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温哥华standby 考驾照

linglingdx (lingling)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第一次路考是有电话预约的,按照预约的时间提前到了那里后,交给他们我的中国驾照做了登记,我知道,如果今天fail掉,就要跟我的中国驾照说byebye了。等了大约10分钟,出来一个很漂亮的女考官叫我的名字,让我在一张表格上签了字后就出发了。上车前我告诉她我的英语不好,希望她说慢点,她说没问题。至始至终她酷酷的,没有一丝笑容,例行公事的样子。我碍于语言也没想去和她交流什么,就这样上了路。我考的地方号称是温哥华最难考的一个地区,主要是因为地形复查,有很多school zoon和park的限速区。而我本人属于那种在国内就开车、技术过得去但小毛病不少的类型,但我努力克服着,一路无惊无险。又快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她突然让我向右换道并在十字路口右拐。因为说的有点晚,所以换道有点急,刚到路口完成了shoulder check正准备右拐的时候,绿灯变黄灯,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右拐完成了。这个时候本来就有点慌,眼睛的余光看到她在那张表上记着什么,更有点慌,所以在慌乱中关键性的漏掉了一个正好竖在那个右拐路口的30公里的限速牌,所以我一路speeding下来,自己竟不知道。女考官也不动声色,但似乎之后就再没往纸上记什么。回到考试地点后,被通知我fail了。后来知道那个女考官以“酷”出名,在这个考试点号称killer,而我因为听说了太多考5次6次不过的故事,所以也没觉得很意外,只是真不相信会如她所说误掉了一个限速牌,考完后自己又开着车将刚才的考试路线重走了一遍,终于恨恨地看到了那个牌子,它确实就在那个路口站着。

第二次路考是standby的,从早上7点排队等到下午2点还没等到,几乎快绝望了。正在这时,听到了考官叫我的名字。当时的反应是一阵激动(终于等到了)、接着一阵紧张(又要考试了),但半秒钟后心顿时沉下来:叫我的考官正好又是上次fail我的那个漂亮女士。当时在心里对近乎绝望的自己说:别泄气,要变被动为主动!于是,签完字后,在从大厅和她一起走到我的车上去的那段时间里(大约3分钟吧),我和她进行了这样的对话(当时是要自救,开口就讲,什么英语语法都顾不得了):

我说:3个星期前也是你考的我,之后你教了我很多如何提高开车技术的方法,我觉得非常有用。
她说:是吗?那你之后找教练又学了没?
我说:学了很多次,确实很有用。
她说:上次我为什么fail你?
我说:因为我误了公园区的一个限速牌,所以speeding。
她说:还有其它的问题吗?
我说:没有了,上次考完你说除了speeding,我其他的方面pretty good(她确实这样说过)。
她说:那好,这次你要注意。
我说:我会的。可是今天我早上7点到这里,等了7个钟头,没有水、没有中饭,现在非常累了,也很紧张,希望能表现的好一点。
她很惊奇:你等了7个钟头?哦,那好,我们走吧。

也许是这段对话发挥了作用,一路上她一改“酷”的作风,对我很友善:在做three point turn时,我因为紧张倒车时忘了挂倒车档,一松油门车往前跑,吓我自己一跳,惊呼一声后我说sorry,她说that’s ok! 在一个yield牌下竟将车完全停下了足有半分钟,而当时我的道上并没有车!等我意识到时,我说sorry,她又回答:that’s ok! 走了和上次一摸一样的路线后回到考点,她说:“只差一点点你就要被fail了”。这句话的语法比较复杂,当时紧张得如同等待死刑宣判的我只听懂了后半句“你就要被fail了”,顿时觉得天地灰暗,我痛苦的问她:我为什么被fail了。她说:no,you passed! 后面她再说什么我都没听见,好像是指出我犯的无数个错误,但我已经被狂喜占据,她说一句(说的什么我不没听)我便回一句:yes,thank you! 当时觉的她真漂亮,很想拥抱她。

所以觉得路考的时候,与考官进行适当的非公事的交流是必要的,也是有益的。每个人都情感,在博取了好感的情况下,第一,良好的氛围可以消除你的紧张,第二,不是关键性的技术错误也许就不会导致最终的失败了。

Standby是一件很苦的事情,要等有空缺才有可能考,有时等一整天也未必能等到空缺,就只能算空等了一天。也许是因为温哥华持续了两个月的公车罢工,也许是因为考驾照的高fail 率,如果电话预约路考的话,有时竟要等到三个月之后。这就使得没有预约、直接去standby的人越来越多。我是standby了四天才得以考试的。第一天不知道行情,9点半钟才到考点,在standby的人中排第9个;第二次8点半到的,看见门口站了一堆人,一数,我排第7;第三次7点30到,仍然排第6;最后一次是7点15到的,排第5。排队的人中各色人种都有,但华人居多数。据说要排第一的话,6点钟就得到。想想6点钟到了后要在清晨的寒风中等2个半钟头才能等到开门,还未必能考,考了也未必能过,觉得真是辛苦。

Standby的人都是曾经被fail过的人,大家都同病相怜,而且都是在绝望中等待希望,所以都会互相交谈很多以打发时间,轮到一个人被叫号去考试时大家都会衷心祝愿,等到考回来时大家想知道结果的心情不亚于考试者本人,一旦又被fail了大家都会来安慰并鼓励。其中还有很多小故事,这里记述一二:

一个北京男孩6点钟standby,排第一。9点半被通知去考试。出去后十分钟就回来了。原来考官上车前让他踩刹车和松刹车检查刹车灯时,他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车太豆腐,把刹车片踩断了。他离开时对我们说了四个字:“这次更快!”当时让我捧腹不已,现在想起,感觉到一丝心酸。

一对深圳来的投资移民夫妇,40岁左右,丈夫是老板,在国内车都换过3辆,老婆的车技是他一手交出来的。结果老婆考过了,他自己考两次过不了。

一个也是北京来的男生,30多岁吧,fail他的考官跟我的考官一样。他也是来得很早排第一,可是等到叫他去考试时他溜了,因为碰巧又是那个考官叫他。他说宁愿不考也不在那个女考官手上考。

一对大连来的投资移民夫妇,50岁上下,完全不懂英语。男的已经考过了,跟我说“这次是陪我媳妇来考”。同来带着一对年青夫妇,专门作他们的翻译。临出门去考试前,那个50岁的“他媳妇”对我说:“血战到底!”好象是上刑场一样。

一个山西来的妇女,投资移民,出来前在国内自己开公司。我是在清晨的考点门口排队时看着她开车来的,在一个很窄的车位前她的车一个漂亮的弧线很稳当地倒了进去。她那天是第四次考,还是没考过,走的时候很伤心。

一个广州来的先生,在国内当过开车教练,考第三次。第一次说他危险动作太多;第二次说他超速;第三次考回来,仍然是fail,问其原因。他说考官认为他速度不均,主要是开得太慢,他说:“我开得慢不是想让他知道我有多谨慎吗,这试没法考了!”

一个东欧来的女人,跟我说她有三个国家的驾照,驾龄15年,上次没考过。一般5级车牌的考试考45分钟,她第一次的考试考了1个半钟头,回来后被告知fail了。她很气愤,不停地说:这样考,他们自己(指考官)也未必考的过!

还有一个中国男孩,第一次考试,有预约的,坐在我们standby的人中间。大家问他知不知道路线,他说不知道。于是大家七嘴八舌地告诉他哪些地方该注意,都是自己被fail后换来的惨痛教训。结果那个男孩真的一次考过了,回来告诉我们幸好事先有人提醒,不然可能过不了。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考5级一次考过的人。

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故事。大家都是萍水相逢,以后也不会有缘再见。但现在想起,竟生出许多的牵挂,不知她们现在都考过了没有。但我相信最终他们都会如愿的,都会成功,生活就是这样,永远有希望在远方,永远有艰难在眼前,心在遍尝失望和痛苦后,成功的喜悦会在不经意间降临。考车如此,找工作如此,在异国他乡寻找自己的生活亦如此。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2470@0)
2001-5-16 -05:00

回到话题: 我在温哥华standby 考驾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2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