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经历

guest (ss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去年8月,闷热的东京,从富士山下来把腿给扭了,每天一瘸一拐地上班,面对着数据库,表,索引,SQL,日复一日,干着同样的工作。一天上午,收到一个大学同学邮件,XX夫妇去了加拿大,XX也正在申请,不由得心里一动。中午和朋友(大学的同学,现在的老婆)商量,工作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中国人,可以无所顾忌地用中文交谈。怎么着?办不办,自从99国内三大战役以后,回国的念头已经彻底打消了,日本毕竟不是久留之地,美加肯定是归宿,只是不久以前才在日本稳定下来,经济上刚刚有些好转,现在就这么走了,几个月前父母一个劲催我早些移民,他们的加籍朋友也表示出很热情,可惜我没领情,理由是毕竟这里好挣钱,打算坚持抗战5年再撤退。再一想,5年,30好几了,再从头来,到时候还有那个劲头吗,还能适应吗,以目前的申请人数,加拿大对中国人的移民政策还能维持5年吗。现在就办。

她倒是说干就干,马上起草了几封信,向朋友咨询,我仍然去北美自由论坛关心两国论,FLG,正好北美论坛有个贴子连接到天维论坛排行,在排行榜上发现了liyang的论坛,连接过来一看,正对路子,当时就保存了。依稀记得当时的王八,绝对重量等人很是活跃,为了提问,随手注册了个ssy,没什么意义,后来懒得改了就一直用下来了。通过这里,又发现了几个论坛,并且找到了官方主页,移民公司主页等等,慢慢地有些头绪了。看来要经历准备材料,递表,等待,面试,体检,等待,就可以拿到移民纸了,这里要特别感谢在日华人论坛上的"八年抗战"老兄,他回复我们贴子中,详细地说了他申请全过程,毕竟也是从日本的走的,说的很有针对性,可惜没有留下地址,后来就无法再联系了。从他那里知道马尼拉也可以申请,当时的情况,马尼拉最慢,申请过程需要2年,一算2000年开始申请,再在日本干2年,再攒出10万加元,2002看完世界杯,然后去登陆,正好。

之后就开始写信联系,收集信息,找移民公司做免费评估,对于移民公司自开始就没怎么考虑过,有过一次办出国的经历,知道一些中介公司大概是怎么回事,成不成全看自己,他们帮不了什么忙,收费要是在5000日元倒可以考虑,5000美元,抢啊。

申请之前得结婚,于是开始忙活结婚的事。那天去中国大使馆开未婚公证,顺便到加拿大驻东京的使馆看看,使馆在赤坂,离中国使馆不远,到了门口,冷冷清清,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好容易找到个人问问,使馆设计的很奇怪,得先乘楼外的扶梯上到4楼,然后进门,再乘电梯到2楼,到了他们接待的地方,拿号,有俩三个日本人在那,不知道问什么,我们过去,也是个日本人接待的,给了一张纸,上面说移民申请由马尼拉使馆管,自己去访问他们的网页吧。啥也没问出来,连个白人都没见着。

12月准备回国,考虑到国内日元没人要,去银行换了几千美元,崭新的连号美元票子,跟假的似的,那几天日元升值,想还没见过加拿大的票子呢,就又换了一千加拿大元,各种面值的,也是全新的票子,对着阳光看看水印,自己还挺美的。后来才知道,每经手1美元现金要交2个日元的手续费,1加元交7日元(不是主要币种),用同样的日元如果换成旅行支票的话,可以多换200多美元。这才知道,感情带票子是最土的,也不划算。

12月中旬,回到北京,在北京一共24天,还包括几天新年放假,把俩个人都给忙翻了。先去北京市人才开介绍信,去日本之前我们俩都从原单位辞职出来,档案搁在北京市人才交流中心,那里还成,去开结婚介绍信的时候,我没带户口本,拿着两份未婚公正,验明证身,他们也给开。然后去开学历无罪公正的介绍信,注意和结婚介绍信不在一个地方开,有关出国的是在小院里的平房里开。(市人才在劳动人民文化宫里面,进公园时说去人才办手续还可以不买门票哟。)在人才办公证时间稍长,收费较高。我们是去北京市公证处办,听起来名字也响亮点,市公证处在正义路,离文化宫走路稍远,打车太近,我们一路小跑到公证处,办的比较顺利,年底最后一个工作日取件。然后是结婚体检,预约婚纱照,体检在海淀妇产医院检的,在二郎庄,那里上午去,下午可以取结果,反正一切都要快。第二天早上去领结婚证,还没捂热呼呢,打车去公证处,赶紧去公证,因为要翻译成英日两种文字,又是加急,一份公证要了300多元。下午回原来单位开雇主证明信,原先辞职的时候关系都还不错,违约金也交了,雇主证明信到很方便,领导还比较痛快,只是自己一想,是不是要个人事处的章更好,就说盖个章吧,结果人事当时不在,只得过天再去一趟。这里还要注意是办成绩,不同学校不一样,而且需要时间较长,因为此前向同学咨询过,对手续比较清楚,去了就办,3天以后就取了,当时也很玄,再晚一天,学校到期末就不给办了,再办就是3月份开学以后了。10来天,办8份公证(出生*2,无罪*2,结婚*1,学历*1,其他学历公证以前办过,还能用),2份雇主证明(俩人都办了),2份成绩单,还领了结婚证呢。然后就是照婚纱照,订饭馆,请客,赶在2000年之前终于把媳妇娶回来了。对了,取公证的时候注意看了看,果然有错,当时是新年放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的下午,赶紧去更正,算是没耽误事,当时给改了。新年在家填表,用illustrator8.0,比较好用,找个已经入表的过去的同事,照着他的表,填表到没怎么费劲。

1月初,下雪的早晨,好容易打车到了机场。过海关,托运行李,超重20公斤,我们俩3次座国际航班,次次超重,机场的GG很好,"下次注意哦",这句话我们听过中英日文三个版本,但愿下次运气好,还能听到。我们有几个同学座国航的飞机,被个JJ客客气气地罚了4万多日元(3千多人民币),至今耿耿于怀。

我们拿的是日本就职签证,每年一延期(现在有3年期的了),1月底旧的到期,所以到了以后先忙活签证,到月底拿到新签证,接着关心移民的事。当时网上盛传要改政策了,有说是3月初,有说是4月初,有人怕,有人盼,就是没人知道新政策到底是什么样的,以讹传讹,好像是拉大学历分数差距,减小职业差距等等,我们一看,惨了,计算机本科程序员,在旧政策变新政策以后肯定是被牺牲的,得赶紧了。

整理一下,先去办无犯罪纪录证明,在东京都警视厅办,访问警视厅主页说得很清楚,凭使馆来信申请,10个工作日,免费。使馆来信也好办,checklist中有,打印两份就成了,主页上还有去警视厅的乘车路线,地图,也打印出来了。到了警视厅门口,站着两个鬼子警察,他们也不明白,死活说这事不归他们管,日本人在这里办,外国人要到入国管理局去办,怎么也说不清楚了,想起打印过他们的主页,找出来,虽然揉的皱皱巴巴的,但白纸黑字写着呢,给他们看,他们马上道歉,满脸堆笑一个劲的点头哈腰。进去以后,座大沙发上,一个警察JJ蹲在旁边问一些事情,跟服务员似的,说话挺客气,也叫为纳税人服务吧,真的假的,态度比国内的警察还是要好些的。先填表,然后取指纹,在计算机上取,10个手指头照了20个指纹,老婆头天切菜,把手指头划破了,好像我们干了亏心事似的,好在划的不深,也没有包。

马尼拉的Checklist上要求,在日本的申请者提供Koseki Johon的复印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鬼子类似的东西是戸籍抄本(Koseki Sohon),戸籍謄本(Koseki Tohon),相当于咱们的户口本,没有Johon这么个东西,看来使馆的Checklist也可能有错。到区役所找人要Johon,费了半天话还是没有,外国人根本没有户籍,不可能有这些东西,最后开了个外国人登录完毕证明书,出来后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上网去问,又是"八年抗战"回复说,没事,登录济都不用,拿出生结婚公证就成了,也同样能证明个人的身份情况。

随材料要交6张照片,要求半年以内的,我手头上只有一个版本的照片,和护照上的一样,护照是98年办的,明显不是半年以内,不好。大年初一,星期六,梳好头,整理好,出去照我的龙年第一像(简称,大龙像),考虑这张照片体检等可能还要用,照宝丽来一次成像的没有底片,今后再洗不方便,就去照相馆去照,价格是宝丽来的5倍,合人民币近300元,照像馆的老头很老了,眼神还不太好,看字费劲,我以为还有摄影师,座好后,感情就是他给照,我怀疑他能不能把我给照上,他老人家咔嚓咔嚓地给照了6张,我心话,不会洗6张就给6张不太一样吧,反正也照了,1周后取。回家路上想起父母的朋友前后帮了不少忙,当时正好是加拿大时间除夕晚上。给他们拜个年,拨通电话,对方上来Hello,我想都没想,"Hello,Mr.XXX,いらっしゃいますか",英不英日不日地胡说八道,不过,这可能是遗传,我娘平常说北京话好着呢,只要一接长途电话,马上换成武汉话,不管从哪来的,也不管对方说什么话。

存款证明比较好办,日元也是硬通货,去银行要求他们给出具英文的残高证明书就可以了,没有冻结期限,只证明当天有这么多钱,手续费350日元,3个工作日取。

下面的事就难办了,两份雇主证明信,刚来日本时我们就职的那家公司,据说已经停业了,走的时候和老板的关系也不好,虽说只有2个月,可登录证有记载,不写那段经历也不合适。找原来的同事问问,她曾经因为工资的问题和老板打过官司,一了解,果然有办法,可以去合同厅查公司的情况,如果真是停业了,自然就无法出具雇主证明了。赶到合同厅,鬼子这里这点还不错,任何个人无需理由,可以申请查任何单位,包括该单位地址,电话,董事会成员姓名,雇员人数,注册资产,经营范围,搬迁履历等等。查一家单位的费用500日元(折合人民币30多元),如果要求合同厅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每份1000日元。看来以后找工作时可以先了解一下公司情况,国内和他们做买卖的话,也可以先调查对方一下,省得被皮包公司给骗了。填好表交上去,5分钟出来结果,原来的公司已经停业了,看到结果心里有点酸,1年前老板还雄心勃勃地展望未来呢,可惜他太不了解中国人了,思维方式上的差别导致这种结果是必然的。不过现在没工夫想这些了,既然公司倒闭了,我们就有理由不提供雇主信了,马上又让合同厅出具了一份公司停业证明,可惜没有英文版只有日文版的。回家后,找出当时和老板签的雇佣契约书,那上头倒是写着工作期间,职责,工资等信息,比使馆要求的雇主证明信上的内容还全,把这个和停业证明一起寄去,估计可以。但这些都是日文还得翻译公证,老婆自告奋勇地去办了。她上网检索还都查出来了,原来这里公证和翻译是两回事,得去不同的地方,翻译事务所只管翻译,而且很贵,如果要他承担责任一起去公证处(公证役场)的话,还得加钱,既然这样,我们一商量就自己翻译。老婆又去公证处咨询,公证处只管公证,如果是外文的东西,需要申请人自己写一个誓约书,本人诅咒发誓,英日两份东西内容一样,并且在誓约书签上名字,公证处只证明这个签名是你签的,至于翻译的东西,他们也不懂外文,既然已经宣誓了就是真的了,公证一个签名1500日元。俩个人好不容易翻译好了,去公证处,当着他们的面在誓约书上签字,做好了一份,一算账11500,老婆听数经常少听,尤其是花钱的时候,当时一抠门,停业证明就没有公证,拿着雇佣契约的公证件,就回来了。

回来取我的大龙像,还成,6张都是一样的,再一看,没有底片。找照相馆的老头要,他不给,说需要时再到他那里洗(他那里洗一张的钱顶别处洗一卷的了),当即就和他掰哧起来了,我俩平常这日文不好,没想到吵起架来还成,%$^*(*(&^%$***,把老头气的脸刷白,最后答应第二天来取底片。得胜而归,第二天去取底片,看见照像馆新贴一个告示,即日起,照片版权归摄影师所有,底片一律不给。反正我给是要回来了,后来才知道,感情这是日本的规矩,从来就没有给底片的(不知道加拿大是啥规矩),当时我们还理直气壮的呢。

再检查一遍申请表,008中亲友一栏还有些犹豫,父母的朋友给我们寄来了信,答应帮助找工作,又寄来他公民卡复印件,这算不算,有本书上说应该填,上网问问也说该填,可是填表说明中解释亲属的定义又不算,后来考虑还是没有填,只是在COVERLETTER中提到这一点,然后又写了一个说明,说明为什么只提供了第一家公司的雇佣契约而没有雇主信。可惜当时家里没有计算机,在单位现写现删,将这些文档都发到信箱里,后来信箱还坏了,目前只有纸上的东西了。

准备得差不多了,早晚得说,与其弄个假的担惊受怕,还不如现在说。一咬牙,到公司找老板:“我们有点想要移民加拿大。“,“为什么”,%^%^$%#$^**((*^^,%$%$%^^&.很顺利,当时就签了。

所有材料都齐了,汇钱去,到东京三菱银行,接待很热情,“用什么方式汇呀,电信,文书还是小切手“,我们听说小切手方便,“就小切手吧”,“汇哪啊“,“加拿大驻菲律宾使馆”,从包里找使馆地址,发现了去年从加拿大驻日本使馆拿来的那张纸,一看上面明确的写着钱汇到FHVJKJ,赶紧更正。申请费和登录费是一起交的,2950加元,那几天日元贬值,合22万8千日元。交了钱,等了一会,他们给了收据。出来后跟老婆说,还是东京三菱大呀,瞅人这收据印得多好,比第一劝业的那个存款证明强多了,以后到它这存钱来。说着路过一家24小时店,进去复印,这里复印机有的还比较贫,投进硬币以后,触摸屏上先显示出一行文字,“不得复印现金有价证券等“,必须得确认按钮以后才可以继续操作。

回家后,按顺序整理好材料,装进一个塑料口袋,准备周末去寄。躺下一想,不对,什么收据也不至于又是签名又是水印的,掏出来看看,那就是一张支票,而我们工工整整地放在材料的是支票的复印件。白纸黑字的告诉移民官,这是我们的申请费,那得板板地被据。我们俩个土包子,除了票子啥也不认得。

2.19周六,正月十五,早起再检查一遍材料,没问题。出去寄,周围的小邮局周末还休息,坐车到东京火车站,出来找到东京中央邮局,那里到真大,365*24营业,进去后说我们寄DHL,问了3,4个人,居然没有人DHL是个什么东西,最后才有个明白人说那不归邮政系统管,只得就寄EMS。总算办完一件事,回家经过中国食品店,买了好些吃的,回家过元宵节了。

到家里先收拾一下,陆陆续续把所有材料都复印过,复印件装订成一大本,随手翻翻,5406表中,兄弟姐妹住址,活生生地把个capital给写成了caption了,哎呀这个坳糟,也没辙了,等着文件号来了再说吧,好在也不是大问题。这当然不会影响胃口的,大吃,吃饱了睡觉。从12月开始准备材料,2个多月,一直忙活,把年度的(4.1-3.31)代薪休假全用了,该老老实实上班了。

周一去上班,检查邮件,我爹下个月出差来,很高兴,过一会儿又接到个电话,有个新工作机会。接着准备简历,面试了好几次,艰苦地讨价还价,算是定下来了,4月开始去新公司上班,掰着指头算算,还是能多挣些的。老婆没什么事,上网和人搭搁,还认得了几位也在东京办移民的朋友,电话联系一下,约着见面,出去玩,因为和我爹来的时间冲突,只好让老婆代表了。我爹来,爷俩整了一瓶人头马,我爹一点事没有,我到被放倒了(自己还纳闷呢,不至于呀,后来才知道是肝的问题)。我爹去过10多个国家,从亚的斯亚贝巴到苏黎世,从东柏林到巴黎,穷的富的姓社的姓资的,比较起来,他认为最适合我这样的大概就是加拿大了,最不适合的可能就是日本了,看来这样走还是对的。跟我爹在城里逛逛,到了看看靖国神社是什么样的,晚上正在外面吃饭,接到老婆的电话,收到文件号,3.16签发,3月下旬收到,那几天正忙,想等几天闲下来再去信更正。

4月到新公司报到上班,毕竟是大公司,一切都很正规,办理各种保险,退休金(肯定拿不到),体检,参观实验室,新人培训,讲鱼的DNA(这拿中文讲我也听不懂啊,好在不考试)。工作干GIS,以前一点概念都没有,一边学一边干。老婆还是在原来公司做派遣,新年度派到惠普做支持,负责接英文电话,到正好炼口语了。俩人都忙,也没有写信给使馆更正。

好容易对付完第一个月,稍微熟悉一点了,轻松一点了,下班时间过了,再次上liyang的网站,冷不丁上司突然坐到旁边,一紧张没关,给最小化了。屏幕上一点正经东西没有,菜单条没有自动隐含,只有个浏览器写着Emigrate to Canada by..上司也没说啥,摇摇头走了。回家俩人一商量,冲着liyang的网也得装个电话,本身我们两个手机,一个月响不了几次,除了互相打个电话,"下班带盒牛奶回来",别的没啥事。小日本这比中国电信还黑,装电话要先买电话权(相当于初装费),7万多日元,想想还用不到2年,买个新的不划算。第二天上网发帖子,求购旧电话权。很快有人回复,想晚上联系一下,结果当天有事耽误了,第二天再问就卖出去了。那天有一个原先在海南时候的同事,后来换到日资公司,来日本出差,下午请了会假,到横滨找到他。喝两杯酒聊一聊天,俩人都很怀念在海口那段悠闲时光,哥几个楼上睡觉,楼下上班,食有鱼出有车(配了一个厨师负责买菜做饭刷碗,自己什么活都不干,那辆挂着交警牌照的雅阁跟自己的私车一样,而且怎么开都不会违章被罚)。现在这在鬼子手下干活,每天挤地铁电车,来回3个多小时,守他们的规矩,吃他们的饭,图个啥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感觉应该进一步,我和他都要再换地方,什么时候算一站也不清楚。唉。

旧电话权的事错过那次还再没有合适的了,再打听,感情可以申请ISDN,无需电话权,又去买ISDN适配器,电话机(这里没有简单的电话,最便宜要7000多日元,合100加元了,但愿拿到那边也能用),联系安装,咨询ISP等。终于可以在家里自由上网,不用提心吊胆了。这时候公司体检结果出来了,给的评价是D (一共A-E五档),被医生要求复查。别的都正常,就是肝功的问题,转氨酶高,我出国前的体检一切正常,看来是在这给累的,鬼子的钱也不好挣,我这还是就职签证,公司职员,也不知道留学生们上学打工是怎么过的。

正在咨询肝的问题呢,收到使馆的第二封信,免面试,60天内体检。对于免面试虽说意料之中(老婆跟人了解,在日华人,计算机,马尼拉入表的近来还没有面试过的呢),但真的收到信,还是很高兴。从文件号起整2个月,这个我们估计不足,看来怎么拖也拖不到世界杯以后再走了。少在日本干一年,少带去5万加元,又不打算登录以后再到日本干,钱少点也没办法了。这都是以后的事了,当务之急是肝的问题,上网问体检的内容,这里感谢liyang网上的hopewell,桃片等大哥提供热情帮助,看来移民体检与肝功无关。同时赶紧去医院复查,抽血做B超,复查结果出来,不是肝炎,什么病没有,但转氨酶又翻了一倍,是正常的5倍。于是老婆负责我的饮食,油炸食品减少,酒被严格禁止了,包括啤酒,大夏天的下班回来喝点啤酒,就这点乐趣,可怜啊。

素食禁酒过了1个月,感觉身体还成了,预约体检。事先都向先辈们问好了,所以办起来并不麻烦。在东京的圣母病院,提前一周电话预约,带上护照,使馆来信和照片,体检表医院里有。8:30开门,不用早去,是按照电话预约的顺序发号的。去了以后填表,有个加拿大的老太太在那里负责登记,她接过使馆的来信,我们体检信和免面试通知是订在一起的,她老人家一把给扯开,留下体检信(注意想自己留一份的话要事先复印),把其他的还给我们。喜欢她这种办事作风,要是日本人做这事,肯定会掏出一个专门的启订书钉的工具,小心翼翼地去掉订书钉,再把其他的信展平了还给你,假惺惺的。体检的时候碰见一家三口中国人,也是在马尼拉使馆申请的,聊了一会。体检时先照X光,查尿,血,血只查一项,可惜当时没复印体检表,不知道是哪项,然后取X光片,交费,大人28000日元左右,小孩不清楚,这几项是去哪里都一样的,去加拿大还要查耳鼻喉,查视力,视力是用C型表,不太适应,矫正0.8以上就行,还查了裸视,其实我可以往下看的,但是医生只问了0.1的就再不问了。最后是听诊,等了半天,也是日本大夫检查的(过程中没有洋人大夫),旁边的护士是嫫嫫打扮,看着得有80多岁了,了不起。到中午检查完了,请了一天的假,下午没事,去了一位也是在liyang网上认得的先辈那里,聊了一下午,受益非浅。

剩下就没啥事了,学英文,还是学不进去,老婆又迷上了考试,整天就这一档子事,经过1个多月,她还真通过了lotus notes的认证,这里考个lotus 要15000日元(北京120人民币,差10倍),oracle就贵的没边了,真是应该在国内时多学点的啊。我去镶牙,不知道在加拿大镶牙,保险给不给出,这里是包括的。镶的同时还补了几颗牙。这是唯一感到先进的地方,就是这个补牙,记得原先杀神经得去好几回,还很疼,现在只用20分钟,一点都不疼(好像用激光照的),就补好了。有保险,补一颗牙自己出几百日元,真是便宜。而且诊所很多,比较方便,想起以前半夜3,4点爬起来,蹬车到口腔医院挂号,觉得它这点还不错,加拿大的这方面会更好吧。

一晃体检2个月了,啥消息也没有,和同时体检的那家约好收到LP后联系,也没来过电话,倒也不着急,反正要去也得明年。接到一个同学的电话,他有几天休假,问我们玩不玩去,我说去京都,他又不想去,到把我们的兴趣钩上来了,俩人自己去,接着去图书馆借书,查时刻表,请假,订车票,饭店。考虑怎么也得座回新干线,看它到底多快,尽管票价比飞机贵。老婆开始收拾东西,衣服食品旅游手册照相机摄像机电池充电器口红防晒霜瑞士军刀移动电话便携烟灰缸,满满的两个大背包,不是我及时禁止,她把三脚架都要装上,尽管她照相经常照不全人。当初上大学的时候,一个人沪宁杭甬苏锡常玩20天,就带一个小背包。上班出差时算上公家东西,也就一个手提箱子,不用托运的。现在怎么这么麻烦,回来时两个大背包装满了,还提着三个塑料袋,滑稽。去京都奈良名古屋,看看日本的古迹,可惜对历史太不了解,就知道个足利义满和新右卫门,还是通过一休认得的,现看书现玩。记得原先中文书里介绍说在京都奈良可以租个自行车,不知道那是什么体力的人,好多上下坡,我们坐车还累的半死,要是骑车必死无疑。日本历史比中国差远了,但是文物保护的还不错,京都奈良二战中没被轰炸,有些真东西。城市的风格和东京完全不一样。玩的挺高兴,回来路上老婆问,下次去哪啊。中学时候我想25岁前去中国20个省,结果只去了18个(算上坐车经由的,勉强20个),现在想35岁前,去20个国家,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回到东京,还是没有LP,又去体检了一次,肝功正常了,但酒还是不被允许的,唉。

从家里得到大表哥的电话号码,算好时差,打通了。自他90去美国以后,就很少联系了,哥俩聊了一会,最后,他来一句,"要出国,还是美国是最好的啊"。放下电话跟老婆说,"是啊,美国"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298@0)
2000-8-26 -05:00

回到话题: 我的经历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