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恋曲

guest (红墙)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开 场 , 恋 人

只听说过他,不曾见过 。 有一天 ,有缘有机会有约去和他见面,心里十分激动。去之前,把道听途说的细细碎碎都翻出来,慢慢在心里过电影。发觉自己对他的好感清晰可辨。只是,只是我也很忐忑不安,会不会是距离遥远,相视朦胧,因不了解而徒生一种情呢?

相见的那天是个明媚的艳阳天。他清清楚楚地站在我面前。我的心就这么狂狂的跳着,没有话说。接下来,都是好日子。我知道,我不可救药了。

有一种温柔的感觉,是那种打动了自己的温柔。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是那种想一想就有舒适的微笑浮上心头的家。

真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真的说不上为什么会遥远生情,为什么会一见如故,为什么会恋恋不舍。我所明白的只有这一份感情,真真切切。

缘 起 , 不 眠 之 西 雅 图

对电影没研究,图个好看,赏心悦目而已。《辛德勒的名单》也是喜欢的,只是看的时候,全身肌肉紧张得发颤。看完以后,两手铁拳,半天松不开。跟打了一回上甘岭的附属的附属战役差不多。这种电影一年看一回可以,多了恐怕会减肥。

这几年中,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是《不眠的西雅图》。似乎淡淡的,其实深深的---我是说那份感情。天天面对平静无味的生活,没有什么值得打喷嚏的感情起伏。一看电影就是入戏的时候。把自己扔进去,和主人公一同“化学反应”,好象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份既感动自己又感动对方的事件一样。愿意相信一份凭空而生的情就是那么真,那么纯,那么罗曼蒂克地有结果。从电影院出来,心潮仍然澎湃,眼睛里还忍不住热潮阵阵,害得我不得不半路停车,收拾我那比主人公还冲动的心情。然而,这种心情却是快意的,而这快意足够让我面对眼前成百上千个不那么真,不那么纯,不那么罗曼蒂克的日子。

喜欢《不眠的西雅图》,加上从前的耳闻,认好了西雅图。能产生这么一份美丽故事的城市,一定也是美丽多情的吧?

欢 迎

在飞机上看到西雅图扑面而来时,我几乎屏住了呼吸。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对一个城市竟然可以产生异样的感觉,这对我确是生平第一次。

喜盈盈地开上预先租好的车,驶出机场。还不到5号公路,突然发觉前面的车速度减慢,我赶紧刹车。这么探头一瞧,才发觉夕阳下路旁站着一位“民警叔叔”。这位警察与众不同,他手持一件高级武器,雄纠纠气昂昂地冲着迎面的车辆。我大惊,腿开始发颤,手也有些哆嗦。本来开车技术就差,又胆小,时速不过四十的样子。怎么违法了?捕住我算我倒霉好了,怎么连武器也用上了?

正晃晃悠悠要停呢,发现我前面的车没停,而警察手里的武器也没有因我驶近而改变角度。敢情“死耗子”不是我?疑惑中,平安pass。 瞧这身冷汗出的。

我后来才猜测出,实际上警察手里握的是测速器。我所听说或目睹的警察都是从地缝里突然冒出,奋勇追上,管你这时超不超速的。还不曾听说过一回或遇见过一次这么光明磊落的路警。这一惊之后,我的速度再没有上过六十。开车慢了,有助于我欣赏西雅图的风景。个人觉得这欢迎式还不错。

欢 迎 , 热 烈 欢 迎

去西雅图是公出。参加“第十三届糖物质国际学术讨论会”。会议中间,溜到大饭店旁边的“西湖中心”(Westlake Center)去玩。突然在一家芝麻大的小店里发现一告示牌,翻译牌上的话便是:热烈欢迎参加“第十三届糖物质国际学术讨论会”的同志们。

哇!一股热流涌上心头。想想看,在国内的时候,倒是老热烈欢迎他人来着(常常不知是谁,为啥)。在美国,这可是天翻地覆头一回儿被人迎!热流接着涌上脑子,我立刻花二十六美金买了件T恤衫。

付钱时,我抑止不住内心的喜悦,感谢人家的好意。这cashier是位年轻小妞。她说:正好,你来解释一下。她指指牌子:今天他们每个店发一个。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原来她也不知欢迎的是谁,为啥。我清清嗓子。打算用三十分钟科普一下。后来看到这女孩儿那清澈如水的眼睛,我自动泄气。我说,是个meeting。是一群什么都懂的学究们(有些东郭先生,如我)在一起讨论大家都不懂的东西。

她谢了我,没有给我一分discount。那也好感觉。步出小店,我觉得我被夹道欢迎着 。

Pike Street Market ( 派 克 市 场 )

逛商店不是我的爱好。有那时间,我宁愿呆在家里上网玩围棋。可派克市场不能不去,整个儿一个一级农贸市场。就好象回到了北京中关村,思家的心情立刻得到释放。

是逛,从一个小摊到另一个。从四季水果,时令蔬菜到猪牛羊肉,小鱼大虾。看人家卖也看人家买。与人搭搭话,笑着摇头说“不”走开去,停在下一家。不是真的想买什么,为一毛二毛钱讨价还价,快活地买下一堆不需要的东西,印地安人发卡了,画蛋(蛋壳上画画)了,手工镜框了。似乎自己也要开店似的,其实转身就丢了 。

最喜爱的是花摊。一大片或是一小片姹紫嫣红。这半生没人送花,看花一饱眼福。想象着这些花都将给谁带去惊喜,祝福… … 亦或麻烦。许多的花我叫不出名字,但它们却一样争奇斗艳地开着,一如平凡的人们顽强自如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让伟大高贵的花(人也同样)伟大高贵好了,让我们活着!

三个美丽的黄昏都消磨在热热闹闹的派克市场。不枉来西雅图一趟。

Crab Pot( 螃 蟹 瓮 ) 餐 馆

人生大事,吃是第一。安排好住宿,看过旅游指南,问过大饭店的服务人员,立刻奔向57号码头。去找螃蟹瓮。

螃蟹瓮里吃螃蟹与众不同:螃蟹煮一煮,一撕两半。“哗啦”倒在你面前,给你一小木板,一小木锤。吃吧。

象我这么爱啃骨头的人,最喜欢这么啃螃蟹了。而且最有趣的是别人也这么“文雅”地啃。我一个人,嘴巴不闲着,眼睛也不能浪费。先是盯着我右面的一对瞧。因为那女孩老提“凯瑟琳”啦,“苏珊”啦,“简爱”啦,等等。都是我们公司的熟人。我怀疑她是否来自千橡城(我们公司总部所在地)。后来想想,美国的“凯瑟琳”无疑如中国的“小英”,而“苏珊”又象“小红”,跟“某某”也差不多少,才罢了上前认亲的念头。

刚放开右面一对,左边来了一对我们同胞(我是说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我差点跳起来。猜猜是谁:洁冰和风月客。其实我不认识他们俩,只是听说过。可这一对儿太理想化,我不由得对号入坐。这女孩一身白衣裙(又洁又冰),清秀可人。说话细声慢气却又坚定沉着。这男孩长发及肩,看起来潇洒气派。入座后,男孩要啤酒(自然的)。服务生要看驾驶证。看了摇头。我惊叹,风月客这么年轻!洁冰说:我可以。我是过了生日的。服务生看她笑,说:酒可不许给他噢。洁冰楞住,看看风月客,只好放弃了。

我心说:我是知道他们的,可他们哪里会晓得一个普通的网友。上前去,会不会使他们扫兴?也罢,就这么隔桌相望共赏螃蟹吧。

结果是螃蟹好吃,食客好看。

百 年 一 瞬 间

Westin的服务生告诉我,西雅图三去处,不去不行:一是派克市场,二是针塔(needlespace),三是老城区。

去老城区(pioneer square),是有心理准备的,仍没有意料到百年光阴如此之短,短的伸手便可触及。走在不足一百年前的街道里,想象着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从身边走过---当时西雅图市政府百分之八十七的税收来自一群年青女工---说是裁缝又找不出一台缝纫机来(噢,好象有一台似的)---后来发现她们的职业是娼妓。

女人果真伟大,不仅能生养孩子,还能生养政府。

难能可贵的是今天的西雅图人并没有改写他们(她们)的奶奶或老奶奶的这段养家史及发家史,从而让我们,至少让我,从历史的角度上对“人”,无论这样的男人或那样的女人,都产生一种敬意。

干干净净的东西总让人放心不下,尤其历史。

结 语 , 真 的 !

喝咖啡,品不出好坏。身处西雅图,却有深深的“味道好极了”的感觉。回来后,与朋友谈起。没等我说出什么,她说:西雅图呀,那是个孩子的城市。

就是了!就是了! 还有什么补充吗?

没有了。 真的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608@0)
2000-8-30 -05:00

回到话题: 西雅图恋曲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美国话题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608