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说说鬼子

uptowngirl (若初)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
话说N年前俺在一个米国公司的中国办事处上班。共有员工百多名,其中30多个EXPATRIAETS。这群鬼佬中多是非白即黑的英美鬼,也有半黑不白的菲律宾和韩国鬼,再就几个台港同胞。

英国老头ANDREW瘦高如竹竿,窄脸高鼻,目光如炬。光头寸草不生,头皮略呈粉色,凑近的话能看见头皮下的血管脉络。幸好光头总是架一深度近视眼镜,否则刚见他准以为碰到外星人ET。有时同事带小孩子来公司,每每见光头就给吓哭。ANDREW见惯不怪,一边耸耸肩,一边掏出把糖果,用白话笑说,乖,勿使惊,食糖。小孩通常将信将疑地抓了糖就跑开,连谢谢都忘了说。

其实光头是典型的英国绅士,彬彬有礼,作风严禁,工作一丝不苟。对手下要求不低,但对自己要求更高。任何好事永远为手下争取。平时俺和光头交道不多,有回俺在公司发起为希望工程捐款, 光头第一个慷慨掏出800大洋,着实令俺另眼相看。那年头,这钱够两孩子一年的学费呢。后来红十字会把山区孩子的住址姓名和认捐证书寄过来,ANDREW激动得 满头红光,象收养了两中国娃一样。

印象中光头发过一次鬼火。某日,西装笔挺的ANDREW在酒店大门外等公司车,准备去接从总部来视察的顶头上司。烈日下干烤了N久,车影子都没来晃一下。愤怒的ANDREW上楼冲回公司,正好看到俺,问有木见到司机GARY。俺摇头.光头要了张纸写字,并郑重交代俺务必交给司机。俺接纸一看,上面赫然写着 GARY,I WILL KILL YOU!- ANDREW

光头任满回国的时候公司开了个欢送会。他居然用白话念了篇告别辞,实在了得。其中一句是,我係一个爱中国的鬼佬。他走后,手下两个大陆同事升任经理级,据说都是光头推荐的。

(2)
说起司机,又想起一桩旧典。有回看到前台小姑娘给司机留的纸条,笑喷。上书:GARY哥,今天X点X分到海湾大堂接一只鬼,黑色嘚。记得拎牌。

这只黑色的鬼就是HY。HY是米国总部来的设计师,好些大牌明星比如奥尼尔都穿过他的作品。俺虽说见过不少黑人,HY那种墨汁浓黑还是太稀有了,笑起来一团黑雾中只见白牙闪闪。HY画图之余,成天介笑话不离口,跟演情景喜剧似的。只听声音的话,以为是老友记里的CHANDLER在那儿贫呢。

某日,一金发碧眼的美女带着一岁多的混血洋娃娃来到公司。原来HY夫人探班来了。娃娃老远见到那个大黑影,立马从妈妈怀中挣脱,摇摇摆摆朝她爸扑过去。一个咧趄又跌了跟头,放声大哭起来。HY剑步上前举起小女,哇哇做大哭状,声贝比洋娃娃还高!娃见她爸喊得嗷嗷的,先一楞,随后破涕而笑。仔细端详那孩子,巧克力色的柔嫩面颊,大眼睛恨不得占了半脸, 好奇地盯着围观的同事们. 大滴透亮的泪珠居然还挂在长睫毛上。

忙完奥运那个项目之后,HY就得回国了。习惯了每天参观他临时办公室里挂得跟万国旗一样的设计图,习惯了听他每天的脱口秀,大伙很是依依不舍。后来,HY的混血洋娃娃做了公司儿童产品的代言模特, 时不时看到她的广告呢。

(3)
其实咱并不简单按肤色种族划分鬼子,但一般来说,台港同胞和海外侨胞,理所当然咱还是当人滴。直到这个定义有一天被颠覆。

话说有一阵,全世界的大公司开始风行内部培训生计划。通常总部从刚毕业大学生中选拔苗子,在全球分公司各部门系统学习,栽培数年,为公司日后的管理层资源做后备。刚听闻此计划,中国同事心里都有些不平衡。咱虽说没洋学历(主要那会儿还不流行),公司里出自国内名牌大学的也能论堆儿计了吧。大伙在这扎根苦干,就算E文没鬼子们唱得好听,有经验懂本国文化不是?凭啥几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学两年就能领导咱了?不久,总部送来6个据闻全部毕业于常春藤名校的鬼仔鬼妹。光看外表,这的确是群意气风发,聪明伶俐的漂亮人儿。

鬼妹JENNY在俺部门学习。她年纪小,聪敏有创意,上手很快。几个月下来,渐渐和俺成为好友。俺带她逛街,买衫,上馆子,淘盗版牒。她给俺听很多她的私藏CD,交俺做简单的墨西哥饭,讲她和她BF的八卦。她喜欢泰迪熊和GOOFY狗,喜欢ALANIS MORISSETTE,喜欢穿背心和篮球鞋的高个子男生;担心长胖又总忍不住抱着品客薯片吃个不停,担心在中国的这两年,BF会不会喜欢上别人。和JENNY混久了,俺越来越不把她当鬼妹,何况她还想学中文。俺让她跟公司申请个中文老师,然后名正言顺找来俺的闺蜜小L教她。嘻嘻,真是皆大欢喜。

那阵JENNY和她的BF正在闹别扭。她又突然说要学中文的事,俺就逗她,要不让MAX当老师得了。MAX 是这群培训生中唯一的ABC,虽然从小在米国长大,但父母都是北京人,会说一口标准的国语。鬼妹一口回绝,"MAX才不是俺的那杯茶呢。你喜欢他?不会吧?!"

比起JENNY的活泼单纯,MAX显得很有城府的样子。脑子好用是肯定滴。 可在和他长着一样面孔的中国同事面前,他总情不自禁流露出那种少年得志,舍我其谁的优越感。有次负责教他的一个同事说起,这小子还没学到啥呢,就喜欢成天写报告,任何芝麻小事都能给他吹成西瓜。当然,多年后俺来到北美,发现鬼子们这德性的很多,所以也怨不得MAX。咱不把他当鬼子,那是咱不对。

这群培训生来了八九个月的时候,发生了著名的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事件.一时国内群情激愤。北京大学生纷纷上街游行,不过天高皇帝远的广东,没见有啥大异样。公司里气氛还算平静,鬼子们业余活动稍微收敛了些,没事儿不多在外瞎逛。此时,从公司HR爆出一个巨大的八卦,MAX小朋友对当前中国的危急形势感到非常不安,作为一个米国公民,他要求公司对他的人身安全进行特别保护云云。额的神呢!谁说鬼子跟咱长得不一样?这还不叫鬼子,啥叫鬼子?!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5955206@0)
2010-3-19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说说鬼子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