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FLG,这是最后一个帖子,至于你的想法,咱们也没有必要多说。下面是FLG给我的邮件,每天一封,您如果觉得属于可以阅读,我也没啥说的。另外我从94年开始上网,英文资料基本通顺,日法大概知道讲的什么,德语可以糊弄两句;

bxy (西岭)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不知道您所知的阅读面是不是要看看什么明慧网,人民网这些垃圾,若是,我倒是自甘堕落。


北京大法弟子张东被警察逼迫导致重伤
打印机版


【明慧网】北京大法弟子张东,男,32岁,网站编辑。99年11月至2000年3月,因与外地学员交往被非法拘禁四个月,他岳母被非法劳教2年;今年春节前夕,又因不写所谓不去天安门的保证书,被住地公安驱赶,被迫与再过四周就将临产的妻子,离开租住地,流离失所。
今年4月30日上午,张东夫妇和他们家的小保姆刘小红(大法弟子,河北省固城县三朗乡三朗南镇人)正带着他们的孩子在租住地(北京大兴县经济开发区亦庄)休息,几名当地警察突然敲门,他们既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说明敲门的原因。为免遭迫害张东他们没有开门。这几名警察粗暴敲门达半个小时后,声称再不开门就要采取行动了。在警察的逼迫下,张东和刘小红不幸从四楼坠地、身负重伤。

经天坛医院检查,张东身体左侧着地,造成左臂三处骨折,左腿三处粉碎性骨折,骨盆骨折,腹腔大量积血,肠隔膜大面积挫伤、渗血不止,肺功能衰竭,在ICU病房(重症监护室)抢救六天后,现被转到外科监护室。5月7日才逐渐清醒,但仍未完全脱离生命危险。刘小红平躺落地,当场昏迷,天坛医院称她腿部骨折,当天被送回河北,目前情况不明。

令人感动的是,张东在危难中全身剧痛之时,他心里想的是别人的安危,想的是心中的大法,一直没忘利用每一个机会,以自己修炼大法的巨大收益,以他们夫妇一年多来的亲身遭遇,向周围的人们,向医护人员和警察弘法、讲清法轮功问题的真象,令许多有善心的医护人员和警察深受震撼。他爱人在看护他时看到许许多多的法轮旋转在张东身体周围。他承受着巨大的伤痛,张东用仅能活动的一只右手给一个作为朋友的同修写到:

XXX及全家,你们好!首先,我非常感谢你们全家的无私帮助!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们,我还在修,永不放弃!你一定要做好应该做的一切。坚持到最后才是最可贵的。希望我们在这条艰辛而幸福的路上互相帮助一直走到最后!

刚逼出了这起惨案,伤者和其家人正处痛苦之中,却没想邪恶之徒丧尽天良、得寸进尺: 5月9日一早,崇文区花市派出所所长尤XX以了解情况为由将张东爱人小周骗至派出所,并强行送往在花市三条旅馆举办的转化班。当小周义正严辞地告诉他自己的丈夫尚未完全脱离生命危险,极需照料;孩子只有两个半月,尚处哺乳期,他这是采取欺骗手法,是侵犯人权时,尤XX毫无羞耻地说:“我就骗你了,我就侵犯你人权了。怎么着啊?!你告我去啊!”真难以想象这种流氓无赖语言竟出自派出所所长之口。于是,两个半月大小的孩子被迫与母亲分离,每天只能喂一次奶。在转化班上,小周拒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从马三家出来后主动帮助邪恶势力迫害大法的特务岳慧玲,竟当场斜着眼说:“把她(小周)送劳教所,看她转化不转化!” 小周说自己尚在哺乳期,岳某竟又说“哺乳期怎么了,把孩子一块送进去!”,至此,扬言自己是“从磨难中走过来已悟到了更高法理”的岳某,其邪恶暴露无遗。

崇文区政法委书记戴XX还声称,待张东情况有所好转,就要给张东办转化班,“就在病房里”给张东办特别的转化班!

刘小红目前被送往河北后是否通知她家人,她到底伤势如何,是否还在继续治疗,生死未卜。

我们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和人权组织关注北京市发生的这起惨案。目前由于邪恶势力的强迫转化已造成大批大法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据悉,公安方面正在以各种借口对他们进行清查。对他们在困难的处境中有可能出现的一切迫害后果,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之徒必须负全部责任!

告诫那些助纣为虐、善恶不分的邪恶之徒,立即停止你的罪恶!否则前面等待你的只能是报应!

张东所住医院北京天坛医院总机电话:67016611

责任者:
大兴亦庄公安责任单位和人员
崇文区花市派出所所长尤XX;
崇文区花市政法委书记戴XX。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转化”法轮功学员内幕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打印机版


【明慧网】 吉林省女子劳动教养所(即长春黑嘴子)自99年7月以来,关押了近2000名左右(估计数字)的法轮功学员。狱卒对罢工、绝食、传经文、炼功的大法学员轻则打嘴巴、用电棍电,重则上大挂(类似于五马分尸状的绑在铁床上不能动)、蹲小号、加刑期等,很多大法学员被加了刑期。同时狱卒用各种办法逼迫大法学员写所谓的“转化”和“决裂”的保证。

一、酷刑折磨
入所时间长、拒不决裂的大法学员,狱卒们用各种刑罚折磨她们。

电棍电。专用电棍电下颌下面、腹部等部位,这种部位都是身体经常活动的部位,在伤口没痊愈结痂时更痛苦,一动伤口就出血,有时电棍都烧到没电时才住手。

蹲小号。小号真的很小,站不起来,躺不下,又潮又湿,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每天只有很少的一顿饭。有的一关就是个把月,最长的有被关100多天的,出来的时候,全身都长满大包,难忍的痛痒。

吊起来打。用手铐把大法学员铐在二层铁床上,吊起来打。

上大挂。四肢分四个方向抻直绑在铁床上,床上什么都没有,吃喝拉撒都不让下来,这本来是一种对待死刑犯的刑罚,吊10天一般人就完了。

加刑期。一次转化不决裂加一次刑期,两次转化不决裂再加刑期,很多大法学员被加了时间不等的刑期。

电棍电。狱卒用电棍灼烧大法学员的皮肤,以至发出焦糊的气味。

最轻的刑罚是打嘴巴,狱卒们打嘴巴的“水平”很高,可能是练出来了。他们能一边吃东西、唠嗑,一边不停地打几十个嘴巴。有的新来的大法学员一看就很坚定,往往是二话没有先是一顿打和电棍电;有的不管什么样,全过一遍电。

对待新来大法学员还有一种更卑鄙的方式,那就是不决裂不让睡觉,所以听起来好像没打没骂大法学员,其实更阴毒,而且这种刑罚不是由管教执行,而是由管教授意,所谓的“帮教”人员执行。有的大法学员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站着就睡着了,有些熬不了的人被迫说“决裂”了。

二、强盗逻辑

他们会提两个问题:“上访遵守法律了吗?”和“上天安门不是扰乱社会治安吗?”

大法学员遵从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上访的合法权利,只是为大法说句真话就被判刑、被拘留,这是什么法律?不许上访,不许说话,这是什么法律?在北京,为什么一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就被拘留?这又是什么法律?在天安门广场上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学员大打出手,这又是什么法律?没人解释这一切,只有拳打脚踢和电棍高高举起。

三、针对某些人的怕心和执著恐吓和诱惑

所谓“帮教”人员多数是在严刑拷打中不决裂,但在一时“邪悟”后痛哭着主动决裂,还有的是转化后表现符合管教心意的。这种邪恶之徒为数极少,但破坏性很大。因为他们充当第二管教的角色,在所谓的转化过程中执行不许大法学员睡觉的任务,全然没有了原先修炼时所具有的善心。他们甚至暗示、恐吓大法学员挨打加刑,其实他们完全被破坏大法的魔利用了,自己也在邪悟的瞬间完成了魔变。这些犹大原来在学大法后曾经表现得心性很高,很善良,也很能为他人着想,但是在江泽民邪恶势力的“转化”之下,变得魔性大发,善心无存。这也是江泽民之流的邪恶作为之一。

绝大多数一时软弱、被迫决裂大法的人如果心里一直想着师父,装着大法,一旦重出囹圄,就又会从新走入正法修炼的洪流,用说明真相、揭露邪恶的实际行动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

当笔者询问从劳教所被释放出来的人们时,原来他们那种每天晚上10点停工、早上5点开工的生活还不是最坏的待遇。如果拒绝转化或二次入所劳教,就不是这样的待遇了:原来还有一个所谓的“后院”,那里晚上12点停工,早上4点开工,可见劳教所的违法犯罪行为到了灭绝人性的程度。

善恶必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必将受到应有的报应!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0305@0)
2001-5-14 -05:00

回到话题: 我有一个梦想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