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马城24小时游记

homestrong (new-kid-in-tow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当我从半睡半梦中醒来的时候,几乎满载的大客车正带着我们随着前方长长的车龙缓缓移动着。黄色的路灯把路旁紧挨着的一家家水果批发店铺照得通明,堆得和人一样高的柚子或者香蕉交错地横在了店铺外面的人行道上,象一座座青绿色和暗黄色的金字塔。看了一下表,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半了,难道这里的水果批发商都是24/7(营业时间一周7天,每天24小时)的吗?至于马尼拉混乱的交通也果然是名不虚传,我们都已经选择半夜抵步了,它也轻易不让我们早点达到酒店休息。至少也该看着我们从这一路颠簸了12个多小时,从吕宋岛的北端大老远跑来的份上,对我们网开一面呀。算了,从到达菲律宾以后永无休止的狂风和暴雨当中,我们早已经学会了以感恩代替抱怨,能够平安到达马尼拉已经很好了。在我胡思乱想之间,大巴最后在一个不太起眼的车站停下来了,除了我们这四个“外国人”,其他的乘客都站了起来,我猜这儿该是终点站了。拉着行李离开车站的时候,我们与同车共度了十几个小时的售票员和司机挥手道别,看到大巴挡风玻璃里面那个小小的牌子写着CUBAO, 猜大概就是这马尼拉郊区的名字了。为什么叫“粗暴”呢?不得而知。

早上起来,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吓我一跳。我们早已经习惯了这些日子的乌云盖天,雷鸣闪电了呀。我们于是迅速跑去大堂打听了一下景点的情报,然后在酒店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出去了。听说这里所有出租车里的米表都只是装饰用的,司机说车费要350P(PESO),跟刚才在大堂里问的价钱大致相符,我们就一口答应了。从MAKATI我们住的那家BEST WESTERN到我们要去的 INTRAMUROS,堵了接近一个小时。下车以后,我们躲开了几架马车不断的追逐,闪进了一座略带古老而极具庄严的天主教堂Manila Cathedral。我问立在门口的保安人员要不要买门票,他摇头Say No,却指了指旁边的捐款箱说:“You must donate for the church”, 我们只好自觉地掏出了钱包。这是座典型的罗马式风格的天主教堂,走进主殿,左右两排大石柱把排满座位的主堂跟左右两边的回廊以及再靠边的几个偏堂分切开来,就像我们小时候学习平面几何,用两天虚线把一个矩形平均地分成了三份一样。大殿的尽头上几级台阶来到了主祭坛,耶稣像两侧各一个垂直沿伸快到屋顶的长条窗户以及祭坛正上方的八角形大拱顶散发出来的柔和光线,使祭坛比教堂其他的地方都显得通明和神圣。我不禁想起了在MONTREAL去过的天主教堂NOTRE DAME围绕祭坛笼罩着的那一片奇妙而深遽的淡蓝的光,比起那儿,这里可坦白朴素多了。我找了个位置坐下,掏出了笔纸,开始寻找着天花上那一段段相互交错来去无踪的弧线。这时候大奔和阿惠也已经拍了一圈了,在我后面两排安静下来。不久,亮丽而严肃的管风琴乐声,从教堂大门上方的唱诗堂里徐徐传来,打破了我们的安静,也拉开了一场弥撒的序幕。原来在我们前面及周围早已聚拢了许多当地的信徒,祭坛里一众僧侣拖着白色的长袍,也开始活动起来。虽然不是天主教徒,我们也不好意思马上离开,于是也跟随着仪式一起祈祷。俗话说“入屋叫人,入庙拜神”,尽管信仰不同,我想大家大概也都是祈求平安幸福罢了,拜什么神倒可能关系不大。不过我们没能坚持到弥撒的最后,大伙的英文都不太灵光,没能听出什么之所以然来,只好撤退了。在门口又碰上了那个叫嚷“You must donate”的保安,他目露凶光,嘴里还不断唠叨着,大概是骂我们打扰了弥撒的进行。我们倒没空跟他争辩,让他自己去问耶稣好了。

不下雨的菲律宾多大概都是闷热的,我们开始想办法解渴。在计划这次国庆节菲律宾自由行的时候我们就商量好了,到这儿后每天要把芒果跟榴莲当饭吃的。结果明天就要结束旅程了,到现在还没发现一个榴莲的影踪,鲜榨芒果汁算是喝到过一回,不过始终没发现卖新鲜芒果的水果贩子。最后绕着INTRAMUROS的破旧城墙里里外外溜达了大半圈,仍已失望告终,不知道是台风把所有新鲜的水果通通刮走了,还是我们还没找对地方。只是在旧城门口的附近马路两旁发现几家卖冷饮和熟食临时小铺,经过的学生白衬衫蓝长裤,三二成群停在马路边吃喝和聊天。沿着车辆拥挤的马路往前走了一阵,离旧城墙稍稍远了一些,我们蓦然发现一大片绿地,依附在旧城墙的外围,正好把旧城墙和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分隔开来。仔细再看,这片绿地被矮墙和铁栏杆围了起来,围墙把里面精心修剪的绿地,树林和水塘以及外面乱草丛生的烂地截然隔开了。烂地里一个女人抱着小孩睡在地上,两个男人在一棵矮树旁摘着叶子,大概是采药的;平整的绿地上几个人慢慢走着,前面两个男的带着鸭舌帽,后面跟着的两人各拉着一部两轮手小车。我们明白过来,这是个高尔夫球场。我们走在烂地和马路之间的行人道上,一辆马车始终不肯放过我们,一直跟在我们旁边。马路上一辆辆从码头出来的货柜车车头紧贴车尾慢慢挪动着庞大的身躯,货车启动时车尾冒出阵阵白烟,涌进了比它们矮一大截的公共汽车的车厢里。JEEPNEY(这里对公共汽车的专称)窄窄长长的车厢里两排座位上男男女女相对而坐,身体随着车身很自然地摇晃着,似乎一点也没有被货车的废气呛到。我瞄了一眼围墙里正准备挥杆打球的男人,开始担心球场外面的游人,学生,贩子,乞丐,货车,客车,马车,废气,尘土,垃圾,车笛声,刹车声,叫嚷声,喧闹声等等等等这一切会不会影响他球技的正常发挥。

一边走一边找人问路,没有地图,我们居然也走到了海边,MANILA BAY在我们今天的行程安排里的。已是晌午时分,我们于是挑了一家客人比较多的餐馆吃中饭。在木板搭建而成的露台上,尝着鲜虾活鱼,吹着马尼拉湾来的急劲海风,听着木质围栏外的阵阵波涛,感觉挺好。这顿饭大概吃掉了我们从香港到马尼拉的一套来回机票,虽然味道和品质跟我们家乡顺德的美食还有些差距,大家却都说吃得值。接下来我们去的地方是餐厅那位给我们带位的小姐介绍的,她在白纸上写了个名字:DIVISORIA。堵车的情况比早上严重多了,不过路上的风情跟我们早上从MAKATI到MANILA BAY所看到的大都会景观大相径庭。躲过了货柜车的重重夹击,出租车从颠簸的水泥公路,拐进了只能容得一辆车通过的街市小道。闲置的货柜车架底下,有人支起了吊床睡觉。临时摆卖的熟食铺里冒出腾腾热气,旁边摆了个篮球框,我们驰车穿过的时候,街对面一个小孩拍打着手中的篮球,正准备投篮。好不容易拐回了大路,一股浓烈的腥臭吹进车来,路旁一弯漆黑的水沟两边,高高低低排满了简陋的小木屋和铁皮屋。出租车跟一个蹲在自家门外洗衣服的女人擦肩而过,在她身旁放了两个硕大的塑胶桶,原本是装运橡胶原料用的,现在都盛了半满的自来水。她家旁边是摩托车修理店,再旁边是卖水果的,柚子和香蕉都堆在外面,一个男人抓着一把香蕉,挨着寸步难行的车辆逐一兜售。走走停停大半个小时,司机让我们下车,说太堵不愿往下走了,前面拐个弯就会到了。

无论是街边摆卖廉价T恤衫的小姐,商场门口荷枪实弹的保安还是参茸药店里的华侨店员,都无法告诉我们DIVISORIA的确切位置。到了后来我们才明白过来,这个名字指的是168商场和ROBINSON商场一带的贩卖MADE IN CHINA或者本地廉价日用商品的跳蚤市场。我们整个下午都扎在人群堆里,所踏足住,无不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拥有自动扶梯的168商场里,排满各式各样的个体户店铺,俨然小时候老家顺德大良我经常光顾在东苑市场二楼的成衣市场;穿行于狭窄拥挤的小巷,两边临时的店铺林立,挂出来的衣服遮住了头上大半片天,偶尔一家熟食店,给周围颜色鲜艳的衣服添加点香气,热闹的情形不亚于广州的状元坊,那是我大学时代的购物天堂;弄堂里转了一圈出来,眼前廓然开朗,一条原本四车道的大马路,被路中间搭建的两排店铺分成两半,行人,自行车,人力车加上摩托车在各自那一半天地里无方向的流动着,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在西安东新街的夜市里繁荣的景象,只是这里给人感觉更杂乱无序多了。突然间市面出现了一些躁动,听到远处传来的几声喊叫。两台原本相依在马路中间摆卖的三轮脚踏车,一台各色水果琳琅满目,另外一台挂包被囊手袋目不暇给,非常有默契地同时掉转车头朝各自的方向逃窜;路边的几个地摊,书报的,袜子内裤的,小刀剪子的,也都不约而同地往箱子里丢。只有拥挤在路中间逛街的人们没有一点反应,保持着他们原有步伐和节奏,因为知道有人来整治乱摆卖的了,而他们是来买东西的,怕什么呢。不过我们这几个不明真相的外地人,担心有城门失火的危险,还是走为上吧。

回到了十字路口,我们因路人的指点上了一辆JEEPNEY,在这儿要想看见出租车,没门。 另外一条马路上,路中间没有临时商铺,而是被一排大树给占领了,树上叶子宽大,类似频婆树。 我们的JEEPNEY缓缓移动,像是在检阅着路旁堆满货物的店铺。几家店铺里都有人出来跑到马路中间,快速扯掉各自挂在树梢上的麻绳。原来被麻绳挂起在店铺正前方遮天蔽日的那张四方蓝色塑料布立马掉了下来,像垂下的帘子一般,把整个店铺封得严严密密。大概还是跟来抓乱摆卖的有关,所以他们在路面上站的那块地盘要赶紧收摊了。JEEPNEY车厢的后面是敞开的,要上车的人无需等车停下来,上一级台阶翻上来就是。没多久,乘客填满了车厢狭长的空间,彼此面面相觑,相安无事。突然跳上来一个小孩,破旧T恤衫裹在黝黑的小躯干外面,手里提着个空罐头。他给车厢里的人逐一派了个红色利是封,然后折回到车尾坐在了地上,边敲着空罐头边和起歌来。是来讨钱的啦,我们正疑惑他哪来的中国利是封,他已经把歌唱完了,然后从车头开始,向每个乘客祈福。愿意解囊接济的人还是有的,看见他边摇响罐子里刚讨来的零钱,边跳下了车,然后快步跑到旁边道上令一辆JEEPNEY后,又开始了他下一场独角戏。车龙盘旋的马路上一直有跟他一般岁数的小孩出现,大概都是干这行当的。不禁让我想起了不久前看的电影《SLUMDOG MILLIONAIRE》(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里JAMAL, SALIM和LATIKA以及其他小孩自小在贫民窟里挣扎求存的遭遇。我想类似的故事除了印度和菲律宾以外,相信在东南亚,非洲,南美或者中国内地一些的贫困地区,应该是不难找到的。

换了另外一辆JEEPNEY坐了一段路,我们来到了下一个目的地SM MALL。JEEPNEY不分路线,每趟每人收费7.5P,这两趟车我们总共才花了60P,比去的时候付给出租司机的350P,省了不是钱哦。真想了解一下在马尼拉生活的老百姓,有多少人能够坐得起出租车。 原本要接待我们的一位菲律宾同事的哥哥,就是在马尼拉的政府里工作,听说是给市长开车的,每个月的收入大概200-300美金(10000-15000P),他应该坐得起出租。不过他在马尼拉应该算是小资了,菲律宾贫富悬殊的程度惊人,跟他收入相当的人该不会太多。SM MALL是这里数一数二的室内购物中心,相当于广州的天河城广场。进出口保安可严密了,每一个进去的人都必须让扛着步枪的警卫搜身和查包。上下两层很多是售卖时装饰物的欧美名牌店铺;百货商店,超级市场和食肆也应有俱有。我们先在百货商店里找到了在网上最热门的送礼佳品7D牌芒果干,然后来到超市挑选我们朝思夜盼的榴莲和芒果。这个的超市布置以及货物的样式跟我在多伦多常去的那些几乎没有差别,店员还为我们的榴莲开刀分割,这服务在多伦多是没有的。如此好的服务当然是有代价的,芒果干加上水果,我们总共付了超过5000P,相当于我同事他哥快半个月的收入了,奢侈啊!真的有点后悔为什么刚才在JEEPNEY上只给了那小孩一个10P的硬币。离开SM MALL以前,我们在里面麦当劳,肯德基和PIZZA HUT等美式快餐店鼎立的FOOD COURT里饱餐了一顿。走出商场,天色差不多已经全黑,人行道上几个人站在那儿叫卖,手里各提着一大叠印有各色图案的塑料编织袋,马路上的车龙仍旧不怎么动。我们打算拦一辆出租回酒店,几个SLUMDOG MILLIONAIRE又出现了。一辆空的出租正打算要停下来,后门已经被其中一个小孩打开了。车还在前进,看到我们没有反应,小孩又把门给关上了。最后我们上了另一辆出租跑了,经过人行天桥底的时候,一阵尿臭味从人行道那边吹了过来。我朝那边看过去,黯淡的灯火下,看不清楚谁在卖香肠烤鱼,谁在买袜子内裤。

回到了酒店稍歇片刻,解决了那个香臭难辨的榴莲和几个外甜中酸的芒果以后,看了看表已过了九点,想到明一大早就要离开这个变幻莫测的城市了,我们一致决定非底最后疯狂一回不可。菲律宾人打BAND在世界各地的名气可大呢,到了他们的家乡也该去观摩观摩吧。大堂的接待这次点了我们去THE FORT。经过摩天大楼耸立的商业区,一个分布着喷泉绿地与雕塑的广场,还有小别墅与大树相间的居民区,我们终于来到了THE FORT。不过出租司机没有在那儿把我们丢下,他告诉我们那一带由于几个月前发生的黑帮枪击案,很多夜店和酒吧都给封了。多付了一半的车费,他带我们去了另一个不夜城MALATE。下车以后眼前一亮,原来是一家日本料理店在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发射出的明亮灯火,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不少客人在里头“OISHI OISHI”不断(日文好吃的发音)。没走几步就发现了两家像样的中餐馆,我们于是商量着明天看有没有时间来尝一下那儿的面条和饺子,然后到马路对面那家其貌高雅的高级西餐厅去喝杯咖啡。拐进了一条窄了一点的马路,两旁的矮树与黄色街灯整齐地交错排列着,淡淡然一派浪漫的情怀。我们边走边看,门面冷清而格调普通的小酒吧引不起我们的兴趣;敲锣打鼓却乌烟瘴气的DISCO我们没法挤得进去;沐足按摩在我们家乡那儿是再普遍不过了,到了这儿我们当然不屑一顾啦;洗浴桑拿店外墙上女模特的性感玉照以及门前卖弄风骚的咨客又让我们望而却步了;而让我们百般好奇一家所有窗户都被布帘遮得密密实实的餐馆,一打听原来是玩POKER(近几年北美的赌场还有体育频道非常流行的一种扑克牌游戏)的。来来回回转了一圈,我们要看菲律宾乐队表演的希望最后落空了。无奈,我们终归在一家SEVEN-ELEVEN便利店里买了矿泉水和果汁,然后打道回府了。开门进房间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在马尼拉刚好呆了24个小时。脚板微微酸痛,眼帘也一再想往下掉。快点洗澡睡觉去吧,虽然淋浴的时候那忽冷忽热的洗澡水比往常要刺激多了,昨晚一直没有找到沐浴露,毛巾也少了一条,不知道服务员今天有没有帮我们补上呢?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704357@0)
2009-11-25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马城24小时游记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