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人 的 一 生 应 当 是 这 样 度 过 的 , 当 他 回 首 往 事 的 时 候 ,..... from www.bbsland.com

winterblue (winterblu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送交者: ZT 2001年5月16日14:43:57 于 [新大陆 - www.bbsland.com]





人   这   一   辈   子

    在 黛 安 办 公 室 里 看 到 这 首 诗 , 一 开 始 不 过 是 被 那 个 标 题 绊 住 了 眼 睛 。 前 不 久 写 过 的 一 篇 文 章 里 刚 提 到 过 在 春 天 采 摘 雏 菊 的 意 象 , 而 这 首 诗 的 标 题 恰 恰 是 《 我 会 采 更 多 的 雏 菊 》 。

    读 毕 , 心 里 微 微 地 牵 痛 。

    黛 安 是 从 英 国 来 的 广 告 制 片 人 。 她 说 , 这 张 纸 还 是 我 从 伦 敦 带 过 来 的 , 在 办 公 室 里 帖 了 好 几 年 了 。 其 实 , 这 不 光 是 一 首 诗 , 还 有 一 个 故 事 在 里 面 。 黛 安 于 是 讲 起 其 中 的 典 故 。

    有 一 个 摩 托 车 的 牌 子 叫 哈 里 戴 维 逊 ( H a r l e y - D a v i d s o n ) , 从 前 在 欧 洲 大 陆 差 不 多 有 着 可 口 可 乐 和 万 宝 路 的 地 位 。 可 口 可 乐 不 一 定 比 正 广 和 汽 水 好 喝 , 万 宝 路 也 不 一 定 比 云 烟 好 抽 。 可 是 美 国 商 人 拿 手 的 是 制 作 品 牌 。 人 家 跟 你 说 了 , 你 喝 下 去 的 不 是 糖 水 , 而 是 欢 畅 喜 悦 的 可 口 可 乐 感 觉 。 你 吸 进 去 的 不 是 烟 , 是 尽 情 奔 放 的 万 宝 路 精 神 。 哈 里 戴 维 逊 也 是 美 国 商 业 文 化 的 一 个 杰 作 。 说 到 哈 里 戴 维 逊 , 欧 洲 人 民 就 想 到 美 国 西 部 浩 瀚 的 沙 漠 , 残 阳 如 血 , 一 辆 铁 骑 绝 尘 而 去 , 身 后 扬 起 漫 天 沙 土 , 酷 毕 帅 呆 。

    这 样 一 个 内 涵 外 延 及 其 丰 富 的 品 牌 , 到 了 九 十 年 代 中 期 , 毕 竟 有 些 老 迈 , 号 召 力 不 大 够 的 样 子 。 哈 里 戴 维 逊 想 要 重 振 雄 风 , 就 找 了 广 告 公 司 , 是 黛 安 曾 经 工 作 过 的 一 家 。 广 告 公 司 找 人 一 聊 , 发 现 哈 里 戴 维 逊 在 好 多 人 心 目 中 其 实 还 是 有 一 席 之 地 的 。 拥 有 一 辆 哈 里 戴 维 逊 , 属 于 不 少 男 人 的 “ 毕 生 梦 想 ” 之 一 。 问 题 是 , 在 拖 家 带 口 的 现 实 生 活 里 , “ 毕 生 梦 想 ” 的 重 要 性 常 常 被 柴 米 油 盐 比 了 下 去 。 这 些 潜 在 消 费 者 总 想 着 , 总 有 那 么 一 天 , 手 头 宽 松 些 了 , 工 作 不 那 么 忙 了 , 可 以 做 自 己 真 想 做 的 事 了 , 就 去 买 辆 哈 里 戴 维 逊 驰 骋 一 下 。 一 转 眼 就 过 了 一 辈 子 , 那 么 一 天 总 也 没 来 。 广 告 公 司 就 想 , 不 行 , 不 能 眼 看 着 这 些 消 费 者 一 天 天 蹉 跎 下 去 , 得 给 他 们 危 机 感 紧 迫 感 。

    我 们 平 时 写 广 告 策 略 , 有 个 差 不 多 的 格 式 , 透 着 那 么 的 科 学 化 , 那 么 的 深 思 熟 虑 。 消 费 者 群 年 龄 多 少 多 少 , 竞 争 对 手 谁 谁 谁 , 咱 们 优 势 如 何 如 何 , 对 手 弱 势 怎 样 怎 样 , 所 以 要 如 此 这 般 。 但 是 黛 安 她 们 公 司 那 回 给 哈 里 戴 维 逊 写 的 广 告 策 略 , 把 这 些 全 给 省 略 了 , 一 张 纸 上 就 是 这 么 一 首 诗 。


我会采更多的雏菊
(The English Version)
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我会试着犯更多的错。
我会放松一点。我会灵活一点。
我会比这一趟过得傻。很少有什么事能让我当真。
我会疯狂一点。我会少讲究些卫生。
我会冒更多的险。我会更经常地旅行。
我会爬更多的山,游更多的河,看更多的日落。
我会多吃冰激淋,少吃豆子。
我会惹更多麻烦,可是不在想象中担忧。
你看,我小心翼翼地稳健地理智地活着,
一个又一个小时,一天又一天。
噢,我有过难忘的时刻,如果我能够重来一次,
我会要更多这样的时刻。
事实上,我不需要别的什么。仅仅是时刻,一个接着一个,
而不是每天都操心着往后的漫长日子。
我曾经不论到哪里去都不忘记带上
温度计,热水壶,漱口杯,雨衣和降落伞。
如果我能够重来一次,我会到处走走,
什么都试试,并且轻装上路。
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我会延长打赤脚的时光,
从尽早的春天到尽晚的秋天。
我会更经常地逃学。
我不会考那么高的分数,除非是一不小心。
我会多骑些旋转木马。
我会采更多的雏菊。

纳丁-斯待尔,时年八十七岁
美国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



    在 这 个 策 略 的 基 础 之 上 , 诞 生 了 一 批 挺 轰 动 的 哈 里 戴 维 逊 的 广 告 。 其 中 一 幅 直 接 引 用 了 这 首 诗 , 诗 文 旁 边 是 一 个 风 烛 残 年 的 老 人 的 黑 白 头 像 。 没 有 摩 托 车 。 只 有 很 不 起 眼 的 哈 里 戴 维 逊 的 一 个 小 小 商 标 。 商 标 下 写 着 : “ 请 在 今 天 打 某 某 号 码 , 或 者 , 你 也 可 以 等 到 明 天 。 ”
    我 对 黛 安 笑 说 , 那 个 电 话 大 概 象 疯 了 似 地 响 吧 。

    其 实 我 想 说 , 这 可 真 是 高 手 点 穴 的 功 夫 。 可 惜 一 时 想 不 出 该 怎 么 翻 译 。

    就 那 么 举 重 若 轻 的 一 带 , 触 到 的 是 每 个 人 内 心 里 讳 莫 如 深 的 阿 基 勒 斯 之 踵 。 小 时 候 若 在 中 国 大 陆 长 大 , 一 定 背 过 这 段 话 : “ 人 的 一 生 应 当 是 这 样 度 过 的 , 当 他 回 首 往 事 的 时 候 , 不 会 因 碌 碌 无 为 而 后 悔 … … ” 朗 朗 背 诵 的 时 候 , 是 不 识 愁 滋 味 的 少 年 。 只 有 长 大 起 来 , 才 知 道 这 “ 回 首 往 事 ” 四 个 字 里 面 的 份 量 。 人 这 一 辈 子 , 要 做 多 少 取 舍 。 每 一 桩 “ 得 到 ” 里 , 有 着 多 少 “ 放 弃 ” 铺 垫 作 底 。 一 路 行 来 , 怎 样 才 知 道 对 错 ? 大 抵 凡 人 , 总 是 兢 兢 业 业 想 着 不 求 无 功 但 求 无 过 地 把 日 子 过 下 去 。 一 边 克 制 着 割 舍 着 , 一 边 又 怀 疑 这 些 克 制 和 割 舍 。 到 了 “ 回 首 往 事 ” 那 一 天 , 会 不 会 到 底 还 是 发 现 错 过 了 这 一 生 ?

    这 样 的 疑 虑 , 琐 琐 屑 屑 积 在 心 里 , 平 时 是 不 会 去 碰 的 , 不 知 不 觉 就 长 成 一 块 结 石 。 往 往 到 了 中 年 以 后 , 忽 然 作 痛 起 来 , 诊 断 说 是 M i d l i f e   C r i s i s , 治 疗 方 案 中 常 常 包 括 一 辆 拉 风 的 J a g u a r 跑 车 , 或 者 哈 里 戴 维 逊 。

    怎 样 的 一 辈 子 才 是 活 得 值 得 ? 这 真 是 个 天 大 的 题 目 。 体 验 和 感 觉 , 听 上 去 是 很 虚 无 飘 渺 的 概 念 , 不 能 握 在 手 里 。 功 业 和 成 就 , 可 以 物 化 量 化 , 似 乎 比 较 踏 实 。 我 们 这 些 凡 人 , 在 做 取 舍 的 时 候 , 常 常 就 把 砝 码 放 在 可 以 量 化 的 成 就 那 一 边 。 比 如 牺 牲 掉 一 些 在 院 子 里 嬉 戏 的 时 间 , 争 取 考 个 高 些 的 分 数 。 牺 牲 掉 一 次 去 欧 洲 的 旅 行 , 在 4 0 1 K 里 多 存 几 千 块 。 牺 牲 掉 和 家 人 相 聚 的 时 间 , 争 取 一 个 在 名 片 上 好 看 的 T I T L E 和 涨 工 资 时 多 出 的 几 个 百 分 点 。

    八 十 七 岁 的 纳 丁 - 斯 待 尔 回 首 往 事 的 时 候 , 发 现 那 些 可 以 量 化 的 具 体 的 成 就 , 却 是 虚 幻 的 。 而 原 来 以 为 是 虚 无 飘 渺 的 体 验 和 感 觉 , 才 是 最 真 实 的 — — 赤 足 走 过 泥 土 的 感 觉 , 在 木 马 上 旋 转 的 感 觉 , 在 陌 生 的 河 流 中 游 过 的 感 觉 。

    他 把 这 些 感 想 对 我 们 说 了 , 我 们 听 过 , 点 点 头 , 又 去 各 自 忙 着 自 己 的 营 生 , 未 见 得 真 就 从 此 放 下 了 一 片 奋 发 上 进 之 心 。 过 了 很 多 很 多 年 , 我 们 也 老 了 , 除 了 决 定 自 己 最 后 埋 在 哪 里 , 也 没 剩 下 什 么 选 择 可 以 做 了 。 想 起 这 诗 来 , 觉 得 这 肯 塔 基 老 人 的 话 说 得 实 在 是 有 道 理 , 可 惜 当 时 没 有 往 心 里 去 。 再 去 讲 给 年 轻 人 听 。

    然 后 循 环 往 复 。

    人 生 大 抵 如 此 。

〔完〕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3411@0)
2001-5-17 -05:00

回到话题: zt: 人 的 一 生 应 当 是 这 样 度 过 的 , 当 他 回 首 往 事 的 时 候 ,..... from www.bbsland.com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3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