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的故事 十八 只有他们陪我一起唱歌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是一个不懂音乐的孩子,只敢乘着夜深无人时偷偷地吟唱。


君子----这名字有些怪。由于身世的原因,他有过无数的名字,最后他终于摆脱束缚,得以给自己起名为“子君”,后来转学报名时却又被老师阴差阳错地写成“君子”,因此将错就错。当然名字也不过是一个符号。
只有看到君子弹吉它,才知道还有人弹得比自己还差,却大言不惭地四处张扬表演,以人民教师的身份蒙骗自己的女学生。只是每次回家见到他,差不多他都会向我抖出一段如泣如诉的师生恋。

君子的嗓子,高可以唱赵传、齐秦,低可以唱张国荣,所以每次去卡拉OK,一般大家都踊跃抢话筒,但如果不幸碰到君子,大伙只能望音兴叹,落荒而逃。

更令我钦佩的是他的即兴创作能力,而且哼的曲子又还偏象那么一回事似的。他在高中时,就曾把要背的古诗词全作成了曲,或套上了别人的曲,所以当年那些诗句,只有他还久久不能忘怀,至今出口成章。

某天夜半一点钟,正当我朦胧欲睡之际,突然接到君子电话,说要在暑假作一专场演出,场地、音响等都联系好了,还有赞助。我问,可是我们太久没排练了呀。他说,当年我们每次录音时,不也不用排练,凭着感觉就上的吗?而且效果也不差。我再问,可是现在我们没有什么作品啊?他说,写,马上写,还有几个月时间,要多少有多少!

我晕……



老谢——确实比我还老两岁,但我们却是同一级的。当年刚上大学军训的第三天,就因为在宿舍里弹吉它,而迅速被好事者介绍认识。认识的当晚,我们就背着吉它,到操场大唱起来:只要你过得比我糟,吃得比我少,什么药也治不好,一直烦恼……
当时老谢的技术让我大吃一惊,更吃惊的是他对音乐的积累与执着。那时他一脸正气,一本正经,跟我从来不谈校园的风花雪月事,见面就是音乐上的东西,许多我陌生的名词就是他在他反复重复的口中略知一二的,如合成器、哇音器、调音台、MIDI、小二度冲撞等等。

老谢在音乐上的金钱投资也是我等过日子的俗人不敢效仿的,也因此经常能有幸成为他的债权人。当年的一些烂帐死帐至今遥遥无期。

毕业后老谢经历了打工、老板、经理、酒吧歌手的一系列转变,无论如何转变,共同的一个结果就是一贫如洗----除了一堆顶级乐器与音响设备。

重回广州后,老谢蜗居于广州一偏避区域酒吧里,并成功地把老板娘变成了女朋友。一年来交游甚广,技术愈加成熟,却愈来愈找不到未来方向。



陪我一起唱歌的,还有消失的愤青老潘。
这是在98年在公司的年会上唱的,跟以往经历过的表演一样,就是不出声音。下得台来,我们互相安慰:这是宿命。

当时我们一起唱的歌是《闪亮的日子》,只是如今闪亮的日子不再有,有的只是回忆,不觉流水年长……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3163@0)
2001-5-17 -05:00

回到话题: 闪亮的日子- 我来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的唱 你慢慢的和 是否你还记得 永远的记得 我们曾经拥有 闪亮的日子 你我为了理想 历尽了艰苦 我们曾经哭泣 也曾共同幻想 但愿你会记得 永远的记得 我们曾经拥有 闪亮的日子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3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