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硬盘上的tyson面试经历先贴出来,《面试篇》& 《体检篇》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总算现在可以稍微的安定下来了,半个月来我在中国辽阔的土地上南北驰骋了5000多公里,大前天还在香港,前天就已经到了深圳,昨天是在火车上,今天就又住在北京了。时空转变太快了,以至于我一部分的思维还保留在香港七日之中,时不时有美丽的维多利亚海湾、繁华的弥敦道闪回我的记忆中……想了好久,非要用一个字来形容这次香港之行的话,那就是—perfect。
我的香港之行—面试篇

我是2001年3月5日星期一10:15am面试。

3月4日一大早就起来了,不过头还是有点晕。唉,昨天的越矿飞车坐的有点多,以后再也不在面试前去海洋公园去玩了*^_^*看了看表,8:00am了,去踩踩点吧。

我住在九龙尖沙嘴的太平洋大酒店,这是个很繁华的商业区,离尖沙嘴地铁站步行不到10分钟,还算方便。在地铁旁的McDonald’s吃了一个18.10HK$的早餐,这可是我在香港吃的唯一一顿在20块以下的饭呀~~~_~~~~好贵呀……

尖沙嘴到中环只有两站地,因为过海竟然要9HK$!按照其他网友的文章,从A出口(干诺道中)出来,右转,上天桥,再左转就到了Exchange Square一座。先坐扶梯到三楼,然后坐3-13楼的电梯到12楼。由于是星期日,里面一片寂静,只有两个监视器还在亮着,从百叶窗中透射出的些许亮光凭添了一丝神秘的感觉。右侧的玻璃门嵌着一个箱子,上面写着“不要投入现金”,想来就是投“landing fee”的啦。忽然觉得很好笑,难道这里就是那个可以决定我下半生命运的地方???

还不到8:50am,再去体检的医院看看吧。按照小蚂蚁给的地图,很容易也找到了钟承夏医生的诊所,粗略估计一下,离交易广场步行不到5分钟。想去皇后大道逛逛,又觉得太夸张了,还是等明天面试完了之后再说吧。回到酒店,把明天要穿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又看了一遍资料,然后和旅行团的一对夫妻定下明天出发的时间(他们是天津来的,3月6日面试)。

一夜无语,酣然入睡。

7:00am准时起床,在房里吃了碗方便面,最后检查了一下资料,对着镜子又说了一遍有关工作方面的问题。8:45am给那对夫妻打电话,出发!

轻车熟路。

在12楼接受了那对夫妻的祝福后,转身进了大厅。警卫笑着说“你是来面试的吧?”竟然是普通话!“yes.”是不是圈套呀?还是用英语吧。“把你的面试信给我。”还是普通话!给他看过面试信后领到了一个号让去7号柜台。7号柜台的秘书把我的面试信收走到里面去了一会,出来后给了我另一个号码“H123”,并示意我去她的右手边的座位上去等着叫号。用的也是普通话,看来我是多虑了。 呵呵。

乖乖地在那里找个空座坐了下来,环顾一周,发现没有我想象中的人多,只坐着不到20人,而且都是夫妻。我坐的这一边看来都是来面试的,穿得很庄重;而对面的则穿着随便得多,想来只是办办事而已。格局和在网上看到的介绍完全一样,两边是面试的小房间,中间则是办其他事的小柜台。在两边坐位之间有一个电子牌,上面不断地显示号码和要去的房间号,并伴有广东话和普通话提示,同时面试房间 边的小灯也不断地闪烁。我是坐在4号和5号面试间的中间,4号里是一对夫妻,显然男的是主申请人,不停地用英语说着什么;而5号里面只有一个女孩子在写着什么,看来是没有考过IELTS。

等的滋味是很难受的,尤其是前后左右都是一对一对的,而自己却是一个人坐在那儿,真是觉得很一点点的孤独。只好低头玩弄着那个号码条,心里想着‘这个号不错嘛,123是个6,很顺呀,要是能在12号房间面试那就又有两个6了’。这时好象是1号房间里的夫妻顺利通过了面试,妻子的脸上满是笑意对着前排的一对夫妻说“pass!”然后坐到那里说都问了些什么问题。我一下子想起了Jen ny,呵呵,几个月后笑的就该是她了J。忽然听到5号房间里的女孩子提高了声音,然后翻出了一些资料贴在玻璃上对着面试官说着什么。哟,她要出事!果然没一会儿她出来了,表情还算平静,只是空着手,也没听到她说“thank you”。大厅里的空气仿佛都被她的背影带走了,好半天竟没有一丝的声音发出….

9:50了,我有些烦燥起来,想到看以前网友的文章说面试时间都要比信上的时间推后,有点后悔不应该来这么早了。于是问了一下前面的那对夫妻是什么时候面试,也是10:15,看来还不是我一个人在傻等嘛。就在这时电子牌叫这个对夫妻的号啦!我心突地一跳,他们提前面试了,那看来我也就快了吧。又大约过了10分钟,看着电子牌上的号码已经过了H100了,心跳也随着加快了起来。

刚想去卫生间洗把脸镇静一下,电子牌上突然出现了H123!是12号房间!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出来,拎起我的包,大步走了过去。

敲了一下门,以为要等着里面喊“come in”才可以进去,没想到只见一位年轻的亚裔女士不断地向我招手示意进来。刚打开门,她就先说了句“morning”,好象比我还急。“morning”,我回了一句,顺手把门带上。面试间比我想象中要大一些,至少不象他们说的只有一个电话亭大,里面还有两把高脚椅,我一直以为只有在11楼才会有椅子的呢。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她大约只有27、8岁的样子,眼睛不大,圆脸,尖下颔, 长得甜甜的。

就在我关门、把包放在椅子上时,她又说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清,只好问了一句“excuse me?”她又说了一遍,大意是她,Ms. Chen,是今天和我面谈的签证官,她要和我用英语交谈,如果我有任何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向她说明。噢,原来是著名的开场白呀!急忙点头说:“o.k., we can talk in English”。

面试正式开始了。

Officer: are you still not married?
(怎么第一个问题竟是这个?)
Tyson: yes. I am still a single.
O: do you plan to get married soon?
T: no.
O: you don’t have a girl friend?
(笑嘻嘻地看着我,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了J)
T: no. I don’t have a girl friend.
(我忽然觉得她好亲切,原本绷紧的神经马上松了下来,也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她的手指,中指和无名指上都有个戒指,看来是结婚了。没机会了J)
O: I know 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 How do you learn it?
(哼!果然是因为这个才让我来面试的!我IELTS为什么要打7分?!好想当面质问她为什么让我考IELTS却不给我免面试,还让我等了一年!不过可没这个胆J)
T: I learn it……
O: I see.
(开始翻我的申请表)
O: are you graduated from ***** Institute?
T: yes.
(牢记来之前一位据说是前移民官的家伙的话‘答案越简洁越好,话多必失嘛,如果移民官觉得信息不够的话会让你说详细些的。’)
O: then, your Institute has Architecture, hasn’t it?
T: yes.
O: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rchitecture and Civil Engineering?
T: ……..
(这个问题也不在我的意料之外,我甚至已经把我大学里所有专业课的主要内容都已经用英语写下来背熟了)
O: can I see your diploma and transcript?
T: (给她毕业证,学位证和成绩单)
O: can I keep this transcript in the file?
T: sure, of course.
(看来有门,要不然费这么大事要我成绩单干什么?)
O: are you working in ****** company?
T: yes.
O: does your company build rail?
T: no. We are responsible for public building, factories and apartments.
O: oh, it is just a name.
(我说的时候,她不住地点头)
O: you have worked in this company…..
(显然她在计算我的工作时间)
T: 4 years.
(我抢着回答说)
O: 3.5 years.
(又一次笑嘻嘻地看着我)
T: oh, almost 4 years.
(好尴尬呀,以后可不先抢着说了)
O: do you have the Engineer Certificate?
(这也是我的一个命门,由于我只工作了不到4年,只有助工证,不过对这个问题我已经精心准备好了答案,丝毫也没有慌张)
T: I have also got the Project Manager Certificate; do you want to see it?
(避重就轻,把她引到我的路子上来)
O: o.k. show me it.
(哈!果然中计!)
T: the Construction Ministry of China issues this certifcate..
(我指着证上面的大红章告诉她)
O: which year is it?
(由于这是我2000年拿到的,可能是建设部太穷了吧,还在用着19打头的证书纸,就在19上直接写的2000年。她显然是拿不准到底是哪年。)
T: 2000.
O: very good.
(她把证书还给我)
O: do you have a new project recently?
T: yes, it is….
O: why you aren’t in charge of all these 16 apartments, but it needs 16 different engineers?
(天,竟然能问出这么silly的问题!)
T: there are too many uncertain things may happen in the construction project, so, even one apartment is a hard work already.
O: what are these uncertain things? Could you tell me in detail?
(果然,她觉得我的信息给得不够,让我说得详细些了)
T: for example…..
(我一边说,她一边不断地点头)
O: I see. Do you know to be an engineer in Canada is different from in china?
T: yes. I know.
O: then, how will you improve your professional skills in Canada?
T: I can….. and join in some night schools.
O: oh? Do you know any this kind of school?
T: I know University of Toronto can provide this kind of classes.
O: it is a little expensive.
(再次笑嘻嘻地看着我)
T: I know, but I can afford it.
O: oh, let me see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T: (给她存款证明)
O: how much is it?
T: 70,000RMB.
O: very good.
(把证明还给我,然后就开始向电脑里输入着什么东西,指法还是很快的。我这才有功夫看一下她们的办公环境,她的身后是一条小过道,把所有的这些面试房间和咨询柜台连了起来,过道里堆满了文件。我竟然还能看到旁边两个面试房间里的面试官!左手边的11号里是一个白种胖女人,右手边的13号是一个30多岁的亚裔妇女。)
O: I decide to accept your application.
(我正东张西望呢,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T: thank you very much!
(我以为还要继续问呢,没想到这就已经过啦!)
O: is this your first time out of china?
T: yes.
O: do you have the latest this file?
(她把我以前的无犯罪公证翻到了汉字的那一页,贴在玻璃上让我看)
T: yes. I have.
(递给她后,她看了一眼,就把最新的和旧的订到了一起)
O: this is your medical examination form….
(她拿着我的体检表说,然后又拿出一张纸告诉我可以在香港3个医生处体检;之后又拿起一张纸,让我交landing fee,并让我下楼去买bank draft然后投到门口的箱子里,最后把这几张纸和我的体检表订在了一起递给了我)
O: you can get your visa 3 or 4 months after we get your landing fee and medical examination result.
T: do I have to put this draft into an envelope?
O: better
T: do I have to sign my name on these documents?
O: no. You needn’t. Any other question?
T: do you mean that I can get my visa 3 or 4 months after I hand in all the needed?
O: yes. You should keep on learning English; good English can help you find a good job in Canada. Any other question?
T: no. thank you very much!
O: bye bye.
T: bye.
出来一看表,才10:10。整个面试竟然不到10分钟!

我的香港之行-体检篇(外一则)

和面试官说完再见后,胡乱地收拾了一下东西,手里拿着包,嘴里叼着体检表和那些文件就出来了。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想看看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可是怎么也收不住神。只是大约看了一下体检表上我的名字没有写错,其他的如上哪里体检,如何交bank draft,我在来之前就都已经准备好了,也没有怎么细看。

由于我看其他网友写的文章上说可以直接把bank draft投入到信箱中,所以就没有带信封过来。可是面试官说的是“better”,看来我最好还是弄个信封好吧。拿不定主意,就上前问了一下那个门卫。他也不大敢说准,就让我又领了一个号是A99。也没让我再到柜台去换号,而是直接让我坐到了电子牌的另一侧留给办其他事的人的座位上去等了。

10分钟后,又一次叫到了我的号码,只不过不是到面试间而是到中间的柜台去问秘书。于是我学着面试官的样子,把我来之前在家已经买好的中行的draft贴在玻璃上问是不是直接把它投到信箱里就可以。

“咦,你怎么把你的档案号写在前面了?你写在后面,然后放到一个信封里投到那个信箱里面。”(我也不知道应该把我的档案号写在哪里,看到前面的下部有很大的一个blank,就写在那里了,原来是应该写在后面呀。)

“那我用在信封上贴上邮票吗?”这可是个笨问题,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问出来了。

“不用,写上你的名字和档案号就可以了”她好象有些不耐烦了,转头和别人去说话了。

还是老老实实买个信封吧。到哪里去买呀???我这时才发现香港这么繁华的城市竟然好象是没有邮局的!至少这些天我没有发现。信步在街上走着,心里盘算着到哪里才能搞到个信封呢?

也不知道怎么了,竟鬼使神差般地走进了一家汇丰银行。

“先生,我可帮你吗?”接待员主动地上前和我打招呼,可能看我穿的板板的,要往银行里存一大笔钱吧J

“你这里有信封吗?”天啊,看来真是有点乐昏头了,竟然跑到银行里要信封!

“噢,先生你可以到邮政总署去看看,它就在这个楼的后面。”态度依然彬彬有礼。

“谢谢!”转身出来,心里想这要是在国内不被骂神经就已经不错了。

绕过楼一看,天!邮政总署就在交易广场的斜后方,不到1分钟的路!真是笨笨呀。

买好了信封,才想起要给家里报个喜讯呀。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她连说了好几遍‘太好了’,然后又是叮嘱注意身体,注意安全,唉,儿行千里母担忧呀。又给rainjj打个电话,好让大家也都能在第一时间分享我的快乐。可是这个pe rain,听我说找不到邮局时竟然嘲笑我L哼!这次在北京忘了批评她了,下次一定想着。

折腾了这么一下子就已经快到11:00了,害怕诊所中午休息,还是先去体检然后再去交landing fee吧。去诊所的路上,在廖创银行换了钱。这里我要说一点题外话,虽然香港随处可见money exchange店,可是汇率要比银行低一些,而要在汇丰银行换,每次还要交50HK$的手续费,所以我觉得可以在一些小银行换,比如说这个廖创银行,这样不用交手续费还可以换个官价。

诊所要比我想象中小得多,接待室只有不到10平方米的样子。接待我的应该说是一个护士妈妈吧,能快50岁了,态度非常的好,而且非常负责,还又让我检查了一次体检表上的姓名是否有差错,才把表收走。交过体检费,让先填个调查表,诸如你有没有心脏病之类的,虽然是英文的,可是有一份汉语对照的译文,免去了查字典之苦。看过之后,大笔一挥,全在“no”上画了圈。交回后被知之里面有人在体检,要等上一等。

已经有一对来自黑龙江的夫妻坐在那里等体检了,那个妻子非常开朗,竟然嘲笑她老公刚才在面试时说话声音都变了J由于大家都有共同语言,没一会儿就聊了起来。他们也是在家就买好了汇票,而且也没有信封,看来silly的也不仅是我一个人嘛。看在大家都是移友的面子上,免费给他们一个信封吧。

刚忙完汇票的事,就让进去体检了。里面还是不大,小过道里挂着几个卡通小人,上面写着‘don’t worry, be hippy’。看着好笑,这个要是挂到领事馆里还很恰当,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happy的呢?

体检和在学校里的时候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在学校里脱得只留个短裤,而在这儿外面还要罩着个大袍子。别的也没什么,只是拍胸片时有一丝的担心,因为在东北很多人的肺部都不是很好,怕出问题让去复查。不过还好,什么问题也没发现J

大约20分钟后,所有的小项都检查完了,护士妈妈把我领到了一间小屋里说现在要钟承夏医生亲自出马了。躺在床上有5分钟了也不见有什么医生过来,刚要睡一小觉,一个50多岁西装格履的老先生拿着体检表走了进来。这就是钟医生?怎么就他不穿白大褂?

“您是李先生吧?”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急忙要起床和他握手,被他轻轻地拦住了。

他拿着我刚才填的调查表问道:“您没有这些病吧?”

“没有。“

“啊,好啊,您的身体真好。”(天哪,在我看来99%的人都不会有那些病的!)

一边说着,他就已经开始检查上了。先是用手揉我的脖子,然后拿个听诊器在我身上左敲敲,右打打的。嘴里也没有闲着,开始和我聊了起来。

“您是哪里人呀?”
“长春,您去过国内吗?”不能总让人家问我呀,也得问问他。

“去过好多城市,杭州,上海,成都都去过的。”

“那您没见过雪吧?”听他说的都是些南方的城市,想来是没去过北方了。没想到他听我这么一问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他笑着问我看他是哪里的人。

“您不是香港人???”

“哈,我年轻的时候是住在阿尔伯他省的埃得蒙顿,那里和哈尔滨一样冷的!”我们两个相视着大笑起来!

体检就在轻松的气氛中完成了,最后钟医生告诉我说除了验血要在周三才能出结果外,我其它所有的检查都已经合格了,而验血只不过是查有没有性病而已,应该也不会有问题的。后来我在周三给诊所打了个电话,果然全部合格,体检结果会在周五由专人送到领事馆。

出来以后,又领着那对哈尔滨的夫妻回到领事馆交landing fee。上到12楼,好多人等在外面,原来是下午面试的人。真是巧,上午面试时坐在我前面的那对夫妻也来交landing fee了,而且也没有信封,唉,再给他们一个啦。(有商业头脑的朋友不妨在交易广场那儿卖信封,保准发大财J)又检查了一遍档案号有没有写错,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投入到了那个大箱子里。

到此,面试、体检、交landing fee全部搞定,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等待…..

这之后,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觉得可能也会对大家有所帮助吧。

3月6日,同团的那对夫妻也面试通过,而且也是在12号房间,面试官还是那个Ms. Chen!她也向他们要了最新的无犯罪公证,可是他们因为面试清单上没有要求就没有做。(我的面试清单上也没要求,不过我还是做了)于是,Ms. Chen让他们补交这个公证,并强调一定要把给他们的信一并交回。

我这才想起来她给我的信上也盖着这么一个章,上面用英文和汉语写着要与补交文件一并交回的。可是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要补交的文件,也就并没有注意。现在忽然间紧张了起来,会不会是要和landing fee一起交回呀?那对夫妻也是非常热心的人,又给我打电话问了一下他们移民公司在香港的总部说是如果没有补交文件就可以不用把那封信交回了。

还是不放心,一想反正现在还在香港,为什么不再回去问问?于是周四一大早,又跑到了交易广场领了个号!这次只穿着T-shirt,jeans轻松地坐在那里看着对面一个个表情严肃的面试者,竟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柜台里的秘书显然没碰到过我这么爱跑领事馆的申请人吧,短短3天竟然来领了3次号!很耐心地告诉我,体检表是诊所送过来,landing fee是投到那个箱子里,这封信如果没有要补交的东西就不用交回了,当然如果我一定要交回的话,可以和landing fee一并交回。

原来如此!放下心来,逛街去也!

请继续关注我的香港之得其他篇。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61984@0)
2001-5-6 -05:00

回到话题: LP今天已到温哥华 3月5日香港面试+体检+登陆费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准备旅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6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