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的故事 八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闪亮的日子
作者:罗小果
前天路过以前常走的那条街道,朱槿花又开了。地上有散落的花瓣,正被无数只脚踩过来,踩过去。阳光下,远处有少年回过头,不知对着谁,轻轻地一笑。心里不知不觉涌起一种模糊的温柔,我忽然已经不知此时何时,此地何地。这是五年前吗?那是你,还是我?
第一次见到你,是五年前我们一起参加的那次歌手大赛,你散发着令人眩目的光彩,轻而易举地把冠军头衔收入囊中。我铩羽而归,虽然感觉有些灰溜溜的,却没有嫉妒你,真诚地祝贺着你的胜利。

等到开学时,我到一所新的学校工作。在办公室,我惊讶地发现,你也在那儿。就这样,我们成了同事。美术专业出身的你,拉手风琴、唱歌却都是一极棒。我是学中文的,对音乐和舞蹈却情有独钟。理所当然的,我们负责起了学校的文艺活动。那一年艺术节,你负责一个多声部合唱,我负责开场舞蹈。大家的心里都有一股冲劲,非把最好的水平拿出来不可。要做得更好,需要旁人的挑剔,于是,我常指责你的第几声部怪声怪气,被别人带着唱;你更是嫌我舞姿难看,怪不得学生跳得一点韵味没有。可是,演出的那天晚上,你却忙着给我的学生补妆,我帮着你给几个哑了嗓子的小不点儿发喉片。学生的演出获得成功,我们高兴地拥抱在了一起。我第一次听到了你的心跳声,是太高兴了吧,它有着急急的节奏。

放学的时候,我们随着人流走在校门口的街上。三月的街,被初绽的朱槿点缀得如此美丽。我在自己心里,好似也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悄无声息的,怯怯的,张开第一片花瓣的声音。不敢让你听见,只将这花之音藏在心底深处。

和你一起走过那条短短的街,是我一天之中最期待的时光。我会故意磨蹭着不把学生作业改完,或者拿着教本备第四遍课,直到你经过我的窗前,我就不经意地也走出门口,然后“自然而然”地一起下楼,一起走出校门口,一起走过朱槿花开的街,在拐角处道再见。

久而久之,同事们说我们“比亲兄弟还象亲兄弟”,那时你很自豪地说,对嘛,我们是只不过不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兄弟。我很想从你此刻的眼神中找到些什么,但什么都没找到。你说我象个小孩,想叫我弟弟,可是我没依你,因为我比你大三个月。结果我们还是互相喊着名字,做着“不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兄弟。

那是一个冬夜,父母都不在家。我忽然抑制不住内心的躁动,给你打电话,说今晚就我一个人在家,很怕明天早上起不来,希望你来我家睡,可以叫我起床。你说不是有闹钟吗?我说我睡下去象一个红薯,闹钟没法闹醒我。你对着听筒直乐,为我这个离奇的比喻,然后说那好吧。

那一个甜蜜而慌乱的夜晚,记不清是怎么开始的,好象是因为我说冷吧。然后,在我想象中编织过几百遍的情节就上演了。我很自然地应付着一切,其实我从来没有过那些体验。我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狂喜,听着自己怦怦的心跳,闻着你淡淡的体香,在你微微的鼾声中,看着晨光慢慢取代了黑夜。然后我再贪婪地看着你,直到你醒来睁开眼睛诧异地看我。你问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还是只是因为寂寞?这句话让我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我反问,那你呢?你却轻笑一声,没有回答。

我的世界,打开了一扇以前从未曾开启的门。我迫不及待地享受着一切,一切因爱而来的体验。

我赖在你的小屋里不走,听着你爱听的CD,翻着你的相册,满腹醋意地听你说某某女生怎么对你死缠烂打,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在你洗澡的时候偏偏要去洗手,被你恼羞成怒地喝令我滚出去,我一边嘟囔着谁还没见过谁的呀然后不情不愿地离开……

我们在办公室,常常趁人不备,我推你一把,你摸我一下,然后在旁人不解的眼光中哈哈大笑……

因为春节,你回了老家,我不知道那几天怎么熬过来的;等再见着你,你摸摸我的脸说我瘦了……

假如那条街能够开口,它一定会为我们作证:我们在阳光斑驳的人行道上奔跑,在雨天的同一把伞下漫步;它可能看见过我的手不经意地搭上了你的肩,而你一边怜爱地看着我,一边把五根手指插进我的头发,把它弄得乱蓬蓬的;它甚至还可能听到了我们说的那些不着边际的,充满了甜蜜的憧憬的胡言乱语……

在某些醒来的午夜,我把头深深埋在你的胸口,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偷欢”这个词。是的,我们的欢乐就是偷来的,它本来似乎不应属于我们,是我,把它不光采地据为己有。我好怕,怕这份欢乐很快就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再夺回去。

果然,春末的某一天清晨,你在我父亲如雷的咆哮声中狼狈地离开我家。那天走过已没有朱槿花开的街道时,你对我说有深深的羞耻感,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忍住眼泪问:包括我们之间的感情也让你感到羞耻吗?你低着头说:是的,我们之间的一切。

我没再找你,我不想让你带着重重的羞耻感过日子。你脸上的笑容少了,时常一个人发呆。有一次在楼梯口相遇,我们竟然谁也不和谁说话,谁也不正眼瞧谁就走了开去。过了不久,你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学校,听他们说,你到广东去了。

那些辗转难眠的夜晚,我在泪光中淡淡地苦笑:命运,待人果然好不公平,我那短暂的欢乐,就这么没有了,消逝得这么彻底,一丁点儿也没剩下,连追寻的线索也不给我。曾经是我的阳光甚至是我的生命的那个人,怎会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那条朱槿花开的街上,我独自走了一年。后来,我也离开了那所学校。这段记忆,虽然还在我的心里,但也总是不愿想起,不再提及的了。就这样过了几年,象一个默默的行者。

又是朱槿花开的季节,忽然收到你的一封没有地址的信。你说你现在很好,还是当音乐老师,兼着声乐和钢琴的家教,收入不错。你没有爱人,也不为感情的事烦恼。有个女老师对你穷追不舍,但你不打算和她恋爱。在信的末尾你说,一段发自内心的感情,原来是没有错的。对于爱过的人来说,那种相爱的感觉足够温暖一生……

我不是偶然经过那条街,是绕了大半个城市才去到的。细数粘着残破花瓣的人行道上的砖块,我想问你,还记得我们最喜欢的歌吗?此时,我在心里低低吟唱:“我来唱一首歌,古老的一首歌。我轻轻地唱,你慢慢地和。也许你还记得,永远的记得,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3087@0)
2001-5-17 -05:00

回到话题: 闪亮的日子- 我来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的唱 你慢慢的和 是否你还记得 永远的记得 我们曾经拥有 闪亮的日子 你我为了理想 历尽了艰苦 我们曾经哭泣 也曾共同幻想 但愿你会记得 永远的记得 我们曾经拥有 闪亮的日子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3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