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的故事 十二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闪亮的日子
文/官群英

我在北大的最后一个春季,新绿挤满了枝头,我懒散的脚步细数着林间的石 板路,细数着在北大的日子。

与这段日子分不开的,是山鹰社。她曾经那样满满地占据了我的生活,我的 视线,而我也从她的热情和宽容中领略到珍贵的风景,这其中有几个人是必 不可少的。

张清,是我在山鹰社结识的第一个人。那个深秋周四的五四操场,张清一句 “来一起训练吧!”带我走进了山鹰社。那时张清、张丽亚带训练,一点点 扶我们做俯卧撑、练引体,偶尔还能见到几位精力充沛的比一比引体向上, 赢来阵阵喝采。张清攀岩很厉害,瘦瘦的手上总是带着伤痕,贴创可贴。如 今周五下午去岩壁,你一定能见到一位梳着两根长辫的女孩表演“岩壁芭蕾” ,那就是张清。我自认与攀岩无缘。初入社时也很积极地随张清赵凯去怀柔攀 岩,见他们动作轻盈灵巧,很羡慕地试了几把,自此没了后文。不过,有晚上 几顶帐蓬间摇曳的烛光,有被我们的欢声笑语惊起的鱼儿,我还是很乐意去那 块位于怀柔的人工岩壁棗使我们有了很多时间可以在车上睡觉。直至去年,几 位兢兢业业的同志,在一体修起了“飘柔”人工岩壁,才终使得这许多瞌睡都 挪到温暖舒适的木板床上。

小春子!他是我的顶头上司,先任部长,后任社长。包里成天装着各式文件、 信函、便条,以及一个写得密密麻麻的记事本。(以后的经验告诉我,每一任 社长都随身携带这样一个记事本)当他叫一声“小官”,翻开他的记事本时, 我便知道有工作落到我头上了。那时社里的办公室在28楼118室,桌上有一个 大留言本,吃饭时间大家也都去那里,像如今学一的东南角,传递信息倒也及 时准确。我很羡慕那些名字出现在本上的社友们,偶尔也将一两条无关紧要的 事规规整整地写上去,看着落款很是满足。小春子偶尔也写个“小官,几时在 何处,有事要办”之类,看了自是心潮澎湃,很像是小时拿奖状一般。不过回 忆中小春子的身影更多地还是出现在五四、拉练途中和皑皑的雾山上。他默默 前行,步子不大也不快,脸上一幅平和的神色,出发时他不是第一,但终点时 第一的往往是他。登山需要好身体,顽强的毅力,这一点小春子给我的印象最 深刻,他从不无故缺训练,即使有时缺掉,也会找时间补起来。一圈又一圈地 跑过越来越长的跑道,一次又一次地迈开越来越重的步伐,是需要一些不平常 的毅力的。这也就是我在他的名字后面打个惊叹号的原因。

朱“见血”同志,印象深刻。一次他向我忽发感慨,“小官,我自己是A型血, 但我却讨厌A型血的人”。那事发生在我刚得知我是A型血后不久。一个敢 于在你面前说讨厌你的人,你肯定不太容易将他忘记。小朱比我高一级,但 与我同一年入社,我们之间曾有很多合作。此文之前,我也写了点关于小朱 的东西,此处不再赘述。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已去了市委工作的同志每周末 仍跑回北大来蹭学一的“香喷喷”的饭菜。尽管如此,见面时仍高高兴兴地 呼一声“朱”,以示欢迎。

皮皮,机器猫,史公公,萝卜,我们都是九四级的,所以故事更是多得无从 说起。每次提起这些名字,都牵带无数美丽快乐的回忆。

社里的日子是一首亮丽的歌,其中有独属于青春的那份真诚和勇敢,相信每 个用心体会的人都会有同感。四年已走近尾声,我只有深深的祝福和期许, 给我的每一位朋友,给我们可爱的家山鹰社。

1998年4月13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3092@0)
2001-5-17 -05:00

回到话题: 闪亮的日子- 我来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的唱 你慢慢的和 是否你还记得 永远的记得 我们曾经拥有 闪亮的日子 你我为了理想 历尽了艰苦 我们曾经哭泣 也曾共同幻想 但愿你会记得 永远的记得 我们曾经拥有 闪亮的日子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3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