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大学里阳光灿烂般吃的日子-zhuan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大学’似乎是最值得怀念的,不管那几年过的好不好,快不快乐,尽不尽
兴,只要出了那个门,再回头看——所有的那一切不知怎么就美丽起来。那时候
年轻,看不清未来,所以可以闭起眼来任性,挥霍,胡闹,也许正因为这样,才
是真性情的日子。吃在大学好象是个乏味的话题,远不如爱情来的动人。其实不
然,想想那几年吃的什么——时间,岁月,友情,爱情……通通下肚,再稍微添
加点科学文化知识,然后便化做了风,化做了雨,化做了最阳光灿烂的一段日
子。

  大学里的各种歌谣属于大纲相似,具体名目不同的一种普遍的校园文化。裴
多非的那几句在我们学校是这样的——‘松肉诚可贵,排骨价更高,若为溜鱼
段,二者皆可抛。’食堂的饭菜实在是乏善可陈,味道不怎么样,样式也少的可
怜,偶尔那么几个好的还需要时间来打磨,运气做后盾——晚下课它芳踪已渺,
早下课又望穿秋水,谱儿倒摆的挺足。不过也就是那么点新鲜劲,等到尝遍几个
食堂,才最后死了心,所谓的这几个名菜更多的时候让人大呼上当,于是干脆也
就不存什么向往了。

  可不比不知道,原来我们这90年代中期入学的一群,已经算不错的了。曾经
有个刻薄犀利的师兄,在校外的小饭馆里,发过经典评论。酒足饭饱后,他歪嘴
斜眼的剃着牙,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对我们这些小字辈指指点点,慢悠悠的说‘你
们已经很幸福了,我们那时候’说到这里,他自己低头嘿嘿一笑‘校园里压根儿
就没胖子。’我们看着此时肥头大耳的师兄,暗自唏嘘不已。想想他的话虽有些
夸张,但放眼当时的校园,已然有了不少跟师兄比肩的胖子,看来他的话至少对
了一半,原来我们真的已经很幸福了。

  我对饭菜的知识实在有限,不过,即使是此中行家,恐怕也难以体会我们学
校大师傅的内家真功。他有本事叫你吃完比没吃更饿,更难受。我一喝学校的豆
浆,就坏肚子,当然我承认有可能是我自己的责任。而那次集体中毒事件可就全
凭师傅的手艺,采购的功劳了。那天半夜,记不清是从谁开始,寝室里开始一个
个的鱼贯而出,直奔厕所,到厕所却人满为患,且个个的捧腹揪眉。几趟下来,
我们老二已经爬不上上铺了,坐在下面一边愁眉苦脸的揉肚子,一边咬牙切齿的
骂。等大家都消停了,静静的躺在床上,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大伙齐声惊问
‘谁’。只听一声有气无力委屈的低回‘我’——却原来还有一个重伤员厕所迟
归,被锁在外面。

  第二天一早,大字报已经贴满各个寝室楼,食堂,上面的字眼充分的显示出
了当代大学生判断事物的能力,‘维护’‘人权’‘生命’‘斗争’赫然在目。
大家经过一番回顾和总结,发现那天吃肉的全部遇难。后来这件事闹的很大,校
长在广播站现身,给了个说法。而接下来的一段时期,食堂饭菜异常的好,质高
量足,很多流失到外面小饭馆的人大量回流。可见权利还是要自己争取。

  当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好象就是极突然的,改革的成果就那么吹满地
了。好象是大二吧,各个食堂开始搞承包,美其名曰创业。不得不承认孔方兄的
力量,市场竞争之下,大师傅们真正的抖擞精神,全神贯注的做菜,也全神贯注
的挣我们的钱。大四的时候,回忆往事,大家最留恋的就是大一那个时候的物
价,居然还有八毛钱的菜,虽然是青菜豆腐,可性价比也还是比较高啊。

  因为不满意食堂,大家开始自力更生,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学校不许
可用电炉子,瓦数稍稍大点就一团漆黑,不过我们还有廊灯甚至路灯,‘万物皆
为我’,你要学会利用。吸取了无数经验教训后,终于争取到足够的资源,摸索
到恰到好处的用具,几个人忙的个不亦乐乎。其实那时候能有什么好吃的呢,最
常煮的就是方便面,有了电炉子之后,大家发现一个真理,原来方便面煮起来真
的比泡着好吃。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也是个真理。我的观点是大多数男生的确
比女生烧菜好,因为他们更谗,也因此更有兴趣。同班有个男生是辽宁人,有两
手绝活,炒土豆丝和葱爆羊肉。其实他的手艺更多在刀功,土豆丝根根纤细如
发,你说能不好吃吗?而这位大师傅还有个癖好——磨刀,他的床底下就有磨
石,他的兄弟们说他磨的次数比用的次数还多,开心的时候磨,不开心的时候还
磨。我就撞见过一次,从此后,我再见他,即使白天,也觉得他眼镜后面隐隐闪
绿光。

  学生时代好象特别爱吃,这点被商家充分意识到,并更充分的加以利用,学
校附近的小饭馆,小吃店甚至简易小摊点遍地开花。大二的时候,开始课程设
计,那时候计算机出图很贵,再加上老师连唬带吓基本功的无比重要,所以大家
都老老实实的趴图板。一趴趴到半夜并不希奇,经常见到毕业班的师兄师姐把桌
子抬到走廊,画图至天明。其实那时候活的就是一个折腾,平时不好好干活,等
到要交图了,才心慌意乱的一天一张零号图,画的天昏地暗并乱七八糟。加班加
点怎么可以没吃的,所以校门的那几个卖吃食的小摊点特别红火。经常排队可以
看到熟人,大家相视一笑,很有点亲密战友的感觉。

  各种小吃中,煎饼果子的味道得到最大多数人认可,到晚一点的时候,设计
教室里常常有浓浓的煎炸的香味,和着录音机里缠绵的情歌,让每个低首忙碌的
少年人嘴角带笑,苦中做乐。好象有很久没吃煎饼果子了,那些滋味随着当年的
一切一切就这样远去了。

  大二大三最是逍遥,夏天的傍晚,常常几个好友相约出去喝啤酒吃羊肉串。
男男女女一大群,各靠各的肩膀,踢踢踏踏的走在半斜的夕阳下。学校附近的烧
烤店熟的象自家厨房,和店老板称兄道弟。夏天常喝扎啤,挺老大的杯子,有的
男生可以一气儿灌下去三扎,打个饱嗝,出去溜一趟,回来继续把盏。也有不能
喝的,几口下去,登时面赛桃花,甚至脖子都粉成了桃花干。

  最舒服的就是坐在露天,凉意轻轻的蔓延,看着马路上人来人往,旁边的歌
屋饭店有歌声隐约可闻,空气中有味道和形状在氤氲飘渺,很有点醉生梦死只问
今朝的快乐。好景不长,等到大四快离校,再坐到原地想回味的时候,没了逍
遥,只剩感慨,看着身旁不知愁滋味的师弟师妹,总是没来由的心先灰了,叹口
气,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慢慢打工多了,钞票也赚的多了些,于是开始向外突围。各种吃饭的名目多
的很,考完试要吃,快考试要吃,考的好要庆祝,考的不好要发泄,和朋友要
吃,和哥们还要吃,于是,很多故事就这样发生在了一个个饭局上。

  我们有个师兄,本门手艺一般,却是个十足的计算机高手,这级那级过了N
个,据说他身边那个温柔美丽的未来师嫂就是被他一个程序骗到手的。而这个师
兄最要命的就是卖关子,死活不肯带女友给我们瞻仰。我们这帮人怎么可能饶过
他,在酒桌上频频挤兑他,或话或酒——可这位老兄硬是生生的将张大黑脸憋
红,拿出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劲头,咬紧牙关不放松,然后顾左右而言它,探头
向桌心,一双粗臂执匙作势捞起,半惭半羞,强曰——‘喝汤喝汤’。众人无不
感慨拜服,眼神一会,尽在不言中,于是一人提头,满座撇玉箸放金杯,俯首齐
唱‘师兄英明神武…………’。师兄离校,这句话却成经典流传下来,是凡需言
它时,皆转头巧笑道——喝汤,喝汤。

  一次和几个男生出去吃饭。饭店是男生先定好的,据说找了半天才觉得这个
档次比较高。一进去是个很大的厅,装潢倒满好,却是舞厅样式,中间是个随时
可变的小舞台,等到进到包间,看到菜单,大家才感觉上当——没有下20的菜。
走又不行,定金都下了,只好既来之则安之,装做不在意的点菜,实际上却是溜
眼看着价钱,谨慎的很。有几个迟到的男生,满头大汗的找进来,一坐下,就莫
名其妙的对大家说‘这什么地方啊,我们几个一进来,那个老板娘就说——咦?
今儿怎么来这么多带眼镜的?’大家正不知怎么回答,突然进来个男服务员,问
我们‘要请小姐吗?’一看我们大眼瞪小眼的架势,忙又补充说‘啊,陪唱卡拉
OK的小姐’众人已隐约恍然,女生一起抿嘴,意味深长的看着男生们笑,男生一
阵急拨浪鼓,‘不要,不要。’说完似乎自己的脸倒先红了。等那个服务员出
去,大家又笑又气,把那个定桌的人结结实实的拍打了一顿。

  这餐饭是当年吃的最贵的一餐了,花了我们600多。但给我们的经历也算是物
有所值。虽然没听到小姐的歌声,却在出门的时候见识到了真正的小姐,一个老
板娘架势的人,恶狠狠的咄指于一女孩脑门——‘我告诉你,干了这一行就别再
要脸!’而那个小姐,穿着极节省衣料的衣服,哭的缩成一团,脸上的浓妆狼狈
的一塌糊涂。我们这些学生在一旁看的惊讶不已,大家吐舌眨眼,对视间表情丰
富。

  故事到这里并没结束。走到外面,才发现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竟然下了一场
瓢泼大雨,现在地上积了很厚的水。还好是夏天,穿凉鞋的多数,距离也不远。
大家走着走着,还在挤眉弄眼神神鬼鬼的议论刚才的一幕,就听见我们小林‘哎
哟’一声,却原来她那双拖鞋带坏掉,走不了了。天色乌七麻黑,时间又晚,怕
寝室楼关门,大家正着急呢,就见男生小刘背着众人转了一圈,也不从哪儿找来
条绳子似的东西,一把塞给小林,‘快绑上,快绑上。’小林低头运作,半晌抬
头,大家问‘如何。’小林细声曰‘OK’。于是大队人马接着开路。到了寝室
楼,和男生分手,大家开始纷纷叫困,不知谁突然大喊‘啊?这是什么啊?’顺
着她的眼睛看过去,却只见小林鞋上绑的竟是一只丝袜,不用说,是英雄小刘奉
献的呗。众姐妹齐抬头望向小林,暧昧的拖长声道‘哇。。。。。小刘很有办法
哦。。。。’小林红了脸,忙辩‘怎么了你们?’看到大家眼中的调侃,又急急
补充道,‘想哪去了?’众人更笑,‘想哪去了?你想哪儿去了?我们什么都没
说啊’。

  小刘和小林的故事从此正式开演,当然丝袜之前定有前情,可这丝袜却是实
实在在的加速器,不妨称之为丝袜情缘。让人遗憾的是,这段恋情并没有因为有
个如此浪漫的开始而有个美丽的结局,并不太长时间后,二人劳燕分飞,可当年
的这一幕却使每个旁观者为之感慨万千。丝袜是有力量的,它甚至可以系住三毛
的命,可是却系不住无形的爱,多么奇妙的东西。

  散伙饭是最伤感的。仿佛不是在吃饭,而是在吃‘散伙’这个感觉,同时也
在吃几年来没说的话,没尽的酒。不顾杯盘狼籍,一气儿你我他,他你我的排列
组合照相。现在再翻那时的照片,红红的脸上有油,有泪还有笑,分明写着的是
青春,真是可爱。不知不觉已是经年,幕然回首,今夕是何年?

  都说时光象水,在指间倏倏的就过去了。其实时光残忍的连水渍都不肯留
下,它不是水,只是风,没有感觉的拂过,却又深深的给人刻下皱纹,逐渐沉
重。也许真正让人老的就是回忆,如果没有回忆,没有思绪,人怎么会老?又怎
么知道已老?还记得神雕中十六年后的绝情谷——‘杨过自进室中,抚摸床几,
早已泪珠盈眶,这时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滚下衣衫。忽觉得一只柔软的
手轻轻抚着他的头发,柔声问道:“过儿,甚么事不痛快了?”这声调语气,抚
他头发的模样,便和从前小龙女安慰他一般。

  杨过霍地回过身来,只见身前盈盈站着一个白衫女子,雪肤依然,花貌如
昨,正是十六年来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小龙女’——一个是风雨如晦,黯然
销魂的十六年,一个是雪肤依然,花貌如昨的十六年——就凭这,杨过就永远比
小龙女可爱,别跟我说什么修炼,修习,小龙女的心中真是没有回忆的,她的理
智和情感在远离人类的仙境,她高高的神态悠然的俯视众生,她可以在谷中芳容
不改的忘却,甚至她都不需要忘却,因为她连回忆都不让自己有,她只是轻松的
克制,养生,在风中宛如隔了一层玻璃,隔开岁月的飞刀,也隔开可以理解的真
情——所以她才永远不老。

  如果,我是说如果,给你一个选择,一个是有回忆的被风刻下沟壑;一个是
象小龙女,淡淡的从容行走,在无风的真空,永远如昨,永远没有动容,也没有
回忆。你会选哪个?我想,我还是会固执的,任性的选择沟壑,在岁月的风中,
微笑着,带着回忆——老去。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67290@0)
2001-5-11 -05:00

回到话题: 怀念大学里阳光灿烂般吃的日子-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67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