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的故事 十四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湖兰色的吉它
作者: 不说



休假让人变得懒散。我象一条会冬眠的小虫,整天躲在房间里没日没夜的看小
说。看到目光呆滞,神情恍惚,以至接电话时会舌头打结,冲凉会忘了拿毛巾,削
苹果手里却拿着把刷子。我看着镜子中的女孩,怎么也不觉得自己象个傻瓜,相反
感觉看上去还算挺美吧。

天气真好,可我无心室外活动,只想懒懒地蒙头睡个好觉。“嘭嘭嘭……嚓嚓
……哐啷。”一串架子鼓式的噪声吵的我耳膜发胀。我蒙住头翻个身想要继续我的
白日梦,可是没多久,一阵揪心的刺耳的电钻声象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尖叫不止,
尖利的震颤令我薄弱的心脏就快要脆裂开来。我火冒三丈,从床上爬起来拉开门。
门廊里几个民工肩上负着行李进进出出,是我的隔壁新搬来一户人家。各色行李中
我看见一柄湖蓝色的漂亮的吉它。

听人弹奏吉它是很久远的事了,读书时班上一个男生弹吉它时那种浪子似的潇
洒不羁令我如痴如醉的迷恋了好久。我最先迷恋上的不是吉它发出的惆怅的声音,
而是弹吉它时流露出的那种姿态、那种深刻的忧郁,那种很另类很前卫的感觉。在
不分日夜忙碌地在电脑前拼打的日子里,除了偶尔感受一下CD中的吉它,我的记忆
中似乎离它好远好远了。我怀念那种迷恋吉它的感觉。

而今天我又看到了美丽的湖蓝色的吉它。

于是我每天埋首于小说时多了一种享受,听隔壁传来的空寂惆怅的吉它乐声。
反反复复听得最多的是一首《闪亮的日子》。我开始无端猜想这个弹吉它的人,这
应该是一个忧郁的男孩吧,或者他失恋了吧,或者他有什么难解的忧愁吧,所以经
常弹罗大佑的歌,凄凄惶惶的,罗大佑的音乐美的令人心颤。我傻兮兮的笑笑,想
想自己一定是小说看多了,要得妄想症了。我想还是出去走走吧,去散散快要生锈
的心,让风吹吹脑子里久积的尘土。

我穿着纯白色的棉T恤, 蓝白方格的棉布长裙,白色的平跟皮鞋,优雅的令自
己都有点陶醉。我想着这几天看过的小说中的情节和主人公的各种境遇,想象着如
何改变悲剧成喜剧,想着自己会不会在散步途中也有个浪漫的懈逅。可当我看到身
边各色的小摊小贩,操着各路方言的民工和神色匆匆的路人,我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感到索然无味。夜色降临,我哼着小调走回家,闻着邻家的饭香,我听到了隔壁吉
它正弹唱着《闪亮的日子》。

暖暖的下午,我终于抑制不住好奇,敲响了邻居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
和蔼的妇人。我介绍自己说我住在隔壁,说我很喜欢吉它,想来看看。她很舒展的
笑笑,额上的皱纹堆起看上去很慈祥。来到里屋,我终于看到了湖蓝色吉它的主人
——一个年轻的男孩,正坐在床上,手里抱着那柄湖蓝色的吉它。他很削瘦,肤色
苍白,眉毛浓浓的,有着一双很透澈的眼睛。看见我时他略有些惊讶,听了他母亲
的介绍后便又恢复冷漠的神情,低下头去专注地弹着吉它。我尴尬的站在那里,有
点不知所措。妇人说你先坐,我去倒杯水。我说不麻烦了,我说我不渴。我坐在床
边的椅子上,看着男孩苍白细长的手指灵巧地拨弄琴弦。

“你喜欢罗大佑?”我试探着和他说话。

“嗯。”他头也不抬有些漫不经心的说。

“你学吉它多久了。”

“很久。”

“我很想学会弹吉它,你可以教我吗?”

“嗯。”

他爱理不理的神情让我有些气恼。

“我喜欢吉它,你弹的很好。”我发自内心很真诚的恭维他说。

但和着我的声音却只有沉默。

我用微笑掩饰我的难堪离开了邻居的家。关上门后在心里骂了自己无数次,我
想我混乱了小说和现实,我想我是得了妄想症,我气急败坏的安慰自己说那不过是
个冷漠高傲的自以为是的家伙。我看着镜子里的女孩,怎么也不象一个傻瓜。

我一如继往地无法自制地又疯狂的陷入了小说里。我打开着录音机,不停的放
惠特尼和玛丽娅的音乐,在美妙的歌声中沉醉在我的世界里,可我总觉得缺少什么。
我鬼使神差的买了本罗大佑的歌带,坐在空旷的房间里听。听的时候我总会莫名其
妙的感到忧伤,我想我是被邻家男孩传染了,原来忧郁也是容易传染的流行病。

我偶尔也会竖起耳朵仔细听隔壁的吉它声,眼前浮现着男孩忧郁的眼睛和漂亮
的湖蓝色吉它。我发觉自己仍然很渴望读懂那个男孩,尽管他曾让我难堪。

休假的日子很快结束了,我又恢复到朝九晚五的工作中。

头晕脑涨的结束了一天,我无聊的边吃着泡面边看电视里播放的粤语片。爸爸
打电话来问我休假为什么不回家。我说我讨厌火车,狭窄拥挤,让我无法呼吸;我
也讨厌飞机,起落起的剧烈震颤,那会震破我的心脏。

“咚咚。”敲门声很轻,而我很疑惑。我想不出会有谁这个时候来看我。

打开门,我看到了一双清澈的眼睛和浓黑的眉毛。他局促不安地看着我,我满
脸的惊讶。

“我可以进来吗?”他腼腆的说。

“当然可以。”

我看到我的房子很乱,沙发上,茶几上摊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说、期刊、五花八
门的零食。我有些难为情的干巴巴的笑着说:

“房间还没来得及收拾,太乱了。”

“就你一个人住吗?”他站在门口探头问道。

我说是啊,你可以进来坐坐。

我想他走进来的时候,我的眼睛一定瞪得很大。我无法不惊讶,因为我从不曾
发现这个男孩是个有着缺陷的人。

他是倚着一只金属拐杖进门的。左腿膝盖下面是一截空荡荡的灰色裤管,随着
他的身影在空气中晃动。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哀伤和同情。

他注意到我的神情,并没有特别的在意,他应该早已习惯了这种的目光。

他说那天的事对不起,我说那天的事我忘了。他问我还想不想学吉它。我说当
然想啊。他说我教你吧。

我喜欢看着他苍白修长的手指在弦上轻轻地跳跃,忧伤的情绪从湖蓝色的吉它
里静静的流淌。湖蓝色的吉它象一条忧伤的河,美妙的音符在寂静的夜色中潺潺地
向外倾泻。而这样的夜里,只有我才听得到他心跳的声音。他的琴弦系住了我的每
一根神经。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罗大佑的歌。他说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我问他是不是感到寂寞,他说他只觉得天空总是很灰。我说不会的,天空其实
很蓝,很美。他说那是他的眼睛蒙上了灰。

晚上他母亲经常叫我一起吃晚饭,我因此知道了他的一些故事。这个叫冰的男
孩曾经非常优秀,曾经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但一场意外的车祸和接下来的失
恋毁灭性的打击了他,使所有美好的一切都变成了曾经记忆。

在这之间,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心脏很脆弱,而我发现冰的更加不堪一击。我明
白了他忧郁、凄惶的吉它弹出的悲伤。

我不是个好学生,但冰却是个好老师。所以尽管不流畅,但我已经可以连贯的
弹奏〈闪亮的日子〉。我为自己的进步雀跃欢呼,抱着吉它在床上跳来跳去。冰脸
上露出了非常明媚的笑容。我说冰,你的眼睛其实很清,那里面并没有灰。

我说,我们有件事得庆祝一下。冰说什么事。我说现在还是秘密。冰看着我微
笑,他微笑的样子很温柔,我喜欢看他笑,为此我不知疲倦地制造各种惊喜。

房间很黑。为什么不开灯,冰问道。我说冰你闭上眼睛数三下,然后睁开。一,
二,三,冰轻轻数着睁开双眼,清澈的瞳孔里映出了缤纷的生日蛋糕和跳动的烛光。
生日快乐,冰,我微笑着轻轻的说。我看见他湿润的眼睛流出了温暖的泪。

我捧着湖蓝色的吉它为冰唱着生日歌,冰微笑的看着我。我说冰,我想听你弹
《闪亮的日子》。

优美的音乐从冰细长的手指间倾泻出来,缓缓地流淌。

“我来唱一首歌,古老的那首歌,我轻轻的唱,你慢慢地和。是否你还记得过
去的梦想,那充满希望,灿烂的岁月。你我为了理想,历尽了艰苦,我们曾经哭泣,
也曾共同欢笑。但愿你会记得,永远地记着,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今天的曲子流淌的不是忧伤,而是一种馨香。

今晚夜色很美。

我感觉自己爱上了冰。他那种凄惶的神情,脆弱敏感的心令我有种疼惜的的冲
动。我一日不见到冰舒展的笑容,就难以入眠,我一天听不到冰弹奏吉它的声音,
就会惶惶不安。看见冰空洞的裤管,心里是说不出的酸涩。我的脑子被他的忧郁、
他的湖蓝色的吉它填满了。

冰对我说,你是个好女孩,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让你倚肩漫步的男孩,而我这个
样子能给你什么呢?我无法让你依靠啊。我说只要有你和你的吉它就够了,你的思
想、你的音乐、你的灵魂都是我快乐的源泉。

我和冰的爱情立刻遭到母亲的反对。母亲无不痛心急切地对我说,你想过没有?
傻丫头,他没有腿,没有工作,家境贫穷,你和他将来怎么过日子呢?有吉它就可
以过日子么?有音乐就可以过日子么?残疾人的心是脆弱敏感的,你能承受得了么?
日子是现实的啊!

我坚定的说我可以的。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我想起了这句满是尘土味的话。
和冰在一起的日子,我们都是从未有过的快乐。我相信我就是冥冥之中上苍安排给
冰的另一个支撑。

我对冰说,我们要证明给他们看,证明我们的爱情是真挚的,我们的阵地是坚
不可摧的。我说冰去找份工作吧,冰轻轻地拥住了我。

而接下来的日子,似乎并不那么好运,冰因为残疾而找工作时四处碰壁。身体
上的缺陷使他难以与周围的人融合。每每我们走在街上,周围人投来异样的眼光象
一把把锐利的刀子,在冰脆弱的心上刻下一条条的伤痕。我说冰,不管别人怎么看
我们,我们都是最最般配的一对爱人。冰看着我舒展了眉头,安慰似的微笑,笑容
里泛满了苦涩。

我们的确遇到很多的尴尬。乘公共汽车时总会有人会给冰让座,因为他是残疾
人;走到哪里我们都会招惹好奇的目光;在海边散步,别的情侣是悠悠的漫步,我
则搀扶着冰象风烛残年的老年伴侣。他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晦暗。我知道除了我和他
独处,现实的牢笼里,身边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提示他的缺陷,揭露他的要害。

没有工作,越来越多的挫折使冰显得越发憔悴。我鼓励他说,坚强点,冰。能
帮你的只有你自己,你看那么多的残疾人都可以活的那么自在,那是因为他们够坚
强,能忍耐,你也一样可以的。冰却打断我的话大声说,不要在我面前再说残疾两
个字了,好吗?我知道我是废人,我不想拖累你了。他的头深深的垂下来。我看见
他膝头上的湖蓝色的吉它上滴满了泪。

我相信我的爱人不是一个脆弱的人。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朋友的哥们国开了一家酒巴。朋友说可以介绍冰去酒巴当乐手。我兴奋不已的
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冰。冰却不如我所想的那样开心,但总算是有了点笑容。

我带了冰去见国。国是一个三十多岁处处透出成熟气息的男人。他说冰的在音
乐方面很有潜质,可以先在这个酒巴试试。我说了很多客气的充满感激的话。国说,
别谢我,总有一天冰会自己离开这里去创造些奇迹。

我每天下了班就不顾一身疲倦的跑到国的酒巴,去看冰的演出。我希望冰在人
流中会看到我温柔注视他的目光,我希望我能令他感到踏实和安定。因为常去国的
酒巴,也经常会和国一起聊天,国是个谈吐诙谐有趣的男人,每每风趣的话题会逗
的我忍不住笑。冰演出过后,我便常拉冰一起和国神侃,我热切的希望冰能变的和
国一样的开朗,可是我发觉我的努力只是一厢情愿,冰似乎比以前更加沉默,连笑
容都变得敷衍。

冰并没有因为有了工作而感到开心。国的酒巴却因为有个残疾乐手而出名。一
家报纸杂志社也访问了冰,还写了篇关于残疾人身残志不残之类的文章登在报上。
我从冰的眼中看出的只是深深的郁闷和不快,感到万分焦急。

我喝着一杯新鲜的椰子汁,软绵绵的坐在靠椅上。我说不出的累,最近公司因
为订单加大忙的一塌糊涂,我疲倦不堪。国说你不快乐。我说没有啊,我说我和冰
在一起很开心。国说冰是个很敏感的人,而你是承受不了他的敏感的。我说我相信
我和冰的爱情是经得起考验的,我说我当初选择了冰就决定了要承受他的一切。国
说你真是少见的痴情丫头。我笑了。目光转向台上的冰,却发现冰正用冷冷的目光
注视我,不由得心里一紧。

我和冰爆发了第一次的争吵。冰冲我大声吼着,你是不是喜欢上国了,你喜欢
你就去吧,他有钱,有本事,这样的人哪找去,守着我这个残疾人只有被嘲笑,吃
苦受累的份。我说冰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气,我说我介意嘲笑,介意受苦,当初
就不会不顾母亲的反对选择你。冰说可我看出国喜欢你。我说冰你不信我对你感情
吗。冰流着泪说我是不信我自己。冰一把抱住我低声的抽泣,别离开我,他轻轻说,
我不知为什么越来越怕我会失去你。我说不会的,冰,我说我们的爱情是经得起考
验的。

虽然我们和好如初,但冰执意不肯去国的酒巴演出了。我知道他内心深处的脆
弱使他变得自私不安,疑虑重重。冰希望我能在家里陪他几天,可是因为公司正忙
得不可开交我请不到假。冰便象只寄居蟹缩在家里,湖蓝色的吉它弹出的压抑弥慢
了整栋房子。

我越来越怕看见冰郁闷晦暗的眼光,我烦燥不安的在房里走来走去。我说冰你
得出去,我说你不能只是想着自己的缺陷,我说你应该敞开心胸去和外界交流,我
说你要把自己融入到现实的生活中,不能总是这样封闭自己。冰冷笑着看着我说,
你看看我这个废人还能干什么。我说你干什么都可以啊,不一定要弹吉它,你可以
做别的,别人做的你也可以做的。

国约我喝茶,我知道冰如果知道这件事会极为恼火,但我还是瞒着冰去赴了约。
在冰的忧愁笼罩下,我已经失去了可爱的光彩,象个老气横秋的怨妇。我想倾诉,
我发觉原来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软弱的渴望温情的女人。

你象个支离破碎的娃娃。国怜惜的看着我。

我说国你别出声,听我说。我的泪象断线的珠子,几个月来的坚强忍耐此刻轰
然倒塌。国一言不发,安静的看着我,听着我语无伦次的不停的讲。我有种特别畅
快的感觉。

你别在折磨自己了,国说,你这样根本不是为了爱情,你这个傻瓜。爱情并不
是一昧的付出,也不是完全的依赖。你以为你这样做是为了他好吗?最后你们只会
更痛苦。国抓住我的手果断的说,离开他吧,放弃你那所谓的沉重的爱情。我满脑
子闪现的是冰忧郁的目光。

我说,国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件事。

在国的帮助下,冰进了一家电脑公司。为了维护冰脆弱的自尊,我没有告诉他
是国帮的忙。由于冰对电脑一窍不通,我买了部电脑和一大堆的电脑教材。冰对电
脑很有兴致,在平面设计方面有着独特的才质,为此公司的老板也愈发欣赏他,冰
脸上又有了少见的笑容。我感到由衷的高兴,快乐终于回来了。

然而不久,冰的脸色又阴沉下来。我问他,他只是沉默。冰学会了抽烟,常常
一个人在房间里烟雾缭绕,湖蓝色的吉它被烟雾彻底的掩盖。我好久没听过冰弹吉
它了。

冰所在的公司有几个电脑高材生,也许正是年少轻狂吧,常在背地嘲笑冰的缺
陷,而且正因为冰的设计颇得老板的赏识,他们愈发联合起来排挤他。一天,公司
的电脑发现了病毒,损失了许多重要文件,老板大发脾气,而这些罪名统统被推在
了冰的身上。这一切使冰刚刚复苏的一点点自信转瞬间的灰飞烟灭了。

更严重的是冰从闲言碎语中听说了这份工作,国,还有我的事情。

我说冰你听我解释。闭嘴,冰恼怒的对我吼着,他气势汹汹地样子令我头皮发
麻。他恨恨的看着我说,我早知道你和国有关系,你瞒得真好,还假惺惺的为我找
工作,你是想这样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和他在一起对不对。女人,女人都是善变的动
物。滚,你滚出去,我不要再见到你。

我鼻子发酸,泪如泉涌,所有的委屈、心痛此刻都化为泪水奔涌而出,我蒙着
被子嚎啕大哭,我拼命的喧泄着,我想我和冰是完了。我想起母亲说的,想起国说
的,冰的脆弱,敏感真的是我所不能承受的。我可以接受一个人身体上的残缺,可
我不能接受一个人精神上的软弱,灵魂中的缺憾。冰的敏感源自他内心深处掩藏的
狭隘、自私和懦弱。回顾我的爱情路太艰难也太苦涩,我最初以为我会成为他的支
撑,他的一部分,我会为他带来阳光,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我们彼此互相折磨。我决
定离开冰,我想我需要冷静。

我收拾好行李,订好机票打电话给母亲说,我累了,想回家。母亲说回来吧,
回来尝尝你老爸的厨艺,你老爸的厨艺现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电话里传来老
爸的笑声。我握着话筒,心里泛起一丝难言的酸楚。

天气晴朗,我提着行李,打开门。冰乌黑着眼圈站在门口。我愣了一下,看着
他布满血丝的双眼,我说我累了,我说我想回家。冰颤抖着手拥住我的双肩不停的
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想的太多,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别离开我,求求
你,好吗?他象个孩子似的伏在我身上啜泣。我抚着冰柔软的头发,看着这个曾经
用忧郁和美妙的吉它声打动我的男孩,心里泛起一阵阵热潮。我说冰,我们都把对
方折磨的太累,太疲倦,我们都需要冷静,或许分开一段时间对你我都是件好事。

冰哀伤的脸上骤然泛起了恨恨的表情。你现在嫌弃我了是吗?你现在不爱我了
是吗?他怒气冲冲地址吼道,你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想躲开我就直接了当的说好
了。

我麻木的看着他火冒三丈的样子。他那敏感如蛛丝般的神经质一旦发作起来,
就是这样的阴晴不定,就是这样的歇斯底里。他可以象个没教养的痞子一样对我破
口大骂,转瞬又象个柔顺的孩子一样在我面前哭泣。那个有着忧郁凄惶的神情的男
孩,那个手指灵动的在吉它弦上跳跃的男孩,在我的记忆中象泡沫一般破碎掉了,
灰飞烟灭。

我带着满腔的悲哀和伤痕累累的心贮立在飞机场,看着晴朗的天空,长长的舒
了一口气,仿佛心中久积的尘土此刻都放飞了出来。

我坐在飞机上想象着飞向新的生活,呼吸着新鲜自由的空气。却不知道此时的
冰也飞向了另一个世界。冰安静地躺在床上吞下了那些缤纷的药片。

面对冰的母亲,看着那浑浊的心碎的目光,我感到我是个有罪的人。

我感觉我的心脏真的要破碎掉了。我看着镜中目光呆滞,神情麻木的女人,是
的,那真是一个傻瓜。

我绻缩在屋子里抱着冰的遗物——湖蓝色的吉它。它呆立在那里完全没有了一
丝的生气,它的灵魂也随冰去了吗?我抱起吉它,轻轻地不连贯地弹着那首熟悉的
歌。

“咔”,我听到破碎的声音,琴弦断了,是湖蓝色的吉它在哭泣吗?冰冷的蓝
色的眼泪象海一样淹没了我。

站在海边的山崖,我听着脚下浪花的拍打声,仿佛是冰凄凄哀哀的诉说。我高
高的举起湖蓝色的吉它,用力地抛向远方,夕阳下它显出如海水般深遂的蓝,泛着
一抹忧伤的光芒,一个跳跃的精灵融入了那片深蓝,击起了一串串的音符,我听到
了大海也在轻轻的哼唱着。

“我来唱一首歌,古老的那首歌,我轻轻的唱,你慢慢地和。是否你还记得过
去的梦想,那充满希望,灿烂的岁月。你我为了理想,历尽了艰苦,我们曾经哭泣,
也曾共同欢笑。但愿你会记得,永远地记着,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爱情可以成为支撑,但支撑却无法成就爱情。我看着最后一抹血红的夕阳,我
知道明天又会升起一个如初生婴儿般的太阳。经历的一切都会沉积于心海吗?未来
依然会很美吧。

(完)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3116@0)
2001-5-17 -05:00

回到话题: 闪亮的日子- 我来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的唱 你慢慢的和 是否你还记得 永远的记得 我们曾经拥有 闪亮的日子 你我为了理想 历尽了艰苦 我们曾经哭泣 也曾共同幻想 但愿你会记得 永远的记得 我们曾经拥有 闪亮的日子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3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