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聚会

guest (无梦)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北京三里河青砖绿瓦的部委大院,虽不及长安街上的新式摩天大楼堂
皇富丽,却仍有旧时王府般不容置疑的威严。站岗的是荷枪实弹的武
警,而非大饭店那种便宜西装、胸前戴穗、肩上挂章的外地打工仔。

  老友们的聚会定在二七剧场对面的“北大人酒家”。晓山乍听还
以为在中关村或北京大学附近,当确知是在三里河后,他猛地嗅出了
这名字的港味。“北大人”是香港人对京官的称谓,酸酸地透着无奈
。看来此酒家除了供应港式粤菜外,对此地官场文化的体会也颇精到


  来到门口,晓山不由得扬头看了眼通体褐色落地窗的大建筑,由
衷地感叹市政变化。见进进出出的客人西装革履者多,想到自己身上
的T恤衫,有些后悔。这里虽不是纽约圣诞节的公司派对,可今天非
周末,又在机关聚集的地方,自己是疏忽了。要是再遇上一个认衣不
认人的,少不了又得一番口舌。

  一位领班小姐笑盈盈地上前招呼:您是美国的汪先生吧?肖处长
的定座在二楼——芙蓉厅。

  晓山面露惊诧,领班小姐笑指一下晓山身上印有汤米·黑菲格红
兰白图案的T恤:“美国名牌”。

  晓山咧嘴角无声一笑,表示佩服小姐的眼力,随后上了二楼。找
到芙蓉厅,门口第一个露面的是已下海两年的白芒,重重拍了一下晓
山的肩膀:“我操,三年多没见了吧,又长了一圈肉膘。”递过来的
名片上印着一堆不着边际的头衔和一大串联系方式,从手机到电子邮
件,一应俱全。

  “你的公司干什么买卖?”晓山边读名片边问。

  “什么赚钱卖什么!”回答中不无豪气。

  这时,躲在后面的李红,推开白芒,“一边呆会儿去吧,杂烩公
司。”说着过来轻轻地握了一下晓山的手:“孩子和太太没回来?”

  “太太刚换公司,没假期。”

  最后面是仍在部里做处长的肖和。上下打量一番晓山,握住手使
劲地摇了摇:“咱们都老喽。”处长虽在部里是兵头将尾,可好赖也
是县团级,位居九品。要是到了地方,县太爷要管方圆好几百里呢。

  这几位原来都在国务院某部委一个局工作,是午饭后打乒乓球、
打牌“敲三家”的朋友。

  虽然大家都在北京,可各有一摊子事儿,相见也难。晓山的到来
,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聚会的理由。离上次见面又是三年了。所以,白
芒电话里一提晓山到了,许多老朋友的头一个反应就是“要聚聚”。

  可真到了定时间地点,难免又有变卦的。为国家倒卖军火的曹丛
就来电话:使馆里的事情延长了,脱不开身。肖和笑道:别指望了,
平壤的胃口难着呢。

  这年月的聚会,吃是其次,主要是听听各自的情况,相互交谈交
谈。大家的用词都透着谦虚,可还是能从各自的口气、神态中看出个
大约来。

  晓山讲起领班小姐的眼力。白芒说,这地方势利,我上次请客就
只给九折。可要说是部里的,照顾的就多些。不信一会儿你看咱们肖
处长的面子。

  白芒还是那么能侃,整个饭局主要就听他在那里讲生意经,讲他
如何在去美国出差看到超市里栽花的营养粉,触动灵感。现在北京大
部分超市里的花卉营养粉皆来自洪记杂烩公司。从参与审批千万元资
金项目的官员,到挨家挨户去跑腿送货、收帐,白芒的角色转换并不
显得滞涩。按他的说法,过去吃人家的总是难免硬塞,把肚皮撑坏了
。现在吃自己的倒容易保护体形。

  白芒把手里的酒杯朝晓山举了举:“上次跟你说什么来着?你当
初下决心回来,现在没准儿中关村也有你一座楼。”

  “哪那么容易,俩孩子回来你让他们蹲几班?”,晓山摇摇头。

  “也是,中关村那堆人不是离了婚的就是没家的。在中国养孩子
太难。”

  李红揭露:“你下海还不是因为提处长没戏了。”

  白芒:“这我承认。”又转向晓山:“你别说,那会儿真不平衡
,叛国去找你的心都有。可又怕吃不了黑下来的苦。”

  “这个决策是对的。过几年发大了,投资移民过来吧。”晓山说
道。

  肖和插言:“他真发了,就不会去美国啦。钱在这儿经花,生活
又滋润。”

  白芒转向肖和,“再滋润也比不过在部里。不过我看你这处长是
到头了。再合并几次,位子更少,更没戏。你们局的那几个头儿,自
己还不知道哪去呢。你看人家李红,八小时辛苦,可德国大老板肯给
钱。”

  肖和笑笑,没吱声。李红接过话来,“多给的那点钱,折寿!”

  接着,李红讲起西门子里华人经理的苛刻。一刻不让人闲着。

  “你怎么拿那儿和机关相比。再说,二鬼子是作给老鬼子看的。
”肖和劝道。

  白芒插言,“李红,不是我说你,要作上了二鬼子,你也一样。
就象咱们机关里说的,不怕党员,就怕要入党的。”几个人不禁大笑


  ……

  晓山默默地听着这些谈话。一口接一口地把啤酒送到嘴边。站在
背后的服务小姐,从没让晓山的杯子闲过,不断地将杯子灌满。没有
多久,晓山感到耳朵里开始有回声。那些话音仿佛离自己也越来越远
了,别说插进去,就是听明白都要费些心思。但有一点他相信,面前
的这几位朋友是永远的谈伴。

  时间过得飞快。大家都还在专注聊天,屋里也是烟雾腾腾。晓山
知道时间差不多了,便借去厕所之时,找到了领班小姐,请她结帐。

  接过帐单,晓山吃一惊:这么大一桌的好酒菜还不到自己一家周
末去中国城吃顿早茶的销费。

  “没算错?”

  领班小姐肯定地说:“对,芙蓉厅,肖处长的席,八折。”

  上次回国,一开始讲好是本地的请远道的。可临去之前,白芒一
个电话:“哥们,对不住,大家都说挣人民币怎么能拼挣美元的?这
顿儿只有宰你了。”结帐时,晓山乖乖地把钱掏了出来。所以这一次
,晓山先把一张百元美钞随着帐单递给了小姐。可这一切还是被出来
找他的白芒看到了。

  白芒夺过钱,塞还给晓山:“这回可轮不上你了,我来。”说着
便掏出鼓鼓的钱包数票子。

  “其码平摊。”晓山还想抗辩。

  肖和从后面默默地伸过手,自白芒手中抽过帐单:“还是我找个
地方报销吧。”

  一听此,白芒马上说,“对对,机关就剩这点好处了,应该。”

  李红推了一下白芒:“你总有理。”

  晓山心想,这里还就是肖和稳重,真正部里的,有城府。话不多
,但能成事。

  结完帐,大家起身道别。众人送晓山上了第一辆开过来的出租车
。面对华灯初上的夜色,晓山挨个跟几位握手,最后握着白芒的手:
“混不下去了,我来给你开车送货。”

  “得了吧,如果在美国都混不下去,就更不会回中国了。”

  晓山坐在出租车的后排座上,品着白芒的最后一句话,心说:也对。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434@0)
2000-8-28 -05:00

回到话题: 回国聚会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