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只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FWD 作者: 故事 )

wjiang (wjiang)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今晚我只想给你讲一个故事,一段关于糟肉的旧事,也把我的心情封存在黑色的陶土罐里,封上酒糟。
糟肉是剡地春节的一道菜,许多年以前我第一次在剡地吃到,迄今它深刻到丝丝缕缕的幽香依然在唇齿之间。糟肉说白了是用酒糟腌制过的肉,而酒糟只是做酒后的下脚料。

在剡地老家春节来临的时候,糟肉几乎是家家户户必做的。肉不需要选取最好的部位,条肉就可以了,纯瘦肉也是不适合做成糟肉的。留下猪头祭祀祖先,留下猪腿腌制火腿,剩下的条肉就切成大块准备着做糟肉了。

剡地的柴灶间在春节十分是灯火通明的,松木在灶塘里噼噼叭叭爆出细碎的声响,散发着松明的清香。灯火下祖母将洗净切块的猪肉放进大铁锅里,盖上镬盖。风箱推拉的呼呼声永远都是最动人的声音,在这声音里刻录下了祖母慈爱的面容。

煮熟后的猪肉用纱布包裹好放入一个黑色的陶罐里,在陶罐的底层已经铺垫了厚厚的一层酒糟,祖母将包裹好的猪肉放好,再在猪肉的上面细密的用酒糟封实,然后用油纸封好。

等待,等待。

等待着酒糟在日子的流逝里细细的渗透,渗透进猪肉的每一分每一丝,等待为此是充满诱惑与祈望的。

一周,只需要一周,揭开蒙在粗糙的黑陶罐上的油纸,取出糟透了的猪肉,肉的色彩虽已暗淡,但醇厚的香味却弥漫开来。 只需要切成菲薄的一片片,只能够细细的品尝,淡淡的酒香就这样缠绕在舌间久久不散了。

糟肉的滋味就象是一段经年的友情。不需要很多,只是想在黑夜里轻轻的挑出一片,细细地品味,滋味自知。

春节边一家回来过年,吃倦了朋友们的流水席后,忽然和我说想吃糟肉了。于是我们穿行在大街小巷寻觅,失望复失望后总算在一家酒店里找到了糟肉,品尝起来滋味却是很不同了。询问后才知道那已不是用酒糟细细腌制出来的,取而代之的是食用酒精。快速加工的食品没有了醇厚,一切只是为了满足口腹之需。

它是糟肉?是的,但已经不是我心中的糟肉了。

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慢慢渗透的培育,它需要用时间来验证,它需要等待。

今晚我只想给你讲这个故事。

此时我把我的心情已经放入在黑色的陶土罐里,我用剡地醇厚的酒糟密密实实得封存了它,我亲手在陶土罐罐口的油布纸上系紧了结......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8726@0)
2001-5-2 -05:00

回到话题: 今夜只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FWD 作者: 故事 )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美食天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58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