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自认为应该看的帖子。

tianfue (tom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中国人怎么样才能在外国人面前昂起头
文章来源: 寄自温哥华 于 5/17/2001 2:51:00 AM:
中国人怎么样才能在外国人面前昂起头(转贴)
lonestar

当我听到中国的一位市长被赶下飞机的消息,颇受震动,在场一定也有懂法语的中国同胞,可为什么结局还是那么令人难堪,本人若是在场,我有把握一定会是另一种结果。本人先谈也下去年冬天的亲身经历。

去年1月底,我从温哥华去BC省的克罗那(KELOWNA),在机场侯机室里,遇到同去克罗那的6位中国福建的同胞四位老人和两位年轻人,四位老人是两位年轻人的双方父母,刚下飞机,转机去克罗那,旅途从福建农村某地先到上海再飞到温哥华共20小时,相当劳累,两位年轻人从克罗那到温哥华来接父母,会讲普通话,我们很快就聊到一起。此时离起飞还有两个多小时,四位老人因为极度疲劳,躺在椅子上就睡了。当时的情景是四个人东倒西歪躺在椅子上,占了很多的位子,周围20多个包裹横七竖八地堆放在一起,狼籍不堪,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尤其是机场服务人员。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也颇觉得尴尬。但我理解这些老人,他们太劳累了,我也同样希望周围的加拿大人理解他们。于是我走到服务员跟前,故意声音较高(以便让周围的人能听到)地用英语说,“他们从中国来,旅途20个小时,极度疲劳,需要休息以下,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服务人员此刻脸上的表情立刻充满理解而轻松的微笑并礼貌地回答到:“没问题,谁都会有这样的时候。”。然后主动地过来帮助我们一起排放行李。就这样,一度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两位年轻人很感激我。 一路上我一直帮助他们搬运行李,直到在克罗那机场将最后一件行李放到接人的车上。分手前,一家6口都非要让我到他们家去吃饭,我说老人需要休息,我就别再添乱了。男方的父亲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眼圈发红,有些激动。他对我讲了一大堆闽南话,我一句都不懂,但也仿佛都懂了。

其实,这是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谁都可能遇到,谁都可能去这样做。唯独是因为在国外,在异国他乡,有同胞相助,“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如果我们的同胞遇到沟通上的麻烦,文化上的冲突,甚至生活习惯上的误解,他们最需要的是帮助,理解和疏通,刻意地指责或不闻不问都是不应该的。

法航上的中国市长即使有些地方做得不对(事实尚不清楚),周围懂法语的中国同胞应当极力疏通,缓解矛盾。至于法航服务人员的处理方法,是不折不扣的粗暴无礼的行为,是应当受到舆论谴责、应当遭到起诉的。在场的中国人应当表示抗议。

法航对顾客的粗暴是由来已久,世界闻名的。95年我在日本就听说过不止一次类似报道,不仅对中国人,对其他国的旅客也有类似事件发生,甚至发生过某国(日本或韩国)同机的同胞集体下机,以示抗议。一个民族的尊严就是这么挣来的。

不错,中国同胞尤其是我们大陆同胞,有些行为举止需要改进,但这不等于就要遭受不公正的对待。不等于你就可以歧视他们。其实各国都存在本民族尚需改进的习性。日本人在出国旅游的小册子上经常写着哪些在本国内能接受的言谈举止在国外应注意。但他们绝不会因为这些而鄙视本国同胞而丧失立场。你有学问,有本事,会洋文,挣美元,更了解西方文明,但你没有资格对祖国同胞品头论足,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跟着随声附和、不公平的对待自己的同胞,你能得到洋人发自内心的尊重吗?再者,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就一定做得比中国人好吗?91年国庆节,我在江苏无锡,亲眼目睹一位洋妞赤身裸体在街上狂欢,此时据说上了报。一个老外赤裸上身从天安门广场走过,是否也不太检点。我大学的一位美国朋友STEVE乘坐火车不止一次逃票,我问他为什么一次都没让人逮着,他得意地告诉我因为他是“老外”,他说即使被发现,中国人也会原谅他,因为他会“装出一副可怜兮兮、一无所知的傻样”。他告诉我他喜欢中国,因为这个国家对外国人出奇地宽容。

中国人是善良的,一个古老伟大、具有包含容纳的历史和文化孕育了国人这种古朴宽厚的性格。然而,中国人走到哪里都多多少少受到歧视是不争的事实。在温哥华机场,每每总是中国人入关时受到最苛刻的检查,不管你多大年龄,有多疲劳,蹲你两个钟头你又能说什么。就连“民运人士”魏京生也未能受到特殊照顾,让关检蹲了好久,于是他大呼温哥华人权状况极需改进。但他是否想过是“华人”因素在作祟。福建船民的事确曾让我们尴尬,每当加拿大的同事问及此事,我都反问“这些船民和你们的祖先的唯一区别就是晚来了200年,假如时光倒流200年,他们是不是也就合法了。由于既成的历史条件限制,这些中国船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被剥夺了。多佛港的惨案,令我痛心,但一位毕业于国内一流大学并持有北美两个硕士学位的中国同事的对此事的发言,更令我寒心。他竟然说这些人是自找的,活该,有本事按合法手续,办理工作签证、留学签证过来。不错,你是有本事,你生活在大城市,你的父母是国家干部,你的一切是水到渠成的。人生来原本是平等的,多佛惨案的同胞,落到今天的地步,不就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农村,而且是中国的农村嘛。每年有多少农村人口因为经济困境而无法接受正规教育或中途辍学。众所周知,福建有最长的海岸线,改革开放仅10几年,就已经成为南方最富的省份之一,如果没有海峡两岸的对立,福建不作为前线而早早开发,又会是什么样。很多不公平仅仅是由于客观历史原因造成的,而百姓确无端地成了牺牲品。我们受到教育,是一种侥幸,是历史的一种不完全公正的安排。我们没有资格去歧视他们,他们和我们有着一样的人格,有着一样的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

本人来自中国北方某城市,是李登辉“前总统”的所谓“日本友人” 所描绘那种“劣等的北支那人”,我为是中国人而自豪,我们应当热爱每一位来自中国大江南北、黄河两岸、长城内外的同胞,我们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液,断了骨头连着筋,但愿全体海外华人奋力自强,精诚团结。 本人谨以此文表达对薄西来省长的支持,对法航粗暴无礼地对待中国旅客的愤慨,同时再一次对多佛港的遇难同胞表示深切的哀悼。

5月15日寄自温哥华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3267@0)
2001-5-17 -05:00

回到话题: 转一个自认为应该看的帖子。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3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