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儿山,那去年的小木屋......

32b6566 (土拨鼠)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夏天,禁不住钢筋水泥烘烤时,京西百花儿山是一个绝好的去处。那里不仅可骋登山、纳凉、愉悦感官之快,兴许还可收获料想不到的意趣。
沿着山间曲曲折折的小路向上攀登,是不能心急的。路一会儿折进林子,一会儿穿过草丛,一会儿又从泉水流成的瀑布旁掠过,移步换景,让你的眼睛偷不得半点闲暇。只是一路上花儿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多,似乎有点实难副名的嫌疑。于是一路上心里犯嘀咕,怀疑会不会是商业性的炒作,不免生出些许疙疙瘩瘩的情绪。
大概半天多一点的功夫,不知不觉竟登上了山顶。这下所有的疑云顿时烟消云散。没想到这山顶竟然是一片极开阔的大草甸。不,说草甸似乎有欠公允,应该说是“花海”。那一片开阔地上满是各色各样的野花儿,红的,白的,黄的,紫的,蓝的……应有尽有,但很难寻到一种叫得上名的。这花儿岂止百种,简直数不过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按照旧历,现在大概已是六月了,而这花依然汪洋一片,古之人不余欺也,今之人也未夸口,果然是“百花儿”山 。
据说登临百花之颠,可夜眺北京城的万家灯火,亦可晨观日出勃发的壮美。但由于山颠没有宿处,我没有胆量在上面过夜,不等太阳落山便沿着山路返回。
走到半山腰回首,蓦然发现,山腰间星星点点地点缀着些许褐色的小木屋。深深地被这掩映在一片绿色的小木屋吸引和打动,觉得不在屋中留宿会是一种遗憾,于是动员同伴留了下来。小木屋的色彩较为黯淡,朴实极了,跟俄罗斯冰天雪地里的小木屋是两种风格,两种情调,两种文化。俄罗斯的小木屋更多地让人感到浪漫,这里的小木屋“挂”在山腰,除了朴实,更多地让人感到神秘,是一种返朴归真的野趣。
晚上吃过饭,抬头仰望。小木屋仅有的一扇窗子亮起了灯光,点点滴滴,像是眨着眼睛的星星。没想到这小木屋晚上又是一种情调,宁静,柔和,披着一层薄薄的月光纱。回到小木屋四下张望,再简陋不过了,除了一桌一床一灯,别无他物。一个人坐在床上,听着幽幽的灯光,觉得极为轻松,极为自由。这一刹那在钢筋水泥中的一切礼节、客套、应酬、严谨、微笑,似乎一洗而去,自己与小木屋、与整个山色、与整个自然融合而为一体,是何等的清爽,何等的惬意呀!于是把自己以最随便、最舒服的姿势放倒在床上。
一阵鸟鸣把我从睡梦中叫醒。睁开眼,唯一的玻璃窗已透出几许白色。呀,这一宿睡的真好,竟然盖着棉被!好长时间没有睡的这样早、这样实了,也许跟登山累了有关吧。不管这些,反正这宿睡的真好!
推开门,和一股湿润的寒气撞了个满怀,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赶紧退回来披上一件夹克才敢出来。走在山间的小路,那星星点点的小木屋还沉浸在安详的睡梦中。心下暗想,不知一个个小木屋里昨晚发生了多少故事。深深地吸一口气,满是花香草香山香,浓浓的,湿湿的,一下就浸润了心肺,像听着大山深处传出来的牧童圆润的笛曲。清晨的山色,别有一番滋味。隔着一条山涧,向对面山上望去,云雾氤氲,缭绕在树梢岩头,禁不住想起曾经看过的水墨丹青。“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清亮而婉转的鸟鸣,把山色衬托的更加幽远。这时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也仿佛能够听见。嘴上自言自语地呢喃出:“早啊,我的百花儿山……”
坐在车上,看着百花儿山渐渐从眼前消失,心想明年一定还来看你。
夏天又快到了,不知我能否实现去年的梦想……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65149@0)
2001-5-9 -05:00

回到话题: 百花儿山,那去年的小木屋......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65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