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地民工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不过实录,无话可多说)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一个外地民工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不过实录,无话可多说)
作者:十里平湖霜满天 于 2001年 5月 17日 18:10:28 发送:
·一个外地民工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作者: 请勿随地吐痰 )(转载)


    个外地民工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原创)
  
  ----------谨以此文忠实记录中国民工的生活状态。
  
  以下是一位民工在今年“五一”期间的经历,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下述事实是一种普遍
现象,现记录如下:
  
  一、首都北京的大街上无故被拘
  2001年4月28日早8点多,我出去找工作。
  当我走在大街上时,发现有很多穿警察制服和穿迷彩服的人(不是说只有军人才能穿迷
彩服执勤么?)在街上盘杳。由于我带有身份证和北京市暂住证,而且也没有干坏事,就继
续往前走。这时,一位警察模样的人要我出示身份证件,我将身份证和暂住证拿出来给他看
,他看了一下,让我上了停在旁边一辆警车,此时车里大约有二十多人。
  大约1小时后,我被拉到某派出所,警察逐一核对我们的身份证和暂住证。这时,我听到
了下面的对话(大意):
  民工:“我可以走了吗?”
  警察:“不可以。”
  民工:“我证件齐全,又没什么事,为什么不让我走?”
  警察(原话):“我告诉你,你没有犯任何法律,今天逮着你了,算你点背(北京话:
运气不好。)”
  
  二、昌平遣送站,人还不如一条狗
  当天晚上,我们被送到了昌平遣送站。
  以下是在昌平遣送站二天内的见闻:
  1, 电话费:每分钟50元。有管理人员(也许不是,但他们可在遣送站自由出入)向我
们宣布:大家可以给家里或亲友打电话,收费每分钟50元。
  2, 房间里只要有一个人动一下,其它人都得动。晚上睡觉的房间很小,大家彼此紧挨
着躺在地上,只要有谁翻个身或起来上个厕所,所有人都得动。有几个后来的干脆连睡的地
方都没有,晚上只能坐着。
  3, 在厕所里喝水。房间里有唯一的一个水龙头,在厕所,厕所和房间连着,整个屋子
臭气熏天,但渴了只能到厕所喝水。遣送站里也有矿泉水卖,但5元一瓶(在商店里卖2元的
那种),方便面3元一袋(商店里卖一元的那种),很少人买。
  4, 一天二个窝窝头,有菜汤但没有碗。这两天每天两个窝窝头,上午一个,下午一个
,一个大桶装着菜汤,但没有碗,大家被抓的时候都没有带碗。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这
样的饮食条件,连北京郊区的狗都不如。
  5, 因为扔了半块窝窝头,被打折了一根棍子。有管理人员进来,看见地上有半块窝窝
头,厉声质问是谁扔的,没人回答。由于我们都是按他们的要求整齐的排队坐着,于是,他
们按队列,将半边窝窝头所在位置对应的那一列一个接一个的拳打脚踢,并用棍子打,打其
中一位时,棍子都打断了。
  6, 有病不要紧,地上用电击!邻近的一间屋子关的人好像人比较少,我看见那间屋子
门口有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袋着眼镜,一只手捂着腰,好象有病,不管管理人员怎么推
,他都不肯进屋。但没办法,最后还是被押进去了。过了不一会儿,隐约听见有人喊“有人
不行了”,这时,去了了几个管理人员,拎着他的四肢,将他挪到屋外的空地上,用脚踢了
两下,没什么反应,这时有人手里拿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好象在他身上过了两下电,那
人只是略微抽搐了一下,手臂晃了晃,又不动了,管理人员相互看了一下,将他抬走了。从
头至尾,没有看见一个穿白衣的医护人员,后来也没有听到救护车的笛声。
  7, 女管理人员满嘴粗话,不堪入耳。昌平遣送站也有女管理人员,她们大嚷大叫,说
着一些极端低级的粗话,引来一阵阵哄笑,那些话简直就不是人说的。
  
  三,车到石家庄,有钱还可以回去。
  4月30日晚,我们被运到北京南站,上了一列火车。
  120人一个车厢,车厢里仅有的电扇也没有开,更不用说空调。我们都感觉很热。在行驶
途中,一位管理人员过来看到有一扇窗户被开了一点,问是谁开的,没人回答,他拉起靠窗
的人就是狠狠的几记耳光,嘴里还没忘了骂骂咧咧。
  车快到石家庄时,管理人员宣布,如身上带有现钱的,可以“自保”下车,也就是说,
如果谁身上带有足够的钱,可以交完钱后在石家庄下车,当然也可以连夜坐火车再去北京。

  
  四,我不是河南人,却把我遗送到郑州。
  火车到郑州,我们被押下车,送到当地的遣送站。我不是河南人,郑州离我家还有1000
多里地。我初步了解了一下,我们这群人里,有湖北、湖南、四川,甚至还有贵州省的,但
都被遣送到郑州。
  郑州的伙食稍好一点,每顿一个馒头,也有一些菜汤,但还是没有碗。
  
  五,从没有人为我体检,我却要在体检表上按手印。
  家里人交了钱,将我从遣送站领了出来。在办手续时,我看到一张表上有一个“心肺功
能正常……”的图章,下面还有“医生”字样,但从来没有医生对我进行身体检查。但我不
得不在上面按了手印。
  
  六、非法拘禁,遣送,从北京到郑州,四个窝窝头,四个馒头,我付出人民币:265元。
(不包括我家人为我奔波的费用,还有这四天时间我家里人极度恐慌的精神损失。)
  
  这张收费单据我将终身保留,并会在每年的“五一”节拿出来看看,总有一天它们会成
为罪证!
  


作者:打工仔 回复日期:2001-5-15 22:05:35
   他妈的,外地民工在任何一座城市都不被当人看!
   虽然我没有上边这样的亲身经历,但城里人对俺们打工仔的歧视却是时时感受着的。


作者:梨花满地 回复日期:2001-5-15 23:30:03
  无言独上天涯。。。。。

作者:朴素 回复日期:2001-5-16 10:08:02
  对民工的歧视就是等级思想的显露。民工何时成为真正的公民?现实让人失望。


作者:季米 回复日期:2001-5-16 10:22:33
  很有意义的文章,应该会作为历史材料留下去吧,让今后的人看看我们现在的现实是什
么样的情况。


作者:fax 回复日期:2001-5-16 15:49:47
  真黑呀,还申奥呢北京


作者:bam119 回复日期:2001-5-16 16:19:09
  说不定这么做的理由就是所谓申奥呢


作者:opendoor 回复日期:2001-5-16 16:23:41
  这是真的么??


作者:梨花满地 回复日期:2001-5-16 17:54:06
  “一个国家的政府本身通常不过是组成它的社会个体性格的复制品而已。
    一个高于人民素质水平的政府必将被拉回到与它的人民素质水平相同的层次而一个
低于人民素质水平的政府迟早要被提升到与人民素质水平相同的档次。”
  
    “就秩序的性格特征而言正如水能形象地显示出自己的水平高度一样,一个国家的
法律和政府的结构内容及其结果也能确切地反映也一个民族的整体性格。”-------《自己拯
救自己》[英]塞缪尔。斯迈尔斯。
  

作者:惊鸿 回复日期:2001-5-16 19:37:22
  朋友的公司在BJ有办事处,周末也刚听他说了办事处的人员,莫名其妙在街上被拉上遣
返的车,拉到徐州就扔在那里。下车后办事处的人又星夜兼程赶回BJ。
  那些人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靠自己的辛勤劳作赚取养家糊口的钱。
  听他说的,再看这篇文章。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早上看焦点访谈,河南的一个乡把严打篡改成从严从快收取各种赋税。看到肥头大耳,
盛气凌人的乡干部欺压老乡的镜头,似乎是看从前的电影了。一个乡干部说:你还不快去拿
钱,我已经给你面子了。说完和一帮打手哈哈大笑起来,一个黑瘦的老乡在哄笑中惶惶然骑
上车不知道到那里去借钱去了。。。。。
  这一幕幕实在是叫人忘不了。
  想着泪就要流下来了。
  苦难的人生,苦难的生活。
  
  


作者:惊鸿 回复日期:2001-5-16 20:05:44
  \"人\" 的概念-----我在上海的经历
  内容: 发信人: haiminwein (hai), 信区: Beida_Forum
  标 题: \"人\" 的概念-----我在上海的经历
  发信站: 北大新青年 (Tue May 15 14:49:28 2001) , 转信
  
  \"人\" 的概念
  - by xyz0181
  ----------------------------------------------------------------------------
----
  发言人:四川农民, on Tue May 15/01 02:29:21 (Sub IP: 152.42)
  
  Some idiot on this board insists there is freedom of relocation in China,
  but read this story below:
  
  关于“人”这个概念 我相信咱们中国人有一个几千年的“疏忽”,那就是——咱们什么
都注 意,却就是不注意“人”。 这几年,中国影视剧中宫廷戏泛滥,打开电视,就是“吾
皇万岁 万岁万万岁”,再不就是“奴才该死”,或“青天大老爷,小民冤枉呀”……瞧,那
里边哪 还有“人”呢? 几千年来,咱们嘴上常说的笔下常写的生活里常见的,其实不是“
人”,是 “民”!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以食为天”,“民生维艰”,“为民请命”,“爱
民如 子”,“勤政爱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穷山恶水出刁民”……信手牛来的
这些 句子,大多还是“好意”的,但你也不难感到它们骨子里的居高临下,不难感到它们有
意无 意的轻视或轻蔑。 便是“草菅人命”罢,其实也是“草菅民命”,只是因了要与“草
”对, 才用了“人”。至于百姓自己,那是要称“民女、民妇、小民、贱民”的;见了官—
—哪怕
  是超级清官如包拯如海瑞,那也是要视之为父母且要下跪磕头的。
  
  “人”是可独立存在的与他人具有同等价值同等地位同等尊严同等意义的个体! 而“民
”, 则是含了等级、尊卑、贵贱、主从等意义的群体! 可见,“人”与“民”绝不是同一
个概念 ! 可惜,几千年来我们有的只是“民”而不是“人”。封建等级制决定了人不可能
是“人” 。现在好了,现在我们是社会主义了。社会主义这个概念,是从对于封建主义、资
本主义的 批判而来的,是从实践与理论两方面进行社会革命的结果。在“人”的问题上,它
把“民” 提高到了“人”,即“人人平等”,即“人人都具有同等价值同等地位同等尊严同
等意义” 。 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理应是早已解决了“人”的问题。但可惜的是,因了种
种原因,这 个问题的解决至今不如人意。
  
  我在上海的经历,是很可以证明这一点的:
  我是四川人,我来到上海是想找点事做,凭自己的力气挣钱好寄回家去以供养家里的小
弟弟 上学的。不想才来到上海两天,就被莫明其妙地遣送到江苏徐州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
的:
  
  那天夜晚(3月15日),我正在自己租来的房间里和别人聊天,突然冲进来几个人,这几
个人 中除去有两个人身穿警服以外,其余的人都是身著便装的。一进了门,他们叫喊著:\"
快把暂 住证、就业证和身份证拿出来!由于我刚到上海,还没有找到工作,只办理了上海市
外来人 口暂住证,没有办理就业证,这下便被他们带到了警署里,进得警署后,首先是一番
例行公 事的问话,虽然我和一起被抓来的人一再声明:我们都是良民,但是申辩似乎没有什
么作用
  ,不一会的工功夫,我们又都坐上车,被带到一大间房子里(事后才知道这就是让外地
人闻 之色变的上海市遣送站)。
  
  我们被命令蹲在这间房子里,等待工作人员的搜查。我注意到,已经有很多人沮丧地站
在房 子的另一边了。在房子的中间放著一个洗脸盆,工作人员在被遣送来的人身上细细地搜
索著 ,搜到钱、钢笔、小刀什么的,便统统放在洗脸盆里。洗脸盆里已经搁进去好多钱了,
我感 到很纳闷,为什么搜查中没有人作来记录呢?这样把搜来的东西都混杂在一起,以后如
何返 回呢?---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搜到的东西是不返回的!
  
  很显然这是违法的!我心里想著,为什么就没有人问一声呢?果然,一个小伙子问了:
你们 不能把我的钱拿走,我这可是刚领的工资啊!工作人员停住了,我们也都屏住了呼吸-
---突 然,只见工作人员抬起手臂,\"啪啪\"的两声脆响,那小伙子的脸上已经多了十个手指
印!\"不 准说话,再叫就把你送去劳教三个月!\"小伙子蔫了。接下来的人开始趁工作人员不
注意的时 候偷偷藏钱了,有的把钱藏在袜子里,有的把钱藏在鞋子里,事后才知道这样藏钱
并不是一 个好主意,因为工作人员搜查的耐力是令人佩服的,他总要细细地看过才行:鞋子
被命令脱 下来了;袜子也被命令脱下来了;男同志的皮带被命令脱下来了;女同志的外衣也
被命令脱 下来了!
  
  过了很长时间,搜查才算结束了,工作人员高高兴兴地端著洗脸盆走了,随著大铁门\"么
\"的 一声关上,房间里的人们的哭声骂声叫喊声开始响起来了:
  \"你们还我的钱!\"
  \"放我出来!\"
  然而没有人来。一个夜晚就在哭泣、叫骂、埋怨声和等待中过去了。
  第二天,门开了,又进来一大批人,不一会功夫,又进来一大批人,屋子里的空气开始
污浊 起来。就在这反反复复的过程中,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下午,我们被命令上车,
要被遣送到徐州去。不一会功夫,警车来到了火车站,等上车的时 候我才知道,这次遣送的
人竟有这么多,整整地三节车厢全都塞的满满的,三个人的座位被
  命令要坐上5个人,过道里也堆放著人,武警们在车厢门前站著,不一会火车发动了,路
上, 天真的我一直在想,我们的地徐州是个什么样呢? 徐州到了,我们又被送到一间房子
里去。天已经黑了,该是开饭的时候了,工作人员大声说 。我们登时高兴起来了,有饭了!
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然而当我们拿到饭时,一个个却
  又没有了吃饭的勇气。这是什么饭哪!一个女人拳头大小的馒头,上面还黑黑的,一碗
如清 水般透明的荡水端在手里,荡里零星飘著小油花,尝一口,咸咸的,有人哭起来了:这
是什 么饭哪?
  \"爱吃不吃,有吃的就不错了!\"工作人员的声音很响。
  我开始往嘴里咽馍了,然而怎么也吃不下去。泪水悄悄从脸上滚落下来。夜里很冷,几
个人 却只给了一块小被子,即使横著盖也只能盖住身体的一小部分,我只能把身子蜷起来了

  黑暗中有人开始互相打听:\"我们要关到什么时候呀?\"
  \"那要看有没有人来保你出去了。\"
  \"怎么保呢?\"
  \"和以前一样,这里让你给你的亲戚或者朋友打个电话,让你的亲戚或者朋友带300块钱
来就 把你给赎回去了。\"
  \"要是在这里没有亲戚或者朋友呢?\"
  \"那你就呆下去吧,男的要呆够半个月以后,实在是没有人来保了,就给放掉了;女的就
麻烦 了,一直没有人来保她的话就得一直呆下去了。\"
  \"真的么?\"
  \"我就在这里呆了三个月了!我骗你作什么!\"
  \"为什么要遣送我们?\"
  \"上海要有一个大型会议,外地人口多了,上海就不安全了!\"
  \"原来如此!\"
  为什么外地人多了,上海就会不安全了呢?难道在上海违犯法律的都是外地人么?我不
明白 ,我想和我关在一起的人也搞不明白。
  然而更令人悲哀的是: 在整个遣送过程中,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把我们当做和他们一样的
人看待;没有一个人给我们 讲到法律,讲我们应该享受的权利;当我们被搜查的时候,没有
一个工作人员说\"这样不可以 的\";当男的被命令抽掉皮带、女人被命令脱下外衣时,没有一
个人站出来大喝一声:\"这样 不行!\";当那个小伙子被打时,更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声:你凭
什么打人?警察进门时,可以 不出示证件;警察打人时,不需要理由;警察让我们蹲下去或
两手抱著头站起来时,不需要 怜悯和犹豫;警察把我们的钱和东西搜去,更不需要解释;当
他们看到我们因恐惧而显得不 知所措的样子,就开心地笑起来了;当他们看到我们拿著小馒
头而不吃掉,就诧么起来了;
  而且我们在争夺被子的样子一定很滑稽,因为他们的脸上又露出了不屑和鄙夷的神色;
他们 看到我们的脸上挂上了泪花,就觉得明天又有一个小笑话可以在同事间大讲特讲了;我
们在 这里被关上已经有很多日子了,他们就显得很生气,为什么我们没有人给他们很多钱;
虽然 我们被关押的时间早己超出了结48小时,然而是这里的警察好像是不知道有这样一条法
令似 的,老要装糊涂。虽然整个过程在他们看来是很正常的,而且还满是笑话的素材,但我
们却 笑不出来!
  我不明白上海人为什么要和外地人过不去,外地人来到上海,干的是他们不愿干的脏活
、累 活、把他们随手扔掉的垃圾给清理掉;使他们的生活轻松起来了,可是他们却端了杯茶
在那 里大谈外地人的脏乱;外地人把自己精心做成的饭给他们端上去,让他们吃得是心满意
足了 ,他们却皱起了眉头不愿付钱;我更不明白上海的警察们为什么在上海人那里,就变得
和和 气气,而一见了外地人,就脸色一变,摆起官老爷的架子了;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上海市
人民 代表大会为什么要制定这样一条明显含有歧视性的“城乡差么”的规定,外地人在上海
无论 做什么事----哪怕你是在止厕所----也非得随时随地身揣几个大大小小、厚薄不一的小
本本 ,不然的话,你就得随时面临著被遣送的可能。 这样明显含有歧视性的“城乡差么”
,究竟有何公平公正可言? 可能他们的有关负责人会解 释说,他们的做法是按政策办的。我
不知道他们按照哪条政策并根据什么标准实施,我只知 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把国家么关与
公民个人置于一个法律地位平等的平台,体现了我国立 法取向从原来的以国家为本转化为以
人为本。依法办事,维护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是衡 量一个法制社会的重要象征。而在上
海这个国际性大都市里,却总是存在诸如户籍歧视、性 别歧视等恶习,法制观念那么的淡薄
,国家法律敌不过当地“土政策”,上海,你不为你这 种强盗行径而感谢到耻辱吗?无论出
于法理公理,我们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也应当 享有充分的庇护和保障权。 或许,
在他们眼中,我们外地人只是\"三等公民\"。第一等公民是\"上人\",是上海小心而恭敬 地请来
的\"外地人\"---身么金钱的各类投资者,对于此等人,上海市是要大力保护并且不能得 罪的
;第二等人是上海人,上海话是张口就来,尽管有时还是骂骂咧咧的,但却没有人敢把 他们
怎么样 ;第三等人,可能就是外地来上海做工的\"民\"了,在上海市,第三等人是没有什 么
说话权和自由权的,想抓就抓,想骂就骂,想打就打,而不用怕得罪了他们! 你不相信?那
就来遣送站看看我们这些被遣送的人吧,关在里面时是不准你乱说乱讲的,打 不还手、骂不
还口也是用在被遣送的人身上的,侥幸有人花了钱保得自己出去了,还要对他 们千恩万谢的
,你说怪不怪?也许有人说,为什么你们不去告他们呢?是啊,为什么不去告 呢?抓你时不
给你出具拘留证、搜查时不给你记录、要钱时不给你出收据。你无凭无据的怎 么去告?况且
他们又打了一杆法律的大旗,让我们上哪里去告?怎么样才能告得赢呢? 到现在为止,和我
关在一起的难友们已经大部分都被保出去了。出去的时候都有一种得到解 放的感觉,心里还
感激著,总算把我给放了!然而,在我们的心底,那一种深深的创伤却始 终是释放不出去的
,它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片阴影,每当街头响起警报的声音时,每当我们
  见到警察向我们走过来时,那一种深深的创伤就会再一次把我们弄疼了。
  -------------------------
  ※ 来源:△.NewYouth.BeiDa-Online.com
  
  
  


作者:梨花满地 回复日期:2001-5-16 21:16:27
  无耻官匪

作者:九品狗官 回复日期:2001-5-16 23:24:30
  建议成立农村自卫队!既然城市人已划地居住,就不要让他们经过咱农村。反正国家从
农村刮的税也都投到城市了,就让他们坐飞机吧!
  
  
  
   创建文明城市,造福广大市民!


作者:梨花满地 回复日期:2001-5-17 0:38:04
  还是先想法让农民多读点书吧。

作者:sgtv 回复日期:2001-5-17 4:57:30
  农民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原因就是他们的麻木不仁。

作者:姬鱼 回复日期:2001-5-17 10:38:25
  农民的素质问题能简单的归结于他们自身么?靠!!!
  没有什么平等,一开始的起点,接下来发展的环境就注定他们会逐渐被这个社会所欺榨
,没有人真正切实的指出过出路并循规而行。那些狂嗷保护环境的思想的人们给过那些以森
林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农民们一些现实的“手筋”没有?当然这有个过程。他们一时的落后不
足以成为你高调的理由。当然,你也可以!
  
  那些有思想有品位有格调的人,无非就是。。。。。。西西。懒的
  提。
  也就那么回事,谁跟谁
  


作者:中国特色 回复日期:2001-5-17 12:08:35
  很简单,穿的好一点,装出大款或高官的样子,住五星级酒店!一般不会出现这种事!


作者:梨花满地 回复日期:2001-5-17 12:33:00
  姬鱼何必如此过激,大家都是各抒已见,宽容些吧。相信三楼的兄弟不过只是\"哀其不幸
,怒其不争\"。:)




本文发表于华人网坛聚义梁山版,转贴时请注明华人网坛和作者姓名。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4203@0)
2001-5-17 -05:00

回到话题: 一个外地民工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不过实录,无话可多说)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4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