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松已经说过好几次要回去(回国),他不开心,我也开心不起来。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辛夷的信(1998/12)
爸妈哥:
大家好。想念你们。
天松已经说过好几次要回去(回国),他不开心,我也开心不起来。这里问题很多,首先是工作极难找。最简单的工作是当小时工,做佣人,可是这也要推荐信,也行不通。这一点,我相信假以时日,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与适应能够应付。其次,这里的医疗系统很不好,与以前的了解完全不同。这里要上医院必须经过家庭医生,而一般的所谓家庭医生水平都算不上高明。举例来说,曾有本地人觉脖子痛,看了十个家庭医生九个说没事,
第十个人说应去看看核磁共振,但要等九个月才能轮上。于是他只好去美国看自费,化了一千多。这一点,目前对我们还不算问题,但长久看来实在没有安全感。第三是人情淡漠,没有成就感。这一点我并不在乎,天松是难以适应的。我能够理解他的失落,他在国内是天之骄子,出来什么都不是。我和他相同的一点是,都没有多少野心,没有虚荣心。但我生性散漫,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恋家,而天松恰相反,他中规中矩,乐于在人群中被尊重,不介意被利用。而且他也有他的经济基础,不想为钱奔波。请不必为我们担心,我们的钱足够多,感情足够深厚,身体足够健康。天松也不是说回就回的,但如果他最终坚持呆一两年就回头,我是不会勉强他的。天松现在的口头禅是“等咱们把失去的损失夺回来(各种花销)--就回去”。


天松的信(1999/01)

新年已过,我又要开始找工作了。我已发出两份简历,结果如何就不知道了。

免费英文班没有什么用,我上了几次,全是看医生,在我上之前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医生了。我们买了一个
小黑白电视,我天天看电视听磁带,自觉听力有所提高,比上课效果还好。

辛夷对免费的英文班也是兴趣渐无,开始想方设法挣钱,准备上大学。但这里工作实在难找,移民多少年的
都在打工。只要是人能做的工作,就会有一堆人应聘。辛夷到处打电话、面试,已找过街头卖花、打电话推销、夜间打扫卫生、打扫房间、做街头交通管理员、做义务工等等,但除了街头卖花以外,都没有成功。但卖花是计件工作,挣钱很少。前两天特别冷,夜间零下20多度,白天零下10几度。辛夷怕冷,只好放弃了这个工作。
我与辛夷争论过几次,假如她上夜班打扫卫生,我却在家里发简历,等面试,那我也只能随便打个工了。其实我们还有不少钱,足够辛夷上学,但她偏要自己挣钱,也可能是知道上了学也找不到工作,不愿浪费吧。
我现在不敢对未来有任何想象,原来指望的各种福利已经渺茫,现在想起来真有些可笑。我最大的愿望便是挣些钱回国,也不知恢复户口还要花多少钱。我想让辛夷上一个将来回国用得上的专业,这样花钱也是值得的。
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辛夷还是特别想听取你们的意见的。所以我想请你们写封信,劝劝辛夷,不要太多幻想,一切应从实际出发。想上学,选好专业,就花钱上,但不要只凭兴趣上一些没有用的专业。另外,还有打工的问题,我觉得我们怎么也没有必要那么落魄,必须靠辛夷半夜给人打扫卫生才能生存,到那时,不但辛夷的身体受不了,她的脾气肯定更没人受得了。

*****

辛夷(2001/04)


一生之中,有两个愿望:与相爱的人在一起,做我喜爱的工作。头一件,我是不敢报太大希望的,因涉及到两个人,可遇而不可求。因此特别在第二件上用心。但人算不如天算,我居然嫁到一个情投意合的人,却仍在28岁的高龄上,茫然于我该做什么...我不是那种从小立志的人,一直比较听话(后悔),二十岁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又到中科院读研,做国家基金项目。可是没有一点成就感,并不是说一个硕士学位就算什么成就了,而是总要对自己做过的事有点感觉,日子才算没有白过。老爸还希望我继续读博,我坚决抵制了,不再克己复礼。

我的梦想是重头开始,上两年学,换个专业,天松工作支持我。但是,在多伦多这个“全世界最适宜居住的城市”,在这个“程序员工作最好找”的世界,天松这个一流程序员竟乏人问津...那一段日子是最艰难的,因为免面试,在北京时天松就想着过来学英语,未加准备。这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我哥要办移民的时候,我建议他自己办,把钱省下来,至少花一万人民币到英语上,绝对值。

面对压力,天松内敛好静,我急躁好动,努力的方式不一样,但最后殊途同归,我们都找到了专业工作。只不过天松本来热爱他的编程生涯,工作即是乐趣,从此“快乐地生活”。而我是一心想摆脱我的专业,就学海无涯了。

我从不认同“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喜欢体验不同的生活,我一直为自己“到处打电话,面试”的经历自豪,尽管在天松看来很惨。不过我必须承认我打工没有优势,身体瘦弱,脑子灵活,还是找白领工作合适。

找工作,最关键是信息。我生性内向,不擅交场面上的朋友,人力资源不足。合住的叔叔阿姨给了我一个CO-OP的信息,我想应该还有更多的,最后我找到四个有关的项目,全报了名,考试选了个最好的。我抓信息很快,不知可否归于我选题立项时的训练。其实说白了很简单,我坐在活贤社,抱着本信息手册挨个打电话,十之八九
是问你是否有“EI”,碰上接受新移民的就报名。

现在各种帮新移民找工的政府项目比那时多了,比如活贤社的JOB SEARCH COACHING 416-4695211,EXT 2300, NOW (见WWW.rolia.com 里的亦凝专辑),那时都没有。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1687@0)
2001-5-15 -05:00

回到话题: 天松已经说过好几次要回去(回国),他不开心,我也开心不起来。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网友聚会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1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