。”我觉得他定是受过这样的伤害。我又加了一句包水电,才签上大名。至此,我艰难的租房工作才告一段落。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66@0)
2000-5-20 -05:00

回到话题: Sabrina: 赴加一月琐谈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